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虎狼之性到龟鳖之形——真的没有变化么?作者:四川一杀猪的

方舟子写了一篇“神话终结”,有人说这是倒韩方的精神胜利;韩天才坚持了几个月的藏头缩尾,有人说这是不屑应对。——这就是韩氏逻辑,照此推论,乌龟当是世界上最强悍的物种,不在于它有没有攻击能力,也不在于它能不能自保,只在于:这种东西一旦缩头,便会以为拥有世上最强大的安保措施,自认为在任何危险面前也会万无一失。
        没有人会否认,在遭遇这次代笔质疑以前,韩氏那威风八面的态势和君临天下的感觉,任何人只要稍有触及,便会露出虎狼般的尖牙利爪,凭着尖酸刻薄的谩骂、万千拥趸的围攻、媒体公知的助阵,向来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可如今,陷入公众质疑、批评方阵中的韩氏,终于也尝到了被围追堵截的滋味,从而采取了以前自己最为不屑的方式来应对——沉默加龟缩。此时,只要想想韩二曾高调宣称“你们敢不敢玩”的腔调,俺实在难以说服自己,此时的韩二还是当时的韩二。
        没有人会否认,在遭遇这次代笔质疑之前,中国只要发生点大事小事,就有一大帮子人在等着他们的偶像和领袖发出号召动员或指责批评的声音,而韩氏也总不会让自己的拥趸们失望,哪怕是一些不痛不痒的调侃、一些污言秽语的论调、一些答非所问的胡话、一些离题万里的评论,也会引起阵阵欢呼,得到种种赞誉;可如今,天塌了可以充耳不闻,地陷了可以装作无事,任何言论必须仔细斟酌,任何行为必须探索前进,从一个总在霓光灯聚焦下高谈阔论的天才蜕变成为一个总在黑夜里顺着墙角游走的孤魂,这种落差如果还有人视而不见而极力鼓吹韩二还是原来的韩二,那俺除了佩服其智商之低也就只能感叹于脑残之极。
        没有人会否认,在遭遇这次代笔质疑之前,韩二出席任何活动时那种高调、傲慢、不可一世的模样,可以让很多大碗明星在自叹不如的自卑中还得低三下四的迎合和奉承。很多人也许都不会忘记,在访谈中那翘着腿斜着眼似笑非笑愿答不答的“领袖”模样吧?在签名售书时宁愿盖手印也不愿动笔的“豪言壮语”吧?在博客上宣称自己愿意露几点就露几点的“嚣张自负”吧?可如今,即使在一家小饭馆和一个典型有着横向发展趋势的大妈合影还笑得比猪八戒还春光灿烂,弄得比出席开幕式还周武郑王。这如果还算不上变化和差距,那就只能算流放与充军了。
        方舟子认为此时可以宣告“神话终结”,但人家韩氏却绝不签字认同,并且明确告之这是不屑应对,而且直言坦阵俺们草根没有资格与其对话、没有资格邀其出席、没有资格过问其行踪。俺有时真想在韩氏一家人“其乐融融”地游玩归来的途中,壮着胆子问问他们:如果你们以后做任何事情都决定脱离民众和草根,那么,是否表示你们已经决定要取下“社会公知”和“意见领袖”的帽子而隐居山林?如果你们的任何行动俺们都没有资格评价和过问,那么以后你们熬更受夜炮制出的东西又有何价值,莫非从此不上市场而只在韩氏家族和生前好友中传阅?
        最后温馨提示龟壳下的韩氏父子:别忘了在你们家门口还有一群伸长脖子望眼欲穿的韩粉还在嗷嗷待哺,只不过俺真不知道他们是在等你们的尿点到来还是饭局开席,因为他们原本应该是握着筷子的手和原本应该用来吃饭的嘴里都含着烙着韩氏招牌的生殖器。

2012年9月8日

分类: 

专栏: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仁兄,是韩二自己拿女儿咬牙卖命赌咒发誓的 一开始只认为韩氏心狠嘴紧,经楼上这么一推理,大家才知道,原来其女大概与文章一样,也是其父代造之产物,故如居绝情舍义,原是合情合理的

访客的头像

大小二韩乱套了!小韩与金氏结婚N种原因之一:大小二韩同时看上了金氏,大韩与金氏胎珠暗结,同时小韩亦与金氏暗结胎珠,不知哪次就怀上了下一代,大小二韩蒙在鼓中,均认为是已出,毕竟小韩没有大韩经验丰富老道,沉不住先认可了是自己的,问计于父,父窃喜。小韩于是“奉子成婚”,实际上金氏怀的是大韩的种子,和他的女儿应为兄妹。名义上小韩是奉子成婚,实际上是奉父、奉妹成婚。亦如《三重门》是大韩写的以小韩名义发表一个道理,金氏之女也大小韩均出力只是分不清是大韩小韩的种子,可能大韩占八成强、小韩占二成弱。不知道DNA检测能分清吗?我想可能性不大,韩氏一家本来就是怪胎!有和韩氏熟的吗?可求知韩氏!朋友们有这种可能吗,热切期望科普!(我4说小韩要以女儿发毒誓,应了一名捡的儿拿脚踢)

访客的头像

恶补个球啊 他那霉怂就撒不起3尺高的尿 他现在师从酒井法子呢 正事干不了 跟酒井法子合拍个《韩井大法》出来恶心人还是可以的 据说他最喜欢颜射 娶老婆就是看中名字 精里滑 俺现在就最关心 她老婆活到底有多好 如果他和老婆 酒井拍个3P 出来 俺就可以原谅他了 至少在这件事上是真的

访客的头像

就凭韩二那弱智儿智商,哪怕再给他13年时间也不能出来谈十分钟文学。

访客的头像

韩骗绝不会就这么束手就擒,他到现在都不承认他的书是韩1和路金波等代笔、萌芽杯做假。他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进行反扑。说不定现在陈村、易中天、方方、六六等公知们正给韩骗恶补呢。

Xiaotian Ming的头像

把俺写的这个帖子贴这儿凑个热闹吧,见笑。

倒寒断想:诚信是民主的前提
之所以想起这个话题是因为寒粉总喜欢把质疑寒二往政治上引,什么文革构陷啦,什么寒二是权贵的天然敌人啦。甚至还有人说:寒二如果倒下,中国将倒退二十年,好像质疑一个父子合体的上海小混混要对中国的民主事业犯多大个罪。
民主和诚信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到美国后,有两件事让我感受到老外的诚信制度。一件是到车行买车上当受骗,另一件是找工作遇见个混蛋老板。买车那次说来真叫窝囊。考过驾照后,我想先买台便宜的二手车。一来是没那么多钱,要考虑经济承受能力;二来还可以再练习练习驾驶技术,不怕撞。我当时对自己开车很不自信。所以找了些车行广告来研究,最后发现一款日立车,跑了大约七万迈,要价一千二百美元,很划算,就兴冲冲地跑了去。车行的人很热情,带着俺仔细看了车。我特别注意到计程表确实标着七万迈,当即决定买下。当时屁也不懂(其实,现在对买车也是懂个屁),交了钱,老板给了一张CarMax的单子。CarMax收集所有二手车的信息,什么时候卖出去的,做过什么大修等等,当然也有车辆的里程表纪录。我之前没查过CarMax,现在接过单子一看,大吃一惊,原来这破车的开过的里程是十七万迈而不是七万迈。顿时有一种上当的感觉,马上要求退货。车行老板是个无赖(美国所有车行老板都是无赖),坚决不退,说我已经签了合同。我初来乍到没办法,只天真地认为美国是天堂,这么糊弄人肯定有个解决办法。于是跑去找律师。心想管他妈多少律师费,老子就要出口气。律师听了哈哈大笑,说改汽车里程表在美国违法,不管你签多少合同都没用。这事我不收你钱了,就给车行老板打一电话,叫他把钱退给你。他打了电话后,叫我再去车行。没想到车行老板还是耍赖,依旧不退钱。我又打电话找律师,律师和他谈了半天,最后老板无奈,只好答应退钱,但要收二百元手续费。我又找律师,律师说就这么算了吧,这事要打官司你肯定赢,但涉及的钱太少,我没法花那么多时间。老板是老油条,敢这么干也就冲的是没人愿意接这种小案子。这件事让我认识到两点:一是美国的乌鸦和中国的一般黑,二是美国的乌鸦看上去有点白,那是因为他们被人拔了毛。车行老板和律师通话时说了一句话,给我印象很深。估计律师在威胁他已经违犯时,他做出一副无辜样说:这车标价一千二,我也没多卖呀。的确,七万迈的日立车当时起码卖个四五千美元不成问题。如果他真那样卖,肯定有麻烦,但那车他按十七万迈的档次卖,问题就不算太大。我就是买下了,吃亏也最多二三百元,没人爱管这事儿。所以,美国的骗子实际受到很多限制,不得不表现一定程度的诚信。一般情况下,你就是大傻瓜,吃亏也不会太多。后来我一个朋友买房子,看上一喊价三十五万的房屋,还了个三十四万,经纪人,卖主都同意了,银行却被不肯贷款,说那房子价格高估了。结果合同告吹,我朋友损失了好几千手续费,但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第二件事就是找工作。有人说:在中国啥都怕,就不怕失业(过去的情况,现在不知道了),在美国啥都不怕,就怕失业。在美国失业找工作真叫个头痛。人说:能干人走那儿都能干,不能干的走那儿都笨蛋。可惜,俺不幸被划入了后面的行列,在国内不行,在国外也不咋的,所以经常要忙着找工作。有一次,老板没钱了,口头上说你得走人,实际却希望我免费留下再干两三个月。我靠,俺还一家子人要养呢,当然不干,马上要找工作,叫他写推荐信。人说中国过去有个档案制度,谁是牛鬼蛇神一查档案就知道,走那儿都没人要,老右对此切齿痛恨。其实,美国的档案制度更厉害,一个社会安全号码,可以把你浑身上下查个遍。找工作很大程度就得靠老板那支笔。他把你说得天花乱坠,一般比较容易找到工作,如果不写或干脆胡写一气,那就比较困难。我那老板开始为了哄我给他干活,一口咬定:“没问题,我支持你(找工作)。”意思是给好好写推荐信。后来我怎么也找不到工作,发信问那些招人的老板(一般别人不会说,我为此费了很大劲),才知道每次人家发信找我老板要推荐信,这哥们压根儿就不答理。气得我跑去找他。他东一个理由,西一个理由,就是不敢否认他做过的承诺(当时我已经不再给他干活,他完全可以赖帐)。后来我才知道,老美的习惯性思维是你如果撒一个谎,那么碰上较真的时候,他得撒一个更大的谎来园,最后总有前言不搭后语的时候(就像现在的寒二)。他怕万一我去学校告他,找些不必要的麻烦。
看这里,有人不乐意了,说你尽胡扯些啥呀?这不是人家民主制度好,尽考虑咱小老百姓的利益,才定些规矩限制那些奸滑之徒。这是典型的先有鸡后有蛋。其实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想想看,美国佬个个都是商人,我们说的奸商在美国可是根红苗正的劳动人民。你要说洛克非勒,比尔盖茨如何如何反动(想想微软那些破软件,几块钱的成本可以卖上千元),他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老子交了多少税,给多少人提供了工作机会。所以,问题是美国的人民政府怎么就给自己的人民过不去,偏要去限制人民的权力?在美国,不仅商业欺骗是重罪,就是普通欺骗也不容等闲视之。法庭辩护,证人只要一句话说错,就可能导致全部证词无效。那些公众名人如果被发现在什么地方造了假,马上就会名声扫地,该滚蛋就滚蛋,那像寒二这么轻松,说句作家不能自证就没事儿了。而且美国人要证明你撒谎,才不需要什么铁证,只要你的话有一次穿帮就够了,像寒二这般穿帮一万件还可以高谈民主自由的人当真少见。有人说,这有什么?人老美有教养,文明,俺们中国人都老土,啥也不讲究。这可就高抬老美了,至少有崇洋媚外的嫌疑。其实,稍微动动脑筋想想就明白了。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商业社会。商业社会要正常运转需要什么,必须尽可能地压制商业欺骗。现在世界流行搞什么双赢,这是典型的商业思维,也是和战争思维的最大不同。战争思维是你死我活,决不能讲究什么双赢,要想双赢那是宋襄公。如果两人互相做生意,一人老占便宜,另一人老吃亏,这生意如何做得下去。其实,不光顾客要求诚信,做生意的商人对此理解更深刻。我在北京住过一次医院,同病房的一个浙江人,做布匹生意。他说:自己资金周转不开时,经常去地下黑钱庄借高利贷,利息高达百分之五十。我吓了一跳,说这么干不让人破产吗?他说这没什么,有时候货到了没钱付款,借点钱付了帐,一个月后东西卖出去就还钱,利息算不了多少。我问先赊帐不行吗?他笑笑说:偶尔一次还可以,多了别人就不给你发货了。所以,抑制欺诈是正常商业贸易的先决条件。
这也就不奇怪了,为什么民主制度为什么不产生于农业社会的中国或者荒蛮的俄罗斯,却发源于中世纪地中海商业中心的威尼斯,成功于商贸遍及全球的英国。商业活动最忌讳政府干预,政府干预就是商业活动中最大的欺诈。像俺们东晋的石崇阁下,好容易和皇家斗了回富,还给弄得家破人亡,最后上演一出绿珠跳楼的悲剧。我们现在的很多问题其实也就是政府干预商业的结果。本来,正常商业活动只能由契约合同来规范,由独立司法机构来仲裁,你偏要拉入政府的行政机关做第二,或者是更权威的仲裁机构,不乱才有鬼。而且在我们的商业活动中,政府机关往往不光是裁判员,还常常是运动员。看看,讲究诚信还带上点儿反政府,反权贵的特点了吧,别跟着寒二呱叽呱叽,好像讲诚信就不反权贵了。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民主是商业的需要的产物,而商业要求尽可能地压制社会欺骗。诚信是民主的基础,没有诚信的民主如同无源之水,早晚是要枯竭的。
没有诚信的民主笔者还真经历过一次。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笔者的小说“父亲的革命,引子”(西西河西河文苑,爱吱声语文论坛,凯迪不让登,可能太敏感)。不是做广告,而是笔者的一些感想。二十多年前那场动乱或暴乱,起初也是单纯的学生运动,后来愣给人卷入了党内的派系之争。一个原因就是有人选择性地(姑且不说是编造)泄露中央内部的人事情况。结果大家伙一个劲地把老赵当救星,把李鹏当混蛋,迫使强硬派没有了其他选择。再看中国近代史,哪个不是出尔反尔?如果当时全社会有起码的诚信氛围,还有人能够随心所欲地和尚打伞吗?如果追求民主而不追求诚信,那么谁能保证以后没人借着民主的口号上台又来搞独裁?世界上没有永存的王朝,但习惯性思维却能延续几千年。中国要想民主,必须先竖立全民诚信的观念。这就是笔者为什么要坚持倒寒的主要原因。民主必须要求诚信,如果韩寒,南方系或其他什么人真心想搞民主,就必须站在聚光灯下先擦干自己屁股上的屎,取信于民,然后才能说其他的。

Xiaotian Ming

访客的头像

现在二韩所做之恶有造假、欺骗、愚弄、诈骗、反智、流氓、散布不当言论和涉嫌违法犯罪,今后有可能进一步查到藏毒、吸毒、强奸、杀人和出卖国家机密、危害国家安全等罪行。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