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遥远的救世主Ⅱ (第三章 06节) by 比铭

【编辑】按:网友比铭(笔名)在韩寒作假的真人真事基础上创作了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Ⅱ》。从今天开始连载这部小说,将跨越一个暑假。欢迎大家捧场,支持原创作品。

小说的简介见链接:http://www.daohan.org/遥远的救世主Ⅱ

小说的序见链接:http://www.daohan.org/qianyan_yaoyuanjiushizhu

——————————————————————————————————————————-

 第06节 总统套房,畅谈无阻

不知不觉,时针渐渐指向了数字8。刘主任已经开着车来到金陵的门前,金清源将金陵送上车。车子披着城市霓虹灯造就的夜色,开车一路到了金海威大酒店。海威大酒店是金海威集团旗下的一家五星级宾馆,大厦中时尚购物,高级住宿,特色餐饮,商务会谈会议一应俱全。外面的街景充满了那些光怪陆离、流光溢彩的街灯、车灯、霓虹灯,还可以看一旁广场上的音乐喷泉和那些观赏树,那些树是从园林里或深山老林中移植来的,每一棵都价格不菲。进进出出的男男女女,要么气宇轩昂,要么雍容华贵,可以说往来绝对无白丁。

车子开到酒店门前,金陵下了车,穿过旋转大门到前台。他向前台出示身份证,服务员很快认出了人,微笑着说:“哦,是金先生,齐总已经订了一个总统套房,正等你了。”

而后服务员打了个电话通知齐浩丰。

海威大酒店总共只有一间总统套房,每晚5500港币,齐浩丰因为有金卡可以打折。每间总统套房有二百多平方米,铺着一层厚厚的土耳其地毯。进门的右手边是一个小吧台,左手边是一溜长长的真皮沙发,对面墙上是大屏幕背投彩电,家庭影院。房间里有两个大的卫生间,一律TOTO牌高级洁具。靠窗户的一面,隔出一层阁楼,通过镀金的旋转楼梯直到那里。左边是一间休闲室,中式装修,内设一张多功能书桌,也配了三张不同的红木椅,像个小会客室。右边的房间摆着一张真皮双人沙发,配着钢化玻璃的高档茶几,另外也还有一套音响,可以唱卡拉OK。房间临大厅的一面分别装了两扇推拉玻璃窗,窗户的玻璃是里面可以看见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的那种,厚厚的天鹅绒窗帘几乎可以关住房间之间的任何声音。

金陵到了房间,拿着服务员给的钥匙打开了门,房间内空调的温度控制在20摄氏度,使人感觉非常舒服。就在刚才服务员通知了齐浩丰,他立刻点了几道菜和几瓶红酒。此时,酒菜正好摆在客厅里正大方形的茶几上。而侍酒师正在开瓶。他用刀片沿着瓶口边凸缘下方均匀地划一圈,取下锡箔。然后以开瓶器在软木塞中心位置插入,徐徐旋转进入,沿着正上方拔出软木塞,之后用清洁的口布小心擦拭瓶口。

而后金陵示意他自己来倒酒,并夸道:“很专业嘛!”随后从口袋里掏出10港币小费递给侍酒师。侍酒师说了声谢谢后出去了。

两人是很熟的朋友,什么礼节都是虚的。

“在美国侍酒师可是个吃香的职业。”金陵说道。

金陵稳稳地坐了下来,齐浩丰倒上了两杯,说:“今天这点酒菜就算是向你讨教的学费。这是你最喜欢的拉菲,86年的。”

“你跟我还用兜圈子吗?”金陵淡淡地一笑,一口喝完了刚斟满的红酒。

“第一件事,对冲基金这一把让我挣了500万美金,道谢的事就不说了,一个字干。”

两人连碰三杯,齐浩丰想起了伤心事叹了口气,金陵问:“怎么了?”

“好,今天,我也向你发发牢骚。去年的婺州7·24空难,你听说了吗?”

“知道,好像有48位乘客在那次事故中丧生。”

“我的妹妹就是其中的一位。而妹夫叫柳楚风,是一家报社的社长,经济上没什么问题,可就是气人,南航公司紧急成立7·24空难事故处理小组和善后处理小组,到现在连个结果都没有,而航空公司又忙于赔偿,还逼着他签免责条款。”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天灾人祸,在所难免。”

“福祸相依说的是天灾,而不是人祸。南航空公司确定了20万的赔偿并要求遇难者家属同时签署《7·24空难赔偿支付收据暨解除责任书》,称‘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云南公司对上述罹难人员近亲属的赔偿责任是最后的和全部的赔偿责任。受偿方代表和罹难人员的任何亲属、近亲属或有继承权的人同意并保证不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事由向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云南航空公司或者它的关联公司或它的代理人提出任何的索赔和求偿诉讼。否则,受偿方代表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听着说得是人话吗?妹夫听后十分生气,当场拒绝。”

“由于调查结果很明显会影响到最终的赔偿额度。对于航空公司来说,当然是店大欺客,耍小聪明了,也算正常。”金陵说,“根据国际惯例,空难发生后一般会先给予家属一定的经济补偿,但最终的赔偿是等到事故责任调查清楚了,根据责任情况确定。按照民航管理总局制订的赔偿标准进行限额赔偿前提是航空公司没有责任。在这个经济市场的大环境,强势的一方根据自己的利益曲解执行法规是很普通的事情。”

“唉!更可气的是妹夫把对方告上了法院,可法院也做不了主,很快就驳回了起诉。”齐浩丰想到此处又叹了口气,皱起眉来。

“中国这方面的法律不尽如人意,法院也无能为力。可惜我不是民航总局的局长,也不是航空公司的老板。”

“我知道。这事不提了,想到就头大。”

金陵沉思了一会,同时端起酒杯,慢慢品味着拉菲中丰富的味道,突然,嘴角微翘。

“你好像知道怎么办了?”齐浩丰看出了金陵表情的微妙变化。

“如果利用中美两国不同的社会文化群落之间的联系,我相信或许有转机。”

“文化群落?”

“我也不知道如何定义这种东西,所以暂时叫为文化群落。而司法制度就是文化群落的一种表现形式。”

齐浩丰问:“怎么利用呢?你是说利用美国的司法制度。”

“我需要这次空难事故的所有资料。”

“这些资料都存在我的电脑里。”齐浩丰提起客服电话,说了几句。

过了一会,刘主任提着一台电脑进门来,把电脑放在一旁。他见金陵也在,知道这是他们的私人聊天。金陵冲刘主任笑了一笑,表示打声招呼。他也很识趣,说了句“金总,我还有事,你们继续聊”,而后出去了。

齐浩丰打开电脑,找到文件夹“婺州7·24空难”。

金陵反复查看了空难的前前后后,包括每个细节,最后他把注意力集中在空难的飞机上。

“飞机的制造商加拿大庞巴迪公司和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均在美国有营业活动。不出意外的话,这架飞机的发动机便是由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生产的。这些联系符合美国司法‘长臂管辖’原则。”

“长臂管辖?”

“这是中美两国司法制度的不同。美国法院采用的是‘长臂管辖’原则,即涉外民事案件中只要有任何因素与美国有关,美国法院就有管辖权。就这次空难而言,南航在加州经营和开展业务,并与该州保持着有计划的和持续的商业接触与联系,故当地法院具有适当的管辖权。所以,我建议在美国加州洛杉矶郡高院提交诉状。以“幸存及非法死亡之诉”起诉通用电气公司、庞巴迪公司以及中国南航,要求被告为此次空难事故承担责任,”

“美国法院的判决,南航会听吗?”

“它当然不会乖乖地束手就擒了,这个过程很可能是漫长的,毕竟赔偿是一大笔钱。但美国律师采用风险代理机制,打官司的费用由事务所先行全部承担,一旦打赢或和解后,原告如果能获得高额赔偿,律师将从赔偿金中提取约定比例的报酬。所以找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让其全程代理,律师有这个积极性。”

“好,就听你的,明天我就打电话通知妹夫。不管是否胜诉,好歹也出口气。看来我今天真的是没有请教错人。”齐浩丰坦然一笑,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他似乎想到什么,不解地问:“那按美国的长臂管辖原则,美国的法官不就忙坏了吗?全球的事他都可以管辖。”

“这你就不用替他们操心了,美国人不是傻子,在这种成熟的普通法系国家,还有不方便法院原则。”

“不方便法院原则?”齐浩丰吃了几口菜压酒。

金陵解释道:“不方便法院原则是指法院在处理民商事案件时,尽管其本身对案件具有管辖权,也是正确的审判地,但如果法院发现其是审理案件的不适当法院或在外国有审理案件的适当法院,法院有权使用自由裁量权拒绝行使管辖权。”

“那美国法院会不会以此为由拒绝行驶管辖权呢?”

“一般情况下应该不会,以前欧美之间就有这种跨国审判的先例,我想美国律师知道怎么做。”

两人又是连碰三杯,瓶子里的红酒快见底了,金陵整个人都已经有些朦胧了。

“第三件事,你在LTCM干得好好的,而对冲基金也正在盈利的势头上,多好的财路啊,你怎么说辞职就辞职了?我听李立说,会上你宣布放弃一半的红利,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有必要这么急着抽身吗?”

“对冲基金名为基金,实际与互惠基金安全、收益、增值的投资理念有本质区别。这种基金采用各种交易手段,如卖空、杠杆操作、程序交易、互换交易、套利交易、衍生品种等进行对冲、换位、套头、套期来赚取巨额利润。这些概念已经超出了传统的防止风险、保障收益操作范畴。这是早期一种基于避险保值的保守投资策略的基金管理形式,所以对冲基金也叫避险基金,可避险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华尔街‘财富神话’的完整含义包括一夜聚敛暴富和一朝倾家荡产。有句话叫急流勇退谓之知机。” 

“是啊,股市是精英的坟墓,那华尔街岂不是坟墓中的坟墓。那就是乱葬岗!”齐浩丰眉头一皱,倒上两杯酒往前推了一杯。

“虽然华尔街是一个造就无数财富神话的地方,可说实话,我并不喜欢那里。每次站在那片高楼大厦面前,我都可以强烈的感受到资本暗潮中所彰显的巨大生机和力量,同时也能隐约嗅到铜臭之间弥漫的淡淡血腥。这与初到华尔街相比,少了些羡慕和憧憬,添了点不屑和敬畏。”

齐浩丰说:“你这可是在骂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金陵说:“这是心里话,再说,就没边了。” 

齐浩丰笑了笑说:“没边也比没话强。”

他拿起一个酒瓶,正要打开,看了看认出了这瓶红酒,说:“丽歌菲雅,也是好酒。”他先后给金陵和自己倒满了酒杯。

“这是瓶半干香槟,焦糖橙味巧克力水果杯、松露巧克力、蒜香明虾球还有桂香葡萄派配蓝莓。”金陵借着醉意手拿酒杯,一遍晃荡着晶莹的酒液,一边说着品味的结果。

齐浩丰说:“这丽歌菲雅金棕榈算是顶级香槟,上流诱惑。”

金陵说:“是啊,和懂红酒的人喝感觉就是不一样,不用喝,这红铜色迷人的瓶身设计对视觉就是冲击,周身散发着精致优雅的艺术气质。这感觉就像是她。”

“是谁?”

金陵笑了笑说:“女人,都等不及酒醒了。”

齐浩丰心领神会,说:“这瓶好像是用百分百的贝露娃酿造,今天送你的是用贝露娃和雪当利两种葡萄酿制而成。”

金陵端起酒杯尝了一口,说:“的确有区别,除了颜色、气味有一点分别,不过还是这瓶两种葡萄混酿的更有味道,不愧为上品中的上品。我曾经喝过1998年金棕榈,由60%的贝露娃和40%的雪当利酿造,和这个相比多了更多源于贝露娃的美妙果味。”

“什么味道?”

金陵举杯有尝了一口,说:“贝露娃能给香槟酒体和力道,雪当利则赋予她优雅和精致。不过这瓶才是香槟中极品,刚入口有黑醋栗、黑樱桃或是浓咖啡味。”

齐浩丰抿了一口,说:“好像真有。”

“你仔细尝尝,看下有没有肉桂的香味和丝丝皮革的味道,等后味有甘甜的黑巧克力和一点烟草余韵。你在夹样小菜,感觉又会不一样。”

“跟品酒师一起喝就是非同反响。”

金陵说:“其实就是引导你品出好酒中更多味道,毕竟这么贵,钱可不能打水漂是吧,这就是奢侈。对了,去年也是个不错了年份,也许会出好酒佳品。真想醉死在装满红酒的游泳池里!”金陵话锋一转,回到刚才的话题。 

“又说鬼话了!”

“我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一种深深的自卑感,更对社会人性有悲观的偏见。所以我讨厌被这个那个的围住框住,就想找个地方自己一个人呆着。你不用去判断假恶丑,没有什么主义,也没有世态炎凉。想起来可能是自己太贪心了,比起一些穷困潦倒为生计东奔西走的人,我们太幸福了。这些年在华尔街的血雨腥风中也习惯了全身充满杀气,是我做得不当了。”金陵犹豫了一下,说,“我常常想起米瑟斯(路德维希·冯·米瑟斯)说过,‘社会主义观念一度既崇高又简单……实际上我们可以说,它是人类精神最具雄心的产物……它如此壮丽,如此大胆,理所当然激起了最伟大的憧憬。’可是改革开放这些年,所有资本主义腐朽的东西都跳了出来,它虽不是主流,但毕竟存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是道德人心的复兴及风尚法制的完善。如果基础不稳,我真担心张得越高,最后摔得越重。我们辛辛苦苦地摸着石头过河,上岸时才发现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只是从一个较低的阶级跳跃到了另一个较高的阶层,其他的什么都不是。”

“你这话更是找骂!”齐浩丰紧锁眉头凝神思索了片刻,接着说,“往上跳,总比往下跌的强,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我也感觉大家都只朝钱使劲,这是只问目的不问手段的社会道德商业模式所决定的,有什么错?”

“不是一个错字可以作解释或下判断的。”

“在深刻的社会背景下,市场经济留下了副作用,人性的丑陋暴露无遗。有人不以违背社会诚信为耻,自认为有本事,不做点缺德事没法抬高自己。可我们自己知道不就行了吗?高收入、高消费也需要高付出、高投入,整日忙忙碌碌,身心疲惫,一点也不比普通人轻松。有时是想停下了好好过两天平静的日子,可是环境不让你停下来休息,有这么多员工生计都指着你,你说你能撒手不管吗?有时候我也想我是为了自己而活着,而不是为别人而活着。”

“是啊,这个社会凡是有一点上进心的,都在努力的活着。父母把我们生下来,我们自己拼命的活着,这就是生活吧!”金陵自嘲道,又喝了一口,接着说,“有时我会想到列宾那幅《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一群衣衫破烂不堪的纤夫忍受着精神和肉体的痛苦,在烈日下,荒漠上,迈着沉重地步伐向前进,那或惆怅或孤独或无助的眼神这当今社会不是到处可见吗?不知不觉好像我们每个人就像那拉船的纤夫,一起拉着国家和社会这两条航空母舰。哎!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悲剧。可每当我看到路上的老弱病残在伸手乞讨,每当金陵看到一个老人或者是老人背着孩子在垃圾堆里翻找着什么,我心里就不大好受。我有时就在怀疑我们改革开放快二十年了,反而多出了这么多悲剧。你说现在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有什么差别。一样以市场追逐利润为基础,如果说福利可能还没资本主义国家好,我们举着的‘共同富裕’的旗帜,是不是根本就是幻想。”

“中国有最庞大的人口基数,将来可能更多。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的。如果不是朝着‘共同富裕’方向,别说百分之几,就是千分之几万分之几的遗漏,就以十亿的人口基数而言,这就是大问题。”齐浩丰一口气喝干了杯里的酒,接着说,“可是,中国在社会的转型期,难道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吗?弱势群体应该是最先保护的群体。话说回头,如果连这个‘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的目标都没有,我想我们的前途会更暗淡。真想晚生几百年,看看那时的中国是如何‘共同富裕’的。可又想,难道那时就没有新的矛盾新的烦恼了吗?”

“是啊!要想方方面面都顾上,这本来就需要漫长的过程,我们不幸就处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但这至少也要比几十年前强吧。”金陵点了点头。

“现在国有企业改革才刚刚起步,问题就出现了不少,侵占国有资产的事件时有发生。我真是为改革的前景担忧。”

金陵说:“国企的改革应该是先从分配做起,否则日后会陷入做坏了挨骂,做好了也挨骂的困境。如今的国企那是真正的国企,与全民所有完全是两回事,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就像一家公司管好了收益算他一小部分人的,管差了损失全民买单。整个过程全民所有成为空话,没有一点分红,就算不发钱抵消一些税收而减轻个体经济负担也是好的。”

齐浩丰接话道:“所以,贫富差距仍就是不可避免的趋势。难怪有人仇富了?”

“这在西方叫马太效应,贫富固化。隔了个天堑,富的门槛越来越高,富人的人脉越来越紧密导致强势群体越强。那对于贫二代,公平正义越来越难。政府把本该配置给社会的资源,给了经济领域。于是,贫穷世袭辈辈传。有时连在教育起点上的公平都失衡,择业上更是在人脉资源上不公平。而没有背景的越苦,这对阶层的合理流动非常不利。总之,‘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一句话道尽了残酷的竞争是无所不在的,于是就有了贫富强弱的差距无处不在。”

齐浩丰给自己倒上一杯酒一口喝掉,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确,这点我深有感触,企业必须适应市场,而不是市场适应企业。商品社会下竞争是永恒的。但印象更深的这几年什么歪门邪道的市场手段没见过。”

一瓶酒下肚,他们都有了一丝醉意。

“有人说中国劳工成本低。错,中国劳工成本一点不低,是工资低,工人素质不如美国。美国等西方是低就业、高工资的发展模式。中国相反,高就业,低工资,低保障,所以中国人储蓄率很高。西方发达国家一个工人成熟度和效率高,美国一个产业工人,可以养活4,3个人,德国是养活6.8人,而韩国、日本是3.8个人。中国则是1.1个人。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可是经济结构的脆弱性一直让我忧心忡忡。你说我是不是杞人忧天啊?”

齐浩丰说:“这是观念、角度和立场的问题,别总是钻牛角尖。”

金陵说:“在美国待了这些年,尤其感到一种危机紧迫感。公民意识,法制精神,在中国社会还不成熟。比如知识产权为例,IT行业侵权案件,当中美企业之间作战,在美国,美国企业告中国企业,美国的政府、行业、团体,企业助阵,当地媒体助威,立即上升到知识产权的国家战略层面,观察中国政府有没有保护知识产权的决心。而中国则是刚从计划经济的身份里摘出来,深怕被扣上帽子,政企分开一刀切,不太敢直接插手,相关行业的机构也跟着混淆了与刑事案件的本质区别,表态模糊,说什么进入司法程序,不便评论。”

齐浩丰感慨道:“像美国资本这种高端手法和智慧型手段是挺阴险,这里面非常复杂,不可小觑,他们擅长利用法律上的时间滞后于产品失效,还会利用媒体炒作将普通的收购炒成国家安全问题等,排挤和阻止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而美国企业却可堂而行之冲击中国市场。一强一弱太明显,单打独斗尚且不及,更何况以寡敌众,一句话‘嫩了点’。中国企业要走出去,当企业碰到困难时,政府就应该有明确的态度支持或关注。自己的国家政府不支持自己的企业,到现在政府还没这个功能。你说我是不是也跟着你悲观起来了?看你带的!”

金陵倒满一杯,一饮而尽,自嘲道:“中国底子本来就很薄,这是历史也是现实。日本和韩国是知耻而后勇,学的很快。我们也过了那个政治热情高涨的年代,也该换换眼神了。呵,想了也白想。反观世界历史,优胜劣汰,无辜杀戮何其多,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一些跟不上步伐的弱者就这样被活活拖死,成为国家和社会进步牺牲品。众生多卑贱,非要无数血的教训和残酷才能唤醒愚昧和麻木,难怪佛家说众生皆苦?社会要拔高是需要找一些垫背的。”他端酒杯的手已经开始摇晃了,于是,他身体略微靠仰沙发,显露酒后醉醺醺之态,嘴里还说道:“我总在自己的圈里,像这样,从中国为什么落后,然后又是一轮的现象、制度、文化、政治、宗教和传统,然后回到中国需要时间,就像永远走不出去的圆,好像永远活不明白,好像又早就明白。”

“不能装下凡,难道还不能装下流吗?活得自由自在不就行了吗?”齐浩丰虽然酒量很好,但一瓶高度酒下肚,醉意也陡增。

“思想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现在西方动不动就拿文化大革命攻击中国,动不动就拿民主、自由、人权开方,好像自己的地盘多么神圣似的。他们不知道文化大革命就是中国最自由最民主的时候,群众想去哪就去哪,想攻击谁就攻击谁,带一顶帽子就把人给办了。美国连自己的种族歧视都没有彻底解决,他根本就没有资格扮演道德卫士。如今地球上每年的饥荒饿死了多少人。要是美国真的有能耐,把第三世界的经济给发展了,这样等他们的人民都吃饱了,自然会推动本国的政治改革。西方一些人总是把社会主义与苏联极权联系在一起,断定只要是社会主义制度就没有民主。他们不知道,法西斯就是主张建立资产阶级的极权统治,资本主义制度还不照样有这样相当典型的例子,危害可比苏联大多了。其实民主与社会制度根本没关系,那些高举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为民主的人,根本就是偷换概念的骗子。哪种制度优劣我们暂且不论,想想解放战争,人民政府没收了四大家族的资产占整个国家资产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如果不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难道把这些资产分给几个领袖和有功之臣吗?那还革什么命,只是江山换换手而已。还有西方自吹自擂什么资本主义制度先进,但他们很健忘。资本主义通过殖民统治从全世界掠夺了多少财富才完成的原始资本积累,没有这第一步,资本主义发展个鸟。如今丢给第三世界一个烂摊子,中国没有走对外扩张来完成第一步,还不允许我们团结起来。当时要想尽快地发展起来,只有实行公有制,用自力更生的办法,才能以少积多完成资本积累,发展生产力。依我看,越不发达的国家,越应该实行公有制用计划经济来先发展壮大自己,等到有了发展市场经济条件后再谈市场,否则没什么前途。你想,要是连饭都吃不饱,市场能交换什么,交换饥民吗?有时我在美国看到有些人高喊要民主,要人权,觉得他们好可怜和太狭隘。正如邓小平所说的讲人权之前要讲讲国权,讲讲多少人的人权。”醉意使金陵有些飘飘然竟滔滔不绝一口气说完了一大段话。

“你也是拥护共产党的吗?如今国家机器都掌握在他们手上,不拥护也得拥护,这是实话。反过来,军队是需要一个灵魂,否则就会一盘散沙。有谁又能接替他们?”对于经历过文革的齐浩丰来说,这几句话是发至肺腑的。

“谈不上拥护,但至少不反对。这是目前最符合中国整体利益的。有谁要是有能力团结全中国人把它推翻了,我也是一样的态度。同样是中国人,在共产党手里,小米加步枪。在国民党手里,飞机大炮和罐头。前者敢于与美国交战,后者居然遇到日本就知道后撤。这是值得深思的问题。国民党把中国人的傲骨和气节都削平了。我至少是挺佩服共产党的,在国家主权的原则面前,即便与两个超级大国对抗也在所不惜,要是国民党恐怕早就怕得尿裤子了。蒋介石的悲哀在于不知道一个依附于外国而不是依靠自己人民的政府是不可能被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人民所接受的,得民心者得天下,这个‘民心’是自己本国的‘民心’,恐怕蒋介石把它理解为‘美国人的心’,所以垮台只是时间的问题。西方鼓吹‘军队国家化’,首先动机就不纯。他们断章取意说军队被共产党利用,可不说共产党如何使用,使用的目的。共产党不光教育部队要听党指挥,同时也教育部队为人民,为祖国,这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唉,文化、意识形态、主义,正的说,反的说,就算不能自圆其说,也有人买账,也有人认同。”

“中国的现状就是如此。什么民主、人权都是所谓公知精英吸引眼球的噱头。中国共产党是世界最大的党之一,你怎么知道中国直选后共产党不会胜选?目前的中国还没有一个政党可以取而代之。”齐浩丰说。

“中国的公知还处在养家糊口的阶段,都酷爱纸上谈兵,天真地以为推倒一堵墙就能踏入西方文明。如果说中国还有公知的话,台湾的李敖算一个,独立而先进的思想是最重要的。改革开放这些年,我发现在中国这个社会,任何一个挑战体制的人都会获得与众不同的掌声。其实民主与自由会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法制的健全而得到改善,有些人之所以认为中国缺乏民主自由,这是因为中国的政治体制使百姓缺乏民主自由的主动权,主动权在中共手里,这是文革的十年浩劫客观造成并加重的思想负担。中国几千年来是官逼民反,当官僚腐败到顶多而失了民心时政权会被彻底推倒重来,再等到新生的官僚腐败到顶多再被推倒重来,循环不息。这与西方的现代政治体制不同,不像西方选民能够直接决定一个政权,政府有讨好民众的外在动力。”

“那这是平分秋色,各有特点。”此时,

“不错,竞争的民主与协商的民主都有各自的缺点。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政府的好坏凭借执政的素质,仁政是一种施舍。官员只对上级负责而对民众间接负责。官员只要讨好了上级一样可以升官。我们就以法律为例,中国的法律自古以来就是政府管理人民用的,而不是用来限制政府的。西方的法律则是人民与政府的契约,主要是用来防范强势一方的。美国宪法及修正案有143个‘不得’与‘应当’,所有这些‘不得’与‘应当’均指向国家、国家机构、国家法律、国家工作人员,即:国家不得或应当对民众如何如何;中国82年宪法36个‘不得、应当’,无一个指向国家,只0.33个指向国家机关。其余均指向地方、组织、团体、公民、个人”

“你这么说,我倒是明白不少。我有时对中国的社会主义政治也会疑惑,都糊涂了。你说中共一党独大吧,可它又组织各民主党派积极协商国家大事,改革开放后也废除了领导干部的终身制,实行换届,也不世袭。可你说它有多民主吗?又不像。虽然国家领导人是全国人大选举产生的,却是不同于西方的公民直选。用中共的话这叫民主集中原则。你能否再简略地概况一下中国政治的现状吗?”

金陵想了想,又喝了一口酒,说:“依我看,中国政治实际处于半民主半民本的状态。”

“民主和民本有区别吗?”

“当然,以民为本的民本思想在中国自古有之,民主虽然黄宗羲就有了“天下为主,君为客”的圣王思想,但在中国真正的现代民主可算是近代的舶来品。两者所维护的根本利益,人们在国家中的地位不同,还有问题性质不同……呵呵,今天我们也说起政治了,我们还是说回文化吧,尽管说文化一样有抬举自己的嫌疑。”

齐浩丰哈哈大笑一声,说:“文化与政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请,我洗耳恭听。你也说过,中国的政治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牺牲品,只是换了更光鲜开明的躯壳,骨架都快成了化石也没改变。”

“亚里斯多德在说过,为知识本身而探求的知识总比为应用而探求的知识更近于智慧。为求知而求知的人,自然选取最真实的也是最可知的知识。中国传统文化的症结除了一个‘靠’字的皇恩浩大文化外,就是一个‘表’字的礼仪形式文化,虽然孔子倡导的礼字有助于社会的稳定和运行,可过于注重事情的表面,做人做事只讲表面功夫而忽略了本质。这在引进吸收国外先进文化时,危害一下就显现出来。”金陵沉思了一会,接着意味深长地说,“这是一个渗透到民族骨子里几千年的价值判断体系,偏偏那可怜的自尊心又强,太可怕了。笛卡尔说过,必须先假定一切都是假的,包括自己的身体。这或许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缺乏理性科学求真精神的源头吧!”

齐浩丰静静地看着自己好友,仿佛听到他内心的嘶喊,心猛地抽搐了一下,再也笑不出来了。他想起纪弦《狼之独步》中的几句:我乃旷野里独来独往的一匹狼。不是先知,没有半个字的叹息。而恒以数声凄厉已极之长嗥摇撼彼空无一物之天地,使天地战栗如同发了疟疾。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