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老师揭露:反教育体制的神话是如何造出来的

【本文汇集多位网友的文章资料】

1999年11月23日,《上海中学生报》头版以整版篇幅刊登了该报记者徐明的长篇报道《作文比赛一等奖的获得者,六门功课"开红灯"的留级生--韩寒:我是谁》。报道刊出后,在上海的中学生中引起了轰动,大量谈自己看法的信涌向编辑部。12月7日,该报又以一个版面摘登了众多读者的来信。

1999年12月7日,《解放日报》又以《长篇小说作者=高一留级生--松江二中学生韩寒给教育界出了道"难题"》作了报道。

1999年11月,《浙江日报》主办的《家庭教育导报》还在筹备,两位记者专程从杭州赶到金山来采访韩寒,并在2000年1月1日创刊号上以《高才留级生》为题,介绍了韩寒的情况。此后,韩寒开始受到上海以外省市媒体的关注。

此外,还有一位上海的"著名自由撰稿人"刘建一直在关注和搜集媒体关于韩寒的报道。在差不多时机成熟后,刘建综合各媒体对韩寒的报道整理成一篇5000字左右的文章,正好小报一版、大报半版。于是,全国各地的报纸铺天盖地出现了刘建的同一篇文章:《一个"特才生"与应试教育》、《"特才生"挑战应试教育》、《"特才生"遭遇应试教育》、《一个"特才生"给应试教育出难题》、《"特才生"韩寒给应试教育出难题》等等等等。

期间,一位作家也坐不住了。他觉得大家写得太浅,不如作家思考问题深沉,便从浦东赶到金山作采访,打算写一篇有"深度"的报道。后来在东北和西部的许多报纸上也就小报整版、大报半版地出现了诸如题为《"偏才"少年选择休学》、《"天才"少年被迫休学引起风波》之类的同一篇"作家版"文章。看了"作家版"的文章后,觉得"作家"到底与"记者"或"撰稿人"不同,有时也想象得太不着边际了。有些我们没做过的事情,你这样一写上去后,我们连补做都来不及。这毕竟是通讯或者大特写,而不是小说。此文后来让人从2000年7月1日的《深圳晚报》上"摘"给《读者》杂志,《读者》杂志又于2000年10月(第20期)上以《韩寒退学》(署名"许青")为题刊登后,"流毒"就更广了,连2000年11月25日晚中央电视台(二套)关于韩寒的《对话》节目中在介绍韩寒时都采用了里面的一些不准确的说法,如什么韩寒以《穿着棉袄洗澡》一文获"第二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其实根本没这回事。《穿着棉袄洗澡》是韩寒1999年11月8日发表在《新民晚报》上的一篇文章。一篇不够准确的写人的文章,无疑会让人对这个人的"认识"产生偏差。

2000年4月4日,韩寒开始休学后,上海《青年报》于4月30日以《韩寒休学写小说》为题作了报道,引发了全国性的又一场媒体报道热。许多外地的报刊开始不满足于过去那种比较表面化的报道,开始由记者自己采写。上海、浙江和吉林等多家电视台也都做了"韩寒现象"的谈话节目。

韩寒老师谈韩寒第二次七门红灯真相,和教育体制无关

媒体对韩寒的关注和报道,引起了松江二中一些老师和领导的担心和不快。松江二中政教主任洪韵焘在《少女》杂志2000年第8期上呼吁:《千万不要再炒作韩寒了》。洪老师在文中说道:

一直以为媒体对韩寒的炒作,让它自生自灭为好。因此,无论是报社记者来校采访,还是电视台做谈话节目,我都一概婉言谢绝,主要是怕一不留意伤害了韩寒。然而现在,我想说一句心中憋了许久的话:请为韩寒想一想,不要再炒作韩寒了!

在和韩寒的多次接触中,我目睹了媒介的过分炒作在韩寒身上产生的负效应,深深地为韩寒的健康成长担心。

曾记得,去年(1999年)11月份期中考试刚结束,我校文学社组织了一次南浔之行,韩寒随队前往。途中,他很高兴地对我说,这次期中考试我进步了,物理肯定及格,数学也比以前好,而且很自信地说,期末我的目标是消灭红灯,看着韩寒真诚而兴奋的目光,我打心底里为他高兴。因为韩寒是否能把功课学好的关键在于他自己。况且,他要将功课学好,并非像某些媒介不负责任的断言,会牺牲他的"个性化发展"。

然而此后,报界、电视台对韩寒的炒作日益火爆,随之而来的副产品是每天像雪片一样从全国各地飞来的邮件,以及一些女孩子追"球星"、"影星"似的对韩寒的"穷追不舍"。于是,我们无奈地看到,早晚自修课用韩寒自己的话来说成了他过"信生活"的时间;上任何课又都恢复到听不进的状态,学校为他写作提供的单套寝室,也成了他可自由与外界联系的绝好场所,一些与他年龄很不相符的话语会从他的口中吐出,令周围的老师和同学为他脸红。学校的纪律已不在他的眼中,旷课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有一次甚至喝得醉醺醺地半夜才归……显然,韩寒的行为和学校的管理形成了尖锐的冲突,也和中学生的道德行为规范产生了激烈的碰撞。上学期末韩寒的考试成绩又退回到了十几分甚至个位数。曾经立下的"壮志"现在随着媒介的炒作变得面目全非。有关的报社、媒体是否该想一想,你们的过分炒作是在"捧杀"韩寒啊!更让我揪心的是在韩寒的心灵深处发生着一些微妙的变化,我曾婉言劝他对媒体的采访、邀约适可而止。不料他语出惊人:"他们炒我,我也在炒他们。"韩寒心里清楚得很,现在将名气炒得越大,将来自己的书就越好卖,所得的版税就越可观。不过,韩寒毕竟还年轻,没有想到"将来要靠版税吃饭"的他,归根到底要靠自己作品的实力吃饭,媒介的炒作终有一天会"熄火"。人家说你是"天才"也好,是"奇才"也罢,都是当不了真的,说的人是不用负任何责任的。

近来,韩寒休学又成了某些报纸炒作的热点,有的报刊干脆用头版头条大书"韩寒休学写小说"那样的煽情标题。其实,韩寒心里应该是很清楚的,休学是学校给予他的又一条特殊政策,因为多次违纪,根据校纪校规,学校早就可以给他处分,再说,根据现行学籍管理条例规定,学习成绩个位数的他,得面对第二次留级的现实。休学是学校的建议,真正的目的是给予他一年的缓冲期,给予他一次认真思考、再作选择的机会。他采纳了。如果在一年的"闯荡"中,韩寒意识到得为自己今后的写作打下相当的科学文化基础的话,或者认识到他可以在松江二中既充分发展特长又完全可以同时学好文化知识的话,他可以申请复学。当然,如果韩寒始终认为高中阶段的知识对于他来说,完全没有学习的必要,即使复学也依然如故的话,那么,我倒完全赞成上海电视台《有话大家说》节目中一位学生所言,韩寒就不必要占着这个学额,他完全可以通过其他途径去实现自己的目标。但是这个选择,得由韩寒自己通过冷静的思考来定。可是现在,韩寒休学的炒作,又显然是在往这一选择天平的单侧加砝码,这就不能不使每一个关心韩寒的人担心。韩寒毕竟还只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学生,在看到他的特长的同时,更应看到在成材和成人的道路上,他同样也需要帮助和引导。

韩寒第二个高一的班主任:他在媒体炒作中迷失了自己

松江二中高一(10)班韩寒第二个高一的班主任顾韦平老师在接受《人民日报•华东版》记者采访时也说:

韩寒刚留级到我班时还是想读点书的,且有明显进步,毕竟有高考压力。但期中考试结束,媒体纷纷报道他出书以及多门功课不及格的事后,情形就不一样了。他晕晕乎乎,逐渐地狂得不得了,读书心思没有了,曾一度向上的感觉也没有了,觉得读不读书无所谓,不上大学,只要有个图书馆也一样成材,开始自由散漫,不守纪律。我觉得他是在媒体炒作中迷失了自己。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f1d7656010156qt.html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1个评价)

评论

匿名的头像

这才是事情的真相!无良媒体把韩二捧上了天(其实是害了和毁了他),也同时在以后的13 年影响和残害了将近一代人,以至于产生了那么多韩粉,实乃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好在骗子不可能不露马脚,而正义之士尚存。打韩二之假必须进行到底!

访客的头像

媒体就是制造骗子的罪魁,也是骗子的帮凶,现在还在作罪魁和帮凶

访客的头像

老师说的话 是为了千千万万正在努力学习的学生 也是为了成长中的韩寒 可惜 他没有听老师的话

访客的头像

韩粉和公知可能要说,是那老师和班主仼迂腐,不会培养造就HH这样的他"天才"。

访客的头像

韩寒就是文化上的法楞功,当年法楞功骗一些人,说练了他们的功就百病不侵,既使生了病只要练他们的功不吃药也会好,同样,韩寒骗子集团骗家长和学生们不读书七门功课亮红灯照样照亮前程,照样成名吃香喝辣,其实两者本质上都是谎言,据说真有家长让孩子休学向韩二学的,现在这些家长和学生知道了真相后不知作何感想。

红猫上尉的头像

骗死人不要命的媒体们!
媒体们不是在竞相报道某个真实事件,而是在竞相编造一个更加悚人的故事!
情节如何穿帮不要紧,只要能够悚人、吸收眼球、把人吓得寻死觅活就行!

红猫上尉的头像

洪韵焘、顾韦平两位老师并没有提到韩寒成绩差劲还含有乱搞女人的因素,是不知道呢还是刻意在公共场合为“天才”讳?按说韩寒那个时候“装”的功夫可能不如后来那样的出神入化,“天才”身边的老师、同学都应该是有所耳闻才对,那么像这样猥亵女生的事情按松江二中管理条例,又该开除多少回了?论其情节,够不够扭送派出所?

红猫上尉的头像

一些与他年龄很不相符的话语会从他的口中吐出,令周围的老师和同学为他脸红。
什么话让老师同学脸红?无非就是那些像“活好”、“钱钟书死后老子文章天下第二”一类的疯话!

叼穿墙的头像

那有害了韩2,人家吃香睡好的,只是难为我们这些屌丝给他祸害不浅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