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球是给国人“长脸”了吗 作者:唐吉珂德

有一年亚洲足球老虎杯上,出现了非常匪夷所思的一幕:许多泰国球员公然围在印尼队的门前,帮助对方防守。而印尼球员也当着上万球迷的面,千方百计地将球踢进自家大门,并为之欢呼雀跃。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明目张胆的假球闹剧吗?

有的,老虎杯也只是亚洲的一个小型赛事。而在世界瞩目的伦敦奥运羽毛球赛场上,当着全世界观众的面,居然也出演了这样一幕非常丑陋的“让球”大戏,而其主角,却变成了中国队:中国队的于洋、王晓理为避免与另一组中国队选手在出线后碰面,“主动”让球;谁想对手也是如此,于是便开始了互相“比输”的精彩表演。终于在全场观众的嘘声中,她们统统被取消了比赛资格。

这个结果其实还不算是意外,毕竟,既然有违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被处罚也没什么冤枉的。因有违体育道德被取消资格也很正常。但非常意外的是,或者说也并不意外的是,很多国内观众却发表意见认为,于洋王晓理不但没有“丢脸”,反而是给国人“长脸”的。他们的观点是:让球不过是一种“策略”:按体育精神去拼“自己人”?那不是“脑子有病吗”?她们又没有违反规则,这属于“中国人的智慧”。潜台词就是,看我们中国人聪明吧?你们老外应该向我们学习才对。她们被罚,是你们老外太愚蠢,看不懂中国式的“聪明”。这些人里,一个字也没有提到“体育道德”,而奥运宪章,更是没有人理睬。

这种中国式的聪明,的确属于中国“人”的智慧。之所以在“人”字上加引号,是因为,这种“智慧”,只属于中华民族的某个人,或某个群体,而不是属于“中华民族”全体的,因而更确切的说法是“中国式的小聪明”。

这种中国式的小聪明,国人是最熟悉的了。听说去国外的留学生里,这种小聪明多的是。当我们听说,在国外,利用某某某公司制度上的“漏洞”,不顾道德自律而大占便宜的,那一定是中国人。

有一个报道说:“西班牙移动电话公司规定,凡是签订租赁电话线路的客户,电话公司就赠送一部手机。这种优惠政策被一些中国留学生钻了空子。这些学生在学业结束准备回国前,和多家移动电话公司签订租赁线路合同,选择最贵的月租价格,以获取最新型号的手机。拿到手机后,这些留学生立刻注销银行账号打包回国。西班牙电话公司不但得不到一分钱的月租费,还损失了价值数百欧元的手机。”

对老外这样,对自己人应该好些了吧?并不是的。国人都知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厉害。这方面的例子,我就不举了。

这些作法,通通都是利用了“政策”或“规则”的漏洞。可是却使国家蒙羞,使社会受害,而得利的只是个人。

或许有人会说,你说那些有什么用,象羽毛球,只有最后得到冠军才是好样儿的,其它的我们不管。的确,冠军才是硬道理,发展才是硬道理,成功才是硬道理,其它的社会诚信之类的,都可以当屁放了。

这样的理论指导之下,韩寒可以理直气壮地对社会大喊:我们父子代笔又怎么了?父亲给儿子代笔,这不过是一种“策略”,是为了最后的成功。你们没做,是因为你们太笨,不懂“韩仁钧叔叔”的智慧。

这样的理论指导之下,国人根本没资格去谴责什么腐败现象,什么有毒食品,什么环境污染,反正“成功才是硬道理”,诚信算什么?道德算什么?奥运宪章算什么?宪法在俺们这都不好使,你的明白?鉴于这种中国式的小聪明根本没有体育道德的考量,因而其正确的名称应该是“缺德的中国式的小聪明”。

中国为什么总是“一个人龙,一堆人龙”,这种缺德的中国式的小聪明就是本质原因了。中国人的小聪明,都只是针对个人得利的。只要中国人聚在一起,便会互相耍小聪明,使小手段,背后使黑,侧面使绊,使别人受损而个人得利。而这种小聪明,对整个国家和民族来说,却是极度的愚蠢和灾难。

于是“脑子没有病”的中国这么多聪明人聚在一块,便造就了中国的百年积弱和当代乱象”。

鲁迅先生曾写文章说,当年雷峰塔的倒掉,不过是因为乡下人迷信,以为雷峰塔的砖有神力,所以大家都搬,最后属于大家的塔倒了。而在奥运赛场上,某位队员的一个小小的“策略”,看上去暂时得利,但却正象那些乡下人一样,不过是拿了一块雷峰塔的砖,又挖了中国诚信建设的一块墙角,长此以往,雷峰塔倒了,而中国诚信建设这座大厦,也会轰然倒下。历史的宿命,决定了现实的结局。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你是否可以让奥委会定个规则,以后如果决赛的结果比预赛结果好,就以预赛成绩为最终成绩?
跳水将预赛成绩带人决赛,在这种单项比赛中这种比赛无可厚非,只是对不起观众。
奥运的精神与斗智、斗勇不矛盾。
一味的人云亦云,并不显得你的高尚。
比赛规则就是奥运的法律,这种比赛合法不合情,究竟情与法谁大?这个责任该让制定法则的人承担。

访客的头像

嗯,于是“打假球”并不与“公平竞争”的奥运精神不违背;那韩寒做假也与公平竞争的公共道德不违背了?对不起观众?不只是这样,对不起的是公平竞争的奥运精神和体育道德,对不起的是全世界公认的公德标准。这种默契球 很可以并不违背羽毛球规则,但违背了公平竞争的奥运宪章。当然,中国人都不讲究什么宪章之类的,国人心目中,只有“利益”,哪有什么“原则”

唐吉珂德

访客的头像

尽-管-这-次-韩-国-和-印-尼-也-打-假-球-了,但-我-们-不-能-因-此-而-觉-得-自-己-可-以-原-谅,别-人-可-以-打-假-球,我-们-不-能-打,我-们-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这-8-个-字-虽-然-很-多-四-海-蛮-夷-无-法-做-到,但-我-们-要-做-到,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虽-然-唐-吉-珂-德-的-这-篇-文-章-有-点-偏-执,也-和-倒-韩-关-系-不-大,但-仍-值-得-我-们-一-读。

访客的头像

你没抓住问题的关键。简言之,两者的不同在于中国羽球是以有当无,韩寒做假是以无当有。中国羽球是有能力的,只是策略的选择,是小过。而韩寒是没能力的,只是靠作假来树立假偶像。两者不可同日而语。试举一例来说明。胡适初到北大,冒称“胡博士”。可他后来领导新文化运动,提倡白话文,对中国文化发展产生巨大影响。所以其冒称“博士”就是雅事。如果胡博士没有能力和之后的作为,他不过一个大骗子而已,比傅瑾能好多少呢?打韩寒,关键就在于这是个真正的废物,完全靠包装。有点儿能力的话,情况就不同了。
再说中国羽球的作法,是人之常情。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以过高的标准要求人,是将“义”与“利”相对立。这就是为什么孔子大骂子贡赎奴的原因。
另外,最烦你什么中国式聪明的说法。看你这么评论,我就想起柏杨那个小丑道貌岸然的说民族劣根性的样子。其实,哪有什么民族独创性啊,没有法律制约,大部分民族都一个样。智商偏低的民族除外。

访客的头像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简言之,韩寒的问题,不是骗,而是他能力不足;如果他象胡适一样有能力,就变成“雅事”了。

首先,韩寒与李永波的做法,都属于“欺骗”。这里没有涉及别的问题,只是真与假的问题。胡适再有能力,按你的说法,不是博士而称博士,也是做假,这有什么问题吗?

李永波的做法,你认为是“人之常情”,这是错的。这属于“中国人的常情”。正如你所说,如果没有法律约束,各国人其实都差不多。但关键正在于,有了法律约束之后,中国人就跟别人不一样了。这正是柏杨们所指出的“劣根性”。

先是作假,被揭后百般为做假辩护。这与南周和公知们为韩寒做的事,并无不同。有些人打韩寒,并非是打他的欺骗,而不过是嘲笑他的假,做得太不高明而已。

访客的头像

很遗憾你明白了我的意思却并不认同。有人认为世界非黑既白,也有人认为世界丰富多彩,至少在黑白之间有灰色。所以我认为胡博士的假永远不会等同于韩寒的假。
我很讨厌你所说的劣根性问题。事实也会打你的嘴,比如英国自行车运动员刚刚发生的行为。如果以劣根性来说,以你的逻辑,只能说明英国人更劣根。
另外,我不喜欢为辩论而辩论。你对两个问题的回避使我感觉你有这样的倾向。那么讨论就到这里结束吧。

访客的头像

做假就是做假,并不能因为胡博士的成就,他的假就变成了真的了。假只有程度上的不同,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事实打的是你的嘴。再次重申,不追究自己身上的“劣根性”,却一味去跟别人比,谁更有“劣根性”,这正是典型的阿Q精神。

英国人的行为,在国际上被耻笑,这说明了什么?请你思考。而要说到谁更有劣根性,呵呵,大家心知肚明。

不过跟你说这些是没有用的。你永远没法唤醒装睡的人。

访客的头像

你的回复有些少年人的冲动。我重申一次,我不想为辩而辩。孔子说四十不惑,有其道理。许多东西需要岁月的积淀。
对于像民族劣根性之类的话题,我还是奉劝说一句,不要人云亦云。另外,别把海瑞之类的当楷模。有缺点的人才永远比道德完美的庸才更能造福社会。
这个话题已经很透了,真的结束吧。

访客的头像

尽管这次韩国和印尼也打假球了,但我们不能因此而觉得自己可以原谅,别人可以打假球,我们不能打,我们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这8个字虽然很多四海蛮夷无法做到,但我们要做到,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虽然唐吉珂德的这篇文章有点偏执,也和倒韩关系不大,但仍值得我们一读。

访客的头像

让韩2参加奥运会会囊括1米到马拉松(+++)男子超短跑、短跑、中长跑、长跑、超长跑所有项目金牌!以一敌万,岂不快哉!

访客的头像

我觉得吧,首先不能提倡为打假球欢呼,毕竟这是种不诚信不道德的行为。
其次,我认为不能对运动员过于口诛笔伐,竞技体育有其残酷性,谁都想走得更远去拿更好的成绩。四年的汗水流得辛苦,运动员不容易。
第三,与其对运动员口诛笔伐,不如对规则制定者口诛笔伐,打假球的不只是我们国家的运动员,好几个国家的运动员都这么干,本身说明了规则出现了大问题,并不单单是我们的运动员的道德显得不高尚。
第四,作者最好不要太过张扬体育的问题混在了倒韩文章里,两者性质还是有所不同的。

唐吉珂德的头像

补充一下,“规则”有问题,就是自己可以违反体育道德的借口吗?我觉得这正是我国现实社会出现这么多假丑恶的思想根源。反正现在大家都做假,收回扣之类的也不违法,于是自己也这么干了,然后个人得利,而社会的诚信却丢失了。这不正是现实的真实写照吗

访客的头像

恶法也是法,应该从规则角度说明事情,也就是按照规则办事.韩骗子成名参赛不符合规则的!!!

访客的头像

让于洋、王晓理输这场球,是对他们最大的不公平。他们打谁都能赢,实际上是要保另一对中国选手拿银牌。什么战略、国家利益,就是实现李永波利益的最大化。

访客的头像

上面有人认为此文与倒韩“关系不大”,这是错误的。其实在这其中体现的“成功就是硬道理”的价值观,正是产生韩寒现象的根源。我们倒韩是倒什么?只是倒韩寒这一个骗子吗?不是的,我们要倒的,正是这种不顾公正,只要成功的价值观念

唐吉珂德

李中山的头像

不认同作者观点,两者情况是不一样,我对目前有些人迎合西方摇头摆尾觉得无奈。
第一要明确他们是否不想夺冠,想夺冠就整个赛事而言不存在消极说。
第二要明确她们输球对她们本身是否有不和规则,当事人是否有额外的不当得利。
第三真如你说的体育精神,体育道德,其他项目为什么不一视同仁。
第四个人认为到韩事件让你陷入了思想误区。某些体育赛事的项目,有些优秀的选手为什么能够直接拿到入场券,是因为大家都认同他的实力,无须一步一步竞争上位。就羽毛球这个事情和韩寒事件是有本质区别的。不知道您有考虑否?

唐吉珂德的头像

李兄,你的观点逻辑性有问题:

首先,想不想夺冠与该场比赛有没有消极比赛,二者之间没什么直接的关系。

第二,你想说的还是“规则”问题。她们违反了奥运宪章的“公平比赛”的要求,这是符合规则吗?正如我上面第一段讲的,老虎杯上,印尼队的表现,也并没有违反“规则”,并没有规定不可以往自家球门踢,但它符合体育道德的要求吗?

第三,当事人有没有不当得利,与她们有没有消极比赛,也没什么关系。

第四,任何体育项目都应该按照体育道德的要求公平、公正地进行,没有什么例外,不明白你指的是什么。

最后,优秀选手能否拿到直接比赛的机会,与她们是不是消极比赛,也没有什么关系。比赛当中做假,与韩寒新概念作文比赛作假是一样的,并没有“本质区别”,您认为呢?

李中山的头像

首先要申明下,我不是支持他们那么做,别被我把话题扯远了。
我只是觉得运动员在这个事情上是有些无奈的,不应该由运动员来完全承担这个结果。觉得讨伐的重点不应该在运动员本身。这也是觉得和韩寒事情在本质上有区别而已。实际上我们说韩寒也不仅仅是批韩寒吧。
人与人之间意见有分歧很正常,我也不是完全反对你的看法,只是看到后想发出自己的声音。

访客的头像

谢谢李兄的坦率。我说明一下,我的文章,并没有批评这两位运动员本人,我批评的是针对这种打假球的现象,那些“背后的声音”。运动员也只是执行教练员的意图,她们虽有责任,但不应该是主要的责任。

非常感谢李兄“不仅仅是批韩寒”的意见。但在“作假”这一点上来说,与韩寒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

访客的头像

李兄,你的意思我很明白。“打假球”只是一种记得冠军的“策略”,牺牲这个“局部”是为了“整体”的好成绩。这个意见也是非常有代表性的。

我们在打韩寒,就用韩寒作比。在南方系看来,捧韩寒这个偶像,也不过是一种“策略”罢了,南方系也反对造假,但为了最后“普世价值”,牺牲点社会诚信这种“局部利益”也是非常正当的。甚至为了“民主大业”,抹黑方舟子也是非常正当的。

我不再多说,您看呢?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