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姓曾了,你幸福吗? 作者:唐吉珂德

长假期间,央视推出了《走基层百姓心声》特别调查节目“幸福是什么”。话说衣冠楚楚的央视记者们,手拿话筒,专门向捡垃圾的老大爷、摘菜叶的老大娘、排长队的大学生等等“辛苦工作”的普通百姓们问一个无聊至极的问题:你幸福吗?

如果有如央视记者一类人物,问起读者诸君此种问题,不知你要做何回答?我是不知道自己会说什么,不过也无非是这个节目中各种人物说的那些罢:不痛不痒地说几句应付一下。不过你一定想不到,会有一位大神级的人物,会有如此精彩内涵的回答:

“你幸福吗?”“我姓曾”

初看似觉平平无奇,但细想一下,却发现此答妙不可言。

面对“你幸福吗”这种带有一定诱导性的问题,对于看惯了央视新闻和联欢晚会的国人来说,大都会下意识地搜索新闻体用语。大家一定都知道新闻联播的那种三段式套路,什么前十分钟国家领导人动态,中间十分钟我国人民生活幸福,后面十分钟国外水深火热之类。面对主旋律的采访,就算你心生反感,可又能怎么样呢?难道痛骂贪官不成?

既要表达出鲜明爱憎,又要做得不露痕迹,如此高难度的回答,也许大家以为,只有象周恩来总理那样的外交家才能做到吧。而事实是,一位“外地打工的”,却轻而易举地做到了。他用一个谐音,将“你幸福吗”曲解为“你姓福吗”,回之以“姓曾”,既回答了问题,又回避了陷阱,而这一切,都是在极短时间内完成的。此公之急智,令人叹服。

老毛说,人民群众才是最有智慧的。此言不虚。在“我姓曾”之后,又接连出现了“最不开心的事,就是你们采访时,我的队被插了”这类妙趣横生的回答,“极大地丰富了人民群众的节日生活”。

哈哈之余,我却心生疑窦:象这类歌功颂德的节目,采访中出现“我姓曾”之类神人的回复是正常的,但是要知道,央视的节目非比寻常。难道这样的采访素材,央视领导不要把关的吗?这种明显“包藏祸心”的回答,怎么居然能通过央视的评审,堂而皇之地出现于央视节目?

这几个回答在节目中,只是很小的一段时间,都不到一分钟,如果领导觉得不妥,掐掉就是了。春晚小品被掐掉的不是一个半个,连陈佩斯、王治郅这样的名人,也照“杀”不误,区区几个屁民,就是有再大的能耐,再多的急智,还能翻出人家央视的手掌心?

于是,唯一的合理解释,只有这是故意而为之。

且慢,有人可能认为,难道央视的人都疯了?这种明显表达不满的节目,怎么还故意让它出现呢?

窍以为,这正是其高明之处。

当下的社会,早已不是新闻联播刚播出时的情况了。那时的人民都很淳朴。现在的人吗,嗯,你懂的。现在连新闻联播的套路,网民都给总结出来了。一本正地宣传“现在形势一片大好,而且越来越好”,已经越来越不招人待见,且已成为百姓茶余饭后的笑料,想要愚弄百姓,得另寻高招。

于是,近几年,一些讽刺社会不良现象的段子开始出现于省级电视台。最突出的,便是东方卫视的《一周立波秀》。周立波表演功底很强,虽然炒的是网络段子的冷饭,但其表达的对现实的不满,加上滑稽的表演还是被百姓认可。这里面最值得一提的,便是周立波的表演内容。早期周还离不开稿子,后来也离不开稿子,不过做得隐蔽一些罢了。但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周立波的表演内容,实际上是在打擦边球。说是不满,但却并不出格,都是网上常见的段子;而在“七一”的时候,周还曾大拍马屁。

此种表演,明显与包括韩寒在内的“公知”们消费政治的手法一致。而政府也对此睁一眼闭一眼。这种消费政治的客观效果,一是使百姓们有了消解怨气的出口;二是让人觉得言论更加宽松;三是公知们也得到了名利。此一石三鸟之计也。

“我姓曾”这样的回答,固然表达出了民间的不满,但此种不满,仍是奴才式的,大家只当作一种笑谈,似乎一笑之后,打工的艰辛、生活的困顿,便都一扫而光。罗素曾非常惊诧:泰山上抬轿子的“民工”生活艰苦、回报微小的情况下却都还谈笑风生,似乎对当下的生活已经很满足。我们与他们的区别只在于,我们可以在报怨之后,再“一笑而过”。

央视在播出这个节目后,可以“自豪”地向国人宣布:你看,谁说我们言论不自由啊,百姓明明可以自由地说话嘛。这是新型“精神麻醉法”。

对于“你幸福吗”,这种问题,你按他们预设的套路回答,木有问题;不按套路回答,则可以适当放行。如此进可攻,退可守,确实很高明。

然而,我们都还是“在套子里的人”,只不过在这张新时代的套子外面,罩着一张韩寒们消费政治、百姓“言论自由”的面具而已。

分类: 

专栏: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1个评价)

评论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