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知、公痴与公矢 ---- 作者:李吉诃德

因为切身的原因,我反对“毛左”之类长期有效,不论他们身在何处,变幻如何。除非他们弃恶从善,立地成人。之前我也曾相信“公知”,以为他们真的是想,也真的能够改造中国,但经过了最近一些事情,我知道他们不必急于改造中国——他们先需改造自己。

客观的因素,“这个国家”如何如何不必说了,这就是现实。如果我们身处天堂,还要公知做甚?我也并非“否定一切”,表示我“比他们都高明”。我只是说了些自己的观点,“公知”们应该学听不同的声音,否则还叫什么“公知”?

我对“公知”观念的改变与韩寒以及挺韩的“公知”、约架以及下手的“公知”有关。但这也只是个别节点,通过这些年对所谓“公知”的观察,我以为中国的“公知”只是解决了一个“知”的问题,离“公”还差得很远,“就像霓虹灯和月亮的距离”。

中国的确匮乏公知,或者他们比公知更多一点,称为“公痴”,或者更少一点,称为“公矢”——就是要做一个“臭公知”,韩寒说对了。

即使现在,韩寒依旧还在撒谎——当然他已骑虎难下,只好努着力将自己扮成“训虎员”。《三重门》抄稿既已印出,便成了一个永远不能跨越的陷坑。十六七岁,一年时间,人在课堂,即便不听课,却也不能将老师做“静音”处理。就在这样的环境里“构思创作”出一部20几万字、且“一次成型”、纸面干净条理、只有错别字的修改、其中还包括各种掉书袋……的小说。我只好想到其实代笔的并非韩仁均,而是上帝,是上帝把着韩寒的手在那里“创作”。这样理解也就通了,“天才”就是能人所不能。我们看到,为了维持这份虚幻,使一句“父亲曾在写作上给我很大帮助”这样的人话变得何其难哉!

韩寒最近接受《北京青年》专访,BQ也开始挑战人们的IQ。什么叫“韩寒不是只有1米63”?这是什么古怪的表述?“不是只有1米63”究竟多高?是1米64还是1米73?方舟子的推断是1米64,韩寒的自述是1米73,BQ却说“不是只有1米63”,这正是中国的奇境。我想测量韩寒的身高有多难,实现中国的民主自由就有多难。

这不是笑话,而是中国独特的现实。我赌世上没有任何“公尺”可以测量“公知”,设定十三年之内——从韩寒被质疑身高时起——,他的身高将成为众多“韩谜”中的头号不解之谜。也不必拿什么两千万,什么女儿下注,我既没有那样雄厚的“实力”,而且那样也未免太过“公痴”。十三年限内韩寒身高确定之日,我将自动前往朝阳公园,甘做各地“公知”的沙袋。医药费我自己承担,但路费你得给我报销。约好?

小说是韩寒各种成就的前提,身高则是他所以成人——而非“冠军精子”——的基础。两样皆谜,韩寒身上究竟多少虚实真伪?

由“公知”到“公痴”,韩寒依旧相信人们对他的质疑是“挑错别字”的简单阴暗。中国人常盲目,但也未到“公知”们想象得那样劣质。人们的质疑其实就是对现有“公知”的质疑,当他们吆五喝六,声明要人们引向美好的民主自由时,人们发现他们的鞋子不太正常,进而发现他们的走法不太正常,后来发现他们的道路也不太正常——原以为是向着朝阳而去,结果却是向着朝阳公园去了。

近日接连写了几篇文字,叫“公知粉儿”们十分不爽。不爽正常,一是他们的爽点太低,二是我偏不会取悦。群殴一个“五毛”就让他们爽翻了,若是日后打个“一块”他们就要写进《中国皿煮史》,而且标红。

我说民主的标志“不是约架,而是约法”,有人就骂“这个国家的法律每天都在被人强奸,哪有法可约?约你妹啊。”如果我没想错,他的意思就是不要约法,而要以强奸对待强奸。他们强奸“国家的法律”,“公知”就去强奸他们的家仆。偏巧这个家仆又是“法学教授”,这便更加有趣,仿佛有人打劫银行,大家就去打劫储户;有人绑架店主,大家就去绑架门童,还喊:他们是一伙儿的!

有人送我“装逼高手”,又有人送我“余则成”的雅号。说我“是打入自由派阵营的余则成,危害比吴法天之流还大”。其实两样都“过奖”了,我不过一个过路人、旁观者,看到一些就说出来,哪与什么“阵营”相关。倘若我这样的微言,或者不失为真话的一点意见都能造成“危害”,甚至“比……还大”,那么这个“派”也实在有些不堪了。

有人似乎很了解我,称我为“生活在北京屁股上的一个小城市的李某人”,说我“内心自卑而虚妄”,“对大城市的文明以及文化人,有一种天生的嫉妒”,还说我“时常捏着鲁迅的嗓子阴阳怪气地叫唤”,“鲁迅的鼠肚鸡肠、嫉贤妒能、变态愚昧,李某人一点不少”云云。

辱骂我而高明,那是我的运气,但辱骂鲁迅怕是一辈子都与高明无缘。中国人不知鲁迅,所以就把“公知”当菜,自己“粉”着。不知鲁迅的悲悯,所以说他“鼠肚鸡肠”,不知鲁迅的治学,所以说他“嫉贤妒能”,不知鲁迅的坚卓,所以说他“变态愚昧”。这样的“慧眼”简直就是钛合金的狗眼,也由此一举超过了韩寒——他只说不喜欢鲁迅,是因为“他太计较”。我终于知道了世事多变,从当初“文坛算屁,不准装逼”的意气风发,睚眦必报,到现在的“宽容”与“不计较”,“公知”的境界正是随着时间的演进而变化。

我比较重视的是一位朋友的留言。我做了中肯的评价,他也回了我,使我感到了对话的珍贵——这在“公痴”或“公矢”那里是得不到的。但他一说“我生活在大洋彼岸……”,我就知道我们的对话大概会有点问题。一个自由行走的人与一个放风者大不相同,其中最大的不同在于自由人的思想与表达也是自由的,而在另一边,往往就会加入各种后缀,各种考量。比如“站队”、真话、谎言还是沉默等等。也许我真该像其他“公知”那样保持沉默,或者按“公知粉儿”的“指点”,“你完全可以不说”。我也应该变得“大气”一点,不再“和丑陋的人玩儿”,而是写写儿歌,弄弄书法,赶赶热闹,看看哪条“屁股街”上有“包子西施”,哪个礼堂有包子开会,哪个公园门前有包子打架,或者琢磨琢磨“轩”,研究研究“晷”,何可不为?

这位“异域朋友”说“不能仅仅凭着一篇博文就将人全盘否定”,我赞成他的观点。同样,遵循着这样一种精神,我当然也不会因为一场约架的闹剧便将“公知”彻底否认——他们中确有人是出于公正与义愤,因为“中国社会对民主与公知打压得太厉害,而某些5毛也太无耻太猖獗”的缘故,但我们的话题其实是在接下来的地方。

我不太赞成他的举例。美国民间的枪械再多,也不会有人拉杆子起义去“打政府”,因为美国政府不必为民众的武力推翻,每人举一只空手就能做到。美国所以不会出现暴力革命,是由她的法律与体制所决定的。确保联邦完整统一的终极目的,使得她规避了任何人任何形式的武装暴乱;而另一方面,她又以制度最大限度扩展民主,限制统治者的权力。这样的法律制衡与民主传统使得美国成为一个榜样,不论你是否承认。

中国不同,独裁体制自然与民主自由无关,但翻转过来也是一样——比如我们以武力实现民主。中国历史的每次更迭都起于战乱,但从未实现民主。孙中山最为接近,却又为天意命运所制,余下的皆不过是以“民主自由”为幌的独裁。

美国人既有民主自由传统,也有法律规则意识,所以美国人持枪更多是有象征意义,自卫者多,行凶者少。中国人绝不能持枪,这与民主无关,而与民族有关。中国人持枪,人人自危,这次是约架,下次或许就是爆头。

“异域”的朋友理解,我内心确是对甘地、曼德拉有着至高的崇拜。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曼德拉的由暴力转向调解协商,无一不与他们所追求及代表的真理一致。我相信民主不能靠约架及暴力实现,民主是道义与道理的力量,而非人多势大。由此,我倒以为恰是印度与南非的状况更接近中国,而西方文明倒显得较为隔膜了。

固然民主不是“圣人运动”,我也从未苛求所谓“公知”成为道德楷模——那情形也如人手一枪,人人自危。每个人的错误累加起来大约都会“罄竹难书”,只是关键处不要“代笔”。比如盲人带路,骗子指引,傻子决策,流氓先锋。民主不需要这些。还说这次约架,“公知”与“公知粉儿”们满嘴“傻逼”、“打丫的”,倒是“五毛”一路讲理,施展着各种“阴谋”与“苦肉计”,最终以倒地的方式获得了胜利。

我退一步,即使是因为义愤而约架,也至少该体现出“民主”的基本公平,比如一个“公知”VS一个“五毛”,一个“鸡婆”VS一个“阉人”。怎好一群“鸡公”“鸡婆”一哄而上去殴一个“阉人”,然后又一哄而散,只留一个“鸡婆”被警察关进“笼子”?

倒是有个“公知粉儿”说出了他的“高论”——“‘鸡婆’是道德污辱,‘阉人’是政治污辱。女记者做过妓女吗?副教授做了太监的事没有?妓女,网上不能核实,需后者提供证据,无证据就是人身污辱。太监,网上有副教授自己提供的证据‘吃体制却反体制的白眼狼’,一言道破,他就是一条看门狗——谁直接豢养他就为谁说话,不论是非曲直。恰恰‘阉人’正好具备此特点,说他是‘阉人’、‘太监’不是污辱是比喻。是再恰当不过的比喻。”

我看懂了,就是骂“阉人”可以,因为“有话为证”,所以是“比喻”;骂“鸡婆”不可以,因为“无法证明”,所以是“犯罪”——我想,他才是“打入自由派阵营的余则成。”

来源:http://lijihede1794.blogchina.com/1295491.html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2个评价)

评论

我赞同作者的看法。五毛当然不可信任,公知也是假货居多

cliusn的头像

我赞同作者的看法。五毛当然不可信任,公知也是假货居多。如果公知还是一个褒义词,那么彭晓芸女士算一个,其他那些南方系公知多数都令人失望至极。他们推出韩寒作为传声筒,宣传价值观,但所作所为都是那么低劣,依靠他们怎么可能促进社会进步。推动社会进步还是要靠我们每一个人自身,要首先从教书育人着手,让年轻人都经过思想启蒙教育。当今世界,发达国家正在兴起一场以科学为背景的新启蒙运动,这场运动中具有科学素养的无神论者在西方民主社会越来越多,而不是南方系某些公知鼓吹的宗教信仰救国。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倒韩,有很简单的方法。

简单倒韩的头像

倒韩,有很简单的方法。

韩寒行骗,最大的受害者是谁?是他的读者。根据很多人的估算,受骗者多达一亿多人。

这一亿多人,哪怕经过倒韩者的发动,只要有万分之一的人,肯站出来向韩寒提起民事诉讼,是个什么概念?10000多个原告,一个孤零零的被告,那将是建国以来最轰动的群体性民事诉讼。

我们先算一笔经济账吧,诉讼的胜负不论,韩寒只要简单应诉,就足以让他破产!

再算一笔政治账吧,10000多个原告的诉讼案件,哪个法院敢袒护骗子?

诉讼的结果,其实,在10000多人起诉韩寒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倒韩者必胜!

骗子会被绳之以法,多年以前,参与和主谋造假的团伙也会被连根拔起。

所以,每个倒韩者,都应该去做这项工作,从身边做起,从各自拥有的传播资源做起,发动你认识的韩寒的读者,起诉行骗者。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