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遥远的救世主Ⅱ (39、40节) by 比铭

【编辑】按:网友比铭(笔名)在韩寒作假的真人真事基础上创作了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Ⅱ》。从今天开始连载这部小说,将跨越一个暑假。欢迎大家捧场,支持原创作品。

小说的简介见链接:http://www.daohan.org/遥远的救世主Ⅱ

小说连载连接:http://www.daohan.org/html/tag/yaoyuanjiushizhu

------------------------------------------------------------------------------------------------------

第39节 郁金之香,红粉知己

9点多了,姜筱雯从睡梦中醒来,她没有吵醒金陵,而是沿着楼梯下走到大厅。她环视了一下这栋别墅,因为睡前只是在屋外转了几圈,屋内还没来得及看具体的装饰。她眼前一亮,桌上、茶几到处都是各种颜色的郁金香。她立刻上前轻抚,细闻,心情顿时高涨,因为这是她的最爱专爱的花。而且窗台有十几盆特别漂亮的植物,是观叶植物,因为它们的叶为最具观赏价值,特别出众,但她多数都不认识。

因为上次为了特意装饰“兰如今”餐厅而买了许多观叶植物,也恶补了一下相关的知识,所以她对观叶植物有了初步了解。只能叫出几种植物的名字,例如桌前那盆绿叶夹着金黄色的就是金脉爵床,有种富贵安逸的感觉。旁边的一盆叫丽穗凤梨,暗绿色的叶面上有紫褐色的横向条纹,像猛虎的战袍。

姜筱雯看着这些美丽的郁金香,不禁想起金陵为她讲过的两个故事。一个是传说,一个是历史。一个美好动人,一个残酷冷血──

相传在古欧洲,有个美丽的姑娘,同时受到三位英俊而优秀的骑士爱慕追求。三人分别送了一顶耀眼迷人的皇冠、一把光彩夺目的宝剑和一大把的黄金。少女左右为难只好向花神求助,花神于是把她化成郁金香,皇冠变为花蕾,宝剑变成叶子,黄金变成球根,就这样同时接受了三份爱,而郁金香也成了爱的化身。

当年郁金香从中国青藏高原经土耳其引入欧洲,风行到了17世纪成了荷兰疯狂金融投机商们竞相追逐的目标。于是就编了这个故事加深了荷兰人对这花的印象,曾还宣扬:谁轻视郁金香,谁就是冒犯了上帝。这是人类历史上有记载最早的投机活动,也导致了最早的金融泡沫。荷兰的“郁金香泡沫”昭示了此后人类活动的一切投机活动,最终导致了千百万人的倾家荡产。

 姜筱雯上下端详着这栋温馨的别墅。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她回答房间。此时,金陵才刚好醒了过来。而姜筱雯正坐在床边,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已经中午了吗?”

“我都洗完脸,刷完牙了,用的是你的。”姜筱雯点了点头。金陵起身拉开窗帘,和煦的阳光照了进来。

金陵与姜筱雯下楼到了大厅。“我发现你家也有咖啡,我泡了一杯,给你醒醒脑!”姜筱雯在橱柜里拿出速溶咖啡,泡好,含情地递给金陵。

金陵说:“不是‘你家’,是我们家。”

姜筱雯幸福地笑了,说“这就是我说的正宗美式咖啡。我们今天要去哪?”

“我去洗个脸,先填饱肚子。等下会有人送菜……”

叮──咚,金陵的刚走进卫生间,门铃就响了。

姜筱雯跑去开门,只见一个成熟而性感的女人手提着大大小小的塑料袋站在她面前。“看什么,还不来帮忙!”这个女人一点也没见外,姜筱雯立刻上手帮忙。她一看,塑料袋里装着各种蔬菜、猪肉、鸡和鱼。

姜筱雯立刻从这个女人的气质和言行猜到了她的身份,礼貌地问:“请问你是董青亭吗?”

董青亭瞟了她一眼,说:“还真有眼力,Kiss呢?”

“Kiss?”

“Ling King……我们都叫他Ling Kiss。他没告诉你吗?”

姜筱雯尴尬地说:“我们一直在说中文。”

董青亭将买来的菜带到厨房,并一一从塑料袋中取出,整齐地放进大冰箱里。而后自然地在大厅坐了下来。姜筱雯见她对这个家的熟悉程度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坐在她的对面,苦笑地问:“你对这里很熟啊!”

“当然,这本来就是我家。这些郁金香和观叶植物平时都是我在照顾。”

“啊?”姜筱雯十分吃惊。

董青亭见她很不自然的表情,笑着说:“别误会,这个地方原本是我买的,刚刚装修好,没有住多久,当年我女儿的身体突然查出了问题,急需大笔钱。于是,金陵出高价卖下了这里。”

姜筱雯悬起的心放了下来。此时金陵洗漱完出来。

“来了,多谢!”

“你的药,我也带来了。”

姜筱雯好奇地问:“金陵得了病了吗?”

由于金陵事先与董青亭通过气,说要董青亭淡淡地说:“金陵说最近老是头疼,估计是用脑过度,所以开了点药。”

姜筱雯点点头,说:“的确是用脑过度。那你要不要给我开点补脑的,我最近一段时间连续写作,也死了不少脑细胞。”

董青亭说:“我是他的私人医生,所以这些药都是为他量身搭配的,别人可不能乱吃。你要是需要,我给你看看。”

姜筱雯笑着说:“开玩笑,我可不想没病找病。”

“你们先聊,我来下厨,让小雯尝尝我的手艺。”

姜筱雯半信半疑地问:“你也会做菜吗?”

金陵笑而不答,走到厨房打开冰箱,一看冰箱被塞得满满的了。接着他先是煮饭,而后做菜,忙碌起来。

姜筱雯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突然有一种自卑感。她站了起来,说:“你要喝点什么?”

董青亭没有回答,上下打量着姜筱雯,看得她心里有些发毛。

几分钟之后,董青亭开口了,以一种严肃得像是下结论的口吻,说:“你太不了解金陵了,你们不合适。”

姜筱雯诧异地问道:“你是说我吗?”

董青亭笑了笑,说:“汪瑜茜是一个厨艺了得的人,他的厨艺怎么会差呢?”

姜筱雯说:“即便是我不知道他的厨艺,这只是时间问题。今天见到了,也就知道了。”

董青亭说:“身体上,女人总是守着自己的规律;心理上,女人总是守着自己的信仰。他不会爱上没有信仰的女人,而又信仰的女人一定会失去他。女人哪,有时是需要靠运气和缘分的。可有些贱东西是与生俱来的。”

姜筱雯说:“我从来没有否认过也没说自己高尚到没有贪嗔痴了。我相信是人都有。我有,他也有,怎么就不合适了?”

董青亭笑了笑,说:“你现在一定在想我是不是在劝开你们后,自己上。”

姜筱雯没有说话,默认了。

董青亭说:“你高估了我,也低估了我。说你高估了,是因为我还没清高到不知道自己是谁;说你低估了,是因为我还没天真到不知道自己要什么,能得到什么。话说回来,我们认识的时间比你长多了。如果我们要真的有感觉,现在也轮不到你了。”

姜筱雯说:“言下之意,这就是你说的运气和缘分吗?”

董青亭笑了笑说:“算是的。在他看来,完美的爱情需要一个完美的开头和一个不完美的结果。因为修成完美结果的是亲情,不是爱情。”

姜筱雯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问:“我很想知道他在你眼里是一个什么人?”

董青亭,想了想,沉静地说:“不是人,是魔、是鬼,都可以。”

这是姜筱雯第二次听到别人这样评价金陵了,她的心里立刻升起一股强烈的自卑感。她肯定地说:“我听说过他有一个‘混世魔王’的外号。”

“这些年,他在华尔街各大金融机构游刃有余,不按常理出牌,在赢得了暴利的同时,也赢得了金融巨鳄的青睐。‘混世’二字,真是侮辱了他的智商。”

姜筱雯笑着说:“倒也是。意大利的但丁在《神曲》中说,‘植物的生命要从他的绿叶上显出来。’而我的生命要从她的身上显现出来。女人总是用眼睛判断,而我用第六感来判断。所以即便是他骗我,我也是心甘情愿的,他也是光明磊落的。”

董青亭感触道:“果然是一个漂亮的借口。他曾经说过,有谁要是低估了女人的情商,就会吃亏,说得真是不错。”

她站起来走向大门,姜筱雯说:“你是要走了吗?不留下来吃饭了吗?”

董青亭走到门口时,嘴角上翘露出微笑,转过身来,又说:“留下来也吃不到。刚才跟你说的话,你别介意。他说过只有爱情可以理直气壮地不讲道理。”

姜筱雯喊到:“金陵,青婷要走了。”

听到声音的金陵走出厨房,他没有挽留,没有客套,而是与董青亭拥抱了一下作为道别。

董青亭走后,姜筱雯问:“你怎么也不客套一下?好歹留人家吃顿午饭。”

金陵说:“她是个明白人。我也只做了两个人的饭。”

姜筱雯吃惊道:“她居然预料到了。”

金陵说:“和这种人打交道,很默契,也很舒服。少了许多客套,多了许多真挚。饭菜都差不多好了,我们开饭吧。”

姜筱雯甜甜地笑了,突然强吻了他一下,然后又用强硬的口吻说:“Ling Kiss,好浪漫的名字!”

金陵也笑了,说:“这是大学同学乱取的,后来想改也改不了。”

姜筱雯心里想:“我不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但我会把爱情当作美德来培养,因为我流着炙热而忠诚的血。”

两人一起将三道菜分别端出来,摆好两瓶红酒。

“火腿冬瓜汤还要等几分钟,先尝尝我收藏的美酒,”金陵打开一瓶红酒,给她斟了一杯,说,“你尝尝这酒。”

姜筱雯瞅了瞅桌上没开封的酒瓶,说道:“L-a -T-a-c-h-e,La Tache,这是拉塔希吗?”

金陵笑道:“我手里是康帝,C-o-n-d-e,Conde.”接着他又打开了桌上的康帝,倒满自己的酒杯,说:“你喝喝,看看有什么区别。”

姜筱雯分别端起两杯酒,先是轻轻摇了摇,而后都喝了一小口。金陵则在一旁讲解──

拉塔希位于法国勃艮第地区,面积不到十公顷。特色是富含多变的气息,炫烂而温厚,是嗅觉与视觉的完美组合。而康帝的香气较足,高贵、清雅隽永,但这些都必须再凭个人口味评定。拉塔希曾是全法最昂贵的及最受欢迎的酒园。它之所以能够名列世界红酒的顶尖,妙处正在于每个人可以对其丰富的内涵赋予不同的想像。而拉塔希也是唯一可以挑战康帝园地位的红酒。

“我经常和品酒师玩的游戏。你随意将酒杯对调交换位置!”说着,金陵转过身去。

“你要猜酒吗?”姜筱雯将酒杯调换了两遍,又说,“好了,你可以转身了。”

“好!”金陵转过身,两手端起两个酒杯,轻轻地品尝着其中的红酒,说:“左手酒较强劲,口味重,应该是红酒塔拉希。人生乐趣是色与酒,如今我死而无憾了。”

姜筱雯拍手称道,但埋怨道:“说什么死啊?”

金陵指着酒杯,说:“这叫杯中含太极……”

姜筱雯则挺起腰,指着肚子,说“那我这叫……腹内孕乾坤。”

金陵满意而佩服地大笑出声。因为姜筱雯对得太妙了,杯对腹,中对内,含对孕,太极对乾坤,十分工整。他一边端详着郁金香,一边细细品味着杯中的葡萄酒,吟诵道:“‘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这每一种花都被赋予的一种意义,让人来联想翩翩。”

“我做了一道“鸳鸯鸡”的拿手菜。”

“鸳鸯鸡?我喜欢这个名字。”

“开饭前,我就给你讲讲这道菜的典故。”

“看来是一道名菜。”

金陵端起红酒喝了一大口,说:“相传秦末有位美人虞姬,因避秦乱来到古吴,姿容绝代,博学多才,立志非英雄不嫁。一日她拜谒孔庙,见了项羽重瞳炯耀,仪表非凡,单臂举鼎,心窃爱慕,于是禀父亲邀项羽作客。虞姬亲自做了这道菜。她的父亲心领神会,当面许亲,又资助项羽起兵反秦、秦灭亡后,项羽自命西楚霸王,建都彭城,这‘鸳鸯鸡’也就流出下来。”

此时姜筱雯笑着说:“我是芙蓉,它是鸡,芙蓉炖鸡吗?”

说着,她动筷夹了一块尝了一下,像裁判一样,说:“很好。”

“鸡?我有很多相关的故事,你要不要听?”

姜筱雯说:“又不正经了。我都饿死了。”

两人哈哈一笑,开始很有兴致地吃了起来。

此时,金陵去厨房端出火腿冬瓜汤。他看着姜筱雯可爱的吃相,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他不想允诺,因为允诺像花露一样有些诱人。他也不想默许,因为默许像残云一样有些遥远。他只有静静地等待着时机,多看她一眼。

    金陵吃了几口菜,说:“好不容易来一趟纽约,要当做例假一样,不,是当做放假一样,好好放松一下,修身养性,记住容人却侮,谨身却病,小酌却愁,多思却梦,种花却俗,焚香却秽。”

“这个我懂的,静坐补劳,独宿补虚,节用不贫,为善补过,息忿补气,寡言补烦。”姜筱雯应答自如。

姜筱雯举杯,两人碰了一下,她问:“像你们这样的金融精英是不是都很挺风光?”

“一般过得都不错。华尔街的运作背后是暴利的驱使,这种华尔街文化本质上就是强取豪夺,像这些金融工具就是这种掠夺文化与法制文化融合的产物。用合法的手把大多数人口袋里的钱抢来放进少数人的口袋。金融市场就像是一个大江湖,一个只讲规矩不讲道义的江湖,你在闯荡江湖的过程中要比豺狼虎豹还凶狠,还要比针线绣花还心细。”

“这样一定很累吧!”姜筱雯皱了皱眉。

“当然,这是不同的文化、传统、宗教、道德间冲突的,除非你没有主义,没有态度,否则你心理成本会很高,太费心血了。等条件允许了,我就会香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金陵说。

“按你的条件完全可以取得美国国籍的,房子都买了,为什么会又想定居香港呢?”

金陵说:“我本就无意当个美国公民,这倒不是美国不好,反而是美国太好,但缺了那么一点中国味,感觉总是在异国他乡。香港是个好地方,是一个中西文化融合的桥头堡,是一个宽容多元的社会,少了很多传统世俗的束缚。而且从香港到婺州也很方便,我们可以经常回家。呆在香港毕竟是站在自己的国土上。”

他们聊着聊着,酒喝完了,饭也吃完了。金陵躺在了沙发上休息,而姜筱雯则负责收拾碗筷。

姜筱雯整理完后,坐在他的身边,依偎着,说:“你给我讲一个故事吧,像小时候你哄金陵睡觉一样,不能重复。”

金陵说:“你都多大了,还跟小孩一样。”

“小孩讲完了要睡觉,我则恰恰相反,讲完了,我们就到长岛周围走走。”

“好吧,我给你讲一个日本的山比高低的故事。传说很久以前,骏河的足高山来和富士山比高低,足柄山的明神说它太数慢,就用脚踢它的头所以这座山尽管是一个拖着很长的大尾巴的大山,但没有头,就矮了。后来人们把这山的碎石土收集到一起,在海上造了一块陆地,这就是浮岛原。八岳山河富士山在很久以前也争比过高低。山神把一个水槽子搭在了富士山和八岳山的山顶上,然后往槽子里放水,水流向了富士山一方,富士山输了。可这激怒了富士山,就用那水槽子打八岳山的头,并用脚踢它,于是八岳山就矮了,变成现在这样……”

说走就走,金陵的故事讲完后,姜筱雯就跳了起来。金陵带着姜筱雯漫游了大半个岛,欣赏着长岛得天独厚的迤逦风光,从海滩漫步到湖边垂钓,从长岛东部北叉的葡萄园到北边冷泉港,再到野雁小湖再到各种历史博物馆。只要有金陵在,她永远不用担心无聊。因为他就好像是一本活生生的百科全书。

第40节 华尔之街,金融杀戮

金陵和姜筱雯乘车来到纽约曼哈顿区的中央大街。这里是纽约的商业中心、居住中心、文化中心、购物中心和旅游中心。纽约第五大道上许许多多的西装革履的男士和衣着时尚的女士,或拿着深色的公文包,或背着名牌小包,快步进出各栋高楼大厦。大街上有的人或一边走路一边拿着手机说着流利的英语,或是旅客随队四处张望着周围林立的建筑……反正这儿的人流拥挤而有序,呈现出一幅高雅、华丽、品味、时尚及活力的现代都市生活图景。每一天,不知有多少人穿梭于纽约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

    “你知道如何开一家好的银行吗?”来到华尔街,姜筱雯问金陵的第一个问题。

    “第一,它要有雄厚的资本金。”

    “是啊,银行就是钞票的仓库。还有呢?”

“第二,它有忠诚的客户;第三,金融创新能力,搞出各种各样的金融产品;第四,大宗交易,业务量稳健。所以我们一一对应得出结论,美国就是世界的银行。这也是美国真正强大的原因。美国、美元和石油,明眼人可以看出华尔街金融在期间的不可缺少的作用。”

姜筱雯顿时清晰而强烈的明白金陵带他来纽约的用心良苦。

两人边走边聊,有说有笑。姜筱雯对周围的一切感到新奇,旁边又有一位导师型的导游,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当金陵再次站在这个有些拥挤的金融森林时,心情愉悦多了。尽管至今还有,以后还一定会有许多人带着冒险猎奇的心态在这个庞大的资本市场前仆后继式地淘金。但他没有多想什么,只是想陪好姜筱雯,尽可能多的告诉他所知道的。

造就了无数财富神话的这片金融生态虽占地不大,却在历尽两百多年的沧桑后始终保持着一定的繁华与葱郁。金陵在此断言,“华尔街”三个字早晚会超越了它本身的地理范畴,成为美国垄断资本、金融和投资高度集中的象征。即便是许多金融机构或是巨人离开了地理意义的华尔街,也无论它们地理位置相隔多远,华尔街人在精神上仍然属于同一条街道。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华尔街这个自成体系的金融帝国地位难以被撼动。

进入华尔街,两人一路向西漫步着。

姜筱雯说:“按你的逻辑,华尔街像一台绞肉机似的。”

金陵说:“不是像,就是,股市就是一台吞钱的绞肉机。只是你没有机会赔钱而已。”

姜筱雯问:“在竞争残酷、优胜劣汰的华尔街里,就没有一块圣洁的安静之地吗?”

金陵指了一下前方的建筑,说:“应该有,是西街口的三一教堂(Trinity Church)!”他们快步走去。

这是座自300年前修建而后重建两次的古老教堂,左右两侧都是高耸的写字楼,只有周围一小块地方还保留难得的十七世纪花园和墓地。这直冲云霄的84米教堂尖顶,曾一度是纽约最高的建筑。长眠于教堂北侧墓地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更是给教堂增添了不少历史与文化的内涵。这位恃才傲物、性格火爆的伟人一生“两袖清风,一尘不染”,作为美国的开国元勋之一和宪法起草人之一的他临终前曾还一度被拒绝下葬这里的请求,不知如果当初的牧师看到如今的教堂以他为荣会有何感想。

这个三位一体教堂的建筑非常独特,金陵简单地介绍完这座教堂后,握住姜筱雯的手细细轻抚教堂的一砖一石,两人对华尔街文化、历史都有不同的奇思怪想式的感触。此时的金陵却在思考信仰这东西,并联想到诸神跟世人争宠争利的场景……反正仁慈的上帝是不会记仇的,遐想自然也就肆无忌惮不怕得罪了。姜筱雯进入之后,在耶稣面前,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着。而金陵就站在门外,不进不出,远远地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当姜筱雯出来时,她说:“耶和华神使亚当沉睡,在他睡着时,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亚当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亚当跟前。这便是夏娃。亚当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金陵笑着说:“我怕你是我嘴中的肉。”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来到一旁的空地草坪。

“还记得我给你的是美元吗?”

“当然,我随身携带。”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皮夹,取出整齐的十元美钞。

金陵指着它正面的肖像,对着姜筱雯,说:“这就是躺在里面的人。”

姜筱雯回头再看了看显露风霜的大理石碑纹,颇有感慨之意。姜筱雯张望了一下,离教堂这几步之遥,就是喧嚣的街道,车水马龙。

    金陵说:“汉密尔顿作为美国财政、金融制度的创始人在这里永远地注视着华尔街,正如他的墓志铭所写的,他的天赋和美德将永远被感恩的子孙所敬仰。”

教堂的正前方是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而那身体健硕、鼻孔发光的庞然大物,就是被视为华尔街象征的铜牛。还没等人靠近就被它浑身透着的“牛”气震住,不时会有一些中国游客争相合影,抚摸,甚至骑跨拍照。

姜筱雯仔细打量着这头身长5米、重达6300公斤的铜牛,拍了拍它。

金陵笑着说:“这是资本主义的牛屁股,可我每次想到里面的股市翻云覆雨时,门口的铜牛却十分镇定而面不改铜色时,心中总会泛起无名的感慨。可惜它不会自嘲。”

    姜筱雯问:“是不是在你们眼里,都是些眼花缭乱的‘钱生钱‘的把戏啊?”

“的确,谁谙熟金融豪赌游戏的规则,谁就坐拥财富的源泉;谁掌握资本投机之道的钥匙,谁就能明目张胆的合法掠夺财富。这样的基金经理人在华尔街到处都是,他们都是光明磊落的贪婪者。”最后,金陵还不忘自嘲道,“就像我一样。”

利用金融市场动荡之际,通过做多或做空金融市场而牟取暴利的资本运作,金陵已经不屑一顾了。他做不到“掠”过之后心中不起半点涟漪,尽管这不是违法犯罪的心理成本,但也要很高的心理素质的,

走着走着,一路人流涌动,旅客很多。

姜筱雯问:“你回国后有没有意向在国内的金融市场闯荡一番?”

金陵接着说:“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中国资本市场上长期没有退出机制,法制法规等一套系统先天不足,以至中国资本市场的投机性浓厚,成为华尔街人的共识。许多华尔街的大鳄已经看准了许多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想乘机从中赚取手续费。”

姜筱雯问:“这不是双赢和自主选择的结果吗?”

金陵说:“算是吧!但中国还需要交学费买教训经验。从欧美的金融发展史看,以前是欧美的民众替少数金融大鳄买单,现在是中国民众和政府为华尔街买单。你的学费就是别人的暴利。”

姜筱雯问:“华尔街有这么厉害吗?”

金陵说:“就像越是春耕农忙,我们的土地就会受到越多的强暴和蹂躏。对于农民的拾穗,土地是又高兴又悲伤。喜悦的农民收获了一担担饱满稻谷,而大地却收不到一粒金黄的穗谷。要知道农民就是我们这些IT精英们,世界就是这片土地,掌握稀缺资源的华尔街就是这片土地的一座水库。这是与美国国家层面有关的问题。”

姜筱雯:“我只听出能在这样一个复杂和残忍的竞争下求得生存是不容易的!可不大理解你的话。”

金陵说:“华尔街一向与美国联邦政府关系暧昧,这些年华尔街一直在助推通过《商品期货现代化法》,想一举取消了联邦政府对金融衍生产品的监管。从现在的情况看,要不了一两年就能通过。到时,华尔街的金融衍生品就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疯长。华尔街金融机构无节制的金融创新势必成为华尔街文化的负面的潜在威胁。而失控的金融衍生品最后很可能成为大规模的金融杀伤武器。”

“真的?”姜筱雯疑惑地问。

金陵笑了笑,说:“你别小看了华尔街的力量,每次油价的大幅转折,都有一只黑手在背后推动美国政府作出决策,是华尔街国际金融炒家与美国政府联合操纵的产物。这是国家战略上的问题。油价上涨算计的是中国,油价下跌算计的俄罗斯。一个是石油进口国,一个石油出口国。有一种说法是当年美国总统肯尼迪试图寻求华尔街与美国政府之间新的权力格局分配,结果被暗杀。可想而知华尔街的金融势力对美国政府的影响有多么大,至今这也是美国重要的政治特色。”

姜筱雯挠了挠头,说:“太复杂了,懵懵懂懂。”

金陵耐心地说道:“怎么理解呢?美国用金融手段如印刷美元,因为美元是国际货币,美国可以不用生产其他产品,只有印美元就可以致富,而实质是可以肆无忌惮地从全球向美国转移财富,这种做法跟明抢没什么区别,虽然会受到其他各国的指责,美国人自己则不屑别国的这种羡慕嫉妒恨,因为这不用像犯罪一样承担什么法律后果。”

姜筱雯虽然没有完全理解,但也想象出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情景,股市暴跌,失业潮、倒闭潮像海啸一样横扫了亚太地区,那些投机者被认为是金融界的恐怖分子,所到之地股民都会惊叫“狼来了”。她问:“这就是你说的光明正大都掠夺吗?”

“嗯!”

他们有些累了。于是,金陵带她到附近的一家酒吧“Blue Bar”。

金陵说:“酒吧是一个可以自由出入的平民化空间,这里没有森严的等级限制。在这里,你可以附庸风雅,高谈阔论,也可以纵酒狂欢 ;你可以温馨浪漫,有情有调,也可以低俗下流,无品无味。”

进入酒吧,时尚而有情调音乐首先传入他们耳中。一个醒目的设计考究的高柜台展现在眼前,台面上摆放着啤酒机。柔和的灯光打射在吧台上,各式各样,不同品牌的酒琳琅满目,无一不发散着醉人的光泽。悬挂的玻璃酒杯,倒映着迷离的光影,光影里亭亭玉立着靓丽的吧女不时穿梭其中,不由得让人一下子醉入其中。

姜筱雯感慨:“酒不醉人人自醉。”

两人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金陵问:“你想喝些什么?”

姜筱雯摆摆手说:“千万别让我选,你对酒了解,所以还是你来。”

    于是,金陵拦住了一位女服务员,要了两杯红酒,一杯卓龙,一杯柏图斯。过了一会儿,两杯酒摆在他们面前。

法国波尔多最著名的四个优质红酒产区之一的宝物隆区,这里卓龙酒庄离柏图斯酒庄只有一公里左右,所种植的葡萄品种和柏图斯一样90%是梅乐,其酒又由配制柏图斯的原班人马用相同的方式酿制。从上世纪70年代起,由于树龄的成熟加上追求完美的酿造工艺的配合,卓龙的风格和品质很接近柏图斯,即使是葡萄酒饮家也很难分辨。

金陵端起一杯,喝了小口,而后又放下,两酒杯液面差不多齐平。

姜筱雯看后立即明白了金陵的意思,问:“猜酒?”

金陵笑了笑说:“我刚才喝的那杯是卓龙,你先尝尝,记住这种感觉。”

姜筱雯按照金陵的指示喝了一小口,金陵则在一旁讲解道:“品酒除了经验很重要外,感觉和想象力更重要。这杯卓龙香气浓厚诱人。入口丰厚而柔顺。细细感觉带有奶油、松露,少许杏仁、玉桂。这味觉复杂,性格突出。”

姜筱雯笑着说:“还真的有一点感觉”

“你转过身去,我调换酒杯。”

姜筱雯受宠若惊,说:“我肯定猜不对!”

金陵鼓励道:“你可以的,好歹也是我的女人,要是让别人知道你连红酒都不会喝,这会笑死人的。”于是,姜筱雯转过身去,金陵将酒杯调换了三遍。

“好了!”

姜筱雯转回身,看着两杯酒,轻轻地端起了一杯,喝了一口,说:“感觉……差不多。”,

金陵端起另一杯尝了尝,如数家珍道:“再说说柏图斯,它有深宝石红色泽,酒体丰满,细细一闻,有黑浆果、摩卡咖啡和香草气味。丹宁的含量充足,具有浓郁的新橡木、蜜枣和土壤特性。余韵优雅悠长。柏图斯最大的特点是味觉十分宽广,尽显其名副其实的酒中之王。”

“哦,我这个是柏图斯。”姜筱雯连拍手称赞,“你说哪年柏图斯的好呢?”

“这就是你外行了吧,柏图斯特别重视自己的金漆招牌,为保持酒质的稳定,就算气候较差的年份他们会不惜减产进行深层精选酿酒的葡萄。酒都有生命周期,就像花,你在它败落时欣赏,什么花都一样。所以要想成为特别出色的品酒师,就得懂一些常人不懂的。这也容易唬弄人啊!”

金陵端起酒杯,两人的酒杯很有默契地碰了一下,慢慢品味其中的滋味。

【待续】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