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二“天才”的奥运会 ---- 《时代诌刊》

(相声)二“天才”的奥运会

—《时代诌刊》

甲:最近老没看见您,您出差啦?

乙:没有啊!我每天宅在家里。

甲:那怎么没见您上微博呀?

乙:我呀,在家里看奥运会呢。

甲:这么说您也是个体育迷。那您知道这届奥运会上最吸引人关注的项目是什么吗?

乙:那就多了,田径,游泳,体操,篮球……可以说每个项目呀,都有一大批爱好者。

甲:那您知道最受人关注的明星是谁吗?

乙:那可多了去了,你像博尔特呀,菲尔普斯呀,还有美国梦十队,个个都是明星!

甲:谁是最大的那颗星?

乙:这我可没法比较。那您给说说谁是最大的明星?

甲:让我来告诉您吧,最大的明星就是:二“天才”!

乙:这是谁呀?

甲:你连二“天才”都不知,你该当何罪?

乙:我知道他是谁呀!

甲: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类从远古走来,一片混沌漆黑。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长夜漫漫……直到三十年前的某一天,一声霹雳从天而降,上帝给我们送了二“天才”,人类才得以初见天日!

乙:跳大神呢你这是?

甲:你背叛了神,背叛了真理,也背叛了自己,魔鬼遮住了你的良知。

乙:这又改布道了?

甲:他是这个时代思想的老大,他具有一人决定天朝未来的能力,他的冷静与尖锐,就像奥巴马当选时的理想与热忱那么耀眼,他没出过错,他天生就离真理很近,诺贝尔那啥啥奖应该颁给他;他,就是二“天才”,未来的他的国总统!

乙:哪国?

甲:他的国。

乙:没听说过!哪儿有这么个国啊?

甲:就算有吧。

乙:我倒是听说过“天才”,可没听说过二“天才”,什么叫二“天才”啊?

甲:那是未来总统有着谦虚过人的胸怀,明明自己就是文学史,可他却说:“这个世界上写文章,我就是第二了”,大家对他独享这个二的身份没有异议,都尊称其为二“天才”。

乙:原来是这么个“二”法。那他不去写那些文学屎的二文章,怎么又跑到奥运会来了?

甲:二“天才”在文坛己经无敌手,只好上体育界来孤独求败了。

乙:那能行吗?

甲:体坛算个屁,谁都别装逼!

乙:啊?有多大能耐就这么出言不逊?再说那奥运会能是你说参加就参加的吗?

甲:有招啊。

乙:有什么招?

甲:这不有本著名的杂志搞了一个投票嘛,评选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十大运动员,他的国人人参与,鸡鸭鹅狗猫全都发动起来了,打一场刷票的人民战争,帮助二“天才”击败众多好手,赫然上榜!

乙:这是哪本倒霉杂志搞的投票啊?

甲:就是那个什么《时代诌刊》。

乙:这破杂志真不咋样!

甲:太差啦!

乙:后来呢?

甲:评选结果一出,惊动了国际奥委会,这么有影响力的人,不让他参加奥运会,那也是奥运会的损失呀1

乙:那就参加吧。

甲:于是,国际奥委会正式批准了他的国总统二“天才”参赛,还特别为他和前面提到的众多超级明星安排了一场赛事。

乙:都不是一个项目的,怎么赛呀?

甲:二“天才”说啦,我跟谁赛他的主项都可以,但是对其他选手不公平,这样吧,挑出一个项目,是所有参赛人的非主项,咱就赛这个。

乙:什么项目?

甲:最后定了跑800米。

乙:干吗非定800米呀?

甲:这个是二“天才”的最强项。

乙:好嘛。

甲:消息一出,这场比赛的门票顿时就被抢购一空,成为伦敦奥运会上座率最高的赛事。

乙:想不火都难。

甲:到了比赛日,运动场彩旗飘扬,人头攒动。观众们早早地就坐满了整个看台。运动员都在积极热身,广播里逐一介绍参加本场比赛的选手。

乙:全是大明星。

甲:第一道,是来自牙买加的著名短跑运动员、百米飞人博尔特,身高1米96,体重74公斤,100米最好成绩9秒58。

乙:当今世界纪录。

甲:第二道,是来自美国的著名游泳远动员、飞鱼菲尔普斯,身高1米93,体重79公斤,多项世界纪录保持者。

乙:北京奥运会上一人独揽八金。

甲:第三道,是来自美国梦十队的篮球明星、小飞侠科比,身高1米98,体重93公斤,五届NBA总冠军得主。

乙:也是奥运会男篮卫冕冠军的主力。

甲:第四道,是来自他的国的著名全能运动员、他的国未来总统二“天才”。

乙:哇,掌声好热烈呀!他的国拉拉队好多人呀!

甲:二“天才”总统身高一米七多一点,一米七二、一米七三的样子,不到一米七四,铁打的一米七二,早上还要高一点晚上更矮一点。体重是……

乙:等会儿!身高是多少?

甲:一米七多一点一米七二、一米七三的样子,不到一米七四,铁打的一米七二,早上还要高一点晚上更矮一点……

乙: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我这是照着报名资料念的嘛!

乙:我问你,什么叫早上高一点、晚上矮一点?

甲:这个……这个……大概是测量时受光线的影响吧。

乙:敢情这是对着影子量的啊?那要是赶上阴天,人还缩没了呢!

甲:观众那儿听了也好笑啊,这个说:“这要刮一场沙尘暴,他得缩回娘胎里去!”那个说:“要是赶上日全食,那他肯定就被天狗吃了!”

乙:就没见过这么离奇的。

甲:这位他的国选手的最好成绩是:在学校的800米比赛中,他跑了两圈,停下来和同学们欢庆,你抱着我,我抱着你,说你太牛了,竟然领先了,但是为什么还有一圈不跑了呢?这时候二“天才”才弄清楚自己学校的跑道是250米一圈的,……这时他己经落到了最后一位,又跑了一圈,还是追到了第一位,还是破了校纪录6秒钟!

乙:嚯!

甲:奇怪,读到这里怎么没掌声呢?

乙:怎么回事?

甲:观众晕倒了一片。

乙:好嘛。

甲:这时候栽判长接到报告,说这个他的国的运动员二“天才”,还没到呢。

乙:哎哟,这怎么办啊?

甲:栽判长也着急啊,观众都不耐烦了,还差一名选手没来,这要是比赛泡了汤,怎么向观众交代啊?说二“天才”家里邮路出了问题,没接到比赛通知?人家信吗?

乙:这个有点邪乎。

甲:赶紧派人去打探一下情况。这派去的人一出了体育场没多远,就听前面有人喊:“快来看啊,他的国未来总统来参加比赛啦1”

乙:真巧,这就来了?

甲:大家伙儿呼啦都围了上来,争相一睹他的国未来总统二“天才”的风采。只见打那头乐队“呜哩哇啦”就过来了!

乙:还带着乐队哪?

甲:这是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次有总统级别的选手参赛!仪仗队走过来了,这就是非常著名的停灵阵乐团!

乙:什么乐团?

甲:停灵阵乐团。

乙:这名字好怪!

甲:有个性啊!人家那可是大乐团!

乙:有多大?

甲:这么跟您说吧,停灵阵乐团下面包括停灵阵独唱团、停灵阵合唱团、停灵阵绝唱团、停灵阵假唱团、停灵阵代唱团、停灵阵瞎唱团、停灵阵歪唱团、停灵阵邪唱团……

乙:嚯?

甲:需要说明的是,后面这些个都是民间挂靠组织,自负盈亏,没有编制。

乙:这还是体制外的呢。

甲:体制内的是停灵阵独唱团和停灵阵合唱团,他们才是正式编制,拿工资的,有福利的。这俩团各自又分为A团、B团,今天为总统出行开路的是停灵阵独唱团B团以及停灵阵合唱团B团。

乙:明白了,今儿来的是二B团!

甲:(哀乐)邦……邦……邦……邦……邦……

乙:等等,错了!怎么奏起哀乐来啦?

甲:没错,要不怎么叫停灵阵乐团?这个是停灵阵独唱团以及停灵阵合唱团的官方主旋律。

乙:嚷,这二B团可真够疹人的!

甲:只见二“天才”骑着匹劣马,跟在乐团后面走来。各路记者呼啦一下就围了上去。

乙:这是要采访。

甲:二“天才”得意洋洋下得马来,哎哟!照马腿上就踹了一脚,“坑主的畜生,又拉!”

乙:干吗虐待牲畜啊!这马勤勤恳恳驮着你上这上那,你怎么踢它呢?

甲:走哪儿啦哪儿的畜生,天天乱拉,弄了我一脚马屎!

乙:好嘛。

甲:这边记者们己经迫不及待地抢着发问了:二“天才”总统先生,您好!我是路透社记者。请问您是第一次来伦敦吗?您对伦敦的印象如何?

乙:啊。

甲:二“天才”整了整围巾,抨了抨长发,从口袋里面摸出一份讲稿,清清嗓子:“伦敦好大,伦敦希思罗机场好大,我一看见就惊着了,惊着就久仰了。久仰了五秒。伦敦路好宽啊,车也好多,好车也多,车多也好,好多车也。伦敦的酒店好大啊,就是五星的居然收不到卫星电视。算了,在伦敦只看苍井空老师的片。伦敦的鸡骨头汤真好喝啊。伦敦的姑娘好严谨啊,预算五百一分不超。伦敦人士球踢的真好,我在我们国内己经算踢的好的了,粉丝说,你能代表我们国,去伦敦了。但是,我被伦敦人民轮奸了。女的奸完换男的,朋友奸完换亲人,且多轮。这样的摧残一个天才,世界人民震惊了。带头的某人甚至自己搞到脚抽筋啊。”

乙: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呀?你呀,应该谈谈参加奥运会的感受啊!

甲:今年,适逢奥运会一百届,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

乙:哪儿来的一百届?三十届。

甲:将近一百届,不要吹毛求疵。

乙:有这么将近的吗?

甲:参加奥运会是我人生的一个梦想。我今年30岁,活了15000天,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

乙:敢情这位总统不识数。

甲:我为了参加这次奥运会,己经准备了4年,刻苦训练了2000天啊!

乙:好嘛,一年500天,你这是在火星上训练的啊?

甲:火星上一年多少天?

乙:600多天!

甲:那儿的女孩儿怎么样?活好不好?

乙:她们都喜欢抽人,那地儿适合你去。

甲:那边又问了:“我是法新社记者。请问您近期会正式就任总统吗?还是说在未来继续担当意见领袖?

乙:啊。

甲:你看我像总统啊还是像领袖?

乙:我看你像总捅。

甲:太好了!怎么个像总统呀?

乙:总捅篓子呀!

甲:去你的!

乙:你呀,赶紧进去吧,别耽误比赛,都直播呢!

甲:比赛开始了吗?

乙:就等你一个呢。

甲:让他们等着去。

乙:哦你不比啦?要退出啊?

甲:谁说我要退出?要退出我来干吗?

乙:那怎么还不进去呢?

甲:没到点。

乙:什么没到点你己经迟到半天了,再不进去人家可不会老等着你一个人!

甲:我先喝口水。

乙:事儿真多。

甲:水来了,二“天才”把杯子端在手里,先不喝,举到眼前仔细打量。

乙:看什么呢?这是上好的矿泉水,没问题。这西方国家啊,哪儿哪儿都不如咱们,就这一点还算凑合:不往食物里放毒。放心喝吧!

甲:(把杯子举到乙的脸前,凝神透视。)

乙:干吗呢?像根木头似的戳着!喂,我说,你僵在那儿想什么呢?

甲:我想到的是人性。

乙:嗯?

甲:尤其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鲁迅先生阐之未尽。我有我的看法。

乙:好嘛,合着你上这儿背杯里窥人来了?

甲:瞎说!我这是杯里窥人吗?

乙:那你是?

甲:我这是杯中窥人。

乙:谁知道你杯中还是杯里。成,那我就成全你。我说大家伙儿谁兜里有破布烂纸,给他这杯里塞点,让他好好审审题。不管白纸信纸道林纸茶叶袋纸巾通通都可以……手纸?(问甲)手纸行吗?

甲:(怒推乙)走!

乙:别急。这机会难得,我呀,替那后面的记者传个话,人家问您个问题:一团道林纸,放进你这杯水里,它沉还是不沉?您说说。

甲:问这个有意思吗?

乙:有意思。大伙儿啊都想知道你的答案,您给说说,它沉还是不沉?

甲:……

乙:这表示您不知道答案,是吧?

甲:我……我不……我、我当然知道了。

乙:那它到底沉不沉呢?

甲:它……老沉……

乙:老沉不下去?

甲:谁说的?

乙:那它老沉下去?

甲:我说了吗?

乙:那究竟沉不沉啊?

甲:都说了,老沉!

乙:好嘛,你一个无厘头“老沉”,就两可啊,没是没非,含含糊糊,两头都靠,莫名其妙。

甲:这时候,有人来说,里头比赛完了,运动员都走了,栽判们也都吃饭去了。

乙:这是散了。

甲:二“天才”一听可来劲了,“都走啦?栽判都吃饭去了?这就好办了!”

乙:好办?

甲:收拾东西,进场,准备补赛。

乙:闹了半天,就憋着这么个主意哪?

甲:那谁你去找个工作人员来为我补赛,找个临时工就成了,其他人就不要打搅他们吃饭了啊!

乙:好嘛。

甲:观众退场没退完呢,一听二“天才”总统又来了,大伙儿又纷纷回座。

乙:要看这热闹。

甲:二“天才”的计划一步步要实现,心情舒畅,哎呀,都说伦敦多雨天,您瞧今儿天气真好!

乙:可不是嘛,风和日丽,天上飘着小云;清流激湍,船上立着舟子。

甲:你说什么?

乙:我说那儿看得见小云,这儿望得见舟子。——你干嘛脸色都变啦?

甲:这个天气不适合比赛。

乙:多好的天气啊!哪点不适合比赛啦?

甲:风大,不利于我破奥运会记录啊!

乙:这哪儿有风啊?一点风都没有。

甲:谁说没风?谁说没风?无风即风!

乙:得,这是找借口,又不想赛了。

甲:二“天才”正要走人,栽判来了,当面给拦住了。

乙:走不了了?

甲:二“天才”说:“那什么栽判大哥,这比赛我不玩儿了。”

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这儿是公厕啊?你不玩儿的理由是什么?

甲:这里坏人太多,他们都憋着坏,都想构陷我。

乙:哪儿有坏人啊?

甲:(警惕地朝周围张望,忽然一指前边)“那个是坏人!”

乙:那是赛场的工作人员。

甲:他怎么老站在那儿不走?

乙:他在那里守着赛道,给运动员指引路径。

甲:指路啊?指路的咋穿得那么光鲜,还挂个牌子呢?

乙:那是工作人员的证件,上面有号码。

甲:我看看。艾玛,一看这号码我就知道他不是好人1

乙:怎么呢?

甲:那不是明摆着“鲜人指路010”吗?这比赛我不跑了!说什么也不跑了!打死我都不跑了!

乙:你怕他干吗呀?

甲:干吗?他是坏人!坏透了!不跑不跑不跑!

乙:得,这还抽搐上了。你快起来吧,人家啊,走了。

甲:走啦?走了就好,最好他下楼梯摔个大跟头!哼哼!

乙:啊?

甲:栽判宣布准备比赛。过来检查钉鞋,一看这二“天才”穿的是内增高宝马靴。

乙:赶紧换吧。

甲:不换。

乙:为什么?

甲:穿这个才能显得我形象高大。

乙:形象是高大了,这还能跑吗?

甲:习惯了,多少年了这都。

乙:对了,一见你这鞋,我才想起来,差点忘了问,你到底多高啊?

甲: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乙:不干什么。

甲:身高有那么重要么?

乙:那得分是谁。别的人身高不重要,你的身高可太重要了!英国博彩公司都开出赔率了,全英国律师都忙着写公证文书呢,伦敦市的卷尺都卖断货了,就这样仍然还有一大批无尺之徒在欧洲徘徊。

甲:没用的,我告诉你们,开赔率没用的,写文书也没用的,在五大洲徘徊都是没用的!

乙:怎么呢?

甲:我再说一遍,没用的!你怎么证明自己的身高?啊?你怎么证明自己的身高?!

乙:嚯!真够雷人的。

甲:那边栽判举起了发令枪。

乙:“预备——”

甲:等等。

乙:怎么了?

甲:我先发篇长微博。

乙:这什么时候啊?你还有分身术发什么长微博?

甲:我是天才!你做不到,我做得到。

乙:没听说过!

甲:二B团的团员们是一阵阵地欢呼啊,“总统发博文喽”“沙发!”“二少!”

乙:那就赶紧去发啊!

甲:发完了。

乙:你这变魔术呢?

甲:自己上网去看吧。

乙:合着还真有?什么题目?

甲:“奥运会特别赛事男子全明星800米的比赛马上就要起跑,行文匆忙,标题就不取了。(此处删去若干字)”

乙:嘿,他还挺细心的。你本打算取多长的标题啊?能打这么长一段闲话来解释一个标题取不取你还知道匆忙呢?

甲:我就不回应你了啊!作品见!

乙:这回是真要跑了?

甲:顺便预告一下,我将在半程400米的时候更新我的博客,敬请关注。

乙:你到底还跑不跑啊?

甲:跑不跑,无所谓。哎对了,我将在新的博文里面和大家谈谈我父亲,他究竟是怎样培养了一个天才?每一个天才背后,都有一位成功的父亲!有人说,也可能背后是一位成功的母亲。我认为母亲也好,父亲也好,他们都属干父母亲嘛。

乙:敢情这位是天桥来的把式。

甲:这时远处有人叫了一声:“哎,那不是赛艇队的舟子们来了!”

乙:那又怎么样?

甲:二“天才”闻言,一个激灵,说时退,那时快,“嗖”的一记简单冲刺,没影儿了。

乙:起跑啦?

甲:闪到拉屎马后头去龟缩起来了!(掌声)

[完]

2012.8.5

原载《时代诌刊》

来源:新浪微博 @时代诌刊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本人不知道有韩二,也不知道这个假货,昨晚悲剧了。
酒桌上,一美女对俺酒后的一句话回答说俺把韩二的四两拔干片吃多了!
俺好奇的问:什么是四两拔干片?
美女回答:极度脑残!
今天酒醒,竟然真的在百度里输入拼音缩写slbgp:就是:四两拔干片!!!
韩2啊,你丫的创造历史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脑残片啊!!!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