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微知著——微博中的作家蒋方舟 作者:Vetiver010

见微知著——微博中的作家蒋方舟

  作者:Vetiver010

  听说蒋方舟这个名字是在轰轰烈烈的倒韩运动之后,留意蒋的新浪微博又在方舟子质疑其有代笔之后。

  蒋方舟的微博的特点是“稀”,“少”。“稀”是指微博的条数:经常数日没有更新,每日的条数鲜有过二,平均一天不足一条;“少”是指每条微博的字数少。所以,整个微博看上去如羊拉屎般稀稀拉拉。好处是方便阅读者,一周浏览一次足矣。

  但更主要的是,微博中的语病多。下面是其中的几条。

  “映秀的漩口中学,现在已经是景区了。”

  在这句话中,蒋错将景点当景区。景区的面积通常很大,可以包含多至数十个景点,如颐和园,面积与蒋的母校清华园差不多,有4000多亩,大致相当于一个数万人口的县城。景区有时也可以被称为景点,如“到北京旅游,颐和园通常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景点。”但是,不是每个景点都可以被称为景区。如颐和园中的佛香阁,排云殿,清晏舫,只能称作景点,不能称为景区。同样,一个地震后遗留下来的中学遗址——从照片看,仅有一栋残存的教学楼,无论如何不能被称作“景区”(如果地震后的遗址可以被称作景区的话),只能是构成景区的一个景点。因此,更确切的表达是,“映秀的漩口中学,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景点了”。

  “嗯,看到很多在废墟前笑着照旅游照的人,觉得非常古怪。。。”

  嗯,看到作家的文字在短短四个字中重复出现两个“照”字,也觉得非常古怪;我们普通人的表达方式是“看到很多人在废墟前笑着拍旅游照,觉得非常古怪……”

  “最大的感受还是担心。我会想得更务实一些,比如那些失去独生子女,又没有继续生育能力的家庭怎么办?汶川城市生活成本变高,人们失去了原来种地、买卖等生存来源,仅仅靠着微薄的旅游产业带动能支持多久?”

  如果剔除引用别人的文字,这大约是近两个月内我所读到的蒋方舟微博中最长的了。可是读这些的文字,怎么都觉得别扭,只能用”不忍卒读”形容。“没有继续生育能力”最好改成“没有了生育能力”或“丧失了生育能力”;“汶川城市”应改为“汶川城镇”;“生存来源”应该是“生活来源”;“旅游产业”中的“产”字可以去掉,又,“旅游产业”怎么能用“微薄的”来修饰,用“单一的”是否更好?……大家继续找吧。

  此外,蒋在被质疑代笔之初对记者采访请求的答复虽然只有“不回应,别理他”六个字,却也是问题多多,一个文字水平与思维正常的人是不会写出这样的回复的。“不回应”是针对自己,勉强可以说得过去;而“别理他”是针对他人的,蒋美女作家怎么能够这样对陌生人颐指气使,还是真拿记者不当外人?

  “do more, care less”,看似是蒋在遭受质疑时羞羞答答地为自己打气,也是蒋方舟微博中为数不多的没有语病的一条,恭喜蒋作家!

  当然,这并不代表它没有问题;恰恰相反,我觉得它的问题最严重。

  应该说,名人拿 “care less”说事,并不新鲜——“青年导师”
carefully,因为名字起得好,自然是例外。这可以是“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举世皆醉而我独醒”,是“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是“清操厉冰雪”,所以可以“那管世人诽谤”。也可以是“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是“吾为天下计,岂惜小民哉”。个中关键,还在“do more,care less”之外——“do right”。对于方舟子博士揭假,自然是多多益善;至于你蒋方舟,从由母代笔出道开始,到命题作文《谣言的特点》涉嫌舞弊,到降60分被清华录取,一路走来,每一步都在践踏着社会公正,可以说,careless的你,做得越多,社会危害越大,在此衷心希望您还是悠着点吧。

  长一些的文字,有蒋在08年写就的“向北川 (一)“和向北川(二)”两篇记叙文,应该是未经他人加工润色的原创文字;其时,蒋已经是著述等身的“主席”作家了。可不论是叙事,写景,还是抒情,都没有出彩的地方,语病倒是多得不可胜数(开头一句,“刚刚高考结束”,就别别扭扭,正常人的写法应该是“高考刚刚结束”吧!);文采?那是真的没有!(有兴趣的不妨拜读一下)还有,文章中的那位同行者,应该是你的母亲吧,为啥不直接写出来,而是藏着掖着?

  最近的博文《中国胖起来》,我的评价是一般。文中一句“像铅笔那样粗的铁丝毫不费力就可以咬断”,似乎过于夸张了。小美女上课咬咬铅笔装清纯,倒是有可能,至于能否咬断,就已经很让人生疑了。咬断铅笔粗的铁丝?拜托,有点常识好不好!而且,如此粗的铁丝似乎也应该称为“钢筋”,不能再称为“铁丝”了吧——当然,如果蒋美女指的是那位“假博士李铁的粉丝”,就算我这些话统统没说。

  读罢微博的文字,总体感觉是,蒋对语言的感悟能力很差。因此,尽管她可能读过很多书,写出的文字还是经不起推敲,完全看不出作家的水准。以蒋的写作水平,如果是匿名以成人的身份,在天涯,BBS这样的论坛里发帖子,我很怀疑她能否写出来。

  结论是:蒋方舟的写作水平比韩寒(注:是Junior,不是Senior)强一点,但是不多,不要说文学创作的“金线”,入门甚至都谈不上;蒋方舟其实也玩不转微博,她的微博,转发,引用出奇得多,原创出奇得少,看上去更像是在强撑;至于500多万的粉,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怎么来的。可以说,倒韩运动以来,在我断断续续关注的几十个微博中,蒋的是最差的,没有之一。十年砍柴的微博,可以看出他对文字的运用非常考究;仙人指路的微博,也是嬉笑怒骂皆文章;不加V,虽然人物可憎,对文字的把握也比蒋方舟强很多;陈存盘村,基本上不失一个作家的水准,虽然表现令人作呕……蒋的微博,文字只能用粗糙形容。如此看来,“稀”与“少”未尝不是一个遮丑的好办法。

  一个推论是:蒋的文字在发表前,很可能仍然需要大量的加工与润色,不由其母,便由编辑。期待着将来有人站出来证明,或是证伪。

  张爱玲曾经说过,成名要趁早。蒋方舟与其母尚爱兰追求的是单纯的“早熟的苹果好卖”,至于是否是金玉其外,母女二人并不在乎。

  所以,张爱玲是作家,尽管格局不大;而蒋方舟呢,还是先写过不加V吧。

(XYS20120924)

分类: 

参与评分: 

还没有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又有傻逼公知在傻逼媒体腾殉上说话了,说打砸日系车验证了中国教育的失败。

在这里,我首先要说,这次打砸,有目的有选择地打砸了几辆日系车,发出了呐喊、显示了力量、警示了傻逼,然后适时地收手,显得非常理性。

如果日本鬼子侵犯了中国的领土,中国人不怒发冲冠,反而坐在家里“冷静”、“理性”,那才叫不理性!

其次,虽然非常理性但这次打砸毕竟是极少数人员的行为,和中国的教育扯得上吗?日本有人向中国领馆扔烟雾弹,日本的教育被验证了吗?日本还有人想袭击中国领馆,结果搞错了方向把俄罗斯领馆给搞了,日本人的智商被验证了吗!

你傻逼还扯什么教育,我替你爹告诉你,打砸日系车不能验证中国教育的失败,不过你的这篇文章倒是验证了你妈对你教育的失败!

访客的头像

中国盛产文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傻X二代还有某某二代。
这是悲哀呢还是什么,谁能告诉我?

访客的头像

傻逼公知和傻逼媒体至今还在拿“同胞”这个概念说事,什么“我们怎么能砸同胞的车”、“我们怎么能打同胞”等等,这是典型的错用概念和偷换概念。

“同胞”这个概念,由于其特殊的含义,必须在与“外族”这个概念“正在”发生关系时使用才有其合理性,一旦脱离与“外族”这个概念的“正在发生”的关系,就会产生语义的模糊和不严谨。

假如你面前同时停着一辆中国人的日系车、一辆日本人的日系车,你不砸那辆日本人的,去砸中国人的,那么我们就可以质疑你“为什么砸同胞的车”了。

在近期的打砸日系车事件中,没有日本人的车出现,而且砸中国人的日系车是为了表达对某些国人购买日系车的愤怒,从而间接地表达抵制日系车的情绪,所以,在这种语境下使用“同胞”这个词就词不达意、文不对题了。

在这种时候说“怎么能打同胞”,从逻辑上我们马上可以反问你,那些打你的人也是你同胞,你怎么能让警察抓同胞呢?

由此可见,我们使用一个概念的时候,一定要先弄清楚这个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不然我们的思维就会不严谨、不理智、不正确。

汉奸是中国人,如果日本鬼子一颗炸弹砸死了一个汉奸,我们可以说“日本鬼子又打死了我们一个同胞”,但如果这个汉奸被八路军抓住枪毙了,我们就不能说“八路军打死了一个同胞”。

这就是逻辑!

可能大家会觉得比较绕,但我们必须要绕清楚,否则我们就很容易被那些心怀叵测的公知和傻逼媒体所迷惑。

访客的头像

其实在砸车事件中,关键的概念是“无辜”,这些车主当年买日系车时并不知道今天会抵制日货,所以他们是无辜的,他们的车不应该被砸,那些在钓鱼岛事件后仍然买日系车的才又理由被砸。

其实公知们只要抓住“无辜”这个概念,就可以稳坐逻辑和道义的制高点,可惜的是,公知们本来就都是傻逼,它们懂什么逻辑,它们视“无辜”这个概念而不见,反去搞什么“同胞”,结果反而被人抓住了漏洞,又一次被验证是傻逼。

访客的头像

狂风小嘀咕文笔不错。应该是尚爱兰的马甲。尚即小嘀咕的变形。两个女人也不容易。还是放过她们吧。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