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小镜框惹的祸 by 四川一杀猪的

有时,俺真心觉得倒韩的某些人士挺残忍的。

人家韩寒拍个电影容易吗?虽然只用了四五个月的时间是显得仓促了些,但那可是付出了憋着尿点不写文章、不发评论的惨痛代价换来的。而且在拍摄过程中,不惜晒女儿、晒爷爷、晒表妹、晒金毛(有点像经常陪韩仁均遛弯的那条狗,可能是代替老韩出镜),感觉凡是活着的都弄出来代言了一把,直到把自己晒得像一条狗(韩寒的自我评价),把一个意见领袖生生晒成国民岳父(媒体的最高褒奖),从而达到招粉纳婿、擂鼓摇旗的前期效果。

在电影上映期间,韩家可谓是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发动一切人脉资源,不管是嘴大的、还是吸毒的,不管是学校团委、还是街边小报,有鼓吹拉客的、有诅咒发誓的、有请客送票的、有捆绑销售的,通过一系列不择手段的吹拉弹唱、威逼利诱,生生把一部烂片推进高票房收入的影片行列。于是乎,一大群粉韩的、挺韩的就像看到死人还魂、枯木逢春一样兴奋得情不自禁。有的开始认为新概念大赛造没造假不重要,文章代没代笔算个毛,韩寒天生就应该是当导演的料;有人认为既然韩寒大驾光临影视界,传统电影基本上可以歇菜,其他导演早就应该或三拜九叩迎接、或知趣识相回避。

看到票房节节攀升,韩寒仿佛又找到了“从今往后,松江二中我的文章排第二,就没人敢说排第一”的自信。一边频频鼓励女婿们买票献血,一边不失逼格地挥挥手说:票房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看电影的质量。这姿态,就好像他自己看懂了似的。

总之,在韩寒忍痛抛弃赖以成名的文学写作领域,带着一身说不清道不明无法自证的疑点狂奔而来,终于可以停下来喘喘气的时候,有的人却不合时宜地泼冷水、掐七寸,很想问问那个这时候拿出新概念大赛获奖小镜框的人:你体验过正在高潮的时候被人掐住脖子的感觉么?这太残忍了知道不?尤其残忍的是,看到这个消息时俺正在麻将桌上,刚和了一个大满贯,还没来得及推牌,一兴奋禁不住拍案而起。这下安逸了,整整一头猪的价钱,被俺一巴掌拍得灰飞烟灭。那种悲摧的感觉,你们能体会么?

也许有人会说:活该,这个小镜框关你鸟事,值得如此大惊小怪一惊一乍的么?诸位,千万别小看这玩意,虽然现在有些人做梦也巴不得大家轻视或忽略这个小镜框,甚至希望全国人民最好能忘记韩寒参加过新概念大赛、写过三重门等诸多小说、发过很多时事评论,忘记韩寒曾经是个文学天才、当代鲁迅、意见领袖,只记住韩寒拍过一部电影、当过一次导演、取得很好的票房成绩,然而,如果大家逆而推之:想当初如果没有新概念一等奖(也有人说是第一名)的光环,《三重门》恐怕还存在老韩的电脑里等着临盆;如果没有《三重门》的出版,韩寒恐怕就是一个普通的连高中都无法念完的辍学生;如果没有这些精心设计出的值得包装的理由,媒体会竭力吹捧一个辍学生?公知会情愿力挺一个小混混?粉丝会狂聚上千万?烂片会圈走几个亿?

如果这个小镜框无关紧要,那从2012年质疑至今,面对众多质疑者的强烈要求,甚至可能一展示就会击退很多质疑的情况下,韩家会宁愿编造邮路不通、单独复试的神话也要死死捂住这个小镜框偏不出示?宁愿找出购书单、诊疗卡,就是找不到这个如今看来光亮如新的东西?因此,请诸位务必理解俺强烈渴望一睹为快的心情,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俺当然不会主观臆断地去胡乱评价其真或假,俺只是想说:含金量高的东西质量就是不一样,十几年了,那边框真亮、纸张真新,尤其是上面手写的“韩寒”二字,完全可以充分体现老韩深厚的书法功底,而且比韩寒百日照片上那个签名更有韵味,俺表示发自内心的佩服!(此处可以有掌声)

 

后记——最近看到过一种观点,认为韩寒已经进入娱乐圈,而这个圈子的人最需要的就是炒作,不管是正反、不管香臭、不管褒贬,只要敢炒,就能红透。因此,有人认为像俺这种整天拿着韩寒说事的人,其实是在变相帮其炒作、帮其出名、帮他像天上的太阳一样永远不落。对此,俺暂时不作解释或反驳,如果还有人对俺的做法颇有微词,也不用找俺理论,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直接把俺当成是韩仁均叔叔!

分类: 

专栏: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9个评价)

评论

如果大家逆而推之:想当初如果没有新概念一等奖

访客的头像

如果大家逆而推之:想当初如果没有新概念一等奖(也有人说是第一名)的光环,《三重门》恐怕还存在老韩的电脑里等着临盆;如果没有《三重门》的出版,韩寒恐怕就是一个普通的连高中都无法念完的辍学生;如果没有这些精心设计出的值得包装的理由,媒体会竭力吹捧一个辍学生?公知会情愿力挺一个小混混?粉丝会狂聚上千万?烂片会圈走几个亿?

曾经联手包装“旗手”韩寒的众多媒体—资本集团以及由媒体人

访客的头像

曾经联手包装“旗手”韩寒的众多媒体—资本集团以及由媒体人、少数高校人文学者以及作家却利用其主导媒体话语权的契机,罔顾既有事实,颠倒黑白,一再替骗子张目,王顾左右而言他,始终坚持其向既有体制开炮的“假想偶像”地位,既为自己的安全又为自己的愚蠢与怯懦还为作为的江湖义气继续撕裂社会,进而让好端端的启蒙主义蒙上了一层黑魆魆的阴影,也让启蒙主义遭遇到了是非的拷问,置无权无势网友的正义呐喊于无奈之地,让整个社会的诚信、正义一再受到挑战,甚至成为变相鼓励骗子、投机分子、钻营分子大行其道的恶质文化基因传播之温床。

 

启蒙主义只有摒弃救世主心态,回归本真,步入民间,才真正具有生命力。没有真,何来善美?没有是非,只有站队,何来去魅?没有民众的觉醒,仅有伪装的精英的自说自话和装腔作势,何来整个社会的自我净化与整体腾飞?

 

不承认当初的韩寒存在造假与被代笔,以及后来的韩寒存在被塑造成向体制开炮的“假想偶像”这一基本事实,就等于在干“反启蒙”的龌龊勾当,就干反启蒙主义的逆历史潮流行为,就是当代中国价值观转型频现困顿的罪魁祸首,属于真正的罪莫大焉!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