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未来

生于我们这个时代,可以说相当的幸运。终于摆脱了积贫积弱的过去,不在困扰大鼻子蓝眼睛的家伙们打上门来,把我们的果实抢的颗粒不剩。活在当下,更需要的是展望未来。毕竟我们不是活在阴影里,往前看会充满希望。

一个国家的兴盛,是要根据这个国家的知识结构来决定的。专业化的理科生,从更长远的眼光看,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未来。

历史上这些人的一个小小的思想火花,会改变世界格局。例如改进蒸汽机的瓦特,发明电灯的爱迪生,发现交流电的特斯拉,以及推导出核裂变的爱因斯坦们。我看将来影响世界依然是他们,探索我们在宇宙中宿命,毕将是这些人终极追求。

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工业化决定了现在的世界格局。政治力量只是平衡了在工业化中方向问题,绝非主导力量。一个社会的工业化人口越多,他们对世界的影响也就会变得越大。中国也是在工业化进程里成功转型成功的少数国家之一,这个过程无疑是曲折的,我们的先辈一步步就这样趟了过来,才能造就我们在这个时代的崛起。这个渐变的过程,绝不是空中楼阁,一下就能如变戏法一样的出现,这要靠几代人不断的努力,方能结出今天的硕果。

每每在这个过程中,总会有一些人跳出来,表演他们的神棍戏份,现在我们看见只是换了一个包装方式的“民主神棍”。

信力建公然宣称,假如韩寒们被打倒,中国的民主进程将倒退回文革。这个荒谬的论断,是怎么一个头脑短路才会得出这样一个不着边际的答案!这个所谓民营的教育家是神棍的推算,还是找到巫婆降神的启示?很多认为不能或缺的存在,在他离开人世时,并没出现世界末日。也就说这个世界缺了谁都不会怎么样,它还会蓬勃的发展下去。这个启示还不能告诉我们,只有神棍才会需要一个膜拜的“神”。凡是这么宣称的不是大脑有水,就是别有用心。这与文革时期神话毛泽东有区别吗?难道就因为打着民主的旗号,他们就会有本质的不同?

信力建的“天不生韩寒,万古皆长夜。信韩寒,得永生。”难道这不是一个笑话!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说出如此无知与无耻的言论!其实这种造神现象,打破它只需要基本的一点常识,扪心自问,现在还看不出的是真傻,还是道德缺失。

就算中国有一千万个韩寒,前提是他们都是货真价实的作家,能给这个社会带来什么?就算认定他是个作家,能改变中国什么?欧美的社会是因为有了这些“民主神棍”才发达起来的的吗?难道人家不是从一点一滴做起,踏踏实实学习专业知识,有了大比例的工业化人口,社会才进入发达的序列。

中国的公知除了贩卖他们发家致富的民主神棍思想,对这个社会会有什么实实在在的改变吗?一个时代最容易的被蛊惑的就是年轻人,当初的红卫兵不也是被一个洪流裹挟着,这与现在韩粉成千上万口吐生殖器有本质的区别吗?当初谁又能认识到那是有问题的,而不是十年后形成的“伤痕文学”。

韩寒现象恰恰影响的是改变我们未来的这些年轻人,他们若真的信奉了“七门红灯照亮他们的前程”的谬论。我们的社会将滑向什么危险的边缘!

二零一二年这个神话破灭,这不能不说是千千万万个家庭的福祉。假如你的家里出现一个韩粉,他因为信奉“七门红灯”而失去学习的机会,难道你就认为他只毁掉一个家庭的幸福?他辐射到社会上的边际效应,会形成连锁反应。在我们这个即将跨入“老龄化”的社会里,不啻于提前破灭了我们的未来希望。

文革的余波,直到今天我们还在吞咽当初的苦果。那些不学习的一代人,已经用自己的后半生启示我们,难道换了一个题目的反智,我们就认为他是理所当然的真理,这难道还不够荒谬!就因为他喊了一句民主的口号?!

媒体的不智与资本的贪婪,在攫取财富的途径上,必定会贩卖一些利己害人的思想,韩寒现象只是把它们的龌龊推向极致。一个不能自证清白,满嘴谎言的混混,被包转成一个民主的标杆,年轻人的楷模,进而影响一代人的价值取向。还不能引起我们深深的警惕,真要等我们的孩子走上不归路时,我们才痛心疾首,你不觉得为时已晚了吗?

分类: 

专栏: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4个评价)

评论

leemz2002

老农_LoveUnix的头像

leemz2002
《论语 述而》上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如果他老人家活在今世,大概会“不语独、运、轮、公知、国粉、带路党”。
跟这些人,您是说不明白道理的。如果您能说明白了,该有人给您在历史博物馆门前立碑了。
基本上患共知症的人,多半是和某知名教授一样,从小数学学得很差的主。稍微有点算数头脑,也不会得这种病。
公知症基本上是一种精神上的问题。您不是精神病或者临床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对这种病是爱莫能助的。
社会学意义上的公知症是一种社会知识资产存量不足和分配不均的问题。大家都普遍有读书的习惯(尤其是历史、经济、自然科学和工程 学方面),公知症就流行不起来。
稍微有点工程学知识的地球人都不会相信“赛过黄金价格的火箭燃料”和“买煤炭、稀土填海”这样匪夷所思的神话故事?
 
leemz2002:
  公知的本质就是民粹。搞民粹的一开始当然是好人。如果陈水扁在维权律师时代就贪污、受贿、洗钱、耍N多政治花样(比如两颗子弹) ,还会有人跟他么?
  民粹的本质就是投其所好。就像郎教授、袁老师、韩车夫一样,大家爱听什么就说什么。哪怕是在经济学、历史学上错得南辕北辙的东西 ,只要大家爱听,就勇于说出来。
  所以无论郎教授的民粹经济学还是袁老师的民粹历史学,都是多快好省的学问。如同台湾政客们热衷的民粹政治学一样。一旦这种民粹学 问泛滥,就会出先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民粹是政治的癌症,一旦扩 散全身,基本没救。希腊、台湾以及最近的日本都是如此。
  所幸中国大陆目前没有搞民粹政治的条件和环境。这是不幸中之万幸。
  所以政治民主化之前,先要设法找到抑制政治民粹化的方法。否则这么大一个国家乱起来就成印度第二了。

所谓“公知”只不过是民粹专业户而已。民粹就是在听众中寻找平均 值或者最大公约数。到网上看看大家爱听什么,爱说什么,自己跟着 说就是了。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想当公知是很容易的。
如果专制是躯体上的异物,民粹就是癌症,一旦扩散全身,基本没救 。希腊就是这样的例子。几个党在一回里吵了几年也没有吵出个所以 然来。希腊的问题并不复杂。一直靠借钱买房卖车吃喝玩乐,现在快 达到透支限额了,要不要卖房卖车省吃俭用的问题而已。但在希腊这 样有悠久民主传统和高度民粹化的政治环境里,主张自力更生、艰苦 奋斗总不如主张绑架欧元区老大,赖帐、继续吃喝玩乐有市场。选民 们宁肯上街去烧银行、烧政府大楼也不愿意去想想有什么更好的解决 办法。
给“公知”政治舞台,他们就会变成希腊的Chrysi Avgi那样的极端民粹政党。有这样的民粹政党掺和在议会里,结 果大概就是希腊议会这个状态。每天都在开会,但拿不什么靠谱的解 决方案来。

  Leemz2002网友大战海外群雄全集【战斗力爆表】,不断更新中:http://www.loveunix.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4194&fromuid=2
此人自小旅居日本,知识渊博,各个方面都知晓,可以用中文、日文、英语和众人谈论“外到太空,内到子宫”的问题。他的外曾祖父是台南人,曾祖父是泉州人,是同盟会会员和主要资助人,在日据时期为了逃避兵役全家迁居到日本,家族里每个人都出过不少著作,每一代人都为中国做出牺牲和贡献。他本人是第四代华侨,仍持中国护照,大约1970年出生,电子系毕业,曾经在北京学习。IT强人,现在是某公司老总,主要经营区域和生意范围是日本。
反驳轮子、台独、台湾愤青、精英、民主人士从来都是拿理论和事实数据说话,经常那些人被反驳的从篇篇大论到最后脸红耳赤、破口大骂。可Leemz2002 还是不急不躁的陈述自己的依据。

leemz2002
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说服什么人。人家爱听不听,是人家的事情。来者不拒、去者不送。
国内有一种很不好的风气,好象论战就一定要把谁斗倒一样。人类历史上的大小论战的目的从来就不是让对方屈服,而是争取沉默的大多-数。
我写的东西,有很多人看到,很多人受了影响,我就满足了。也不图什么。
知识储备不足不能怪客观条件限制。我看大部分人知识储备不足主要是因为把时间和精力玩电子游戏、练习谈恋爱之类的无用功上吧。
我认为电子游戏基本上就是虚拟的毒品,利用音像和互动刺激来促进脑啡呔分泌来获得欣快感而已。时间长了和吸毒是一回事,也会上瘾的。玩游戏基本上就是在被开发游戏的人玩而已。
真正的恋爱应该是人生的一种储蓄。很多年轻人的所谓恋爱基本上是纯消费。只能算模拟或者练习,并不是真的恋爱。
如果每人每天从这些无用功里拿出一点能量来学点正经东西,公知症候群恐怕也不会泛滥。
对付公知症的最好方法就是大家都去学习。大家都有了知识,这种病就很难流行起来了。

人的知识中主要的框架部分应该来自书本而不是网络。否则很容易跑偏。
论战的目的是教育沉默的大多数,而不是要说服对方。就象两个人打擂,是打给台下观众看的。打倒对方本来就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能-否把自己的招式路数都使出来。
学习是需要自制力的,遗憾的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强的自制力。
读书起主要作用的是目的。有了目的,才能有的放矢地去寻找合适的书籍。所以指望别人推荐基本好书来读一读就如何如何的恐怕不会有-什么大长进的。
读书要先根据目的建立个框架,之后读书得到的知识是往这个框架里塞。否则记忆力再好的人也不可能记住这么多东西。
所以不知道读书的目的和现有的知识框架完成度就无从推荐书籍。就象没有诊断就不知道该开什么药一样。?

有功夫读“时政和军事有关的-书”不如去学点历史、经济和工业方面的东西。
很多时政问题就事论事是看不出所以然的。就象有些人能“分析”出朝鲜对中国懂核武如何如何的,明显缺乏东亚近现代史的背景知识才会有这种想法。
军事方面的东西,没有点机械、电子空气动力学方面的背景知识,很多武器装备上的东西会看得一头雾水。
我本身就是学电子工程出身的,而且非常熟悉机械。我很擅长设计和加工金属零件。我学机械的工厂师傅甚至想留我当接班人。因为他的徒弟学几周的数控机床我几个小时就会用,而且用得比他们好。因为-我从小学过Z80、6502、68k和x86汇编和AutoCA-D的AutoLisp。回过头去看CNC的控制语言感觉象玩具一样简单。更不用说绘图用的工作站了。他们拿SGI工作站只当个数据文件转换平台用,暴殄天物啊。我能写sh文件来完成他们需要照着纸上写的命令敲半天的操作。我甚至自己设计过机械手、无人机和-冲锋枪之类的东西。
有了这些基础,我理解新武器新装备才会比别人深刻一些。大家看到武器的时候多半只是个外形和性能参数。我看到的是各部分的材质、工艺、成本和技术难点。

IBM小型机和存储技术专家,高级技术培训讲师.

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崇尚科学,求真务实。

专业技术论坛: www.LoveUnix.net. 《科学求真,倒韩打假》QQ群199863956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