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还是西风?——与@中青报曹林 谈@肖鹰 的批韩文章 by 司马3忌

昨天刊登在中国青年报的肖鹰教授批韩文章,引起了舆论界的剧烈争论,反对意见不少,主要观点在于批评肖文的“文革遗风、大字报”。同样是在中青报,今天刊发储殷的文章“不要用大字报的方式倒韩”。也许年轻的同学们对于文革时期的所谓“大字报”并不熟悉,需要做个简单的解释,大概的意思就是:“吃相太猛”。暗示的寓意后面再谈。

 

反对肖文的尤以曹林为代表,便有了和“评论名人”曹林聊聊的想法。聊天角度多种多样,入乡随俗,选个官媒著名评论人曹林同志最为擅长的政治角度吧。 

 

首先谈谈批韩的“严谨”。 

 

众所周知,始于2012年初的方韩大战,至今未曾脱离公众的视线和关注,参与者不计其数,所有署名“韩寒”的作品和公开信息均被网友分析得一丝不挂,仅方舟子在倒韩初期的短短一个多月内,就撰写文本分析文章四十余篇。反观韩寒的反应,从最初的声言悬赏2000万,继而搭桥“刘明泽”起诉撤诉,到后来的保持沉默并被迫快速转型电影娱乐圈……难道还需要其他证据来证明韩寒的文学创作能力完全属于虚构吗? 

 

如果换了任何一位文学工作者,比如你曹林,即使用脚趾夹笔,相信你也能写出一篇流畅通顺的思想汇报小结。道理很简单:文学写作是思想的外部表达,与手脚灵便无关,即使赛车开得再好,如同在鸡或者鸭的爪子上涂满墨水,也永远写不出一个“曹”字。

 

你先别着急,我知道这些都仅仅只是间接证据,虽然在法律上能够形成完整证据链的间接证据也是有效证据。那么我们再来谈谈应该由谁来作出法律判断?当然是政府职权部门或者法庭。

 

这个可以有:以司马3忌为代表的网友们,针对韩寒文学创作的出生证“获得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的造假嫌疑,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历经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行政诉讼上海市的政府、行政上诉、公证处档案查阅、档案社会利用申请、上海市委书记信箱信访、向中央巡视组举报、起诉韩寒文学作品的出版社等等,共约10场法律努力,至今未见上海市有关部门或者上海市市委市政府有关部门有任何作为,也未见当事人韩寒对此有任何表态。

 

请问严谨的媒体评论员,你们还需要什么样的“严谨”?

其二,“文革遗风”。我不知道曹林或者同伴们是如何认识并理解“文革”的。毫无疑问,文革是中华民族文明发展史上的一场灾难,这个结论是在法定程序上经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形式认定的,无论是否有人持有不同看法。但文革运动是自上而下的群体性动乱,也是政治派别借助各种群众派别引发的社会动乱。需要提醒曹林评论员注意的文革特征是:自上而下。

其三,“大字报”。我不清楚曹林们批判的“大字报”究竟是指大字报的内容还是形式?估计应该是前者,否则就是曹林试图禁锢言论自由提倡统治阶级一言堂的论调了。我们应该感谢社会的发展和科学的进步,网络言论平台的出现,所有帖子都是一张大字报。比如你现在看到的这篇文字。那么很显然,曹林们指责肖鹰的“大字报”就与文章内容有关。既然你们批判肖文的是其内容,使用了“文革大字报”的表达方式就显然是试图让读者产生不恰当的联想。这样的手法猥琐阴暗了吧?玩文字游戏,群众们谁也不比你傻。

 

其四,韩寒事件的性质。韩寒文化造假事件,始发与十五年前的1999年。客观地评价,社会媒体以及各种政治派别的喉舌力量起到了主要的作用。作为当事人韩寒,只是坐了一回顺风船而已。但是这种不劳而获、台风来了、天落包子狗造化的神话,却是深刻的影响了整整一代青年人。尤其是在我们这个社会经济高速发展,资源财富分配极度畸形,意识形态领域极其混乱的时代。韩寒事件是对这个社会时代特征表现的最为详尽的特例,全社会的商业欺诈与官僚腐败一样,同样需要特定的土壤和环境,这也是我们这个社会道德整体衰败腐化的表现。

其五,肖鹰的批韩文章。如果理解了上述四条内容,肖鹰的批韩文章就是一篇呼唤社会道德正能量的檄文,其中的愤怒、急迫、渴望借助于批韩文章中少数激烈的表达方式,就显得极其恰当了。再说了,对于韩寒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文化巨骗,还有嫌水太烫的?

其六,权利和能力。这段文字的内容可能对于逻辑理解要求较高,希望我能尽量表达清楚,也希望曹林们能够理解。文学作品的代笔,在法律上属于权利的过渡和转让,无论是有偿或者无偿,虽然不触犯法律,但是却道德有亏。手机贴牌或者代工可以理解,作为文化工作者的文学作品贴牌就难免被公众抵制。文学创作的能力,属于个人能力范畴。把一个白丁包装成为文学天才并以此宣传谋财,就是涉及商业欺诈,违法了。至于包装成为“意领当鲁”,那是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如果你不介意“亩产万斤”的神话,可以不必理会。

其七,谁在挺韩。无论是否愿意承认,我们这个社会从来都没有消失过阶级斗争,尤以最近的这个二十年以来。韩寒现象显然是这个时期出现的奇迹或者意外,也代表了一大部分民众的主观意愿。在这个历史阶段中,韩寒作为一个符号和板砖,被各种政治派别使用过,被各种舆论媒体使用过,被各种利益集团使用过……这些人的挺韩就顺理成章了。令人诧异的是,仅仅因为说过几句不疼不痒的针砭时弊言论,就被社会底层所维护,就成了一个难以解释的社会现象,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底层群体长期遭受言论禁锢的发声迫切性。然而,韩寒现象构成的政治投机和商业欺诈,以及对社会竞争规则的破坏,最大的受害群体也是这些社会底层,以及青年一代。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在遭受官媒长期洗脑之余,还要主动接受人造天才神话的洗脑,这只能说明我们这个社会的群体性素质和觉悟还处在文革时期的状态。这才是真正的文革遗风。

 

其八,谈政治。自2012年的十八大以来,短短的二年多时间,新领导班子雷厉风行的反腐力度以及不动声色的经济调整,再以及对国际政治格局的主动调整,早已超出国际社会和全社会普遍的预期,这些措施已经远远超越素以妥协和交易为政治游戏规则的范畴,给官方媒体一贯表达的“义无反顾”、“破釜沉舟”、“坚定不移”等等,赋予了新的内涵。

上述现象说明一个问题,十八大新班子的一系列举措,除了对国家机器旧有存在的痼疾着手大力清理整顿,其战略目的在于重建社会与体制的新秩序。其规模和范围,几乎等同于重新构建。

这是一个旧势力与新势力之间的决战和交替。

上述迹象表明,对文化舆论界的虚假浮夸进行规模化深度纠偏在所难免。众所周知,由于旧有体制的原因,最近的二年多来,意识形态和官媒领域的表现,显然与新班子改革反腐的力度存在不小的差距。

新秩序的建立一旦涉及到文化舆论和意识形态领域,曾经造成巨大社会影响力以及公众舆论严重割裂的韩寒问题,就成了一个无法绕行的障碍。昨天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通过的《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就是一个明确的纲领。

面对即将到来的政治新格局和社会新秩序,媒体评论员们,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3个评价)

评论

曹林文章有鲜明的文革遗风

访客的头像

曹林文章有鲜明的文革遗风,与肖的正能量文章相比显得邪恶而柔弱。说明曹林知识浅薄,所以只能是骗子的菜。曹林应拜方舟子和肖鹰为师,加强学习,提高文化水平。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