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韩运动与民主 ---- 作者:四川一杀猪的

    这是天涯高楼著名的刷屏专业户、自称“优质倒韩派”的“这里一个梦”(小名也叫白马的状元、风中的侯爷、花间的书生等)出的作文题目。要是在半年前俺看到这个标题,肯定会哑然失笑,对一个傻小子的质疑称得上什么运动?对一个骗子的揭露扯得上什么民主?但世事难料,随着对韩氏的不断剥皮剔骨,当越来越多的龉龌勾当大白于天下,当越来越多打着“民主”之号行着专横之实的小丑粉墨登台,俺还真的感觉将这次倒韩事件称之为一场“运动”毫不为过。虽然此题目可以有多种角度的立意和行文,但俺认为:如果俺比丫写得好,那就可以随便打击一下“优质梦少爷”的嚣张气焰;如果俺写得不如丫好,那也可以为天涯高楼增一篇倒韩文章;如果丫一不小心写出一篇明目张胆的挺韩文,那岂不随便揭开了一个卧底的面纱么。像这种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不亏本买卖,俺从来不会放过,何况,俺承认有时俺还是有着小商小贩的唯利是图。

    说到民主,好像古今中外曾经有过很多轰轰烈烈的运动都与之有关,俺最熟悉的应该是提倡科学与民主的“五四”运动,但那毕竟主题鲜明、目标明确,哪像这次原本与民主毫不沾边的倒韩运动,只因为是在无意间扯掉了许多“民主斗士”的外衣,露出了专横和暴戾的本性,揭下了那些假借民主大肆造假的遮羞布,从而才给这次倒韩运动染上了点“民主”的味道,好比大过年的放爆竹,一不小心炸出了一窝野兔一样,也可算一种意外收获。

    倒韩运动开始的原因和初衷,可以说迄今为止都没有一个统一的结论,但其中有一种可能倒不是完全没有根据,那就是《韩三篇》的横空出世,在吸引了众多人眼球的同时,也招来了一根并不致命的尖刺,只因为当时韩氏毫无心理准备,所以一被剌痛,立马像被挖了祖坟似的狂怒不息,由此引来了方舟子,从此韩氏也就注定开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俺猜想其实当韩氏推出《韩三篇》时,其心理绝对如同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窑姐,既想改行从良但又似乎赎身银两不够,既想嫁作人妇但又似乎没有合适儿郎,于是,先是羞答答的谈革命试探,再是藏藏掩掩的说民主表态,最后是赤裸裸的要自由赎身,这三步曲走得,总让俺不由想起一个“先说卖身理由,再谈交易条件,最后直接伸手要钱”的妓者形象。但不管采取什么方式,总之韩氏想华丽转身的意图此时已昭然若揭,让很多人冷不丁吓了一大跳,尤其当张嘴就要杀戮群众的嚣张,就连挺韩铁杆姚大嘴也吓得连嘴至今还未完全合扰。据说姚大嘴也因如此加快了向公知靠拢的步伐,为的是抢在韩氏杀戮群众之前逃离群众阵营,免遭无端杀戮。但俺们这些草根群众呢?俺再次阴暗地猜想,如果没有当时麦氏的一枪,方舟子的几炮,草根们的集结声讨,也许现在韩氏已经穿上“民主”的外衣,正在“革命”的炮声中“自由”地杀戮着如俺一样的群众。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麦氏的确算得上功不可没。

    但千算万算韩氏无论如何也没算到,自己刚制好龙袍,还没来得及试穿,就被自己曾鄙视的群众雪亮的眼光死死盯在了蒙丫山头三重门外,至今龟缩未出生死未卜。俺不知道“韩氏民主”的这种结局应该叫胎死腹中还是叫幼年夭折,反正俺突然觉得韩氏像极了一只小小小小鸟,还未栖上民主的枝头,就已经成为无数草根的目标,最终被扒得片羽不剩,狼狈奔逃。

    本以为打下了一只披着民主外衣的鸟已属意外收获,但没想到鸟窝里却隐藏着那么多飞禽走兽,本来正享受着栖上高枝俯视芸芸众生的快感、策划着结团抱伙营私舞弊的阴谋,如今眼见韩氏跌落,这些鸟们便纷纷倾巢而出,其中不乏大腕名流、公知名记,这些平时穿着华丽的“民主”外衣、喊着响亮的“民主”口号的东西,如今在慌乱之中,衣冠不整者有之、赤身裸体者有之、张牙舞爪者有之、污言秽语者有之,几天前还貌似百鸟朝凤,个个衣冠楚楚,如今却成群魔乱舞,人人凶相毕露,真弄不清楚它们究竟是自我鼓吹的“民主斗士”,还是民众唾弃的无耻暴徒。总之,当它们又开始满世界叫嚣“要民主、要自由、要革命”的时候,俺真的很迷茫,迷茫于真正的民主究竟是应该存在于公众心里,还是该蜷缩于肮脏的鸟窝?

    说了半天,这到底什么是民主,俺到现在还是没弄懂!

 

2012年7月9日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2个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别有什么用心呢,不这样是打不倒韩二的,这已经算是闹得最安静的了,你怕事可以先在家凉快养好体力关键时候再出来,反对这样做的不是内奸就是太善良。

访客的头像

倒韩人士应该联合起来到政府机关游行示威,要求整治骗子无赖、低俗媒体,如果觉得游行比较累,静坐也可以,倒韩先锋网应该担负起组织联络的工作!

时间可以选在10月1日前夕,因为那时比较凉快。

大家可以就近示威,北京的人士可以到中央机关示威,广州的人士可以到广州市政府,亭林的人士可以到亭林镇政府。

白天没事的就白天去,白天要上班的可以下班吃了晚饭后去。

这样大家既不热,也不累,而且效果肯定很好,望大家认真考虑以上方案。

这方法不错,目标明确、行为合法、影响较大、成本较低。

访客的头像

“真正的民主究竟是应该存在于公众心里,还是该蜷缩于肮脏的鸟窝?”写得好!问得好!支持博主!!!

访客的头像

看看这帮利益集团,张鸣 流氓燕 五岳散人 艾末末。。。都是些什么垃圾啊,和韩寒都混在一块,再次证明物以群分,这帮人渣。

访客的头像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都是读书人。
杀猪的妙文叙说的都是中国现实的基本常识。屠猪者知,读书人不知。真是愧对中国数千年的士精神。

访客的头像

“杀猪的”说的太太太好了!每篇必看,精彩,透彻,行文如流水,举手之间,猪头落地。哈哈哈,快哉!

访客的头像

杀猪的写的太好了。就像人每天要吃饭一样,每天都等着你的文章。这就是所谓的精神食粮吧。

Xiaotian Ming的头像

民主是商业文明的产物。西方人和中国人一样,早就意识到商业贸易中“无商不奸”,所不同的是中国人采取“重农抑商”的政策来限制商业的发展,而西方人则使用契约合同来约束这种奸诈行为。契约合同的精髓就是黑纸白字,谁也别赖账。和西方人做生意,最好别赌咒发誓:“我若自食其言,天打五雷轰。”西方人不吃这一套。西方人的高明之处在于他们不相信任何人,但却发明了一套保障社会诚信的机制。寒三篇鹦鹉学舌,说中国人不适合搞民主,但和很多公知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中共的现行体制,严格说来是农垦社会的产物,本来的作用是抑制商业活动(就如同老毛和金家胖子们所做的一样),却被硬生生地套用到市场经济模式中,结果是政府官员成为社会经济的终审法官,权钱交易主导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利益的驱使下,老实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欺诈者的行为得不到惩罚,社会道德沦丧,诚信尽失,在这种情况下奢谈民主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要想中国走向民主,首先应该推进中国的诚信机制建设,因为民主的基石就是诚信。其实,这一点并不用参考西方的教科书,从中国历史也可以得出类似的结论。凡是比较开明或曰民主的王朝,当朝帝王都比较讲究诚信。而凡是昏庸暴虐的帝王则往往指鹿为马,说话当放屁。我们可以就近以老毛为例。老毛的民主口号喊得少吗?然而,他老人家朝令夕改,出尔反尔,搞阳谋,引蛇出洞,今天拉这个反那个,明天拉那个反这个,最终不是走向了独裁?从这个角度看,方舟子和广大倒寒网友的求真就是要构建中国的诚信机制,是为中国未来的民主事业铺路搭桥,是中国社会新时期的第一波思想启蒙运动。而寒一寒二,挺寒公知,南方周末干的才真正是破坏民主,开历史倒车的勾当。

Xiaotian Ming

访客的头像

中国滴民主就是:苟富贵 无相忘! 民主就是:闯王来了不纳粮! 民主就是:戴3个表!民主就是:都去摸河蟹!民主就是:帮农民工的鲜血和汗水融入城市 中国人真滴笨到代代人都要喊思想启蒙吗 那些日弄人的话谁不知道是假滴啊 但是这样喊能得好处 这才是为啥那么多人日鬼的原因 在外国诚信能得好处 在中国日鬼能得好处 谁诚信啊 韩寒现在墙倒众人推 他搞那点钱在当年算啥啊 当年工业大跃进 村村必须办乡镇企业 我们那贫困县也是每村老百姓都集资办厂 投资几十万 结果亏损一百多万 十年前就倒闭的连一个厂都没了 每个老百姓再负债几百元 钱都被脑子灵的人整走了 经历了这些事的人 再看韩寒 就觉得毛毛雨啊 就算韩寒今天被枪毙了 社会还是这样 不要给倒韩立标杆 也不要给方舟子立牌坊 正常的话 天朝历史上他们都是小丑罢了

Xiaotian Ming的头像

老实说,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如果你什么都看穿了,看淡了,还上这个是非论坛来干什么?我们也没必要说中共贪污浪费了多少钱,寒二就应该理直气壮地做骗子。中共是中共,我们现在没能力,没办法追究他们的错误或者干脆说罪行,不等于说我们没必要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打寒二。

至于对方舟子的评价,人各一词,不必强求。我的看法和你不同,方舟子现在所做的事,是那些民主口号喊得震天价响的人不屑于做的,或做不到的。那些自诩追求民主的人,要么如余杰被赶走,要么如寒二只能打点擦边球。而方舟子却是在实实在在地做事。也许我了解得不多,但据我所知,在中国科技界,方舟子的存在明显制约了海归吹大牛,学历造假,学术水平造假的势头(当然,国内学术成果造假则几乎没有受到影响)。他之所以没有被和谐,根本不是寒粉所说中共支持方。实际上,方对中共政权的危害性远远超过寒二。方之所以得以生存下来,是因为他主要打学术领域的假,这是中共统治最为薄弱的一环。笔者当年在北大就感觉到,高校党的工作几乎等于零。我们不知道谁是校党委书记,但却知道谁是校长。至于系里就更不用说了,基本是那个教授有钱那个就牛逼。所以方打的大多数假没有涉及到中共有实权的高官,这才是他得以生存的真正原因。但这却不等于说方舟子做得不对。古人说,勿以善小而不为。方的所做所为正是为中国社会的诚信而努力,是明明白白地挖中共的墙角。更何况,在今天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方能做到洁身自好,淡薄名利(别学罗现眼拿五十多万的所谓安保基金说事),我们不给这样的人树牌坊又该去称颂谁呢?

Xiaotian Ming

访客的头像

把挺喊公知們的醜惡嘴臉寫得入木三分。我知道殺豬人是跟那個自稱優質倒韓派打擂台作文的,殺豬人完胜。那個優質派寫了一堆空話,把古人的話抄了一遍,卻蒼白無力,文字平庸。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