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遥远的救世主Ⅱ (31、32节) by 比铭

【编辑】按:网友比铭(笔名)在韩寒作假的真人真事基础上创作了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Ⅱ》。从今天开始连载这部小说,将跨越一个暑假。欢迎大家捧场,支持原创作品。

小说的简介见链接:http://www.daohan.org/遥远的救世主Ⅱ

小说连载连接:http://www.daohan.org/html/tag/yaoyuanjiushizhu

------------------------------------------------------------------------------------------------------

第31节 噩梦初醒,爱恨无度

走到路口,他们搭了一辆出租车便回家了。

一切看似都很顺利。

回家后,他们早早就睡了。三更半夜的时候,姜筱雯噩梦惊醒,满头大汗。金陵也被吵醒了,他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姜筱雯点了点头,惊魂未定。金陵下床倒了一杯水,还拿来一条毛巾递给她。

姜筱雯喝了点水,用毛巾擦干额头的汗珠,扑到金陵的怀里。

“做了什么噩梦?居然把你吓成这样。”

姜筱雯没有回答,问:“我们这是不是叫私守?”

金陵沉默了一下,说:“你觉得我们这样算私守吗?也许叫走私更恰当,是我私自走到你身边的。”

“我又不是东西,才不能走私呢!”姜筱雯尴尬地笑了,说,“可能是我想太多了。”

金陵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笑着说:“一挂纤纤柳,千垂络络丝,你为风雨任拂推,南北东西飘散亦连枝……为什么要弄得这么清楚呢?庄子梦蝶分不清是他梦到蝴蝶,还是蝴蝶梦到了他。蒙田(Motaigne)在跟小猫玩的时候,也分不清是他在玩小猫,还是小猫在玩他。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相互梦见,相互玩耍呢?答案有时可以朦胧点。”

姜筱雯听后安心了许多,说:“这首《南柯子》的下部分……叶落君休弃,归根化春泥。蜂忙蝶倦尽当时,纵使来生悔恨有绝期。”他们会心地笑了。

姜筱雯看着金陵说:“如果有一天我不爱你了,我就死了。”

“不,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就不爱你了。”金陵也深情地望着她。

“以前没有听你系统地专门地说爱情,现在我想听。”姜筱雯撒娇地埋入他的怀里。

“现在吗?时间是不是有些晚了点?”金陵犹豫道。

姜筱雯更加坚定了,说:“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说悄悄话。”

金陵想了想,又吻了她的脸颊一下,说:“我举个例子,‘萧伯纳’的爱情就是过分夸大两个女人之间的差别?他说过,此时此刻在地球上,约有两万个人适合当你的人生伴侣,就看你先遇到哪一个,如果在第二个理想伴侣出现之前,你已经跟前一个人发展出相知相惜、互相信赖的深层关系,那后者就会变成你的好朋友,但是若你跟前一个人没有培养出深层关系,感情就容易动摇、变心,直到你与这些理想伴侣候选人的其中一位拥有稳固的深情,才是幸福的开始,漂泊的结束。 爱上一个人不需要靠努力,只需要靠‘际遇’,是上天的安排,但是‘持续地爱一个人’就要靠‘努力’,在爱情的经营中,顺畅运转的要素就是沟通、体谅、包容与面临诱惑的自制。有许多人总是被‘际遇’所迷惑与苦恼,意念不停、欲念不断、争逐不散,而忘了培养经营感情的能力才是幸福的关键。 所以不要去追问到底谁才是我的Mr.Right,而是问在眼前的伴侣关系中,我能努力到什么程度、成长到什么程度,若没有培养出经营幸福的能力,就算真的Mr.Right出现在你身边,幸福依然会错过的,而活在犹疑与遗憾当中,这不就是许多‘爱情虚无症’的遭遇与心态吗?”

金陵看了看听得入神的姜筱雯,接着说:“对与不对,只有你自己知道。美国有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叫罗伯特·斯腾伯格,他对爱的研究成果,也就是爱情三元理论,你可以参考一下。他认为人类两性关系由亲密,激情,承诺组成,根据各成分的所占比例的不同,男女关系可以分为无爱、喜欢、迷恋、空爱、浪漫的爱、伴侣的爱、虚幻的爱、圆满的爱。无论东西方,也无论民族、肤色、宗教、文化、传统、道德怎么不同,有一条被普遍接受的准则,那就是自愿和无伤。”

“如果有一个人长得和我一模一样,你会爱上她吗?如果是非理性的话,你会爱上她的,是吗?”姜筱雯迫不及待地问道。

“因为理性的爱情不是真正的爱情,爱情也不需要理性,需要理性的是婚姻。非理性因素的对象不光是外貌,单纯、恬静、典雅和庄重,这些都是感性出来的,就像维纳斯女神。我欣赏它自然大方,不卑不亢,充满了内心的喜悦而毫无矫揉造作。它不仅以其线条显出女性的丰腴典雅,专注宁静的美,而且包含着某种社会思想。人们欣赏它,是接受一次美的洗礼;人们崇拜它,是坚定某种思想的信息。”

姜筱雯支吾道:“可你说的是断臂维纳斯……就是你为我画的素描吗?”

“不错,这给世人留下了一种无以伦比的残缺美。这种美,较之形式上完善有着更丰富而深刻的内涵,令人回味无穷。可你是活的,它是死的。所以它能把残缺化为美,而你只能把残缺褪为丑。所以你不需要缺胳膊少腿来博取别人的怜惜。爱情也不需要。就像暴力美学,活生生地把暴力呈现出美来,这是电影,不是人生,更不是生活。”

姜筱雯沉思片刻,问:“那爱情需要什么?”

金陵笑了笑,说:“需要守法就行了。任何个体及组织的任何行为都要守法,这是理性的底线,也是法制观念的问题。正是如此,爱情太复杂了。英国的堂恩在《告别辞·节哀》这样说,让我们溶化吧,默默无语,没有滔滔泪水,也没有狂暴的叹息,我们的爱情不必让俗人知道,而亵渎那神圣的欢愉。”

姜筱雯沮丧地说:“法律只保障自由,自由结婚,自由离婚,顶多保障婚姻的权利和义务。不保障爱情的永恒。”

“是啊,永恒的东西都是没有生命力的,爱情也一样。我记得李敖有首《爱里》:

爱里不见是非,

爱里不见强弱,

爱里只有情,

情没有对错。

爱里只见花飞,

爱里只见叶落,

爱里只有美,

美没有善恶。

宁愿因情生灾,

宁愿因美致祸,

宁愿情人说谎,

可是我不说破。

这是多美的爱情哲学啊!”

姜筱雯说:“即便法律不保证爱情的永恒,也不一定保护爱情的自由,近亲、同志,这都是问题。”

“你说是法律的适用问题,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到什么地方守什么法。中国法律不保护不能登记,可美国可以。美国不同的州有不同的法律,并不是所有的州都反对近亲结婚,连‘同志’都许了。”金陵解释道,“既然说到法律,我就给你说说一些国家有关法律的趣闻吧。”

“我也听说一些很有趣的法律条文,只是不多。”姜筱雯说。

金陵说:“这是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背景产生了戏剧效果。就以美国为例,美国很多州法律标准不同,有的州规定21岁以上才能买酒喝酒,如新泽西。有的是规定18岁以下买酒喝酒才违法,如纽约。而在新泽西和纽约的边界就会出现有意思的情况,新泽西19岁的人会跑到纽约喝得烂醉,合法。在路易斯安那州,两人打架,用假牙咬人罪加一等。在英国,把印有英国君主头像的邮票倒贴在信封上,就可判死刑。”

姜筱雯有些吃惊,问:“为什么呢?”

“这是背叛,诅咒的意思,至今已经有300年历史。”

“据说在英国结婚很简单,18岁就可以。”

    金陵笑着说:“可离婚就难了,要分开两年,法官才同意,一年以下不可以离婚。如果一方不同意,分开五年才可以。不过,英国结婚有三个月试用期。在结婚前没性爱的前提下,性生活不协调,法官可以判结婚无效。如果外遇的对象是同性,不能被以外遇的理由离婚。其中因离开出国工作而把妻子丢在一边,可以离婚。有趣的是离婚理由中没有个性不合这条,法官是不接受这样理由。”

“正如你的爱情没有包袱,你从不对情感设置防线,但你的爱也无迹可寻,而又无处不在。对弱者,对可怜之人,你都会怜生出莫名的眷顾和心疼。而我只是特别喜欢听你说话。你说话透着智慧吗!孔子说,巧言令色,鲜矣仁。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我可以无视天下人的唾骂,却承受不了你的半点怨言。”姜筱雯说。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却是亲情的花园,不是坟墓何以落叶归根入土为安,不是花园何以孕育生命破土而出。姜筱雯对爱情是有深刻认识的人,而他们的爱情是直接在花园里孕育的,是不需要婚姻坟墓的。

“爱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买卖,公平合理,童叟无欺。”

“爱一个人决不潇洒,你非‘巧言’,只是‘辞达而已矣’。”姜筱雯笑着,接着吐了吐舌头,说,“你说女人在爱情方面多半是白痴,这是不是因为我们的祖先伏羲和女娲近亲繁衍后代。”

金陵也笑了,说:“英国诗人勃朗宁(Browning)说过,

Where my heart lies,let my  brain lie  also.

可以翻译为吾心所在,即为吾脑。我把这句话改动一下,即

Where  your  love lies, let my heart lie also.”

他并没有一味取悦姜筱雯,否则会说“Where you lie ,let my love lie”。

姜筱雯心领神会,紧紧地抱着金陵,凑到他的耳畔轻轻地说:“我希望有一天,如果我死了,我要死在花丛里,我的骨灰要散在菩提树下,翠烟的横环抱出旷达的草地,常绿的柏树来作天幕,微风传送出大自然的香味,曲曲的清溪流泻着幽冷。从此,每一个黄昏如晚汐般淹没了草虫的鸣声,而后夜色又跟着前浪扑过来将我的灵魂淹没……而每一个日出如爱抚的手指从平畴伸过来,从树林间的缝隙探过来,又落在我沉睡的灵魂上……这是多么美好的愿景了,像到了天堂一样。想到这里,死还有什么好怕的呢?连死都美好了,还有什么不能让心思顺达呢?”

“这算什么天堂?像摩罕默德安排下的天堂,那里可以占有七十二位随时随意恢复处女状态的美人,空中成群飞着脆皮的烤鹅和烤鸭,扑到嘴边来挨吃……”金陵正说着,却被姜筱雯调皮地打断,她说:“难道就没有可以占有七十二位随时随意恢复处男状态的绅士吗?”

金陵说:“没有,那是男权社会中的天堂。或许母系社会中有人这么想过。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历史的传统都对女人在社会的角色有了预设。”

姜筱雯说:“别以为我们是女人纤弱不堪,从生理上,女人无论是对疼痛的忍受力、适应力、还是生命力都比男人强,男性失血三分之一会导致死亡,女性失血超过二分之一也会引起死亡。”

金陵说:“哲学家叔本华(Schopenhauer)就有一篇‘论女人’挺有趣的。”

姜筱雯说:“你以前不是说过女人与哲学是不相容的吗?”

“你怎么能一般女人相提并论?爱人已经超越单纯的男女界限。再者,他的这篇‘论女人’严格来说算不上什么哲学之作。”

姜筱雯听见这话心中偷着乐,说:“好吧,我接受你前面的理由。那你说说这个叔本华是怎么哲学的。”

金陵笑了笑,继续道:“他说,上帝给了女人短短几年的美丽,甚至透支此后所有的姿色。所有她们要在这短暂的几年时间里抓住男人。他发现女人根本的和最大的缺陷──不正。上帝赋予男人强壮的体魄和理性,而女人是弱者,没有雄魂,于是上帝赋予她们一项法宝──‘狡计’。这种先天就有的诡诈和虚伪的本能给了她们伪装的力量。也正是因为如此,女人对别人的虚情假意最容易觉察到。”

姜筱雯问:“可我为什么觉察不到你的呢?”

金陵说:“因为叔本华忽略了男人花言巧语的虚伪,女人一爱上男人,就容易被骗,任何聪明都不见了。”我看着姜筱雯说完后,自己笑了,接着说,“多半的男人也都一样,这方面上帝并没有明显的性别歧视。男人强的只是瞬间爆发力,所以男人才学会先下手为强。如果男人是相扑,女人则是马拉松。帕格利亚将德·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有个著名论点:‘女人不是天生的,女人是后天造成的,男性中心社会按自己的需要塑造女人,压迫女人。’但卡米拉·帕格利亚在《性面具》中又把这个论点颠倒过来:‘女人是天生的,男人创造出来的文明拯救了自己也保护了女人;若水女人充当了物质文明的主要承担者,人类今天也许还住在茅草棚里。’当然这最后一句似乎带点歧视,尤其不被女权主义者接受。”

“那你怎么认为?”

“就像儒家有人性本善论,而法家有人性本恶论,角度、立场、条件不同都会影响论点,关键是能自圆其说就可。在现在这个多元社会里,多一种声音,只要不是恶意的都可倾听来开阔思维,即便是恶意的,也应该尽可能原谅。”我顿了一下,接着说,“你刚才听到天堂,我在想你去了你希望的天堂后,我要不要在墓碑上补上这句话,‘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我不信这个,你原本模仿普希金的墓志铭而给我写的就挺好,但上面可以给我加句‘欢迎你来看我,我会时常上去看你的’。”姜筱雯扑哧地笑了。

金陵又说:“比如英国诗人雪莱(P.B.Shelley)的墓志铭是莎士比亚《暴风雪》中的诗句,‘他并没有消失什么,不过感受了一次海水的变幻,成了富丽珍奇的瑰宝。’美国幽默作家马克·吐温(M.Twain),‘他观察着世态的变化,但讲述的却是人间的真理。’”

    姜筱雯说:“我记得美国作家海明威(E.Hemingway)的墓志铭是‘恕我不起来了!’”

金陵拿起床头的纸笔,写到──

Here lies Jane·Smith, wife of Thomas·Smith, marble cutter. This monument was erected by her husband as a tribute to her memory and a specimen of his work. Monuments of this style 350 dollars.

    “什么350美元?”姜筱雯看后好奇地问,并试图翻译着:

    这里长眠着珍妮·史密斯,她是石匠托马斯·史密斯之妻。她丈夫竖起这块墓碑,一则为悼念亡妻,同时也作为样品展示:此种规格式样的墓碑售价350美元。

“是墓志铭吗?”姜筱雯开怀一笑。

“当然,死后也要为丈夫做一回广告,挺绝的。”

姜筱雯沉默了一会,偷偷地说:“以前我觉得爱情本身是一种春药,我看知识也是。因为听完你智慧地说话,我就会觉得有一种安全感,幸福感。”

金陵说:“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思想的共鸣和高潮。”

第32节 红酒红颜,百兽如梦

12月13日,凌晨时分,天还没有亮,闲适的过后紧跟着是忙碌的寒寒的冬。金陵醒来后发现姜筱雯不在身边。而门缝透出一丝灯光,在黑暗的房间里显得并不黯淡。时光的香气在缓慢流动之后,渐渐凝固成胶状液体。他披上睡衣走到卧室对面的书房,房门虚掩着。

自从金陵与胡长平交谈后,剩下的就是等待比赛结束后的结果。这段时间大约有大半年的时间。姜筱雯反复揣度着到底要写什么样题材的小说。虽然她也有自己的灵感,但更愿与金陵合作。万事开头难,等到真下笔时,她却始终写不出让自己满意的大纲,只是间断地写了十几个小片段,还没正式开始正文的写作了。

金陵从门缝里顺着灯光看到姜筱雯在书桌前研究着什么,不时还挠挠头,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他推开房门,看见满地都是纸团,另一面书桌上的电脑打开着。正在此时,姜筱雯刚刚写了一张,立刻撕掉后揉成一团扔到了金陵脚下。他捡起来看了看,纸上涂涂改改地写着一部小说的大纲,还是半成品。

无言只是一种被缚的安然,但也未是必然。金陵有些生气,终于开口:“怎么起得这么早?”

“不知道写什么,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醒来了却全忘了。本以为会有什么灵感的,结果一无所获。这么多天过去了,我自己连一个大纲也没定下来。我们也不能待在坐吃山空。”

金陵说:“现在的小说大多都是自费的,作家能靠写东西养活自己的越来越少。你早该知道写作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别急!”

姜筱雯说:“你的这些故事是怎么想出来的?我怎么就想不到呢?”

金陵说:“别急,别急,你要是写不出优秀的小说,这不是在打我的脸吗?”

姜筱雯笑了,说:“是我笨,怎么能怪你呢?”

金陵说:“你要学会写你熟悉的人和物。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构思小说,是以你我关系的为基础,或者叫以你我为原型,为你量身定做的。”说着他坐在电脑面前。

“真的吗?”姜筱雯半信半疑地跟了过去,坐在他一旁。

    金陵在心中打好腹稿,快速输入电脑,简单修改后打印出来。姜筱雯一动不动地看着金陵输入电脑,大脑却跟着活动。

小说题材十分新颖,构思十分精巧,很有创作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主题:

描写公安缉毒中警察与毒枭斗争的残酷,描写法律制度的不足和缺陷,描写纯真到走火入魔的爱情,描写商战中拔刀见血的竞争,描写人性中贪婪自私的一面,描写跌宕起伏的充满惊险和人文背景的探奇等等。用爱情穿针引线,描写社会现实竞争的激烈,描写几个小人物与社会的冲突,或描写小人物用本能战胜新奇的探险,描写新旧制度过渡时期的缺陷对小人物的影响,惩处利用合法不合理的或(合理不合法手段)侵吞国有资产的人。利用廉价倾销的方式打垮对手进行合法的报复,或是利用骗局却没有私利的公益,挑战情与理的界限。

题材:

结合缉毒、爱情、探险、寻宝、金融、商战、公益。

特点:

高智商、悬念、刺激、紧张、文史内涵丰富。

姜筱雯捧着提示大纲,惊喜地说:“我要认真地慢慢写这部属于我们的小说。所以我打算多管齐下,同时写几部小说。”

金陵说:“同意,完全可行。”

姜筱雯回头转念说道:“对了,圣诞快到了,祝你节日快乐。”

金陵说:“我都忘了这个日子的存在。我虽然在美国生活了这么多年,但从没有在中国过圣诞节。”

“你知道有关圣诞的事情吗?”

“了解一些,我记得有人专门跟踪圣诞老人,1997年,加拿大军方Jamie Robertson少校在网际网路上设立了‘NORAD 跟踪圣诞老人’网站,使得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在平安夜获得圣诞老人的最新位置”

“真的吗?”姜筱雯在电脑中搜索了一番,屏幕上显示:

第一个圣诞节是在公元138年,由罗马主教圣克里门倡议举行。而教会史载第一个圣诞节则在公元336年。由于圣经只记载耶稣生于夜间,未明记耶稣生于何时,故各地圣诞节日期各异。直到一百多年后的公元440年,才由罗马教廷把12月25日定为圣诞节。

公元1607年,世界各地教会领袖在伯利恒聚会,进一步予以确定,从此世界大多数的基督徒均以12月25日为圣诞节。

十九世纪,圣诞卡的流行、圣诞老人的出现,圣诞节也开始流行起来了。

传统上认为圣诞老人来自北极,如北欧各国认定的芬兰的拉布兰省,然而在第40届世界圣诞老人大会上,丹麦属地北美洲的格陵兰岛被重新议定为圣诞老人的居所所在,原因是该地实际拥有众多的驯鹿。

1955年,位于美国科罗拉多斯普林斯的Sears Roebuck & Co.公司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广告,鼓励孩子们通过一个特别的电话号码给圣诞老人打电话。但是广告上给出的热线电话号码出现了印刷错误,原本应该打给“圣诞老人”的电话全部被转接到了北美大陆防空司令部的指挥中心热线上。Harry Shoup上校在圣诞前夜接到了第一通电话,一个6岁的男孩在电话中讲出了他的圣诞愿望。上校并没有觉得这是件可笑的事情,于是在他接到第二通电话时,向孩子的母亲询问情况后终于搞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下令要求所有工作人员必须给打进电话的所有孩子提供圣诞老人当前的位置。三年后,美国和加拿大将两国的防空军事机构合并成了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但这一传统保留下来了。

司令部在志愿者的帮助下,于平安夜向打入电话的孩子们和主流媒体报告圣诞老人的最新位置。目前,约800名服务人员和他们的家人志愿在美国山区标准时间12月24日2时至12月25日2时之间轮班工作。

……

两人看完了资料,姜筱雯俏皮地说:“我挺喜欢拉圣诞老人的驯鹿。”

金陵将头侧了过去,问:“你知道我希望成为什么动物吗?”

“什么动物?不会是小猫小狗吧!”姜筱雯笑道。

“狮子。据我所知,唯一的一种雌雄两态的猫科动物,‘万兽之王’,在有它的生存环境里,其他动物都得靠边站。但狮子也是同类竞争最激烈的猫科动物,狮群之间都会尽量避免遭遇。”

“好的,下次我们就吃狮子头。”

金陵笑了笑,接着说:“我知道每只狮子的胡子部位特征不会完全相同,就如同人类的指纹特征,并且不会因为年龄变化而有所改变。狮群中狩猎工作基本有雌性完成,‘男士’基本只负责吃,在开阔的草原上把夸张的鬃毛和硕大的头颅隐藏起来是不容易的,与其让它们在外面吓跑了猎物,不如回家闲待着。不过尽管不事生产,雄狮仍然受到母狮的尊重,于是捕猎回来的战利品通常先由雄狮享用,等它们用膳完毕才是地位最高的母狮,最后才是孩子们……”

姜筱雯说:“是啊,就像你现在。你对动物这么了解吗?”

金陵说:“动物永远不是单纯的动物,人类文明早已经赋予了几乎所有常见动物以新的含义。”

姜筱雯问:“真的吗?”

金陵说:“我举一个例子。在古希腊晚期,创立斯多亚派的芝诺(Zenon)把哲学分为三个部分:逻辑学、自然哲学和伦理学。他们曾做了一个有趣的比喻。如果哲学是一个动物的话,逻辑学是骨骼和腱,自然哲学是血和肉,伦理学是灵魂。”

姜筱雯点了点头,说:“知道知道,我这只是序曲。”

金陵说:“狮在基督教图像中的象征意义,既可以是善,代表威猛、勇敢和慷慨,也可作圣徒之侣或英雄之友,也可以是恶,代表凶暴,残忍和嗜血,是扑向善良之辈和殉教圣徒的恶兽。但不论好坏,狮总是权威与力量的象征。埃及卡夫拉金字塔旁的狮身人面像。在《圣经·旧约》中,狮是以色列十二族中第一族犹大族的族徽,是大卫的标志。在《圣经·新约》中狮是福音使徒马可的象征,像天使一样往往有翼。由于马可是威尼斯的主保圣人,翼狮便成为威尼斯的标志,威尼斯电影节的奖杯就是翼狮。四大先知,以赛亚、耶利米、以西结和但以理之一的但以理,拒绝敬拜其它的神。有一次,他因为祈祷被逮捕,被放入一个一群饥饿的狮子兽穴中。上帝保卫但以理,因此他不被狮子伤害。教父哲罗姆以狮为伴…….这样的故事很多呀。”

姜筱雯说:“我知道了,犹太人士师参孙(Samson),‘士师’在希伯来原文中即‘审判官’,‘参孙’在希伯来语中是‘阳光之人’的意思,而狮子是太阳在蜜月七月时的星座。他凭借上帝所赐极大的力气,只身与以色列的外敌非利士人争战周旋,是第一个真正让非利士人畏惧的以色列首领。他如拿细耳人般长成一个魁伟的青年男子,却偏偏爱上了一名来自亭拿(Tinma)的非利士女子。可父亲玛挪亚(Manoach)得知后却不喜悦,因为当时以色列正受制于非利士人。但参孙执意要这样做,并上路前往亭拿向女子求婚。路上一只雄狮向他吼叫,参孙徒手就撕裂了这只危险猛兽,如同撕裂山羊羔一样。第二次去亭拿的路上,参孙看见路边横着上次那只死狮的尸体,体内有一群蜜蜂。参孙于是从尸体里取了些蜂蜜,边走边吃。不久,参孙请了30名新娘的当地人庆祝他与非利士女子的婚礼。这些人与参孙打赌。他要出一个谜语:‘吃的从吃者出来,甜的从强者出来。’他们想不出谜底,就威逼参孙的新婚妻子。于是她整天哭哭啼啼地缠着参孙。最后一天她逼着他,参孙才将谜底告诉她。第七天,太阳刚要下山,那30名非利士人来到参孙家,向他提了个反问句作为答案:‘有什么比蜜还甜,有什么比狮子还强的呢?’于是,参孙认输,怒气冲冲地回到家乡。”

金陵又说:“不错,不错。可惜这个参孙肚量太小,把新娘丢下自己就回去。个性固执,不尊重以色列人的律法和父母的劝戒,随自己的喜好,娶非利士女子为妻。他更随意放纵肉体的情欲,与妓女和坏女子大利拉(Delilah)交往,不知儆醒。最后给敌人有可乘之机,被非利士人挖其双眼并被囚于监狱中折磨,受尽羞辱。看来,你似乎有弦外之音呀,哈哈。”

姜筱雯说:“每一个民族或国家,都有自己的图腾,如中国龙,印度象,俄罗斯北极熊……说到动物,这也让我想起中国近代被西方列强瓜分的《时局图》,在中国的地图上画满了各种动物,深意一目了然,不言而喻。”接着,她搜索出那张《时局图》。

金陵问:“你知道这幅‘时局图’的具体深意吗?”

姜筱雯说:“当然,这是一幅著名的时事漫画。北方的熊,盘据东三省和蒙古,是指俄国;英国被喻为犬,占有长江流域;盘据中南半岛的蛤蟆,往广东、广西、云南张手,譬喻法国;肠譬喻德国,占山东;太阳譬喻日本,太阳的光线伸延到台湾;最后一个是鹰,盘据菲律宾,对中国领土虎视耽耽,譬喻美国想和列强分一杯羹。只不过这个肠代表德国,我一直弄不懂。”

金陵说:“据我所知,《时局图》有两个版本,旧版是黑白的,新版是彩色加工过的。原先代表英国的犬也被老虎所代替,还出现了五名中国人图像。蔡元培在转载时改名‘瓜分中国图’警醒国人。黄遵宪在题词《仰天》中称为‘群雄豆剖图’。我不以为然,因为‘群雄’疑有褒义,不如称为‘群魔斗舞’。虽然当时的德国多出产肉肠,但一般认为这是粤语‘长虫’的音误,而‘长虫’则是蛇的俗称。留学期间,我在美国华盛顿国立档案馆见过原件。那五个中国人:一人手举铜钱,譬喻他是搜刮民财的贪官;一人右手高举酒杯,左手拥抱女子,譬喻只顾寻欢作乐,耽于酒色,不顾民族安危的中国人;一人横躺地上,没精打采,譬喻吸食鸦片的吸毒者;一人在马旁举重练武,另一人在读书,书上写有‘之乎者也’,两人皆陷入吸毒者罗网之中,譬喻文状元和武状元。”

姜筱雯说:“《西游记》的猪八戒恐怕是寓意很强的一个人物,直接长了个猪头。”

金陵点了点头说:“是啊,马丁·路德,这是一个在近代资本主义发展初的运动中,被教皇斥责为‘闯入葡萄园的野猪’的宗教改革巨人之一。在教皇的领地上,横冲直撞,震撼了传统天主教会的千年根基,并引起了欧洲的连锁反应。他也因反对农民起义,主张非暴力,而备受争议。就这点而言,他又有点像印度的圣雄甘地。”

姜筱雯问:“我看过《我有一个梦想》。你说的是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吗?”

金陵说:“此人非彼人。我说的马丁·路德活在十五世纪的欧洲。路德主要的工作不是十分之多,但都是开创性的,为以后的改革奠定了基础。所以,他在德国乃至世界历史上,都有着其特有的巨大影响,以至于被认为这400年来,再也找不到一个德国人能与之相提并论。”

姜筱雯偷笑了一声,故作严肃地说,“我刚才说到了小猫小狗,你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吗?就说狗吧,哮天犬,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

金陵说:“说到狗,我想到一个人‘像条狗一样活着’。”

姜筱雯皱了皱眉头说:“不用勉强,你在我心目中已经很完美了。”

金陵笑了笑说:“我不用女人怜悯,说到他,就必须向你介绍一下‘犬儒主义’。这是‘疯子’第欧根尼颠覆一切传统价值和常规的倾向的哲学。因为在他看来,狗活得自然、简单、快活,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而人们却被财富蒙住了眼睛,被宗教道德腐蚀了心灵,被技术掩盖了本性。因此他声称,人并不比狗高明,人类的所谓文明毫无意义,只有像条狗一样活着才是人生之真谛。于是,他虔诚地践行自己的‘犬儒哲学’。有一次在光天化日下,他打着一盏灯笼穿过市井街头,碰到谁就往谁的脸上照。人们问他何故如此,他回答道:‘我想试试能否找出一个人来。’还有一次,有人将他带进了一所豪宅,但警告他不得随地吐痰。于是他清了清喉咙,把痰吐到了那人的脸上,还说在这里吐痰找不到比那人的脸更合适的地方了。据说活过八十的他和伟大的亚历山大死于同一天。他的门徒们在他的坟墓上立了一尊大理石雕成的狗像,以纪念第欧根尼真正的、自由的人生!”

姜筱雯还有些不甘心,说:“那猫呢?”

“猫有九命,由于它们行动快速,来去无影,人们把它误认为是一种超自然的形象;再加上如果毛色是黑的,令人特别感到一股邪气,它的故事就更多了。民间也相信女巫饲养的猫能言人语并预测未来,是供女巫使唤的妖精。在‘猎杀女巫’的时代,就有猫只与女巫陪葬。在黑暗时期,有很多妇女仅仅因为饲养猫只而被当做女巫,与猫只一同受刑。审判中亦加入了有关猫的罪名:‘怪猫趁夜溜进民舍攻击婴儿,或闷死睡梦中人’是当时女巫审判的证人们共通的证词;有些证供宣称女巫可以变形为猫好接近她们欲加害的对象;有些描述女巫或异教徒会聚会亲吻猫屁股;而宗教审问中亦出现了所谓敬奉猫的‘罪名’。在男性的社会主导下,被认为女巫化身的猫及女性都受到迫害;然而在屠杀猫后,鼠疫更为猖狂,使人们更恐惧。基督教因而把一切都直斥是猫所致,乃异教徒的象征,并灌输人民‘猫是女巫化身,地狱的使者,拥有撒旦的力量,一定得摧毁它们。’被冠上恶魔使者的称号,人见人厌,把黑死病等灾害全归咎于猫身上。”

姜筱雯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动画片《蓝精灵》中巫女的黑猫,这与中国截然相反,中国是《黑猫警长》。”

金陵感慨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真不知这是该出自女巫之口,还是黑猫之嘴。在位于印度洋的最大的珊瑚岛国马尔代夫,人们最不喜欢、最讨厌的是猫,所以马尔代夫是世界上惟一的‘无猫国’。正因如此,马尔代夫的自然生态失去了平衡——老鼠没有了‘天敌’,使岛上的老鼠不仅长得肥大,而且自然繁殖力很强,多得连白天也成群结队地在街上乱窜,横行无忌。”最后他又补了一句,说:“这样的科学知识一样,你解释不了,不代表别人解释不了,更代表不了科学解释不了。很多人就是犯了这样的错,所以才被蛊惑,甚至上当受骗。”

……

【待续】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