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虽可恶,任志强仍可以被质疑! by 王来米

来源: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8977016&boardid=1

俗话说的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在凯迪这个自诩理性冷静的论坛里,很多自以为是自由知识分子的朋友,平时说起来条条是道,一旦碰到现实的问题,他们就露出了原形,把自己没有文化的毫不理性的底子直接展览出来还毫不自知,实在是令人担心!

比如说吧,司马南是个无耻的大五毛,这个是众所周知的,他的无耻是神人共愤的。但是不是这个五毛的话就不能讨论?是不是只要是这个五毛的观点,就肯定不对?我相信大家都会说的很好听?但这次司马南揭露任志强的巨额利益输送问题,在没有搞清楚底细之前,甚至还不知道司马南在说什么,就有很多网友就直接攻击他了,而且直接就是人身攻击,我就奇怪了,难道立场比真相真的重要?如果是这样,一些所谓的民主追求者的目标又是什么呢?在我们这个有特色的国度,任志强就那么可靠?他就绝对不可能犯罪?他在掌握绝对公司权力的时候就不可能巨额利益输送?怎么一下子对这个国家这么自信了?我甚至有点怀疑某些网友是否有点神经问题!

任只强作为一个红二代,一个掌握公司重要权力的强势人物,在有权就贪腐的现实面前,我们有什么理由绝对肯定他是清高的?他作为一个既得利益者,靠出身获取大量的利益是肯定的,然后他在酒足饭饱之后说几句不痛不痒的好似激烈的话,逗傻子一样的逗的某些自诩聪明的民主自由追求者,把他那些自己都做不到的所谓人生哲理捧到了天上,我甚至怀疑任只强在看到如此多的粉丝在暗笑竟然有这么多可以随便欺骗,你看他说话的口气,比一个杀猪的气势差不了多少!

很多人认为任只强是在说真话,是大众的代言人,这个是可悲的,首先他是商人,而且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商人,他的出身和利益捆绑决定了他的立场,如果 硬要说他是讲真话敢讲真话的话,完全可以用一个比方来说明,一个强盗告诉反抗的老百姓:你们不要反抗了,越反抗,我们杀你们越无情,且他们真的敢杀反抗的人,于是那些苟且活下来的欢呼:还是这个强盗敢说真话,听他的话是没有错。然后强盗出来说话了:看,我说的没有错吧,都是为了你们!唉,我们这个有特色的国度滋养了任只强这样的所谓“敢言代言者”,更加滑稽的是,这样的人还不停的在微博上充当人生导师,不停的说一些无病呻吟的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话,但现实是他成功了,粉丝之多,实在罕见。更离谱的是,这些粉丝已经没有自己的脑袋了,凡是反任只强的的他们都攻击,人身攻击毫不意外,司马南本来就声誉不好,这次碰上一些脑残发粉丝,被骂是很正常的,至于那个事实,这些粉丝是不考虑的。

再回到司马南揭露的事实,我们很遗憾的看到:这个人生导师没有一句正面回应,通篇都是辱骂和所谓的公报早就公开了。任只强真的天真的认为我们会相信这个国度的所谓公报,当然有些粉丝会当回事!在没有任何监督和不存在公开的环境里,我们完全有理由质疑:面对巨大利益,任只强也是人,既然也是人,他那个没有约束和制约的贪欲是无法避免的。我甚至相信(当然我希望是假的),因为任只强是国有企业的管理者,做好和个人利益关联不大,那么如何获取巨额利益是他肯定要考虑的,那么他以国有公司的身份获取低价地皮,是不太可能以自己的企业来开发,因为这个不符合他个人利益,反过来,通过所谓的公司换股交易,以极低价的方式转给小潘来开发,然后由小潘来赚取巨大利润,而他们私下是怎么商量的,谁也搞不清楚,但我们看到任和潘的舆论互动绝非一般关系。从某中意义上来说,司马南说的很对,这样的洗钱和利益输送,是太简单了点,只是任只强太强势,粉丝又多,司马南本身声誉不好,这次争论就必然了,要是换成别的公司,估计大家讨伐一片了。只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希望公权力介入最好,给大众一个交代,靠辱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但我觉得恐怕是不了了之了,这个就是中国特色,任只强口气强硬的原因所在!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2个评价)

评论

杨恒均回复司马南

访客的头像

杨恒均回复司马南

    吴稼祥搜狐微博:

    冯崇义从澳洲来,杨恒均安排饭局,吴思,荣剑,秦晖,徐友渔,孙立平,陈子-明夫妇,王占阳等,和我入局。中午似乎吃了不洁之物,低烧,食欲和谈兴都不振,陪着喝茶。中心话题,是正在被传达的内部讲话,一片悲观气氛,我作为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很另类。

    司马南微博跟贴:

    这一桌人哦,个个都那么生动。在中国社会有病,以及具体症状的描述上,他们与我们没有大的差别。但是,有一个根本点不同,不论他们从什么角度切入,用什么样的学术语言包装,这伙人开出的药方里用量最足的”君药”都是一味一一”去共”,即要共产党下课。这伙人倒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政治观点。

    杨恒均微博回复:

    司马,我的党龄比你长,对这个党的功劳也比你小子大得多(你不相信可以去碰碰,到时党会把你当老鼠一样牺牲掉),所以我今天倚老卖老说句心里话:中共这个党上台有一定的历史原因与(当时)群众基础,发展到今天,有人反对有人支持也很正常,能上能下才叫党,不能上下的党是死党,正如不能动的马是死马一样,都迟早会烂掉的。但说到“去党”,请相信,能够最终“去共”的绝不是我们这桌人,而是你们。你属于党国培养的坚强的败类,一直在以人类历史上少有却不断重复的方式在侮辱、侵害这个党(以歌颂的名义)。大多民众不会为自由主义分子所鼓噪,但迟早会因为你们这种人的变态与无耻而抛弃你们寄生与歌颂的这个党。这点辩证法你不会不懂吧?咱们等着看,好不好?相信历史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始皇党与秦朝怎么灭亡的?绝对不是因为那些“空谈误国”的儒生,儒生是很容易活埋与闭嘴的,但指鹿为马的赵高之流就不同了,陈胜、吴广、刘邦、项羽是不读书的,但他们都知道秦党周围的那些令人恶心的奸臣与拍马者。某一天人民揭竿而起,绝对不会是因为我老杨头的几篇博文,而是因为那些残害民众的贪官污吏,以及坑蒙拐骗老百姓的御用文人与学者。你说,是谁的“去党”功劳更大?

    读一下供小学生阅读的历史课本,你都应知道,中国历史不是知识分子推动,也不是农民起义推动,而是贪婪腐败与没有道德底线的小人在推动哦,哈哈,明朝怎么垮台的?你能说出几个文人真起了作用?不能,但你一定记得魏忠贤这种人吧,层出不穷在朝与在野的魏忠贤之流推翻了明朝,改变了历史。

    知道我为啥从来不回应你们的一些说法吗?因为我很自私,也很实用主义,我知道,我的文章能够影响的人数有限,但你们那些毫无逻辑与没有底线的言论绝对会“事半功倍”,做到所有知识分子都做不到的。每次看到你们借助主流媒体大放厥词,我就为你的那个党心痛,因为你们让一批一批理智的人因为你们而抛弃那个党。曾经有人偷偷对我说,司马同志目前为我党宣传部门工作,还有人告诉我是为那个我熟悉的部门工作,我说,放屁,打死我也不相信,党内竟然有领导堕落到使用司马这种人?那无异于加速我党自杀啊,我敢断定,那个任用你的人,不管是宣传的还是其它部门的,今后的归宿一定和薄熙来一样:秦城而不是你们梦想的秦朝。嘿嘿,可见未来真正的“去党”得靠你们,司马南,要坚持下去哦!

    明眼人都看得出,如果三十年前上台的不是邓小平而是薄一波,老共绝对走不到今天!同样的,如果这次上台的是薄,也就是中华大地彻底“去党”的开始!现在文明社会有几个地方真能允许倒行逆施到那种程度?物极必反,改革停止与压制批评最终会导致“去党”。不妨更明确一些,如果薄没有倒,老共一定会倒,而且指日可待!当然,薄的倒台也有司马同志你的一份功劳。

    回顾一下,我从爱国爱党的角度,过去三年仅仅批薄的文章(要冒多大的风险啊)就多达十数篇(注意,他倒了后我一篇也不写了),你再看看,过去三年,正常的人有几个支持过薄?只有不正常的人如司马同志才会支持薄,也促使中央下决心搞掉薄啊。看一个人怎样,看他的朋友,看一个党如何,也看一下它周围的人就知道了。

    好了,因为过年,老杨头心情大好,少有地回复一次。过年了,祝各位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本人今晚飞机回湖北过年两天,初三飞中东、以色列考察。对,也祝司马同志万世得意,希望你来年再接再厉,再创“辉煌”。鉴于你支持的人即便不倒掉,也一定会在历史上遗臭万年,我希望你能够多关注我,对我进行更加猛烈、更加无情的批斗。对了,要多批评哦,你不妨学习一下习总最新的讲话,他号召大家对党的批评要尖锐,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个你不会不支持吧,耶——

既然如此,干嘛不退党呢

老农_LoveUnix的头像

既然如此,干嘛不退党呢?轮子不是早就说有7000万退党的了么?

leemz2002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说服什么人。人家爱听不听,是人家的事情。来者不拒、去者不送。
国内有一种很不好的风气,好象论战就一定要把谁斗倒一样。人类历史上的大小论战的目的从来就不是让对方屈服,而是争取沉默的大多-数。
我写的东西,有很多人看到,很多人受了影响,我就满足了。也不图什么。
知识储备不足不能怪客观条件限制。我看大部分人知识储备不足主要是因为把时间和精力玩电子游戏、练习谈恋爱之类的无用功上吧。
我认为电子游戏基本上就是虚拟的毒品,利用音像和互动刺激来促进脑啡呔分泌来获得欣快感而已。时间长了和吸毒是一回事,也会上瘾的。玩游戏基本上就是在被开发游戏的人玩而已。
真正的恋爱应该是人生的一种储蓄。很多年轻人的所谓恋爱基本上是纯消费。只能算模拟或者练习,并不是真的恋爱。
如果每人每天从这些无用功里拿出一点能量来学点正经东西,公知症候群恐怕也不会泛滥。
对付公知症的最好方法就是大家都去学习。大家都有了知识,这种病就很难流行起来了。

人的知识中主要的框架部分应该来自书本而不是网络。否则很容易跑偏。
论战的目的是教育沉默的大多数,而不是要说服对方。就象两个人打擂,是打给台下观众看的。打倒对方本来就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能-否把自己的招式路数都使出来。
学习是需要自制力的,遗憾的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强的自制力。
读书起主要作用的是目的。有了目的,才能有的放矢地去寻找合适的书籍。所以指望别人推荐基本好书来读一读就如何如何的恐怕不会有-什么大长进的。
读书要先根据目的建立个框架,之后读书得到的知识是往这个框架里塞。否则记忆力再好的人也不可能记住这么多东西。
所以不知道读书的目的和现有的知识框架完成度就无从推荐书籍。就象没有诊断就不知道该开什么药一样。

有功夫读“时政和军事有关的-书”不如去学点历史、经济和工业方面的东西。
很多时政问题就事论事是看不出所以然的。就象有些人能“分析”出朝鲜对中国懂核武如何如何的,明显缺乏东亚近现代史的背景知识才会有这种想法。
军事方面的东西,没有点机械、电子空气动力学方面的背景知识,很多武器装备上的东西会看得一头雾水。
我本身就是学电子工程出身的,而且非常熟悉机械。我很擅长设计和加工金属零件。我学机械的工厂师傅甚至想留我当接班人。因为他的徒弟学几周的数控机床我几个小时就会用,而且用得比他们好。因为-我从小学过Z80、6502、68k和x86汇编和AutoCA-D的AutoLisp。回过头去看CNC的控制语言感觉象玩具一样简单。更不用说绘图用的工作站了。他们拿SGI工作站只当个数据文件转换平台用,暴殄天物啊。我能写sh文件来完成他们需要照着纸上写的命令敲半天的操作。我甚至自己设计过机械手、无人机和-冲锋枪之类的东西。
有了这些基础,我理解新武器新装备才会比别人深刻一些。大家看到武器的时候多半只是个外形和性能参数。我看到的是各部分的材质、工艺、成本和技术难点。

《论语 述而》上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如果他老人家活在今世,大概会“不语独、运、轮、公知、国粉、带路党”。
跟这些人,您是说不明白道理的。如果您能说明白了,该有人给您在历史博物馆门前立碑了。
基本上患共知症的人,多半是和某知名教授一样,从小数学学得很差的主。稍微有点算数头脑,也不会得这种病。
公知症基本上是一种精神上的问题。您不是精神病或者临床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对这种病是爱莫能助的。
社会学意义上的公知症是一种社会知识资产存量不足和分配不均的问题。大家都普遍有读书的习惯(尤其是历史、经济、自然科学和工程 学方面),公知症就流行不起来。
稍微有点工程学知识的地球人都不会相信“赛过黄金价格的火箭燃料”和“买煤炭、稀土填海”这样匪夷所思的神话故事。

IBM小型机和存储技术专家,高级技术培训讲师.

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崇尚科学,求真务实。

专业技术论坛: www.LoveUnix.net. 《科学求真,倒韩打假》QQ群199863956

你就别装了吧。

老农_LoveUnix的头像

你就别装了吧。
“能上能下才叫党,不能上下的党是死党”这是谁说的?
共党现在是在上吧?按照他的这个逻辑,如果不下,那不就是死党了?不下就是死党,为了活就只好下。

IBM小型机和存储技术专家,高级技术培训讲师.

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崇尚科学,求真务实。

专业技术论坛: www.LoveUnix.net. 《科学求真,倒韩打假》QQ群199863956

看看老农的思维能力。

访客的头像

看看老农的思维能力。

我说“制度有问题才会出现那么多贪官,要想改变就要从制度去改革”,要有好的监控制度,及时发现贪官的问题,防止官员权力过大,为所欲为,以权谋私,这样才能解决贪腐问题,懂了吗。

你就说“制度是政治问题,这里不是谈政治问题的地方。你非要扯政治问题干什么?”。谈这个你怕什么啊,别意淫了。

我回复“你什么逻辑,制度就是政治问题?”,这是教你,不要太敏感,我们的讨论不是反党反政府的,是在拥护党拥护政府的前提下,对现有制度提出一下改革参考,

你又说“你们说的制度,不是政治制度么?选举制度也是政治制度的一部分吧?”,看看,司马南之流的面目,怎么一下就自爆其缺了,没有人在谈选举制度,不要意淫了。

我回复说“说制度就一定是选举制度?哈哈!你不懂还有管理制度,监控制度,审查制度。。。”,唉,这些当粉的,真是弱智呀。

你又扯“呵呵,那你倒是说清楚了是什么制度啊。你们不是一直说司马南支持专制么?请问这说的属于什么制度方面的呢?是属于管理制度,监控制度,还是审查制度?”又露馅了,司马南是一只死挺专制的狗不错,老农你又把它牵出来出丑干什么,我们现在谈的是要有健全的制度,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制度,懂了没有啊?

然后老农又扯出“我不知道哪个是你说的”,然后就开始泼粪了,说不过就来说别人是韩粉了。

哈哈,接下来他就会诡辩说是别人不懂他的表达,他是什么什么的,是什么什么人,很了不起的,哈哈。

你就在这跳吧,让大家看看小人是什么样的人挺好。

老农_LoveUnix的头像

你就在这跳吧,让大家看看小人是什么样的人挺好。

leemz2002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说服什么人。人家爱听不听,是人家的事情。来者不拒、去者不送。
国内有一种很不好的风气,好象论战就一定要把谁斗倒一样。人类历史上的大小论战的目的从来就不是让对方屈服,而是争取沉默的大多-数。
我写的东西,有很多人看到,很多人受了影响,我就满足了。也不图什么。
知识储备不足不能怪客观条件限制。我看大部分人知识储备不足主要是因为把时间和精力玩电子游戏、练习谈恋爱之类的无用功上吧。
我认为电子游戏基本上就是虚拟的毒品,利用音像和互动刺激来促进脑啡呔分泌来获得欣快感而已。时间长了和吸毒是一回事,也会上瘾的。玩游戏基本上就是在被开发游戏的人玩而已。
真正的恋爱应该是人生的一种储蓄。很多年轻人的所谓恋爱基本上是纯消费。只能算模拟或者练习,并不是真的恋爱。
如果每人每天从这些无用功里拿出一点能量来学点正经东西,公知症候群恐怕也不会泛滥。
对付公知症的最好方法就是大家都去学习。大家都有了知识,这种病就很难流行起来了。

人的知识中主要的框架部分应该来自书本而不是网络。否则很容易跑偏。
论战的目的是教育沉默的大多数,而不是要说服对方。就象两个人打擂,是打给台下观众看的。打倒对方本来就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能-否把自己的招式路数都使出来。
学习是需要自制力的,遗憾的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强的自制力。
读书起主要作用的是目的。有了目的,才能有的放矢地去寻找合适的书籍。所以指望别人推荐基本好书来读一读就如何如何的恐怕不会有-什么大长进的。
读书要先根据目的建立个框架,之后读书得到的知识是往这个框架里塞。否则记忆力再好的人也不可能记住这么多东西。
所以不知道读书的目的和现有的知识框架完成度就无从推荐书籍。就象没有诊断就不知道该开什么药一样。?

有功夫读“时政和军事有关的-书”不如去学点历史、经济和工业方面的东西。
很多时政问题就事论事是看不出所以然的。就象有些人能“分析”出朝鲜对中国懂核武如何如何的,明显缺乏东亚近现代史的背景知识才会有这种想法。
军事方面的东西,没有点机械、电子空气动力学方面的背景知识,很多武器装备上的东西会看得一头雾水。
我本身就是学电子工程出身的,而且非常熟悉机械。我很擅长设计和加工金属零件。我学机械的工厂师傅甚至想留我当接班人。因为他的徒弟学几周的数控机床我几个小时就会用,而且用得比他们好。因为-我从小学过Z80、6502、68k和x86汇编和AutoCA-D的AutoLisp。回过头去看CNC的控制语言感觉象玩具一样简单。更不用说绘图用的工作站了。他们拿SGI工作站只当个数据文件转换平台用,暴殄天物啊。我能写sh文件来完成他们需要照着纸上写的命令敲半天的操作。我甚至自己设计过机械手、无人机和-冲锋枪之类的东西。
有了这些基础,我理解新武器新装备才会比别人深刻一些。大家看到武器的时候多半只是个外形和性能参数。我看到的是各部分的材质、工艺、成本和技术难点。

《论语 述而》上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如果他老人家活在今世,大概会“不语独、运、轮、公知、国粉、带路党”。
跟这些人,您是说不明白道理的。如果您能说明白了,该有人给您在历史博物馆门前立碑了。
基本上患共知症的人,多半是和某知名教授一样,从小数学学得很差的主。稍微有点算数头脑,也不会得这种病。
公知症基本上是一种精神上的问题。您不是精神病或者临床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对这种病是爱莫能助的。
社会学意义上的公知症是一种社会知识资产存量不足和分配不均的问题。大家都普遍有读书的习惯(尤其是历史、经济、自然科学和工程 学方面),公知症就流行不起来。
稍微有点工程学知识的地球人都不会相信“赛过黄金价格的火箭燃料”和“买煤炭、稀土填海”这样匪夷所思的神话故事。?

IBM小型机和存储技术专家,高级技术培训讲师.

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崇尚科学,求真务实。

专业技术论坛: www.LoveUnix.net. 《科学求真,倒韩打假》QQ群199863956

看看老农的思维能力。

访客的头像

看看老农的思维能力。

我说“制度有问题才会出现那么多贪官,要想改变就要从制度去改革”,要有好的监控制度,及时发现贪官的问题,防止官员权力过大,为所欲为,以权谋私,这样才能解决贪腐问题,懂了吗。

你就说“制度是政治问题,这里不是谈政治问题的地方。你非要扯政治问题干什么?”。谈这个你怕什么啊,别意淫了。

我回复“你什么逻辑,制度就是政治问题?”,这是教你,不要太敏感,我们的讨论不是反党反政府的,是在拥护党拥护政府的前提下,对现有制度提出一下改革参考,

你又说“你们说的制度,不是政治制度么?选举制度也是政治制度的一部分吧?”,看看,司马南之流的面目,怎么一下就自爆其缺了,没有人在谈选举制度,不要意淫了。

我回复说“说制度就一定是选举制度?哈哈!你不懂还有管理制度,监控制度,审查制度。。。”,唉,这些当粉的,真是弱智呀。

你又扯“呵呵,那你倒是说清楚了是什么制度啊。你们不是一直说司马南支持专制么?请问这说的属于什么制度方面的呢?是属于管理制度,监控制度,还是审查制度?”又露馅了,司马南是一只死挺专制的狗不错,老农你又把它牵出来出丑干什么,我们现在谈的是要有健全的制度,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制度,懂了没有啊?

然后老农又扯出“我不知道哪个是你说的”,然后就开始泼粪了,说不过就来说别人是韩粉了。

哈哈,接下来他就会诡辩说是别人不懂他的表达,他是什么什么的,是什么什么人,很了不起的,哈哈。

你除了忽悠,还是忽悠。顺序颠倒过来,很有一套嘛。

老农_LoveUnix的头像

你除了忽悠,还是忽悠。顺序颠倒过来,很有一套嘛。

  leemz2002:
  公知的本质就是民粹。搞民粹的一开始当然是好人。如果陈水扁在维权律师时代就贪污、受贿、洗钱、耍N多政治花样(比如两颗子弹) ,还会有人跟他么?
  民粹的本质就是投其所好。就像郎教授、袁老师、韩车夫一样,大家爱听什么就说什么。哪怕是在经济学、历史学上错得南辕北辙的东西 ,只要大家爱听,就勇于说出来。
  所以无论郎教授的民粹经济学还是袁老师的民粹历史学,都是多快好省的学问。如同台湾政客们热衷的民粹政治学一样。一旦这种民粹学 问泛滥,就会出先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民粹是政治的癌症,一旦扩 散全身,基本没救。希腊、台湾以及最近的日本都是如此。
  所幸中国大陆目前没有搞民粹政治的条件和环境。这是不幸中之万幸。
  所以政治民主化之前,先要设法找到抑制政治民粹化的方法。否则这么大一个国家乱起来就成印度第二了。

  Leemz2002网友大战海外群雄全集【战斗力爆表】,不断更新中:http://www.loveunix.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4194&fromuid=2
此人自小旅居日本,知识渊博,各个方面都知晓,可以用中文、日文、英语和众人谈论“外到太空,内到子宫”的问题。他的外曾祖父是台南人,曾祖父是泉州人,是同盟会会员和主要资助人,在日据时期为了逃避兵役全家迁居到日本,家族里每个人都出过不少著作,每一代人都为中国做出牺牲和贡献。他本人是第四代华侨,仍持中国护照,大约1970年出生,电子系毕业,曾经在北京学习。IT强人,现在是某公司老总,主要经营区域和生意范围是日本。
反驳轮子、台独、台湾愤青、精英、民主人士从来都是拿理论和事实数据说话,经常那些人被反驳的从篇篇大论到最后脸红耳赤、破口大骂。可Lemz2002 还是不急不躁的陈述自己的依据。

IBM小型机和存储技术专家,高级技术培训讲师.

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崇尚科学,求真务实。

专业技术论坛: www.LoveUnix.net. 《科学求真,倒韩打假》QQ群199863956

哈哈,谁忽悠,大家有眼看。

访客的头像

哈哈,谁忽悠,大家有眼看。

看看老农的思维能力。

我说“制度有问题才会出现那么多贪官,要想改变就要从制度去改革”,要有好的监控制度,及时发现贪官的问题,防止官员权力过大,为所欲为,以权谋私,这样才能解决贪腐问题,懂了吗。

你就说“制度是政治问题,这里不是谈政治问题的地方。你非要扯政治问题干什么?”。谈这个你怕什么啊,别意淫了。

我回复“你什么逻辑,制度就是政治问题?”,这是教你,不要太敏感,我们的讨论不是反党反政府的,是在拥护党拥护政府的前提下,对现有制度提出一下改革参考,

你又说“你们说的制度,不是政治制度么?选举制度也是政治制度的一部分吧?”,看看,司马南之流的面目,怎么一下就自爆其缺了,没有人在谈选举制度,不要意淫了。

我回复说“说制度就一定是选举制度?哈哈!你不懂还有管理制度,监控制度,审查制度。。。”,唉,这些当粉的,真是弱智呀。

你又扯“呵呵,那你倒是说清楚了是什么制度啊。你们不是一直说司马南支持专制么?请问这说的属于什么制度方面的呢?是属于管理制度,监控制度,还是审查制度?”又露馅了,司马南是一只死挺专制的狗不错,老农你又把它牵出来出丑干什么,我们现在谈的是要有健全的制度,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制度,懂了没有啊?

然后老农又扯出“我不知道哪个是你说的”,然后就开始泼粪了,说不过就来说别人是韩粉了。

哈哈,接下来他就会诡辩说是别人不懂他的表达,他是什么什么的,是什么什么人,很了不起的,哈哈

呵呵,袁腾飞那傻x教出来的无脑儿吧?

老农_LoveUnix的头像

呵呵,袁腾飞那傻x教出来的无脑儿吧?
你尽管表演,请继续。

leemz2002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说服什么人。人家爱听不听,是人家的事情。来者不拒、去者不送。
国内有一种很不好的风气,好象论战就一定要把谁斗倒一样。人类历史上的大小论战的目的从来就不是让对方屈服,而是争取沉默的大多-数。
我写的东西,有很多人看到,很多人受了影响,我就满足了。也不图什么。
知识储备不足不能怪客观条件限制。我看大部分人知识储备不足主要是因为把时间和精力玩电子游戏、练习谈恋爱之类的无用功上吧。
我认为电子游戏基本上就是虚拟的毒品,利用音像和互动刺激来促进脑啡呔分泌来获得欣快感而已。时间长了和吸毒是一回事,也会上瘾的。玩游戏基本上就是在被开发游戏的人玩而已。
真正的恋爱应该是人生的一种储蓄。很多年轻人的所谓恋爱基本上是纯消费。只能算模拟或者练习,并不是真的恋爱。
如果每人每天从这些无用功里拿出一点能量来学点正经东西,公知症候群恐怕也不会泛滥。
对付公知症的最好方法就是大家都去学习。大家都有了知识,这种病就很难流行起来了。

人的知识中主要的框架部分应该来自书本而不是网络。否则很容易跑偏。
论战的目的是教育沉默的大多数,而不是要说服对方。就象两个人打擂,是打给台下观众看的。打倒对方本来就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能-否把自己的招式路数都使出来。
学习是需要自制力的,遗憾的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强的自制力。
读书起主要作用的是目的。有了目的,才能有的放矢地去寻找合适的书籍。所以指望别人推荐基本好书来读一读就如何如何的恐怕不会有-什么大长进的。
读书要先根据目的建立个框架,之后读书得到的知识是往这个框架里塞。否则记忆力再好的人也不可能记住这么多东西。
所以不知道读书的目的和现有的知识框架完成度就无从推荐书籍。就象没有诊断就不知道该开什么药一样。?

有功夫读“时政和军事有关的-书”不如去学点历史、经济和工业方面的东西。
很多时政问题就事论事是看不出所以然的。就象有些人能“分析”出朝鲜对中国懂核武如何如何的,明显缺乏东亚近现代史的背景知识才会有这种想法。
军事方面的东西,没有点机械、电子空气动力学方面的背景知识,很多武器装备上的东西会看得一头雾水。
我本身就是学电子工程出身的,而且非常熟悉机械。我很擅长设计和加工金属零件。我学机械的工厂师傅甚至想留我当接班人。因为他的徒弟学几周的数控机床我几个小时就会用,而且用得比他们好。因为-我从小学过Z80、6502、68k和x86汇编和AutoCA-D的AutoLisp。回过头去看CNC的控制语言感觉象玩具一样简单。更不用说绘图用的工作站了。他们拿SGI工作站只当个数据文件转换平台用,暴殄天物啊。我能写sh文件来完成他们需要照着纸上写的命令敲半天的操作。我甚至自己设计过机械手、无人机和-冲锋枪之类的东西。
有了这些基础,我理解新武器新装备才会比别人深刻一些。大家看到武器的时候多半只是个外形和性能参数。我看到的是各部分的材质、工艺、成本和技术难点。

《论语 述而》上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如果他老人家活在今世,大概会“不语独、运、轮、公知、国粉、带路党”。
跟这些人,您是说不明白道理的。如果您能说明白了,该有人给您在历史博物馆门前立碑了。
基本上患共知症的人,多半是和某知名教授一样,从小数学学得很差的主。稍微有点算数头脑,也不会得这种病。
公知症基本上是一种精神上的问题。您不是精神病或者临床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对这种病是爱莫能助的。
社会学意义上的公知症是一种社会知识资产存量不足和分配不均的问题。大家都普遍有读书的习惯(尤其是历史、经济、自然科学和工程 学方面),公知症就流行不起来。
稍微有点工程学知识的地球人都不会相信“赛过黄金价格的火箭燃料”和“买煤炭、稀土填海”这样匪夷所思的神话故事。?

IBM小型机和存储技术专家,高级技术培训讲师.

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崇尚科学,求真务实。

专业技术论坛: www.LoveUnix.net. 《科学求真,倒韩打假》QQ群199863956

你说不过老农就急了干嘛呢?

访客的头像

你说不过老农就急了干嘛呢?

你为什么一眼看出去别人都是袁腾飞那傻x教出来的呢?

你是不是才真的是袁腾飞那傻x教出来的呢?

老农说袁腾飞你急什么呢?

你舔袁腾飞屁眼干嘛呢?

你们家祖传舔袁腾飞屁眼的吗?

你这个傻逼孩子。

袁屁眼,我知道你看了我的评论又会着急,你可以急

袁屁眼,我知道你看了我的评论又会着急的头像

袁屁眼,我知道你看了我的评论又会着急,你可以急,但我希望你不要学我说的话,你习惯性学别人的话,老农说袁腾飞你学了,我说你是袁屁眼估计你又要学,你不要学,你回家和你妈商量商量弄点新词出来,或者和你爹商量商量也行,你说呢,袁屁眼?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