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郎死亡之谜 ---- 作者:没思想的思想者

《水浒传》中说武大郞是被潘金莲用毒药毒死,其实那是作者因仇恨潘金莲对其“栽赃”,真实情况是被其弟武松打死,欲知详情,听我慢慢道来。
        话说西门庆和潘金莲勾搭成奸后,西门庆为了独霸潘金莲就把武大郎痛打一顿后,逐出了阳谷县。武大郎只能含悲忍泪,离开阳谷县,一路靠乞讨度日。这一日来到景阳县城,这里曾是武松打虎之地,虽时隔几年,但人们对武松打虎仍津津乐道。更有说书的,唱曲的添油加醋把武松说的活龙活现,神乎其神。武大郞突然茅塞顿开,我何不在此冒充二弟在这里火上一把,也好泄泄我心头之痛。但转念一想,二弟身长八尺,我可是四尺刚露头,说是武松谁人能信?这可如何是好?俗话说,狗急了能跳墙,其实人要是急了头脑也灵光了。我何不把自己包装一番呢?说干就干,先找两个木棍梆在腿上,一下子高了三尺好几。也许你会问俺,那怎么穿衣服,腿长上身短别人一眼就能看穿吗?这要说你就老帽了不是,那时人都穿大褂,从上到下一笼统,这就给造假提供了优越的条件。列位可能不知,古书常看到“此人身高丈二”,那其实就是这样包装出来的。还有现在大家看到的踩高跷,那就是古代人的增高术,比起现代人的什么内增高、外增高鞋,那可是牛逼多了。闲言少叙,书归正传。武大郞包装以后,自我感觉还差一点,就又把自己做的炊饼塞入头发里几个,好在那时人的头发也长。你别说,这一整原来的猥琐全无,活生生一个男模横空出世!
        第二天一早,武大郞就变身武二郞出现在景阳县大街了。别人难免怀疑,但听他讲起武松之事,如数家珍,大家自然也就信了。你想他二弟的事他能不门清嘛。这下子景阳县可就热闹了,一时间万人空巷了,原来光听说打虎英雄武松武二郞,这下见到活的了,一夜之间全县城人都就成了“松粉”。接下来,武大郞就忙活开了,请吃喝的,请作报告的,请产品代言的,就连青楼都提出免费为武二郞服务。景阳县正是因为出了景阳岗武松打虎事件,近几年来旅游的人不少,现在武松再现,正是炒作的好机会。有人就建议为武二郞设一个擂台,欢迎武术高手前来打擂,这样当地旅游业不火爆都难。可和武大郞一说,差点把他吓昏过去,心想,我会打什么擂呀,我专业是打炊饼的。但嘴上也不能含糊,只得硬撑。其实武大郞害怕也是多余的,谁敢和打虎的武松打擂,那可真是老鼠吻猫——活得不耐烦了。
        无巧不成书,这事传到住在千里之外梁山泊的武松耳朵里。心想李逵兄前不久遇到冒充他的李鬼,难道也有人冒充我不成?心里好奇,便向头领宋江告了几天假,去景阳县一探究竟。到那一看,好家伙,还真有一擂台,擂台中央放一把太师椅,上座一大个竟然在上面呼呼大睡,擂台上挂“打虎英雄武松打擂台”的大红标语。这武松刹时气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一步跨上擂台,大声喝道:“何方妖孽,敢在此撒野?”谁想武大郞没一点反应,照样呼呼大睡。武松气更大了,上去摇那太师椅,“你小子不是设擂台吗?”武大郞迷迷糊糊,嘴里还嘟囔:“什么擂台?什么擂台?我还要睡觉呢。”这时武松早已火冒三丈。“大胆妖孽,在这里冒充你武二爷,还不快来受死。”这时武大郞一下清醒过来,定神一看,是二弟武松。忙上前拉着武松的手,“二弟,我是你大哥呀。”武松心中之火窜的更高了,就象是刚点着的长征五号火箭,哪还能听进去这些。“我还是你二爷呐,少废话。”当胸就是一拳,只听“嗖”一声飞将出去,此时武大郞变成了火箭。还好,离擂台不远处有一棵大树,只听到“扑通”一下,武大郞掉到地上,当场毙命。但接着又听到“当、当”两声,落下两根木棍。武松心里也笑了,传闻江湖上有内增高,今天俺也长见识了。出于好奇,武松上前想仔细看看这个武鬼到底长得啥样。撩开长发一瞧不当要紧,这不就是自己的大哥武大郞嘛?武松悲痛不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人死不能复生,武松只好把武大郞给葬了。为警示后人,武松特在武大郞墓前立了一块碑,上书:都是造假惹的祸。此后便少有人再使用内增高了。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韩一有肝炎,不适合生育,所以是代精。
韩二在初中是就已经是164了么,如果小于164,怎么能是长跑特长生呢,那么矮的个子,就是紧倒腾,也跑不多快啊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