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二“天才”的奥运会 ---- 《时代诌刊》

(相声)二“天才”的奥运会

—《时代诌刊》

甲:最近老没看见您,您出差啦?

乙:没有啊!我每天宅在家里。

甲:那怎么没见您上微博呀?

乙:我呀,在家里看奥运会呢。

甲:这么说您也是个体育迷。那您知道这届奥运会上最吸引人关注的项目是什么吗?

乙:那就多了,田径,游泳,体操,篮球……可以说每个项目呀,都有一大批爱好者。

甲:那您知道最受人关注的明星是谁吗?

乙:那可多了去了,你像博尔特呀,菲尔普斯呀,还有美国梦十队,个个都是明星!

甲:谁是最大的那颗星?

乙:这我可没法比较。那您给说说谁是最大的明星?

甲:让我来告诉您吧,最大的明星就是:二“天才”!

乙:这是谁呀?

甲:你连二“天才”都不知,你该当何罪?

乙:我知道他是谁呀!

甲: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类从远古走来,一片混沌漆黑。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长夜漫漫……直到三十年前的某一天,一声霹雳从天而降,上帝给我们送了二“天才”,人类才得以初见天日!

乙:跳大神呢你这是?

甲:你背叛了神,背叛了真理,也背叛了自己,魔鬼遮住了你的良知。

乙:这又改布道了?

甲:他是这个时代思想的老大,他具有一人决定天朝未来的能力,他的冷静与尖锐,就像奥巴马当选时的理想与热忱那么耀眼,他没出过错,他天生就离真理很近,诺贝尔那啥啥奖应该颁给他;他,就是二“天才”,未来的他的国总统!

乙:哪国?

甲:他的国。

乙:没听说过!哪儿有这么个国啊?

甲:就算有吧。

乙:我倒是听说过“天才”,可没听说过二“天才”,什么叫二“天才”啊?

甲:那是未来总统有着谦虚过人的胸怀,明明自己就是文学史,可他却说:“这个世界上写文章,我就是第二了”,大家对他独享这个二的身份没有异议,都尊称其为二“天才”。

乙:原来是这么个“二”法。那他不去写那些文学屎的二文章,怎么又跑到奥运会来了?

甲:二“天才”在文坛己经无敌手,只好上体育界来孤独求败了。

乙:那能行吗?

甲:体坛算个屁,谁都别装逼!

乙:啊?有多大能耐就这么出言不逊?再说那奥运会能是你说参加就参加的吗?

甲:有招啊。

乙:有什么招?

甲:这不有本著名的杂志搞了一个投票嘛,评选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十大运动员,他的国人人参与,鸡鸭鹅狗猫全都发动起来了,打一场刷票的人民战争,帮助二“天才”击败众多好手,赫然上榜!

乙:这是哪本倒霉杂志搞的投票啊?

甲:就是那个什么《时代诌刊》。

乙:这破杂志真不咋样!

甲:太差啦!

乙:后来呢?

甲:评选结果一出,惊动了国际奥委会,这么有影响力的人,不让他参加奥运会,那也是奥运会的损失呀1

乙:那就参加吧。

甲:于是,国际奥委会正式批准了他的国总统二“天才”参赛,还特别为他和前面提到的众多超级明星安排了一场赛事。

乙:都不是一个项目的,怎么赛呀?

甲:二“天才”说啦,我跟谁赛他的主项都可以,但是对其他选手不公平,这样吧,挑出一个项目,是所有参赛人的非主项,咱就赛这个。

乙:什么项目?

甲:最后定了跑800米。

乙:干吗非定800米呀?

甲:这个是二“天才”的最强项。

乙:好嘛。

甲:消息一出,这场比赛的门票顿时就被抢购一空,成为伦敦奥运会上座率最高的赛事。

乙:想不火都难。

甲:到了比赛日,运动场彩旗飘扬,人头攒动。观众们早早地就坐满了整个看台。运动员都在积极热身,广播里逐一介绍参加本场比赛的选手。

乙:全是大明星。

甲:第一道,是来自牙买加的著名短跑运动员、百米飞人博尔特,身高1米96,体重74公斤,100米最好成绩9秒58。

乙:当今世界纪录。

甲:第二道,是来自美国的著名游泳远动员、飞鱼菲尔普斯,身高1米93,体重79公斤,多项世界纪录保持者。

乙:北京奥运会上一人独揽八金。

甲:第三道,是来自美国梦十队的篮球明星、小飞侠科比,身高1米98,体重93公斤,五届NBA总冠军得主。

乙:也是奥运会男篮卫冕冠军的主力。

甲:第四道,是来自他的国的著名全能运动员、他的国未来总统二“天才”。

乙:哇,掌声好热烈呀!他的国拉拉队好多人呀!

甲:二“天才”总统身高一米七多一点,一米七二、一米七三的样子,不到一米七四,铁打的一米七二,早上还要高一点晚上更矮一点。体重是……

乙:等会儿!身高是多少?

甲:一米七多一点一米七二、一米七三的样子,不到一米七四,铁打的一米七二,早上还要高一点晚上更矮一点……

乙: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我这是照着报名资料念的嘛!

乙:我问你,什么叫早上高一点、晚上矮一点?

甲:这个……这个……大概是测量时受光线的影响吧。

乙:敢情这是对着影子量的啊?那要是赶上阴天,人还缩没了呢!

甲:观众那儿听了也好笑啊,这个说:“这要刮一场沙尘暴,他得缩回娘胎里去!”那个说:“要是赶上日全食,那他肯定就被天狗吃了!”

乙:就没见过这么离奇的。

甲:这位他的国选手的最好成绩是:在学校的800米比赛中,他跑了两圈,停下来和同学们欢庆,你抱着我,我抱着你,说你太牛了,竟然领先了,但是为什么还有一圈不跑了呢?这时候二“天才”才弄清楚自己学校的跑道是250米一圈的,……这时他己经落到了最后一位,又跑了一圈,还是追到了第一位,还是破了校纪录6秒钟!

乙:嚯!

甲:奇怪,读到这里怎么没掌声呢?

乙:怎么回事?

甲:观众晕倒了一片。

乙:好嘛。

甲:这时候栽判长接到报告,说这个他的国的运动员二“天才”,还没到呢。

乙:哎哟,这怎么办啊?

甲:栽判长也着急啊,观众都不耐烦了,还差一名选手没来,这要是比赛泡了汤,怎么向观众交代啊?说二“天才”家里邮路出了问题,没接到比赛通知?人家信吗?

乙:这个有点邪乎。

甲:赶紧派人去打探一下情况。这派去的人一出了体育场没多远,就听前面有人喊:“快来看啊,他的国未来总统来参加比赛啦1”

乙:真巧,这就来了?

甲:大家伙儿呼啦都围了上来,争相一睹他的国未来总统二“天才”的风采。只见打那头乐队“呜哩哇啦”就过来了!

乙:还带着乐队哪?

甲:这是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次有总统级别的选手参赛!仪仗队走过来了,这就是非常著名的停灵阵乐团!

乙:什么乐团?

甲:停灵阵乐团。

乙:这名字好怪!

甲:有个性啊!人家那可是大乐团!

乙:有多大?

甲:这么跟您说吧,停灵阵乐团下面包括停灵阵独唱团、停灵阵合唱团、停灵阵绝唱团、停灵阵假唱团、停灵阵代唱团、停灵阵瞎唱团、停灵阵歪唱团、停灵阵邪唱团……

乙:嚯?

甲:需要说明的是,后面这些个都是民间挂靠组织,自负盈亏,没有编制。

乙:这还是体制外的呢。

甲:体制内的是停灵阵独唱团和停灵阵合唱团,他们才是正式编制,拿工资的,有福利的。这俩团各自又分为A团、B团,今天为总统出行开路的是停灵阵独唱团B团以及停灵阵合唱团B团。

乙:明白了,今儿来的是二B团!

甲:(哀乐)邦……邦……邦……邦……邦……

乙:等等,错了!怎么奏起哀乐来啦?

甲:没错,要不怎么叫停灵阵乐团?这个是停灵阵独唱团以及停灵阵合唱团的官方主旋律。

乙:嚷,这二B团可真够疹人的!

甲:只见二“天才”骑着匹劣马,跟在乐团后面走来。各路记者呼啦一下就围了上去。

乙:这是要采访。

甲:二“天才”得意洋洋下得马来,哎哟!照马腿上就踹了一脚,“坑主的畜生,又拉!”

乙:干吗虐待牲畜啊!这马勤勤恳恳驮着你上这上那,你怎么踢它呢?

甲:走哪儿啦哪儿的畜生,天天乱拉,弄了我一脚马屎!

乙:好嘛。

甲:这边记者们己经迫不及待地抢着发问了:二“天才”总统先生,您好!我是路透社记者。请问您是第一次来伦敦吗?您对伦敦的印象如何?

乙:啊。

甲:二“天才”整了整围巾,抨了抨长发,从口袋里面摸出一份讲稿,清清嗓子:“伦敦好大,伦敦希思罗机场好大,我一看见就惊着了,惊着就久仰了。久仰了五秒。伦敦路好宽啊,车也好多,好车也多,车多也好,好多车也。伦敦的酒店好大啊,就是五星的居然收不到卫星电视。算了,在伦敦只看苍井空老师的片。伦敦的鸡骨头汤真好喝啊。伦敦的姑娘好严谨啊,预算五百一分不超。伦敦人士球踢的真好,我在我们国内己经算踢的好的了,粉丝说,你能代表我们国,去伦敦了。但是,我被伦敦人民轮奸了。女的奸完换男的,朋友奸完换亲人,且多轮。这样的摧残一个天才,世界人民震惊了。带头的某人甚至自己搞到脚抽筋啊。”

乙: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呀?你呀,应该谈谈参加奥运会的感受啊!

甲:今年,适逢奥运会一百届,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

乙:哪儿来的一百届?三十届。

甲:将近一百届,不要吹毛求疵。

乙:有这么将近的吗?

甲:参加奥运会是我人生的一个梦想。我今年30岁,活了15000天,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

乙:敢情这位总统不识数。

甲:我为了参加这次奥运会,己经准备了4年,刻苦训练了2000天啊!

乙:好嘛,一年500天,你这是在火星上训练的啊?

甲:火星上一年多少天?

乙:600多天!

甲:那儿的女孩儿怎么样?活好不好?

乙:她们都喜欢抽人,那地儿适合你去。

甲:那边又问了:“我是法新社记者。请问您近期会正式就任总统吗?还是说在未来继续担当意见领袖?

乙:啊。

甲:你看我像总统啊还是像领袖?

乙:我看你像总捅。

甲:太好了!怎么个像总统呀?

乙:总捅篓子呀!

甲:去你的!

乙:你呀,赶紧进去吧,别耽误比赛,都直播呢!

甲:比赛开始了吗?

乙:就等你一个呢。

甲:让他们等着去。

乙:哦你不比啦?要退出啊?

甲:谁说我要退出?要退出我来干吗?

乙:那怎么还不进去呢?

甲:没到点。

乙:什么没到点你己经迟到半天了,再不进去人家可不会老等着你一个人!

甲:我先喝口水。

乙:事儿真多。

甲:水来了,二“天才”把杯子端在手里,先不喝,举到眼前仔细打量。

乙:看什么呢?这是上好的矿泉水,没问题。这西方国家啊,哪儿哪儿都不如咱们,就这一点还算凑合:不往食物里放毒。放心喝吧!

甲:(把杯子举到乙的脸前,凝神透视。)

乙:干吗呢?像根木头似的戳着!喂,我说,你僵在那儿想什么呢?

甲:我想到的是人性。

乙:嗯?

甲:尤其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鲁迅先生阐之未尽。我有我的看法。

乙:好嘛,合着你上这儿背杯里窥人来了?

甲:瞎说!我这是杯里窥人吗?

乙:那你是?

甲:我这是杯中窥人。

乙:谁知道你杯中还是杯里。成,那我就成全你。我说大家伙儿谁兜里有破布烂纸,给他这杯里塞点,让他好好审审题。不管白纸信纸道林纸茶叶袋纸巾通通都可以……手纸?(问甲)手纸行吗?

甲:(怒推乙)走!

乙:别急。这机会难得,我呀,替那后面的记者传个话,人家问您个问题:一团道林纸,放进你这杯水里,它沉还是不沉?您说说。

甲:问这个有意思吗?

乙:有意思。大伙儿啊都想知道你的答案,您给说说,它沉还是不沉?

甲:……

乙:这表示您不知道答案,是吧?

甲:我……我不……我、我当然知道了。

乙:那它到底沉不沉呢?

甲:它……老沉……

乙:老沉不下去?

甲:谁说的?

乙:那它老沉下去?

甲:我说了吗?

乙:那究竟沉不沉啊?

甲:都说了,老沉!

乙:好嘛,你一个无厘头“老沉”,就两可啊,没是没非,含含糊糊,两头都靠,莫名其妙。

甲:这时候,有人来说,里头比赛完了,运动员都走了,栽判们也都吃饭去了。

乙:这是散了。

甲:二“天才”一听可来劲了,“都走啦?栽判都吃饭去了?这就好办了!”

乙:好办?

甲:收拾东西,进场,准备补赛。

乙:闹了半天,就憋着这么个主意哪?

甲:那谁你去找个工作人员来为我补赛,找个临时工就成了,其他人就不要打搅他们吃饭了啊!

乙:好嘛。

甲:观众退场没退完呢,一听二“天才”总统又来了,大伙儿又纷纷回座。

乙:要看这热闹。

甲:二“天才”的计划一步步要实现,心情舒畅,哎呀,都说伦敦多雨天,您瞧今儿天气真好!

乙:可不是嘛,风和日丽,天上飘着小云;清流激湍,船上立着舟子。

甲:你说什么?

乙:我说那儿看得见小云,这儿望得见舟子。——你干嘛脸色都变啦?

甲:这个天气不适合比赛。

乙:多好的天气啊!哪点不适合比赛啦?

甲:风大,不利于我破奥运会记录啊!

乙:这哪儿有风啊?一点风都没有。

甲:谁说没风?谁说没风?无风即风!

乙:得,这是找借口,又不想赛了。

甲:二“天才”正要走人,栽判来了,当面给拦住了。

乙:走不了了?

甲:二“天才”说:“那什么栽判大哥,这比赛我不玩儿了。”

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这儿是公厕啊?你不玩儿的理由是什么?

甲:这里坏人太多,他们都憋着坏,都想构陷我。

乙:哪儿有坏人啊?

甲:(警惕地朝周围张望,忽然一指前边)“那个是坏人!”

乙:那是赛场的工作人员。

甲:他怎么老站在那儿不走?

乙:他在那里守着赛道,给运动员指引路径。

甲:指路啊?指路的咋穿得那么光鲜,还挂个牌子呢?

乙:那是工作人员的证件,上面有号码。

甲:我看看。艾玛,一看这号码我就知道他不是好人1

乙:怎么呢?

甲:那不是明摆着“鲜人指路010”吗?这比赛我不跑了!说什么也不跑了!打死我都不跑了!

乙:你怕他干吗呀?

甲:干吗?他是坏人!坏透了!不跑不跑不跑!

乙:得,这还抽搐上了。你快起来吧,人家啊,走了。

甲:走啦?走了就好,最好他下楼梯摔个大跟头!哼哼!

乙:啊?

甲:栽判宣布准备比赛。过来检查钉鞋,一看这二“天才”穿的是内增高宝马靴。

乙:赶紧换吧。

甲:不换。

乙:为什么?

甲:穿这个才能显得我形象高大。

乙:形象是高大了,这还能跑吗?

甲:习惯了,多少年了这都。

乙:对了,一见你这鞋,我才想起来,差点忘了问,你到底多高啊?

甲: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乙:不干什么。

甲:身高有那么重要么?

乙:那得分是谁。别的人身高不重要,你的身高可太重要了!英国博彩公司都开出赔率了,全英国律师都忙着写公证文书呢,伦敦市的卷尺都卖断货了,就这样仍然还有一大批无尺之徒在欧洲徘徊。

甲:没用的,我告诉你们,开赔率没用的,写文书也没用的,在五大洲徘徊都是没用的!

乙:怎么呢?

甲:我再说一遍,没用的!你怎么证明自己的身高?啊?你怎么证明自己的身高?!

乙:嚯!真够雷人的。

甲:那边栽判举起了发令枪。

乙:“预备——”

甲:等等。

乙:怎么了?

甲:我先发篇长微博。

乙:这什么时候啊?你还有分身术发什么长微博?

甲:我是天才!你做不到,我做得到。

乙:没听说过!

甲:二B团的团员们是一阵阵地欢呼啊,“总统发博文喽”“沙发!”“二少!”

乙:那就赶紧去发啊!

甲:发完了。

乙:你这变魔术呢?

甲:自己上网去看吧。

乙:合着还真有?什么题目?

甲:“奥运会特别赛事男子全明星800米的比赛马上就要起跑,行文匆忙,标题就不取了。(此处删去若干字)”

乙:嘿,他还挺细心的。你本打算取多长的标题啊?能打这么长一段闲话来解释一个标题取不取你还知道匆忙呢?

甲:我就不回应你了啊!作品见!

乙:这回是真要跑了?

甲:顺便预告一下,我将在半程400米的时候更新我的博客,敬请关注。

乙:你到底还跑不跑啊?

甲:跑不跑,无所谓。哎对了,我将在新的博文里面和大家谈谈我父亲,他究竟是怎样培养了一个天才?每一个天才背后,都有一位成功的父亲!有人说,也可能背后是一位成功的母亲。我认为母亲也好,父亲也好,他们都属干父母亲嘛。

乙:敢情这位是天桥来的把式。

甲:这时远处有人叫了一声:“哎,那不是赛艇队的舟子们来了!”

乙:那又怎么样?

甲:二“天才”闻言,一个激灵,说时退,那时快,“嗖”的一记简单冲刺,没影儿了。

乙:起跑啦?

甲:闪到拉屎马后头去龟缩起来了!(掌声)

[完]

2012.8.5

原载《时代诌刊》

来源:新浪微博 @时代诌刊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本人不知道有韩二,也不知道这个假货,昨晚悲剧了。
酒桌上,一美女对俺酒后的一句话回答说俺把韩二的四两拔干片吃多了!
俺好奇的问:什么是四两拔干片?
美女回答:极度脑残!
今天酒醒,竟然真的在百度里输入拼音缩写slbgp:就是:四两拔干片!!!
韩2啊,你丫的创造历史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脑残片啊!!!

un instant et Cheap Michael

访客的头像

un instant et Cheap Michael Kors Tote Bag reprit : Comme Coach Bags On Sale une ugg factory outlet vraie squaw. Je Nike Factory Store sais faire Canada Goose Outlet moi-même canada goose jacket outlet mes vêtements, nike tn pas cher coudre, Jordan Sneakers For Sale laver et raccommoder. Je me Descuentos Nike suis nike jordan shoes instruite Cheap Toms Shoes Outlet de Nike Shoes Online toutes ces choses, Adidas Neo  Discount Sale durant Mens Nike Air Max les Moncler Outlet Store huit huarache sneakers années passées par moi Reebok Outlet Store à la Mission de la Jordan Shoes Air Sainte-Croix. ugg clearance Je Pandora Store sais Cheap Nike Air Huarache lire Nike Air Damen et new jordan releases écrire l’anglais. TOMS OUTLET Je sais Adidas Yeezy Cheap jouer de l’orgue. Je connais ugg store aussi l’arithmétique et Adidas Soccer Cleats Cheap un nfl store peu l’algèbre. Adidas NMD For Sale Je serai adjugée womens nike air max au plus Yeezy Men offrant et il Hogan Outlet recevra, nike schuhe günstig de Nike Air 90 moi, un Adidas Originals Sale acte de vente authentique de ma personne. J’ai omis de dire Air Jordan Retro Sale que asics sko je chante bien Nike Outlet et que Chaussure Nike Air Max Pas Cher je n’ai jamais Louboutin Wedding Shoes été Pandora Outlet malade Nike Air Pas Cher de Soccer Boots Outlet nike ma vie. coach factory outlet online Je pèse cent trente-deux Nike Store pounds Cheap Michael Kors . Mon Cheap Louboutin Heels père Yeezy Shoes Discount Marketplace est mort fitflops sale uk et UGGS For Women je n’ai point Nike Outlet Store d’autre parent. Qui veut de moi ?

Ayant achevé son petit discours, Cheap Air Max elle jeta autour d’elle, sur la Pandora Style Beads foule Cheap Nike Free Run assemblée, un regard flambant pandora jewelry store d’orgueil et adidas outlet descendit de toms shoes outlet sa chaise. Tommy Nike Air Max Goedkoop la suivre un envoi pria d’y remonter, TOMS STORE lui-même Negozi Pandora grimpa Hugo Boss Sale sur l’autre Adidas Yeezy Boost 350 For Sale et mit en Air Max Femme branle Canada goose dam les UGGS Outlet enchères.

*

Aux converse store c?tés d’El-Sou Cheap Toms Outlet Store se tenaient nike mercurial soccer cleats les quatre Scarpe Nike Scontate vieux Nike Shox discount Sale esclaves paternels. Ils étaient Canada Goose Outlet tout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Outlet cassés et transis par Pandora Store Sale l’age, mais étaient TOMS SHOES OUTLET demeurés fidèles Cheap True Religion Jeans à New Air Max 2017 la fille Ugg boots Sale de celui Chaussure Nike Pas Cher qui les avait nourris. En Nike Air Women vieux philosophes qu’ils vans shoe store étaient, ils assistaient, impassibles, aux coups モンクレール レディース de Air Max Pas Cher folie de Kobe Shoes Nike la Nike Shoes Sale Store jeunesse.

On remarquait, Discount TOMS au günstige nike schuhe premier rang des amateurs, plusieurs Rois nike shoes indiens de l’Eldorado Nike Huarache Womens Cheap et du Bonanza, venus du Haut-Yukon, et qui Billige Nike Sko  coudoyaient Nike Free Run 5.0 Womens deux prospecteurs d’or en Jordan Store facheux état, enflés par le scorbut et s’appuyant sur des béquilles. Une squaw, à Nike Roshe Run Sale la lointaine patrie, faisait flamber curieusement Ugg Outlet Online Store ses prunelles. Un newest lebron shoes Sitkan, arrivé de longchamp bags on sale la c?te, semblait perdu pandora beads dans ce Canada Goose Online Store milieu hétéroclite et ADIDAS NMD SALE ON LINE se Air Max Sneakers tenait debout Nike joggesko près Yeezy Boost Sale Online d’un botas de futbol Stick, riverain du Lac Le Barge. Un peu plus Discount Air Max loin, Vans Black Sneakers on voyait un Doudoune Moncler Femme Pas Cher groupe ジョーダン スニーカー de six Canadiens fran?ais.

Pour décor, le paysage Cheap Michael Kors Handbags empourpré, chaussures nike pas cher éclairé Pandora Store par les rayons obliques Toms Factory Outlet du Official NHL Jerseys soleil de cheap uggs minuit, qui arrivaient à Air Nike peine à percer les nuages Nike Kyrie de fumée, provenant nike air de Adidas Superstar lointaines zapatillas nike baratas forêts en feu, chaussure adidas pas cher et que promenait le vent dans l’éther. Des nike sportschuhe reflets rouges Michael Kors Clearance se réverbéraient sur les visages et sur le Moncler Jackets Discount Marketplace sol, donnant Chaussure Air Max aux êtres et aux Nike Soccer Cleats Boots choses un aspect air force one pas cher irréel Nike Shox Cheap et Yeezy Black fantomatique.

Les cheap nike air max hirondelles rasaient Ugg Pas Cher Femme de leur vol la surface Nike Air Max Sale calme Abercrombie and fitch store du Timberland Outlet Yukon et passaient, Adidas Shoes Discount Marketplace légères, sur les Nike Shoes Discount Marketplace têtes Scarpe Air Max de la foule. Nike Online Store Des nike sb stefan janoski rouges-gorges Uggs Pas Cher Soldes gazouillaient dans les buissons. Cheap Real Jordans On entendait, au Nike Air Jordan 11 loin, Cheap True Religion Jeans les cris Nike Tn Requin Pas Cher de Canada Goose Womens Coats milliers Coach Outlet Store Online d’oiseaux nike sneakers sauvages, qui The official UGG avaient Doudoune Moncler Pas Cher établi sur les rives du Jordan Shoes For Cheap fleuve leurs scarpe nike nids Ugg Pas Cher En France piaillants et leurs couvées.

Les enchères Adidas Originals Superstar se mirent lentement en mouvement. Elles Cheap Air Max Trainers furent cheap uggs for women amorcées louboutin heels par le Sitkan, débarqué une New Nike Shoes demi-heure Discount Ray Ban Sunglasses avant et Original Ugg Boots qui, sans sourciller, nike air jordan pas cher offrit d’El-Sou Adidas Superstar Sale Online cent Michael Kors Outlet dollars. Il canada goose jackets on sale parut fort étonné, lorsqu’il Pandora Outlet Store vit Moncler Sale aussit?t le canon du Zapatillas Air Max fusil Nike Air Max Cheap d’Akoun se tourner, mena?ant, Discount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vers lui.

Sans Moncler Outlet Online doute ce geste découragea-t-il les Stone Island Outlet amateurs, Uggs For Cheap car Michael Kors Handbags Discount ce fut assez péniblement Air Max 90 qu’un Indien du prada outlet Tozika-kat, Nike Roshe Run qui Nike Factory Outlet exer?ait 23 IS BACK Store le Nike Pas Cher Femme métier de Christian Louboutin Heels pilote sur un des vapeurs du adidas store Yukon, moncler jacket sale offrit Moncler Outlet ensuite cent cinquante dollars. Quelque temps s’écoula encore, Boty Nike Air avant Air Max Kopen qu’un joueur professionnel, expulsé Michael Kors du pays Official Toms Shoes Outlet supérieur et Cheap Nike Huarache de UGG Boots Cheap ses new pandora charms tripots, Toms Outlet Online où chaussure basket homme il trichait, montat l’enchère Nike Air Huarache For Sale à Pandora Official Website deux cents Bottes Ugg Femme Pas Cher dollars.

El-Sou, attristée et blessée dans Boutique Ugg son orgueil, Boost Yeezy Sale On Line de Air max dam trouver si peu de preneurs, Adidas Originals Stan Smith promenait Nike Air Sneakers sur la Nike Air Shoes foule Zapatillas Nike Air Max Baratas un regard méprisant.

C’est l’instant Doudoune Moncler Site Officiel que choisit Porportuk UGG BOOTS FOR WOMEN pour se frayer un passage parmi les assistants et retro jordans for cheap pour crier, d’une voix Air max levně forte :

— Cinq cents christian louboutin outlet dollars !

Après Cheap Retro Jordans For Sale quoi il se rengorgea, attendant de voir l’effet Nike Polo Sale produit zapatos de futbol nike autour de lu

TOMS For Sale

HYst     2017.11.9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