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韩寒的经历 ---- 作者: sleepwhile

韩寒的经历是奇异的。七门红灯的高中辍学生写出长篇小说《三重门》,这一度是他赖以成名的光环,但是代笔事件爆发之后,却成为质疑最坚实的基石。一个中学各科成绩都不及格,语文也很糟糕的人是怎么在作文大赛中获得一等奖,又写出长篇小说的呢?

方舟子和其他质疑者的工作还原了韩寒的真实经历。

 

一、韩寒父亲韩仁均

1997年3月,当时韩寒在读初二。根据韩寒的父亲韩仁均所写的《儿子韩寒》,此前没有任何创作经历的韩寒突然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一口气写出了十多篇小说、散文,每篇文章都是一次成文“初稿就如别人改定誊清的稿件一样”,然后投稿即中,发表在《少年文艺》、《少男少女》等刊物上,被评价为“辛辣老到,冷峻犀利”。方舟子推测那一个月韩寒其实是在抄写,这些文章是韩仁均以前写好的,韩寒抄了一遍,然后投稿给刊物。这个推测是合理的,因为这些文章的行文和思想完全不是出自少年人之手,而且韩寒当时各门功课包括语文都不及格,而韩仁均却有相当深的写作背景,他曾考取了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发表过大量故事和小说。当时其他人为韩寒代笔的可能性比较低,也许作为父亲的他是为了给成绩糟糕的儿子中考有一个加分,所以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以韩寒的名义向杂志投稿。

韩仁均生于1957年,中学毕业后曾在家务农,但在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后,考上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在那个时代可以说是鲤鱼跃龙门,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但不幸入学后被查出肝炎,大约10个月之后病退离开学校。退学后他在亭新公社的文化站工作,开始写作生涯,笔名就是“韩寒”。此后他自修中文系专科课程,以自学考试的方式于1982年获得了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专科毕业证书。1994年他调到《金山报》报社工作,后被提升为报社副主编。2005年离开报社,在文化局任主任科员,至2008年提前退休。

他从事文字工作以来曾在《故事会》等杂志上发表大量故事和小说并获奖:1980年散文《棉花》获《青年报》“祖国颂”征文一等奖,《笔名之战》获全国百字小说大赛三等奖;1983年《妯娌》获《青年报》“青春似火”征文鼓励奖……1999年《第一笔生意》获上海市新民故事大赛二等奖。

至1999年,韩仁均共创作故事近60篇,是一个热爱文学且辛勤笔耕的写作者。然而自从韩寒出道以后,他却几乎再没有发表过正式的作品(2000年写作出版《儿子韩寒》,2008年修订该书)。“少年文学天才”的背后有一个专职从事写作的父亲,而文学天才诞生的同时父亲也离奇地封笔了。

 

二、韩寒的语文成绩

众所周知,韩寒在中学里成绩很差,高一读了两年仍然因为七门功课不及格(包括语文)而不得不退学。

在面对方舟子的质疑时,韩寒回应说“对方有一点质疑的很对,如果语文考40分,那么写文章一定不好。这点其实我比较认同。的确,我语文有一次考了四十分,但那一次纯粹是为了发泄情绪,胡乱答题,评价考题,甚至还批判试卷。如果100分满分,平时我的语文成绩一般都在85分到90分左右”。

但这个说法和韩寒的父亲、老师、同学的回忆以及当时媒体的报道矛盾。

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道:“韩寒的语文成绩经常不及格,以致有人认为,韩寒连偏科都算不上,他也没有偏什么文,他只是作文而且也不是应试作文写得好罢了。其实,我知道,韩寒的语文不及格有很多因素。最主要的是,他对语文考试的反感。”

1999年10月27日《文汇报》刊载的报道《语文60分的孩子写出长篇小说》(转引自《儿子韩寒》):“然而,他的语文成绩却很差,有零分的,也有及格的。因为他感到量化的考试是违背语文学科特点的。去年他语文的学期总评分为60分。”

2000年3月上海电视台《有话大家说》中,韩寒的语文老师李厚德回答关于韩寒的语文成绩:

和晶:我们也稍微关注一下韩寒的分数,李老师他的语文成绩如何?你们班上,他的作文写得怎么样?

李老师:上个学期中考是67分。

和晶:语文67分。好像并不高嘛。

李老师:大考是50分。 

李厚德老师谈到,一篇要求800字的作文韩寒只写了200字,并且也没有具体的内容。他还提到语文大考时一篇课外文言文韩寒一个字都不写,韩寒听到后马上辩解说是因为时间不够迟到了,被李老师当场拆穿谎言,“他不是没时间,他提早交卷,我在门口跟他谈,我说韩寒,你为什么不全做好?他说我不做了,他说没意思。韩寒,我们都要实话实说,情况是这个样子的。”

2012年土豆网《方韩之战真实记录》邀请到韩寒高一同班同学朱莲接受采访,朱莲回忆韩寒当时的语文成绩:

记者:韩寒的学习成绩怎么样呢?

朱莲:应该都不太好吧。都不好,应该很少有及格吧……语文的话,也没有像普通同学的分数,也不高……及格应该是不会及格的……(在班里排名)肯定是比较垫底的吧。

记者:我们比较关心他的语文成绩,语文成绩是一直比较差,还是偶尔有考高分的?

朱莲:没有没有,他就一直不是一个好学生,没有高分的。

各种资料和证据显示韩寒中学语文经常不及格才是实际情况。韩寒撒这个谎,是因为他也知道,一个语文不好的学生是不可能在全国作文大赛中获得一等奖的,也无法写出《书店》、《求医》以及长篇小说《三重门》这样的作品。

 

三、新概念作文大赛

1999年3月,韩寒参加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并获得一等奖。

韩寒参加作文大赛的过程充满传奇色彩。作文大赛复赛的题目在比赛现场告知复赛者,以防漏题。但是复赛的时候韩寒没有来,第二天韩寒却获得了补考的机会,参加了为他一个人特设的补赛,而补赛题目改由《萌芽》编辑李其纲一个人全权处理。李其纲把一张纸揉成一团,投入一个水杯,以此为考题。韩寒用一个小时就完成了一篇引经据典的《杯中窥人》。这个故事为他带来了“文学天才”的美誉,也使《萌芽》杂志一起出名,发行量直线上升,可谓一拍即合。

但是韩寒的参赛过程严重违规,而且有许多证据可以证明,这场“补考”存在严重舞弊。

首先是比赛程序违规,抛开公正人员的监督,单独补考、单独出题,没有公正性可言。其次,补考本来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但是韩寒只用了一个小时就交卷,而《杯中窥人》连文献出处都列上、连难记的拉丁文都用上,种种迹象表明它不是现场的临时发挥,而是有备而来。第三,对补考过程,当事人的描述全都对不上,例如考试中出题的纸究竟是什么纸,面对如此戏剧化的出题场面,韩寒、出题人李其纲、编辑胡玮莳对此竟然说法各不相同。另外,《萌芽》编辑多次说谎,当时评委是在1999年3月27日连夜开会评出获奖名单,而《萌芽》主编赵长天、编辑李其纲却说3月28日上午评委开会评奖,并让韩寒来补考。赵长天曾说补考全过程他都在场,而且还有很多著名作家教授都在场,这又是明显的谎话,后来不得不改口。

这次补考的过程扑朔迷离,极难攻破,能够揭露内幕逐步还原真相,除了方舟子的努力,也是网友集体智慧的结果。在韩寒代笔事件的发展过程中,许多理性质疑、执着求真的朋友与方舟子一起考证、分析,为质疑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支援。

2012年3月27日,就在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整整13年之后,网友“倍魄”到唐山图书馆查阅了1999年《萌芽》合订本,进一步发现新概念作文比赛的疑点。他发现韩寒在获奖名单中是最后一个,而且诡异地出现在C组“除中学生以外30岁以下的青年人”。根据比赛规则,C组的参赛者无须参加复赛。对此赵长天解释说是排版错误。两年之后,2014年3月20日,网友"吕厂衣"、"司马3忌"等到上海黄浦公证处查阅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公证档案,获得了当年的公证信息,确证新概念作文大赛组委会最终提交给公证处的获奖名单中没有韩寒。

质疑《萌芽》的战役中,还爆出一个惊人发现。网友挖掘证据时偶然牵出的上海文坛谜案——除了韩寒这个少年天才,《萌芽》主编赵长天的儿子、上海作协副主席陈村的儿子也都是“少年天才”,并且这三对父子都有一模一样的现象:当少年天才开始出书以后,他们的父亲都离奇地封笔了,再不出版作品。陈村之子,9岁开始写小说,陈村的朋友称其为,“语言非常老练,超过许多30岁的成年人”。而陈村更是在韩寒代笔事件中恶意攻击方舟子,声称方舟子写反诗,要存盘告发。

对真相的执着开始触及造假之根,揭开了韩寒背后的沉沉黑暗,并引发一连串的无耻反扑,“陈村存盘”便是这次真相与虚伪的伟大较量的小小注脚。

 

四、《三重门》的创作

新概念获奖以后,2000年韩寒出版了长篇小说《三重门》。

我们知道,《三重门》包含大量的知识,而韩寒还肯定地说他是一次成型写出来的(他声称有十万字的废稿,但是重写的十万字依然是干干净净、一气呵成),出示的几乎没有段落和句子的改动的手稿就是原创稿。这让人难以相信。质疑派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取得两个重大突破,找到了确实的证据证明这是一个谎言。

第一个突破口,来自土豆网的《方韩之战真实记录》。

土豆网是韩寒代笔事件中难能可贵的脚踏实地寻求真相的媒体。在其他媒体无耻挺韩或者把韩寒代笔事件当成娱乐新闻的时候,土豆网采访了能够找到的各方当事人,做成没有剪辑的视频素材供网友分析。根据土豆网提供的素材,网友找到了《三重门》创作的疑点。

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郏宗培在采访中说,他们在新概念作文大赛(1999年3月)之前把《三重门》书稿退给了韩仁均,由此可以大致判断上海文艺出版社收到《三重门》书稿的时间在1999年1月。结合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的记述,《三重门》的写作时间就最多只有4个多月(1998年9月~1999年1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一部到处引经据典的20万字长篇小说,而且据称还写废了10万字,不合情理。

对此,土豆网的另一个视频素材提供了更多线索。

韩寒说他写《三重门》时有同学们作证。土豆网采访了韩寒上第一个高一时的同班同学朱莲、陆乐。他们回忆说,韩寒在得新概念前后(1999年3月)开始写《三重门》,到高一结束时(1999年6月)还没有写完。在1999年1月,韩仁均已经把《三重门》书稿交给上海文艺出版社了,而韩寒的同学在1999年3月以后还看见韩寒在课堂上创作《三重门》。说明那时韩寒不是在创作,而是在抄写《三重门》,是为了证明《三重门》是自己写的而演的戏。现在,同学们的说法与出版社的说法一对照,证明韩寒写的《三重门》手稿是抄稿。

第二个突破口,来自2012年4月1日韩寒出版的《三重门》手稿集《光明与磊落》。

韩寒为了回应质疑将《三重门》手稿出版,而这恰为质疑派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据。韩寒一再声称手稿是原创稿而非誊清稿,但是他的手稿证明了这就是一份抄写稿。

《三重门》手稿正如韩寒所说,是“干干净净”的,没有段落、句子改动,而只有字、词的涂改、补写。这与其他作家的反复修改涂抹的创作稿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样一部包含大量知识、引经据典的20万字长篇小说,完全没有对情节、细节的改动,但同时又出现大量的书写错误,这是抄写稿的特征。

不仅如此,韩寒的手稿上还出现了大量不可思议的笔误,这些荒唐可笑的笔误都是在不经大脑思考的机械性抄写时犯下的,而非创作笔误。举例如下:“四两拨千斤”写成“四两拔干片”、“硬着头皮”写成“破着头发”、“功亏一篑”写成“功号一贯”、“无才之辈”写成“天才之靠”、“不至于”写成“不歪于”。这些笔误大多是由于字形相近抄错,与创作笔误有很大的不同。《三重门》手稿上这样的抄写性错误不是个别、局部的问题,而是俯拾即是,这就证明这份手稿是一份誊抄稿。

 

五、习惯性说谎者

方舟子和网友们千辛万苦打破“新概念”和《三重门》的神话,意义是明显的,如果韩寒在这成名的起点上造假了,那么此后他的所有作品就都值得深深质疑。事实上,网友已经发现,韩寒不止新概念作文大赛和《三重门》造假,他的许多文学作品都是代笔,甚至他的整个人生经历都充满了谎言和欺骗。中学的时候特考特招进入重点高中,赛车生涯早期严重虚假宣传,博客由多人代笔包装成意见领袖,粉丝刷票作弊而入选美国《时代》周刊10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

所以网友们矢志不移,这次一定要较真。方舟子打假韩寒,让民众的求真精神空前提高,其中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拔高门”。方舟子质疑韩寒1.73的身高,通过对韩寒照片的分析,判断韩寒真实身高只有165左右。这个看似无厘头的质疑其实是一步绝妙高招。方舟子在文本分析的质疑走入困境的时候,用一个简单直观的问题把韩寒逼入死角。这一波质疑战理科生大显神威,根据韩寒的照片,用各种数学方法测得韩寒的身高,与方舟子的结论一致。网友“懦夫子”和“白羊座的大毛头”等奔赴松江二中实地测量照片中参照物的高度,印证了方舟子的质疑。

身高本身并无意义,但是韩寒在身高问题上撒谎反映了他一贯的品行。虚报身高只是冰山一角,随着网友质疑的深入,人们越来越吃惊地发现韩寒的撒谎是一种常态性的情况。

刚出道时他在中央电视台上吹嘘自己的体育成绩:“我们区里面一百米,到一万米,我都是第一名。”但是2012年接受采访时,却说自己拿区里第一的是中、长跑,没有100米,也没有跑过10000米。

在新浪博客上,韩寒至今仍挂着一条看来很特立独行的公告,声明一连串的“不”:“不参加各种研讨会”、“不举办签售”、“不给活着的人写序”……然而可笑的是,几乎每一条声明他都食言而肥:2012年5月到台湾参加“共创两岸和平红利论坛”与马英九会面;2010年在香港举办签售活动;给父亲韩仁均的《儿子韩寒》作序。一连串的“不”全是虚伪之词。

几年前接受网易采访谈抵制日货时,韩寒说他的原则是不买日本车,不开日本车,但是他现在却开高档日车英菲尼迪SUV,为日本车斯巴鲁代言,在其博客首页上赫然贴着斯巴鲁汽车的大幅广告。

韩寒曾反复声明自己还没有资格叫“作家”,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你能够从哪个地方说我自称自己是个作家,我给你一万块钱,这是我肯定是从来就没有过的事情”,但实际上他多次自称是作家,“我觉得我是中国作家中对文字最讲究的”、“我是全国作家、赛车两大领域中最顶尖几个人之一”。

所以,韩寒不仅不是公知们吹捧的所谓“离真理最近”、“最讲真话”的人,而且是一个习惯性说谎者(方舟子语),他的这种出尔反尔,反复无常的行为是一以贯之的。

 

 “拔高门”分析:

你猜我猜,算算韩2长身高——长微博集锦

网友@白羊座的大毛头 在松江二中做实地测量

网友透视原理证韩寒不足1米7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3 (2个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