五、对《三重门》手稿的质疑 —- 作者:sleepwhile

2012年4月1日,韩寒出版了其成名作《三重门》的手稿集《光明与磊落》。在这本手稿集的“使用说明书”里他再次强调这是他的原稿,而非誊清稿。《光明与磊落》的出版提供了《三重门》的清晰手稿,通过对这份手稿的研究,我们可以确定这就是一份誊抄稿。

对手稿集的研究有三个不同的角度:一是方舟子以及大量网友对手稿的写作情况、笔误等所做的“誊抄分析”;二是网友尚超和“勤劳十点”对《三重门》各版本进行比对的“版本分析”;三是网友“严惩一切罪犯”等从笔迹研究的角度进行的“笔迹与痕迹学分析”。虽然各人研究方法不同,然而殊途同归,所有这些研究都得出这份手稿是抄稿的结论。

 

一、誊抄分析

《三重门》手稿没有段落、句子的改动,在故事情节、细节、文字表述上几乎没有修改,而只有错别字的涂改和漏字的补写,这与原创稿的特征相差很大。更重要的是,手稿中出现了大量的抄写性错误。人在书写时会有偶尔写错字的情况,但是无意识的机械性抄写时这种情况发生的频率会大大提高,而且会因为不理解原文的意思而出现各种可笑的抄写错误。 

(一)形近错误 

“四两拨千斤”写成“四两拔干片”,且不说“拨”、 “千”的错误,能够把“斤”写成“片”,只能是因为抄写时看不清字迹又不理解原文而发生的错误。五个字的常用俗语写错三个字,让人啼笑皆非。

有三处“硬着头皮”分别错写成“硬头发”、“硬着头发”、“破着头发”,也有力地说明韩寒抄写时不理解这个词语而抄成了字形相近的“破着头发”等。

类似的形近错误在韩寒抄稿中比比皆是、不胜枚举,例如:“可以”写成“开以”、“妥协”写成“觅协”、 “失望”写成“火望”、“妓女”写成“枝女”、“秉公”写成“乘公”、“隐私”写成“稳私”、 “不至于”写成“不歪于”、 “恨不得” 写成“限不得”、“远远超过” 写成“选选超过”、“双休日” 写成“双体日”、 “功亏一篑”写成“功号一贯”、 “直拍脑袋”写成“直拍胸袋”。

这些不可思议的笔误明显不是书写笔误,而是由于字形相近抄错了。

(二)专有名词错误

韩寒在回应代笔门时曾大言不惭地称自己高一时彻夜阅读《管锥编》,而在手稿中恰恰有《管锥编》的书名,但他改了两次还是写错。最开始写成《篇锥编》,第一个字因字形相近抄错了,后来涂改成“管”,但又自作聪明地把正确的“编”改成了“篇”。原作者是知道《管锥编》这本书的正确写法的,但是韩寒却不知道,因而抄也抄错了。

“曹聚仁是谁”写成“曹聚但是谁”,说明韩寒并不知道“曹聚仁”是谁,当成“曹聚”,把后面的“仁”和“是”错看成形近的“但是”。

类似的例子还有  “淮南子”写成“准南子”、“刘邦”写成“刘拜”、“伦敦”写成“伦郭”。

(三)串行错误

“寝室长终于斗胆向校方反映,校方出兵神速,忙派两个工人来修,无奈突然漏水这种顽症历来不治,两个工人东敲西打一阵,为学生带来心理上的保障。水管也乖了几天,寄宿生直夸两个工人医术精湛,刚夸完,那天晚上雨翔又倒霉,半夜爬起来关水。”

这段话读起来总让人觉得不通顺,原来是“无奈突然漏水这种顽症历来不治”这句放错了位置。在《三重门》另一个晚出的版本(万卷出版社版本)中,这一句放在“寄宿生直夸两个工人医术精湛”后面,就通了:

“寝室长终于斗胆向校方反映,校方出兵神速,忙派两个工人来修,两个工人东敲西打一阵,为学生带来心理上的保障。水管也乖了几天,寄宿生直夸两个工人医术精湛,无奈突然漏水这种顽症历来不治,刚夸完,那天晚上雨翔又倒霉,半夜爬起来关水。”

这显然是抄串了行,把后面 “无奈”这句话抄到前面去了,是一个明显的抄写错误。

除了这些之外,手稿中还有很多其他类型的错误,如干扰错误、词语漏字、颠倒错误、脱漏句子、脱漏段落、不懂原作段子而造成的错误等等,都证明了这份手稿是誊抄稿。之前的各种证据已经表明,韩寒没有能力、没有时间撰写《三重门》,他在课堂上的写作是在表演,实际上是在抄写别人的《三重门》原稿。而现在《三重门》手稿上大量的抄写性错误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点,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三重门》手稿就是韩寒代笔的铁证。

 

二、版本分析

除了方舟子的誊抄分析,对韩寒的手稿还有两个其他角度的研究,都印证了这份手稿是抄稿的结论。一个是网友尚超以及“勤劳十点”所做的关于《三重门》不同版本之间差异的比较研究,另一个是网友“严惩一切罪犯”等从笔迹鉴定的角度进行的分析。他们都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为质疑提供了重要证据。

根据尚超和“勤劳十点”的研究,通过比较《三重门》多个版本可以发现,2006年21世纪版和2008年万卷版的《三重门》来自一个神秘的电子版本,而且这个电子版形成的时间早于韩寒所谓的原创手稿,韩寒的手稿是对着这份电子版进行的誊抄。    

例如尚超发现一个证据:

如果一个人手写英文名,不会出现Su-San这样奇怪的拼写方式。只有在使用计算机拼写这个名字的时候,如果Susan字恰好在一行的末尾排不下而用“-”手动换行,且默认每行首起英文字母大写时,才会出现Su-San这样奇怪的拼写方式。韩寒的手稿正出现了这样的“Su-San”,这只能是照着电子稿抄写才会出现,而且说明韩寒的英语水平很糟糕,不懂得这个换行的问题而照抄下来。 

 “勤劳十点”发现:

书中将全部的“大哥”修改成了“表哥”,但是这个修改在有的地方会显得莫名其妙,比如“大哥哥们”就修改成“表哥哥们”,不符合语境了。原来原作者玩了次“编辑”——“查找”——“全部替换”,才发生了这个现象,这是电子文档上的误操作。并且书中有多个生僻字漏掉了(2000年左右中文输入法对GBK的兼容问题造成生僻字无法输入),说明这份电子文档形成的时间相当早。而21世纪版上保留了多处《光明与磊落》修改前的内容,并且是最相对正确的版本(韩寒在对其抄写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多错误)证明这份电子版稿件在韩寒的《光明与磊落》“原创手稿”之前就已形成。

 

三、笔迹鉴定和痕迹学分析

网友“严惩一切罪犯”从笔迹鉴定的角度对《三重门》手稿进行了分析,其主要论点如下。

 第一,该书稿是一个典型的誊抄稿。第二,手稿中存在部分笔迹不统一的现象。P165-191页的笔迹相比与其他页面的字迹具有显著性差异。《光明与磊落》存在两种笔迹,该手稿由韩仁均和韩寒共同抄写,P165-191页上的是韩仁均的字迹。(注:对此其他网友的分析也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方舟子一针见血地指出,唯独P165-191的文稿上没有出现那些可笑的抄写错误。)第三,《光明与磊落》中章节编号混乱,是誊抄稿的典型特征。

 “严惩一切罪犯”推论《三重门》书稿至少存在“新老两个版本”。《三重门》“老稿”篇幅较长,确定不是韩寒所作,“新稿”是韩寒抄写的。

 

 【附】《三重门》手稿图片示例

                                                            韩寒手稿《磊落》截图1

说明:“四两拨千斤”写成“四两拔干片”;“转身蹦蹦跳跳”写成“转声奔奔跳跳”。  

                                                               韩寒手稿《磊落》截图2

说明:“粗野无礼”写成“精野无礼”。  

                                                            韩寒手稿《磊落》截图3    

说明:“先拨201“写成“先播201”;“再拨12位卡号”写成“再播12位卡号”;“密码”写成“秘码”;“记住”写成“计住”;“康熙年间”的“熙”字写错;“无才之辈”写成“天才之靠”;“笨拙”写成“笨掘”;“功亏一篑”写成“功号一贯”。  

                                                                    韩寒手稿《磊落》截图4

说明:“淮南子”写成“准南子”,手稿其他部分没有三点水写成两点水的笔误,书写者不识《淮南子》。 “组稿”写成“姐搞”。 “学分”的概念是大学里才有的,这个马脚暴露了小说原稿是描写大学生活的。    

 

誊抄分析(方舟子,尚超,神算小鹤,xmwz2012,聪明的一叔等大量网友):

《三重门》手稿分析与笔误收集(@神算小鹤)收集了绝大部分笔误及所在位置

《三重门》手稿中的笔误类型分析(@xmwz2012)

韩寒抄写的习惯之一:两个字两个字地抄,完全没理解所抄的内容(@法律与科学)   

大量的抄写错误证明韩寒《三重门》手稿是抄稿(方舟子)

说说韩寒《三重门》抄稿中抄错的句子(方舟子)

《磊落》韩抄抄就此“功号一贯”(@倍魄)提出手稿中的部分笔误来自韩仁钧的五笔打字错误

 

版本分析(尚超、勤劳十点等): 

《三重门》后的真相(尚超)

抄稿铁证——之《三重门》版本的流变(@勤劳十点)

 

笔迹与痕迹学分析(严惩一切罪犯、倍魄等): 

韩寒代笔出版三重门涉嫌犯诈骗罪的刑侦学分析(@严惩一切罪犯)

刑侦专家笔迹鉴定:确认笔迹分别为韩寒和韩仁均所为!(@严惩一切罪犯)

痕迹学研究确定韩仁均为韩寒代笔《三重门》(@严惩一切罪犯)

《三重门》书稿形成过程探秘(@严惩一切罪犯)

《三重门》手稿并非韩寒一人笔迹(@倍魄)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