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代笔门”质疑:鸭子头上的那支艳翎 by ty霞客

韩寒“代笔门”质疑:鸭子头上的那支艳翎

——兼评《立场先行下的捆绑式批判》

帖前致语

1、向认真阅读帖文的网友致敬。

2、感谢认真、理性回复的网友。

3、衅,起于不恭。在论坛发帖中,不逊、粗口及恶意,是试图采用语言暴力来达到强迫认同的自馁、认怂的失理表现。本人理解言论自由的特点,但仍预先告知不吝回复的网友:有不逊、粗口言词者——直接受到楼主的无视。尤其告诫与楼主观点相同的质疑派网友——无论何种原因而出现不逊、粗口者,均受到楼主的鄙视。对于质疑派中“老兵老枪老套”ID可能的“包皮”谣言——本人极度鄙视。吐口“包皮”、“草包”的,小心包子砸你。对于“不逊、粗口”的判别,在于各人的素养——请自把握。韩寒话题帖里,猫眼一向惹人讨厌的黄胶带是最不让人讨厌的——没料尽口水。我没有权力屏蔽发言,还多多有劳凯迪编辑。

4、楼主原本没有发除“脱帖”系列帖之外其它帖的想法——本次属例外。匆忙为文,不及细审,请多指正。

5、本帖文原创,首发猫眼。

6、转载限定:网络转载——自由使用,须注明出处;纸媒转载——须取得作者本ID的同意。

本篇目录:

一、韩寒“代笔门”质疑:鸭子头上的那支艳翎(主帖)

二、《立场先行下的捆绑式批判》主要内容部分(三)评析1(沙发)

三、《立场先行下的捆绑式批判》主要内容部分(三)评析2(三楼)

四、《立场先行下的捆绑式批判》主要内容部分(四)评析(四楼)

一、 韩寒“代笔门”质疑:鸭子头上的那支艳翎

西谚:如果一只鸟长得像鸭子,叫声像鸭子,走路也像鸭子,那么——它就是只鸭子。

朋友问,你怎么看韩寒?我说,对韩寒——也应三七开地来看:七分光耀,三分无奈。

七门红灯开新锐,三篇软文落艳翎。

在正常的文明社会,诚实——是一个人最被重视的品质。

2012年初,中国网络出现一场关于韩寒“代笔门”质疑的纷争。这场针对一个拥有极众多支持者的民间作家兼车手及网络意见领袖的文学创作能力真伪的纷争的激烈程度,可以说是中国大陆网络自开行以来最空前的,它的影响甚至超过了大陆网络历史所经历的每一次重大政治事件。之所以这样——当然得力于我们国家完善的网络管理制度。在“打假斗士”方舟子参与质疑后,这场网络隔空论战进入了最高潮。境内外陆续有知名人士加入其中,为各自观点张言——其中就有芝加哥大学教授赵鼎新的一篇《论方韩之争》。“代笔门”主角韩寒在以自己的方式进行一系列的回应、反击、抗争而无果后,声明不再回应。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两年多来,“代笔门”纷争在网络上时伏时起持续不断。韩寒自声明停止回应后,逐渐开始了由作家向电影导演转型的历程,其首部电影《后会无期》于2014暑期公映。在影片造势宣传的高潮时,8月19日,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肖鹰再次发难——于《中国青年报》发文:《“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

应该说,“代笔门”质疑无结果而持续地进行——重创了社会意识形态文明的进步。

之所以这样说,是由于韩寒文字的影响力。2000年,一部反映上海中学生生活的小说《三重门》出版发行,韩寒籍此一举成名。该书累计发行200万册,是近20年中国销量最大的文学类作品。之后,“新锐作家”的创作一发而不可收,几乎部部畅销。这些成绩的取得使他的知名度直线上升。在“新锐作家”之外,韩寒的影响力更表现在“博主韩寒”的博客上。由于经常对社会热点事件作出带有普世价值思想意识的点评,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格加上藐视权威抨击体制的不羁以及所体现出对现实社会清醒的辨析和认知,赢得了一片喝彩。韩寒的一个支持者说,我认为韩寒的博客中的文章对中国的意义更大,他启蒙了成百上千万少年青年甚至中年老年人被禁锢的思想,他让那些被洗成黑白的脑袋焕发了色彩。当时不少人说,当中国某地发生了某热点事件,他们就会马上去看韩寒的博客,看看韩寒有什么见解。他的一篇博客文章,就能有近百万人次阅读,这样的情况全球少有。2010年,韩寒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并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在2012年之前,拥有以千万计数的支持者的韩寒,被尊为意见领袖、民主呐喊者。因为他的表现,不论是否了解他,众多主张民主、宪政的公共知识分子也都支持韩寒。

韩寒的影响不仅于此,更有无数的少年青年把他视作偶像。他们对叛逆的韩寒辍学而写作出书而赛车而博客领主所取得的让人歆羡的成功崇拜之极。到现在,他们中还有人说,质疑韩寒造假是件无聊的事,在中国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不管用了什么手段,只要能成功——就会得到社会的尊重。可谓是另版的“白猫黑猫成功就是好猫”。似乎韩寒模式的成功就是他们正能量的理性之梦。于是,模仿韩寒,就成了无可责咎的理由。不用功学习无所谓,逃学翻墙爬窗泡妞也无所谓……这种意会的影响无可言述。

其时,在韩寒的头上,就如冠着一支炫幻着“新锐作家”、“意见领袖”、“成功天才”各色斑斓的艳翎。

然而,“代笔门”质疑开始以后,韩寒的支持者以及大众中就出现了分裂。不少人因为与同事朋友甚至家人持不同看法而产生龃龉、隔阂,一些公共知识分子也因自己的观点而让人侧目,纸媒中声誉颇佳的南方报系也应支持过韩寒而备受冷目。尤其是为数众多的主张民主、宪政的公共知识分子,分列质疑派、挺韩派两方,为各自观点认识论争而产生嫌隙,无谓的对立撕扯着社会……社会因质疑纷争而出现裂伤。

由于这个事件持续发酵,已成为关乎社会基本诚信的重大公共事件。于是,有不少社会人士认为公权机关应该介入调查——以给社会一个真相,避免社会矛盾的无谓形成和继续耗费社会资源。

在“代笔门”质疑纷争中,一向以大陆最开放论坛著称的作为南方系旗下一脉的门户网站凯迪网络(猫眼看人),即成为“代笔门”质疑纷争的一个主战场。在2012年“代笔门”高潮稍过,挺韩派与质疑派仍然缠斗不止。为数众多的关于韩寒话题的帖子,仍然不正常地充斥着猫眼看人帖子列表的版面,这当然影响了凯迪主版块社会舆情话题的分布平衡。在韩寒文学作品到底是否存在代笔——这个论点的认识上,用一句话可以概括:明白的都明白了,不明白的说啥也坚决不能明白。为此,凯迪管理将所有韩寒话题的帖子集中移至“中间地带”。此后,“代笔门”的纷争渐有回落。而不再回应的韩寒依然活跃,除了博客文章低调了很多,不仅继续赛车更涉足电影拍片。尽管有无数指向“代笔”的证据,仍然有大批粉丝不离不弃。在人数众多的质疑派这一边,则不断有新鲜血液加入。他们坚信:你可以在某些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时间里欺骗某些人,但你决不能在所有的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

在韩寒以“国民岳父”自居——为其署名编导的电影《后会无期》首映宣传造势而于新京报打出“韩寒电影卖得好,小野嫁妆少不了”的整版广告后,肖鹰的文章如一巨石砸入寒潭,再度激起了两派论战。一方要求清理,一方坚决抵抗。在猫眼看人的版面上,“代笔门”质疑的帖子渐又多了起来。

插聊几句关于特色的话。在当下时局,庙堂上下、两岸三地、海际疆涯,累累捶天动地之闻不绝于耳。真可谓:新政施展打虎累,旧强腾挪收山忙。港地的两次大散步甫一过去就没了声闻。闻听似乎好多好多人吵吵说要坚持照约行事,不能白纸黑字不认骗了一地乡仔,可转天儿就没了讯息。偷儿怕人捉,骗子怕人说。前些日子煮熟了一碗康师傅,那可是属于“正国级”的骗子,老百姓原来一直还以为他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好公仆呢。这是一个骗子的国度。政治骗子、经济骗子;国骗子、官骗子、民骗子;大骗子、中骗子、小骗子;街头骗子、电话骗子、拐人骗子、色诱骗子、投资骗子、购物骗子、导游骗子、中介骗子、爱心骗子、保险骗子、赌彩骗子……说这么多还没提到最大的骗子。在这些形形色色骗子头上,都招摇着花色不一、炫彩夺目的艳翎。这支艳翎,总闪烁着各色斑斓的光泽:有善人有情圣有天才有专家还有为人民服务。这支艳翎,总会诱使或许痴迷或许懦弱或许贪心或许愚昧或许好奇过度或许头上也有一支小艳翎的人们入局吃亏。有些骗子骗一刻,有些骗子骗一时,有些骗子骗一年,有些骗子骗一世,还有骗子要骗千秋万代的。骗子最可恨的,是捉弄人祸害人。有时候你并不想搭理骗子,但没人搭理,骗子就不能得横财,吃惯了甜头的骗子是绝不甘心的——他们会千方百计地投你所好,借重、利用你的好奇、诉求和愿望,来吸引你欣赏他们伪装好的那令人惊异的艳翎。在骗子横行的社会里,骗子也有互相利用一起捉弄人的,大骗子容忍、纵容利用小骗子——有时候是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有时候骗子也打骂骗子,骗子打骗子——有时候是利害纠葛,有时候是利益冲突;骗子骂骗子——有时候是为自保,有时候是在演双簧。是凡骗子,即使那支艳翎有着再暖人的光泽,也都是作恶的歹人——千万要辨得清。各人有各眼,您自己须看清楚。我正有一些其他话要说了。

回到“代笔门”话题。说说对于韩寒“代笔门”质疑——我的看法:

韩寒“代笔门”质疑,是一桩涉及到作家韩寒自身人格清白、职业操守以及名誉权和其周围相关人士更累及社会诚信的严重危机事件。

韩寒有不自证自己文学能力的权利,而社会舆论也有对该公众人物进行质疑的自由。然而,趋利避害——是生物的本能,当然也是人性的本能。这种与生俱来的本能,也是生物不断向高级进化的保证。对公众质疑“代笔门”——当事主角韩寒选择回避,是罔顾自己人格清白、职业操守以及名誉权利益眼见受损而违反趋利避害法则的态度。这种态度选择——直接反映出:“代笔门”质疑的真相,是不言而喻的。

法治社会里,不会要求公民自证清白。但民众对于一桩没有结果的“社会公案”,自然会有各自的判断。离开法律的层面——社会文明和民众,会要求公权以及公众人物,必须承担与其身份对应的责任。否则,拒绝证明自己是诚实的公权或公众人物——会在大众看得见或看不见的投票中遭到唾弃。

在韩寒“代笔门”质疑事件前——在很多人心目中,韩寒是一个桀骜不驯、特立独行,有叛逆性格和正义感的青年作家和民意代言人。而现在的客观情形……已经不是这样了。

自“代笔门”质疑事件浮出水面引起社会辩论后,对于这桩涉及到自身人格清白、职业操守以及名誉权的危机事件,韩寒起身反击维权——是合乎逻辑的。即届而立之年的资历再加上身后一众团队的支持——不能说他所采取的应对措施是未经认真考虑的。而他对社会的回应:辱骂,砸钱2000万悬赏到与某女星的加磅2000万“共襄盛举”,之后改口说是“开玩笑的”,到拿女儿发毒誓,再到后来的先是告诉法院后又撤回补充材料,称要转诉至另一个法院等等,如鸭行鸭叫,种种不堪……实在是乏力得很。现在的情形是:曾经被大众认为是“桀骜不驯、特立独行,有叛逆性格和正义感”的韩寒,是一个背负“代笔”恶名、无法对社会提出的合理怀疑予合理解释应对的社会问号。

“代笔门”质疑的关键:被署名标注为“韩寒”的很多作品、文字——其原作者是不是韩寒本人?

韩寒“代笔门”质疑的本原性质——社会质疑它是:文学作品的原创作者,以欺诈手段主观自意、对外界保密地将自己所创作的作品赋加在另一个利益指向属于同一集合身份特定的人的名下,以图取得远远超过作品冠原创作者之名所能带来的巨大利益。这个涉嫌欺诈的过程,极可能从一个低能学生经作弊获得全国作文大赛的一等奖开始,之后间断有不良商贾及其他配合者加入,通过高强度的炒作而扩大繁衍至其他领域。过程中,或有不知情者误涉其内而为各种利益情由而被捆绑。其仅见的特点是:原创作者与其作品的被赋加者,是同属一个利益集合的共同受利者。在“代笔门”中,从中受利的——是因该欺诈行为实现而分享所获巨大利益的欺诈集合群体。利益受损的——是客观受蒙蔽、欺骗,因对作品的被赋加者超乎寻常的特定身份好奇而被吸引进而受骗的大众消费者和欺诈行为发展至其他领域的更广大受众。

上面所说的“超乎寻常的特定身份”指:16岁中学生,体育特长生,包括语文、英语在内的7门功课均不及格,留级,被动辍学——的另类作家。

为什么要质疑韩寒“代笔”呢?

上文已经说过,主要由于韩寒博客的影响——因其经常对社会热点事件所作辛辣点评,“韩寒”——已被社会大众视为代言民主诉求、促使中国政改积极进行的重要公知之一。

真善美,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追求。民主、宪政是这个社会的时代要求。主张民主、宪政,当然是合乎道义的正义立场。但是,绝不能将政治立场置于真相之上。这跟人们在辩论人权时,说“在你是一个‘中国人’之前,首先你是一个‘人’”是一样的道理:在你是一位“主张民主、宪政站在正义立场上的公众人物”之前,首先你必须是一位“诚实”的公众人物。民众会支持一个“诚实性不清楚”的所谓公众人物吗?

即使你是一位主张民主、宪政站在正义立场上的公众人物,首先也必须诚实。

真善美之中,“真”是基础。而对于“求真”,是根本没有什么资格要求的——它是源自人的天然本性的自由权利,在自然科学领域——遵从人的基本伦理就可以了,在社会领域——不违反法定规则就可以了。

“代笔门”质疑——会有什么结果意义呢?

“代笔门”质疑的最终结果,无非两个:1、确认没有代笔;2、确认有代笔。

1、如果确认没有代笔——在质疑中涉嫌违法违规的人士承担责任;韩寒及相关人士得以洗清嫌疑,恢复清白;而社会也会消弭由质疑纷争而产生的裂痕,一个裂痕减少的社会能在文明的路途上走得更稳、更快些。

2、如果确认有代笔——韩寒及相关人士承担责任;而社会在厘清谬误后当然也会消弭由质疑纷争而产生的裂痕,社会诚信正本清源后——在文明的路途上同样能走得更稳、更快些。

很明显,对于社会来说——不论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只要出现结果就是有益处的。“代笔门”质疑,根本是不存在社会阻力的。而只有不愿意看到社会文明进步的人,才会竭力阻止“代笔门”质疑产生结果。如此一分析,就应该明白:即使有个人阻力,也应该仅是极少一部分人。

3、呵呵,不要笑我不识数。然而!目前的现实中,明显有股势力——意图将“代笔门”质疑导向无结果结局。无结果结局:既不确认没有代笔,也不确认有代笔,而让目前的这种情形延续下去。

这种情形延续下去:韩寒及相关人士既不必洗清嫌疑,当然也不须承担责任;而社会在持续质疑纷争中会留存甚至扩大已经出现的裂痕。一个社会的秘密不断累积,会影响公开透明而逐渐形成僵化,社会诚信也将失范。一个裂痕累累的混沌社会,在文明的路途上走得会愈加艰难。

因此应该清楚:从国家社会层面讲,意图将“代笔门”质疑导向无结果结局的那股势力,实际是在做着阻挡社会文明进步的事情,他们扮演着社会敌人的角色。那么,他们——会是些什么人?一句话:直接分享不当利益的那个欺诈群体和间接受益的背景集团,还有比较悲催的——盲从者和因把柄、交情或声名所困的被捆绑者以及民主派中的极端意识政治投机者的集合。

这里需要对“民主派中的极端意识政治投机者”说明一下。这种情况是指论坛上持此类观点的人:当“韩寒语录”在网上流传的时候,人们只会与其中的那些思想进行共鸣,有谁会在意是谁写的呢?

这当然是一种混淆是非的错误观点。恶树不结善果。在当下这个是与非、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渐渐模糊的沦落世道,在社会民主进步的诉求中,如果罔视真与假的基本事实而不求根底,盲从、追捧根基不稳的“意见领袖”的鼓噪,如何能够得到切实的民主、宪政结果?政治再伟大,也不能践踏真理。一个人物再伟大,他也必须要诚实,有担当。

一旦人们明白了前面的道理,那股势力就只有狡辩所谓的证实“无技术操作性”托辞及继续搅浑舆论秩序一途。搅浑舆论秩序——不过就是放刁撒泼、粗口谩骂和狡辩纠缠之技,大家早已了然于心。

出口俚词鄙语者,抛开其使用此类不逊词嗜好的可能,恐怕就只有用——试图采用语言暴力来达到强迫认同的解释了。这种非理性的表现,一如韩寒网上的铁杆支持者在各类网站的发言。记得有位挺韩派网友曾就赵鼎新教授的文章反问:“所谓的‘行文平和、不失理性’又有何用?”曲士不可语道。其实——这才真正是在“倒韩”。

凡不看内容只一味进行谩骂和嘲讽的,用方舟子的话说:善意地讲,这些人文品太差,习惯了想当然地信口开河;恶意地说,这些人人品太差,看过了相关资料和证据,却仍然故意歪曲或假装视而不见。

而所谓“代笔”质疑证实“无技术操作性”——根本就无法立足!

被质疑“代笔”主角种种不堪的“危机公关”策略和表现,反而引起了更多人的疑问:一件简单的事情——何以要搞得如此复杂?大众的看法是:要消除代笔嫌疑——选择与质疑者当面对话跟他谈自己的作品——这种方式的说服力,比去打官司要强一万倍!你是一个作家,就照你手把方向盘飚车的自信,像七步成诗的曹子建一般在公开场合小试牛刀地坦然走两步——还能有人怀疑你的满腹经纶吗?再从动机角度讲:面对质疑纷争对社会造成的裂痕,曾经作为民主追求者的韩寒——如果感到有一丝痛心的话——该是会全力寻求所有可能的尝试吧?屈尊驾应邀参加两回访谈辩论、当众写两篇应题小文——成本很大?很难么?只怕别人看是……非不欲也,实不能也。

对于“意见领袖”这个说法,现在挺韩派说是社会强加给他的。2010年4月,美国《时代》周刊进行年度10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评选,成为候选人的中国人有五位:王岐山、薄熙来、李彦宏、台湾宏碁总裁王振堂以及韩寒。其时,国内众多的韩寒粉丝在各大网站、论坛呼吁网民刷票“确保将韩寒送入最终名单,打造一个全新的‘国际韩’”——这是不争的事实。甚至有人在网站详细介绍投票舞弊的方法,即不断退出、再登陆,因为个人ID是随机更换的,重新登陆以后,再投票就不违规了。于是粉丝们就不断重复地给韩寒投票。韩寒没有自封“意见领袖”,但在那次评选中,韩寒对粉丝的刷票行为并没有呼吁制止。因此,说“意见领袖”是社会强加给他的——就是狡辩了。

鸭子头上如果顶一支耀目的艳翎在水塘边飞,肯定会引起一片惊异的喝彩!从这只神鸟身上掉下的任意一根杂毛,也会被人们视为神羽,甚至它的秽物也不让人嫌了。而一旦人们就要看清楚它的时候,那支艳翎就成了鸭子弃之不及的麻烦。

实际上,韩寒并不是没有过自证的尝试。2012年4月,韩寒为证明“代笔”子虚乌有,把自己的手稿出版了。对此,社会的反应如何呢?好象很多人:“这手稿……也太干净了吧?”好象比极少见的老舍的手稿都干净,这又是韩寒的一个奇迹。

同样的事情——作家海岩,他也曾被传言有“代笔”的写作班子——从构思搭框架,到初稿写作,到最后润色都有人分别进行……等等。愤怒的海岩抛出自己的原文手稿以示人。其后,那所谓的“代笔”的传言——就如霓消散了。可惜,韩寒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一个著名作家,被质疑“代笔”而无需澄清以告天下?

中国社会,在“逻辑”、“中国逻辑”之外,不能再有“韩寒逻辑”了吧?中国的民众虽然公民权利有缺失不完整,知情权和调查权受限,但不应该侮辱大众的智商和鉴别力。

有挺韩派人士说,诚实固然是一个良好品质,但你不能要求别人证明自己是诚实的。尤其是当你质疑一个人不诚实的时候,必须要有他不诚实的既成事实。

关于质疑与构陷——

质疑:(对已发生事实)心有所疑,提出以求得解答。

构陷:(编造无据事实)定计陷害,使别人落下罪名。

韩寒在专访中说:“我的底线是不说谎,有一说一。”

什么是证据?

证据:是证明(一个事件)事实的依据。证据,并不是指所要证明的事实。

一个妻子质疑丈夫不忠,那男人脖子上的吻印、衣物上的长发和香水味等——就是证明他出轨的证据。因为不言而喻——他再怎么狡辩说这是妻子的抹黑、构陷,也是没用的。

请大家判断——以下简摘的记录,可否作为判断当事人诚实性的“事实”穿帮证据:

▲关于新概念大赛信息——韩仁均说是儿子看到的告诉了父亲;儿子说是父亲看到的告诉了儿子。

▲关于谁把《书店》、《求医》参赛作品寄去参赛——韩仁均说是儿子自己寄走的;儿子说是父亲寄走的。

▲关于作文大赛题目杯子里到底是纸还是布——《萌芽》女编辑胡玮莳说当初是袋装茶叶包装纸;李其纲文章《对一种诽谤的严正声明》里说是白纸;韩父文章《儿子韩寒》里说是道林纸;而韩寒文章里写的是布!

▲关于助词“的地得”——韩寒说自己从来都搞不懂“的地得”怎么用;而在作文大赛作品《杯里窥人》里,“的地得”用得准确无误。

其实,人们已经知道真相,就如李承鹏之言:“这里的真相是,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我们也知道他们其实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撒谎……”

在网络论坛、博客里,网友所寻找、查证的涉及“代笔门”的各类相关证据俯拾即是。这些证据包括书写稿类、言词类、文字内容类、视频类、相片类、通讯记录类、年代时间类等。这些证据和证据链,互相印证着同一个指向——“代笔”。

现在又有挺韩派人士说——坚持质疑不已的质疑派,是“高大上”是“道德癖”是“极右”。呵呵,中国的“极右”群体,该有多庞大呵……辞穷而馁的无聊。对此类意图的挑拨,实在不值一哂。

“对诚实信用的坚守是一切良善道德的根基,是一个民族立于世界优秀民族之林的基础。”

前面已经提到,有不少社会人士呼吁公权机构应介入“代笔门”调查——以尽快给社会一个真相,避免社会矛盾的无谓形成和继续耗费社会资源。对此,有网友认为:韩寒“代笔门”质疑,就像中国的楼市也是久打而不倒一样,与现有体制大有关系。笔者同意这个意见。

在“代笔门”之前——客观地说,被署名标注为“韩寒”的一些作品、文字,引起了人们对其中蕴含的道理以及众多社会问题进行一定程度的思考和讨论——这对于社会的觉醒和民主启蒙、进步有积极的作用。

很多民主派人士也正是因此而“挺韩”不已,但却疏忘了“代笔门”质疑的关键!

现在的社会,需要被署名标注为“韩寒”的那些作品、文字。但现在的社会,肯定不需要——那些作品、文字被珠玑满腹的原作者弄虚作假地冠到另一个平庸少年的名下以蒙蔽世人、欺世盗名。

那些作品、文字、“韩寒语录”的作者,是某一个班子或是某一个谁——重要吗?

这里,笔者要说到很多人未曾注意过的一个区别。在中国政治生活中,“集体决策”被认为是一个法宝。宪法、法律的制定,行政制度的设立,司法审裁的判决等——均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人大议案的表决方式虽然花样繁多,但都没有记名的要求。至今,我们不知道——参与国家根本大法制定的人具体是谁谁谁,也不知道谁在其中表达了什么样的重要意见或反对理由……反正,最后总会“一致通过”——就产生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曾看到过一个关于某会投票表决的笑话,大意是这样:当一项争议较大的议题付诸表决时,不记名投票如通不过改记名投票,记名投票如还通不过改举手投票,举手投票如还通不过就改鼓掌通过……而在文明较发达的国家,宪法、法律的制定,行政制度的设立,司法审裁的判决等等——均须署名登记。以美国为例,人们不仅知道参与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制订的52位代表的名字——弗吉尼亚州乔治•华盛顿、新罕布什尔州托马斯•米夫林、约翰•兰登、罗伯特•莫里斯、尼古拉斯•吉尔曼、乔治•克莱默、马萨诸塞州托马斯•菲茨西蒙斯……也知道谁在其中的哪个规定里表达了什么样的重要意见或反对理由……最后,签名作证,承担责任。在美国议会的议案表决记录里,不仅法案的提案人会记录在案,所有参与投票的议员以及各自的表决意见——不论是赞成、反对或是弃权,也均须记录在案。对法案的表决方式虽然花样繁多,但都必须满足公开、记名的要求。美国议会表决结束,所有议员的投票结果会立刻被公布,他们来自哪个选区党派、是否出席会议、赞成还是反对,一目了然。在美国最高法院的诉讼案件审理中,最终的判决里——同样必须记录所有9位大法官各自的裁断意见,包括每位大法官的判词也须记录在案。

只要有独立的思考,将这个区别两相比较——自分高下。这个区别的意义——惟“担当”二字。是社会文明要求——公权以及公众人物,必须承担与其身份对应的责任。

作家韩寒——毫无疑问是一个公众人物,当引起民众、支持者思想共鸣的“韩寒语录”在网上流传的时候,这些作品、文字的作者是谁——很重要。

“代笔门”影响中最悲催的——是那些极端崇拜偶像的盲从者和因把柄、交情或声名所困的被捆绑者以及民主派中的极端意识政治投机者。之所以说悲催,是因为他们其中一些人,已经不愿意对事情的本身作自己独立的思考和判断。这种情况,有一种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情结: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于是,他们采取了“我们反对他们”的态度——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

 “我们中国人往往因为相信自己和同仁目标的正义性而漠视、容忍甚至是理解和保护自己和自己同仁手段的不正当性。”

死撑面子和投机取巧都是国人的缺点。赵鼎新教授上面的这句话,是说到了一些缺乏担当的民主派公知痛处的根本。

当人们对被称作具有民主启蒙、进步积极作用的充满思辨的那些睿智文字的主人的诚实没有疑问的时候,才能认可——他是对社会文明进步有贡献的一个人。

中国社会目前的一个最大问题,是社会信用处于崩溃之中。信奉以谋诈策略做事,而对契约意识鄙夷视之——一直是中国文化的短板,也是这个社会走向现代文明的一大瓶颈。中国人在“谋略”文化中被骗了数千年,在思想意识判断方面也是积贫积弱。《历史的先声》里那些让人振奋的言辞,何其正义!其诺如何?多少人被骗了多少年……被骗得一塌糊涂。人民,被骗怕了。

在博客里,韩寒义薄云天说:“我要求更自由的创作……要一些新闻的自由……恳请官方为文化,出版,新闻,电影松绑……但是如果两三年以后,情况一直没有改善,在每一届的作协或者文联全国大会时,我将都亲临现场或门口,进行旁听和抗议。”——其诺又如何?诚信何在?

在“是与非”面前,自认对公民社会有追求的中国知识分子,不能没有自己冷静的反省和担当!

现在又有一种说法:说质疑派“倒韩”是在(配合体制)攻击、压制南方报系和主张民主、宪政诉求的公知群体。

对此,即使不清楚2012年上海权力部门发过命令禁止上海媒体报道韩寒“代笔”丑闻的情况,也该看清楚今年各大官媒配合宣传以韩寒名义导演的电影的事实。对于熟谙《孙子兵法》的国人来说,在“代笔门”质疑中闻睹过韩寒支持者穷揪方舟子妻刘菊花论文文凭造假的围魏救赵之攻坚后,再看到这种偷梁换柱的反间捆绑伎俩——觉得小儿科了吧?莫非公知群体对此不是心知肚明?难道真的愿意被一种眼见的虚假所捆绑?

说起南方报系与韩寒,根据武汉大学陈刚教授统计:在2008年1月至2012年4月的52个月期间,《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和《南都周刊》总计发表155篇以韩寒为主角的报道(平均每月3篇出头)、主题照片91张并多次作为封面人物或登上头版。在2012年“代笔门”质疑论战激烈之时,《南方周末》更是发了该报记者陈鸣所作的一篇挺韩文章《差生韩寒》。而近日,南方报系的《南方都市报》刊登了南京大学教授王彬彬的文章《视韩寒为偶像、为旗帜绝对是弱智表现》,这也许是南方报系为自己之前可能的失察——透支荣誉信用之后迷途知返的表现。

《南方周末》长平先生撰写的1999年的新年贺词《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至今仍然被无数媒体人、公知同仁和大众奉为经典。而在主编江艺平(提前退休)、长平(禁文解聘)、笑蜀(被放学术假)……等一批人离开之后,我们还听到过几次“批评不自由,而赞美无意义”——这样具有普世价值的铮铮之声?以敢说、敢曝、敢评而闻名的南周——最鼎盛的一个时代结束了。这让人唏嘘。

要知晓捍卫公民权利的南方声音及其一批公知——受到的真正压制是什么——请参看一些相关的链接:

长平:南方周末事件系……的结果

http://helanonline.cn/article/3818

笑蜀:我在南周新年献词事件的前前后后

http://www.acriticism.org/article.asp?Newsid=15957&type=1003

一个真正的民主、宪政人士——在没有受到專制体制箍制的情况下,自己会中止呐喊么?为了未来得到的文明果实里没有被啃噬的黑心,人们必须警惕——那些借重、利用民众对社会的不满而出花招取巧弄虚作假以谋其利的骗子。就“代笔门”质疑这桩社会公案,公权力不介入(不作为)甚至于下令阻止媒体进行报道,自有其衷。而体制外知识分子和追求社会进步的人们——应有什么担当?当人们对清理大骗子莫衷一是、尚无能力时,就先把清理中骗子、小骗子当作演练吧。一个小骗子都能把你蒙晕绕进去——你还说要追求做什么大事?还要启蒙民众去认清大骗子?

关于“韩三篇”——这里不对其内容进行评论,仅摘引2012年方舟子博文里的两段:

新浪韩寒博客在去年12月23、24、26日连续发表三篇系统谈论自己的政治观点的文章《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被新浪管理层吹捧为“历史文献”,在新浪博客、新浪微博重点推出,每篇点击率都超过100万,影响巨大,也引起广泛争议,被称为“韩三篇”,算得上是韩寒代笔事发之前韩家最辉煌的壮举。一贯为韩寒代笔狡辩并攻击“倒韩派”的韩家枪手“破破的桥”称三联明年还要出一本他研究“韩三篇”的专著呢。

韩寒小说和部分博客文章被证明是韩仁均或其他人代笔之后,韩寒无写作能力已可确定,文风中规中矩的韩三篇非韩寒所写是显然的。但韩三篇为何人代笔,却有各种猜测。昨天有网友发现“韩三篇”的第一篇《谈革命》为韩寒父亲韩仁均所写的铁证,下面综合一下各位网友和我本人发现的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些证据。

“韩三篇”为韩仁均所写的铁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e3ha.html

在让我们相信你舌灿莲花般的“韩寒语录”前,请先让大家相信你是诚实的。

总有一种笃真的信念,是我们必须执守的。中国社会、文化的思想启蒙——从诚信开始,从尊重契约开始。

看到有挺韩派人士又抬出了“寻衅滋事”的大杀器,在这个盛世万金油法条之下,哈儿进去了,铁某进去了……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好人。清华孙立平:如果寻衅滋事罪名成立,任何对政府和官员的批评都可以入罪。

哈耶克说:“在专制社会,不是不劳者不得食,而是不服从者不得食。”一个被销号的媒体人,一个书都印出来了却被封在库里不让卖的作家,终于离开了……“偌大中国,容得下一斜眼,容不下一大眼,美丑不分,是非颠倒。”一个体制的不服从者,如果实在寻衅……不到,有关部门的工作会很专业、很细致:名誉上抹黑,著作上禁书,言论上销号,社会活动上封锁——切断经济来源、隔离人际交往、压制所有消息……你所熟悉的谋生渠道、手段和技能,都会被堵得死死的。

韩寒“代笔门”质疑至今,他头上那支艳翎上的斑斓色彩在大众的聚光中渐已褪落。一番辗转腾挪后,去往或莫须有“松绑”的电影去了……你见过一只嘴软过的鸭子么?

登高必跌重。无能面心而省而忏,不知心安否?看他取巧逍遥……莫有一日——凄凉作鸟兽散……再无踪影。

那样炫丽的艳翎,何止只冠在某一个人的头上,也招摇在一个体制的头上。朋友问,那为四三八的翎色……啥时候能腿?我说,少扯,我不懂历史。

二、《立场先行下的捆绑式批判》主要内容部分(三)评析1

笔者最早是在下面链接的帖子里,在讨论中猫友“京汉”给了链接,看到了猫友“@流星雨72”转的这一篇《驳斥倒韩派教授赵鼎新的五个证据及其荒谬逻辑》。

[原创]跳出倒韩界外看倒韩的韩寒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0299994&boardid=1&page=1&uid=&user...

发现原来这篇文章也是一篇旧文,其作者署名“罗洪启”。网上搜索了一下,这篇文章最早是在“代笔门”质疑高潮的2012年2月28日,新浪博客里有注册名为“山鬼”所发:

立场先行下的捆绑式批判——评赵鼎新《论方韩之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da80b60100zxqt.html

稍后——2012年3月1日,有“空方代表”将该文转帖到了猫眼: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8155468&boardid=1&page=1&uid=&usern...

到2012年底——11月28日、29日,在天涯博客、网易博客以及共识网里,有名为“罗洪启也、luohongqi”等(博客名“行走着”)所发变更标题、主体内容基本相同的文章,文名《权利、伦理与逻辑——为什么反对倒韩?》:

http://blog.tianya.cn/post-28505-48566369-1.shtml

http://shangui79.blog.163.com/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dlpl/whpl/2012/1128/71942.html

搜索过后,了解到这位“罗洪启”——据博客留言者称是一位“法学博士”(未能证实),登记资料记录:出生于1979年4月30日,居住地北京市海淀区,法律人,历史爱好者,户外深度旅行爱好者。但其他具体信息不明。

2014年8月26日,挺韩派猫友“流星雨72”认为该文的“其他几个部分,因为本身论题比较发散,所以论证很拖沓,可引起争议的地方多”,将文章摘编后把自认为是精华的部分又发到了猫眼——[转帖](更名为):驳斥倒韩派教授赵鼎新的五个证据及其荒谬逻辑

为免于篇幅过长而使读者产生浏览疲劳,笔者这里先将赵文和罗文两帖链接列下——请读者对照参阅:

[转帖]赵鼎新:韩寒有很大可能是骗子——“赵文”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0309236&boardid=24&replyid=1030923...

[转帖]驳斥倒韩派教授赵鼎新的五个证据及其荒谬逻辑——“罗文”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0310728&boardid=1&page=1&uid=&user...

闲言少叙,我们现在来看这篇驳斥文章的主要内容(罗文的第三、第四部分)。

前注:基于笔者的认识及为便读者阅读,在文中替换赵文、罗文中所使用的两个用词:“韩阵营”→“挺韩派”;“方阵营”→“质疑派”。

罗文第三部分之评析

罗文第三部分的标题:驳斥倒韩派教授赵鼎新的五个证据及其荒谬逻辑

文章这部分的开篇即提出:赵鼎新教授的“核心观点”——是“代笔门”质疑中最严重的误判。

赵鼎新教授指出:质疑派对韩寒的质疑是诉诸“常识加逻辑”的理性做法,而挺韩派对韩寒的捍卫是“奇迹加信仰”的非理性表现。

作者罗洪启则认为:挺韩派对韩寒的支持诉诸的是常识、逻辑与经验,而质疑派对韩寒代笔事件的指控诉诸才是奇迹与信仰。

很有趣,写评论的和反驳评论的双方都在声明:在“代笔门”质疑中,自己所坚持的——是客观的常识和理性的逻辑,而对方则不是。

的确,好东西谁也想要。不仅是他们的双方,就是笔者我自己——也要声明了:在本文中的分析推导判断时,也同样是要本着客观的一般性常识和理性的逻辑!

那么,到底谁的看法正确呢?大家通过这样的逻辑应该可以得到答案:对于双方上述非此即彼、截然对立的看法——只须通过理据否定一方,应该就可以肯定另一方。

我们且先记住挺韩派所坚持的看法:挺韩派对韩寒的支持,诉诸的是常识、逻辑与经验而非奇迹——这可以说是罗文驳斥赵文之“矛”。

赵鼎新教授论导的逻辑是:如果韩寒是天才,那么证据1,2,3可能成立,但证据4,5则不可能成立!所以韩寒不可能是天才!

接着,罗文引用了挺韩派时政评论公知李剑芒文章《点评赵鼎新教授的逻辑》里所提出的驳斥赵文的逻辑:

“如果1,2,3,4,5是同样的事情,那么赵鼎新教授的逻辑兴许有道理(注意,我说兴许,我没有肯定)。但这5个证据是同样的事情吗?不!前三个是写作能力,后两个是演讲和记忆能力。前三个发生在15年前,后两个发生在15年后。所以,赵鼎新教授的逻辑是;如果你15年前是写作天才,那么你15年后必然是演讲和记忆天才。如果你15年后不是演讲和记忆天才,那么你15年前一定不是写作天才!”

罗文对这个逻辑的结论进行了解读:写作能力与演讲、记忆能力性质不同,不能因其演讲能力、记忆能力差(其实韩寒也不差)而否定其写作能力,也不能因其写作能力优秀而推定其演讲能力与记忆能力一定优秀。

在针锋相对的对辩中,挺韩派文章上面两个段落中括号里的表述内容,可以说是含混其辞地暗留退路。其是否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笔者于此不作深入评论,请读者自鉴。

同李剑芒的反驳逻辑一样,这个“不能因……而否定……,也不能因……而推定……”的解读——既没有说出“如何可以推定一个作家的文学创作能力”, 也没有说清“一个作家的文学创作能力,与其个人对自己作品(包括成名的处女作品)的记忆力——是怎样的相关关系”。

这里,也许需要了解一些关于文学创作的常识性观念。文学创作,是一种特殊、复杂的精神生产,是作家通过生命、生活经历的审美体验,经过艺术加工创作出供受众读者赏析的文学作品的创造性工作。每一部作品——不论成功与否,作家都会把她当作自己的婴儿宝贝一样看待——因为她的身上倾注着创作者无数爬格子的艰辛和心血。

现在,我们再来看这个反驳逻辑的本身——是否成立。剔除其暗留退路的表述,就其主要意思理解,李剑芒反驳赵文的这个逻辑和罗文予其的解读——其实都在勉为其难地暗示:一个作家的文学创作能力,与其个人对自己作品(包括成名的处女作品)的记忆力——不能肯定是正相关关系。换言之:一般情况下,——一位作家,对自己的处女作品肯定有常人按逻辑理解的较深的记忆;而在特殊情况下——16岁能写出成名的处女作品的作家,在仅过两年18岁的时候对自己成名的处女作品的记忆表现——就可能像镜头前的韩寒一样……说不出处女作品书名的含义。

为什么?不能按一般常识逻辑来要求——因为韩寒不一样!这也是反映“天才”奇迹的一个理由。

韩寒如何不一样呢?曾经被传扬、标定为“天才少年作家”的韩寒,16岁创作处女作品也是成名作品《三重门》(出版于2000年),在上高一(1999年)时作为特许独立参赛者以《杯中窥人》获得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比赛(C组)一等奖。而,在高一时作为体育特长生的韩寒,因包括语文在内的7门功课不及格而留级,一年后不得不退学。

的确不平凡。按照常人的常识:普通人无论如何是做不到这些的。而且再没有第二个,绝无仅有能做到的——只有韩寒。即就是挺韩派,也不得不承认:韩寒就是一个奇迹。

这里的一例:,在解释韩式非常人能理解的“成功”的时候,挺韩派诉诸的——就不再是常识而是“奇迹”了。这可以说是挺韩派应对质疑派质疑举起的抵抗之“盾”。

不要忘记——前面记录的挺韩派坚持的看法:挺韩派对韩寒的支持,诉诸的是常识、逻辑与经验而非奇迹——这是罗文驳斥赵文之“矛”。

罗文作者自己的“矛”和“盾”—— 是“矛”锋锐?还是“盾”坚固?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后面大家还可以看到。很显然:罗文的一开始所称的——赵文“核心观点是质疑中最严重的误判”——自我矛盾地不成立。

附一个参阅链接:“思享者”——[原创]在中国文坛一骑绝尘的韩式成功学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0300395&replyid=39075968...

之后,罗文对赵文的五重证据逐一进行了驳辩。我们来看其具体内容:

一、第一重证据

赵文:韩寒父亲的文章说“韩寒写文章的潜能,其实也是在初二时发现的”,并说此后他给韩寒在县图书馆办了一个证,在那里,韩寒“接触到众多的少儿报刊”。韩寒的《三重门》是在高一写的。《三重门》中涉及的政治、历史、文学知识无数,直接引用的文本数量非常浩大,其中有些书籍的内容非常晦涩。如果韩寒是一个初二还在接触少儿报刊的小孩,怎么可能在一两年之间突然读起来了(并且读懂了)这么多书籍,并且能大量和自如地引用其中的典故?

对此,罗文说——赵文的第一重证据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把一个没有天然证据效力的言辞当成了推论的前提,而且在推论的时候还排除了所有其他可能性,只保留了一种对他结论最有力的可能。这显然是典型的“以偏概全”。为此,罗文进一步指出赵文的第一重证据存在的4点逻辑缺陷:

1)、韩父的语言并不具有天然的证据效力;

2)、一个县书馆不可能只有“少儿书刊”而没有其他书刊,韩寒完全可能在图书馆接触“少儿书刊”之外的其他书;

3)、即便县书馆全是“少儿图书”(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也不能否认韩寒有可能其他途径可以读到其他书,更不能证明他初二之前没有接触过其他书。

4)、也可能韩父写书时有意无意地将韩寒拔高。或许其实韩寒早已读过家中的藏书。

《三重门》是2000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韩寒所著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销量过200万。该书通过少年林雨翔的视角,向读者揭示了一个真实的高中生的生活,体现了学生式的思考、困惑和梦想。

这里把质疑派将该书中所引用的51部(篇)著作以及涉及到的87位名人(提及言论、作品、成就或故事)列出来——供读者进行了解及进行逻辑判断:创作这部小说的作家,应该拥有什么样的学识?

《三重门》里引用的著作:《红楼梦》、《管锥编》、《淮南子》、《尚书》、《万历野获编》、《康河里的诗灵》、《西学与晚清思想的裂变》、《贺拉斯》、《流浪的人生》、《永州八记》、《论语》、《会通派如是说》、《从混浊到有序》、《形式逻辑学》、《搜神记》、《长恨歌》、《本•琼森与德拉蒙德的谈话录》、《心理结构及其心灵状态》、《论大卫•休谟的死》、《包法利夫人》、《左传》、《铁轨边的风》、《教学园地》、《镜花缘》、《佳人》、《美女赋》、《江南的水》、《至小丘西小石潭记》、《广阳杂记》、《数字化生存》、《闲情偶寄》、《出师表》、《三字经》、《李敖快意恩仇录》、《舌华录》、《西厢记》、《中国文学史》、《水浒传》、《四世同堂》、《史记》、《战国策》、《孙子兵法》、《说文解字》、《变形记》、《中国作家传》、《孟子》、《西游记》、《聊斋志异》、《羊脂球》、《走出魔镜的钱钟书》、《肉蒲团》。

《三重门》里涉及的名人:王尔德、奥登曾、亚波拉、海德格尔、孔德、卡夫卡、格里高尔、萨姆沙、竺道生、栗良平、左拉、莫泊桑、福楼拜、张俊欧、亨利、托尔勒、普里戈金、朱光潜、狄德罗、奥特加、范德萨、苏格拉底、雅典娜、戴望舒、彭祖、伯玉、柏原崇、江口洋介、董桥、唐寅、曹聚仁、李渔、杜牧、鲁迅、列子、曹植、杜甫、老子、钱钟书、吴宓、叶公超、李敖、胡适、韩非子、荀子、庄子、徐志摩、柳永、毛泽东、宋玉、韩愈、柳宗元、刘墉、墨子、林徽因、陈寅格、保尔•魏尔伦、李煜、尼采、郭沫若、墨索里尼、叔本华、马里内蒂、拿破仑、希特勒、居里夫人、瓦特、爱迪生、张海迪、孔子、梁实秋、柳亚子、孟德斯鸠、曾国藩、李百川、孔祥熙、慈禧、肖复兴、赫鲁晓夫、莎士比亚、江青、罗曼•罗兰、德、哀绿绮思、苏东坡、杨万里、邵稼轩。

(另附一个参考:韩父在其公开展示的韩寒1999年5月30日一封家书里的购书清单:《榆下说书》、《西溪丛书·家世见闻》、《鸡肋篇》、《芦蒲笔记》、《东坡志林》、《分甘余语》、《古夫于亭杂录》、《读书偶记·清著录》)

比较赵罗两文——基于常识、逻辑与经验:一个在初二之前未见异禀,语文功课不突出的初中学生——是否能够在课余涉猎并能够自信地运用上述之众的政治、历史、文学知识?

如果能有像组建陪审团那样——通过随机选择的公民裁断员组成的评判团对此评判,结果恐怕不言而喻。这应该是赵文和质疑派一致的观点。这样的观点来源于——常识。

对于质疑派提出的这一重客观证据——挺韩派的观点却很不一致。

一些挺韩派公知如李剑芒对此视若不见,无予置评。而罗文则处心积虑地要否决那种一般判断。为此,罗文拟出了赵文证据的4点逻辑缺陷。

这里补充一个相关材料:2000年,一直很喜欢写作而且写得也很好的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出版了纪实性作品《儿子韩寒》。在书中,有如下记述:

韩寒自己也想不到,初二时一次替补长跑,竟然让他发现了自己在长跑方面还有潜能。

韩寒写文章的潜能,其实也是在初二时发现的。

韩寒自读小学以后,从来不怕写作文,这是事实。但这都是一些被动的应试作文,也说不清楚写得好还是不好。读初中时,他参加过一次作文比赛选拔,他在一节课上写了两篇作文。但也仅此而已。

读初中以后,韩寒对课外书籍的涉猎越来越广了,我们的这点工资收入远远满足不了他买书的要求。1997年春节过后,当时韩寒念初二第二学期,我对韩寒说,我带你去县图书馆办个证,他们晚上也开放的,你可以到那里去阅览或借书。于是,一天晚上,我带韩寒去图书馆办了个证。以后,韩寒一个人单独去了几次。在那里,他接触到众多的少儿报刊。也就是那几次有限的阅览,使韩寒对他的同龄人的总体写作水平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并使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他说:那些少儿报刊上的文章写得太滥太幼稚了,我完全可以比他们写得更好。

继续解读罗文反驳第一重证据的“4点逻辑缺陷”(这里也逐一进行评析):

1)、韩父的语言并不具有天然的证据效力;

评:书证是证明力仅次于物证的证据,它是用文字、符号、图形等所表现出来的书面内容,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文件材料。它是以文字等形式来反映一定的思想或意思表示的证据。

韩寒的父亲在正式的文章里所说的话,即属于已定格的书证——如何能够信口轻言“不具有天然的证据效力”?!韩父在其纪实性作品《儿子韩寒》中的记述,当然具有间接的证明作用。罗文这样指责“逻辑缺陷”,属于混淆是非的诋毁。

2)、一个县书馆不可能只有“少儿书刊”而没有其他书刊,韩寒完全可能在图书馆接触“少儿书刊”之外的其他书;

评:赵文的表述,有说一个县书馆只有“少儿书刊”而没有其他书刊的意思吗?

对于这个所谓“逻辑缺陷”——其实是罗文作者的充辞之笔或文字理解缺陷。

3)、即便县书馆全是“少儿图书”(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也不能否认韩寒有可能其他途径可以读到其他书,更不能证明他初二之前没有接触过其他书。

评:从逻辑来看,罗文的这个表述没有问题。但这个表述,只说明——不能排除韩寒在初中那个年龄段于课余(并且让人难以理解地向在这方面一直关心他的父亲保密——保密到本来会为之自豪的父亲丝毫不知晓)有接触到古今中外数十部著作这种情况的理论可能,并没有回答赵文——“如果韩寒是一个初二还在接触少儿报刊的小孩,怎么可能在一两年之间突然读起来了(并且读懂了)这么多书籍,并且能大量和自如地引用其中的典故?”的常识问题。

与其说罗文指出的这点是赵文“逻辑缺陷”,不如说是罗文在驳辩中诉诸的又一个“奇迹”。

4)、也可能韩父写书时有意无意地将韩寒拔高。或许其实韩寒早已读过家中的藏书。

评:“也可能……或许……”——这是说韩父有可能在说谎。

在百度百科里,韩仁均的作品《儿子韩寒》归属类别为“历史.地理→历史→传记”。 说韩父有可能在说谎……为了达到捍卫韩寒的目的——挺韩派已经不惜诋毁韩父道德操守的代价了?

挺韩派总是将质疑派提出“代笔门”数不清的证据质疑无端指责为“有罪推定”,而在这里——却在疲于应付中暴露了自己贼喊捉贼的马脚。

按照普适性的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的原则,挺韩派如果不能提供质疑韩父是在说谎的理由以及韩寒在初中早已读过数十部古今中外著作的可靠证据或有证明效力的证据链,就不能说——韩父有可能在这个事情上说谎。用“也可能……或许……”的句式作辩,尽显辞穷无技的羸弱窘相。

综上,罗文以上四条的“辨析”是不成立的,赵文第一重证据的所谓4点逻辑缺陷——不过是作者欲加之罪的子虚乌有。赵文的第一重证据在推论的时候所排除的可能性——是基于常识经验原则不予考虑的“奇迹”情况,而罗文则指摘这种做法并强调:这是典型的“以偏概全”——绝不能不考虑这种“奇迹”情况——而韩寒“也可能……或许……”就是这种情况。

这里,代表挺韩派发声的罗文又忘了——他们前面坚称的立场:挺韩派对韩寒的支持,诉诸的是常识、逻辑与经验而非奇迹……

其后,罗文又对赵文第一重证据括号内补注的“读懂了”进行反驳。

这一点,涉及到了一个作家在文学创作中的职业操守和对自己作品创作的态度。在局外普通人的心目中,作家是一种高尚的职业。这种形象的形成——恐怕与古今中外文人墨客们的勤奋与执着分不开。一字成师、数易其稿的典故数不胜数……巴金说:“写到死、改到死;用辛勤的修改来弥补自己作品的漏洞”——这恐怕也是绝大多数以文学创作为生命追求的作家共同的理念。

赵文说,韩寒不可能在之后一两年内读过那几十部著作(并且读懂了)并在《三重门》的创作中灵活运用。

——这同样是基于正常人一般的认知基础上所得出的判断。

罗文则辩称,“很多人的经验已经证明”:在文学作品中引用著作、典故——可以囫囵吞枣地引用,并不需要真正读过原书,更不需要读懂全书,也不需要多么高深的学识。诀窍很简单:一个“引用别人的引用”即可。而且声称——这种秘诀在许多学术论文中被广泛运用,并称“本人也曾经用过”……看到这里,很让人瞠目:作者不知为何两次用了不逊词语“装逼”——就不能作个免俗正常些的替换么?

——这段文字,实在让人有颠覆三观的感觉!读到这里,自己都有一种后悔作此评的想法。在网站里浏览这篇文章的时候,曾有看到“希望看到赵鼎新教授的回应”——到现在两年多了……我有点理解赵教授。

而落笔已至此……就接着继续吧。罗文在例证“很多人的经验已经证明”时,举证的是“本人也曾经用过”的例子。且不论举自己例子的证明力如何,作者如果把自己在学术论文的具体运用(“我并没有读过某原著,只是囫囵吞枣地作了一个‘引用别人的引用’就写入了学术论文里”)拿出来——是不是更显说服力?

在这里,笔者不想站在高大全道义、责任的道德高地评论罗文的这个说明。仅从一般意义理解层面,不能接受——以有失职业基本责任的社会现象,来反驳正常人在一般认知基础上得出判断的做法。

为了达到捍卫韩寒的目的——罗文这里不惜舍身成仁的表现……真是奉献呵。可惜,不经意间“年轻时候的韩寒正是深谙此道者”——把捍卫对象连同他的作品也菲薄了一回。

笔者本篇评析,并非是对“代笔”质疑进行完整的学术论文式的论证过程(不拟进行补充展开)——仅限于对于罗文内容的评析。

对于——

罗文在第一重证据里“运用这种(引用别人的引用)技巧并不需要什么博览群书的惊世骇俗的“天才”,而只需要一颗刻意卖弄装逼的心与相当的聪慧即可——很显然,年轻时候的韩寒正是深谙此道者,这点已经有很多韩寒的老师、同学可以证明,具备证据效力。(与《韩寒初高中相关的一些事实》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c8a5e101010vbd.html )”的说法,笔者未予评述。

其原因除笔者对于作者不逊用词(装逼)的厌恶外,更由于——罗文提到的在“代笔门”质疑开始以后的——韩寒最好的同学陆乐、沈宏伟等、老师以及《萌芽》副主编李其纲、第一届新概念大赛评委叶兆言、方方等的应访说辞(并没有到法庭作证据的严肃程度)——其证据效力不明。

比较:在也许会出现的——韩寒作品涉嫌“代笔”欺诈案件审理的法庭上,赵鼎新教授提到的以方舟子为代笔的质疑派所提出的那些已经固定的证据,无疑均可提呈。而罗文轻轻一笔提到的——韩寒最好的同学陆乐、沈宏伟等、老师以及《萌芽》副主编李其纲、第一届新概念大赛评委叶兆言、方方等——具体有谁确定愿意到庭作证,无从判断。

证人书面证言当然可以采信。但若对方要求证人当庭质证,那证人就必须要出庭了,否则,对方若对证言提出异议,那么书面证言有可能不被采信。

三、《立场先行下的捆绑式批判》主要内容部分(三)评析2

二、第二重证据

赵文:韩寒公布了《三重门》手稿,并坚称这是他的初稿也是最后一稿。但是,韩寒所展示的手稿十分干净,修改极少。于是方阵营就有人说,任何一个有写作经验的人都应该知道,一个人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很难从头到底不经修改就写出来的,韩寒分明是誊写了别人已经写完的稿件。

对此,罗文说——赵文的这个证据 “并没有说服力”。作者称运用逻辑上的穷举法来证明,并列出了“手稿之所以如此整洁的四种可能性最大的原因”:

1)、手稿是韩寒抄他爸爸的;

2)、手稿是韩寒自己刻意一次写成的;

3)、韩寒装B吹牛,他自己把手稿誊抄一次,但原稿已经不存在或不肯示人;

4)、韩寒边写边修改,但修改过的部分都丢掉了,保留了只有细节修改的手稿(实际的一页或数页的重写)。

(仍然理解不了——在一篇本应严肃的文章里,为什么总要出现“装B”这样的词……)

穷举法(这里非指数学的穷举法——微积分的最初思想)也称枚举法,在密码学上(一般在计算机中运用)则称作暴力破解。这种证明方法是根据题目的部分条件确定答案的大致范围,并在此范围内对所有可能的情况逐一验证,直至所有情况验证完毕。若某个情况验证符合题目的全部条件,则为本问题的一个解;若全部情况验证后都不符合题目的全部条件,则本题无解。

这里,笔者先逐一分析罗文作者所列举情况的可能性。

1)、手稿是韩寒抄他爸爸的;

评:这是指质疑的“代笔”为真实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展示的手稿十分干净整洁的情形——是顺理成章的。

这种情况——正是质疑派所质疑的情形。从质疑派就“代笔门”提出的无数证据而形成的证据链(各类网站俯拾即是,此处略)来看,这种情况为真实的可能性——非常大。

2)、手稿是韩寒自己刻意一次写成的;

评:这种情况——理论上是不能排除的,但在中外文坛均未有听闻。尤其是作者所说的“刻意”——这是一种什么心态呢?一位尚从未正式发表过作品的中学文学爱好者,利用课余时间在处女创作起笔的一开始——就产生了要首创“无修改成著”的奇迹式想法?对于“未知能够成功完成、未知能够正式出版发行的创作稿的整洁程度”和“作品本身内容的创作质量”两个因素——作者更看重哪一个?

理论上不能排除的这种“刻意”情况,超越正常人的常识逻辑认知,是基于不可理喻式想法的奇迹(又一次诉诸“奇迹”)。

3)、韩寒装B吹牛,他自己把手稿誊抄一次,但原稿已经不存在或不肯示人;

评:这种情况——是指韩寒此时在撒谎、在故意作假。如果是这种情况,出现展示的手稿十分干净整洁的情形——也是顺理成章的。

有意思了……让人有些忍俊不禁。在前面反驳第一重证据时,罗文作者已经有过——设想韩父为撒谎的情形,而此时——不得已把韩寒也拽进了这个集合。当然,这有一个用处:作者设想的这种撒谎和故意作假——可以使“《三重门》是韩寒原创”立足。

《三重门》原稿已经不存在的可能性即略过,而原稿即已不存在——作家既要回应——轻松说明原稿不存在的事实经过,不就可以了么?何以非要劳神费力地照着印本誊抄一次?为了圆谎,作家花费工夫照着印本誊抄——是很有意义或乐趣的事情?或者是说作家本人有玩弄大众的嗜好?不可思议。

如果说是原稿不肯示人——这又是基于什么心态?翻腾着原作手稿再誊抄一遍的意义何在?同样不可思议。

4)、韩寒边写边修改,但修改过的部分都丢掉了,保留了只有细节修改的手稿(实际的一页或数页的重写)。

评:括号里的内容——让人看不懂。也许,“实际”一词是“涉及”的笔误吧?

列举的这种情况——其实与上面的第二种“韩寒自己刻意一次写成的”同属一类。具体分析——同上(略)。

既然与上面(2)、)同属“刻意”的一类情况——那为什么要析分出来呢?这个用意,留给读者分析判断(请参考——“儿子抄父亲手稿拿去发表还抄得错误‘百出’”)。

分析完罗文所列举四种情况的可能性后,结论是明显的:1)、质疑的“代笔”为真实的情况——可能性最大,而其它三种情况2)、3)、4)、——或属于不可理喻式想法的奇迹或属于不可思议的设想——可能性均非常小。

现在,再回头评析罗文作者对所列举情况可能性的分析。

在没有对自己所列举情况的可能性逐一进行分析的情况下,罗文一开始就先入为主、想当然地确认——质疑派将第一种可能视为“唯一的可能”。罗文的标题是《立场先行下的捆绑式批判》——而在这里,扮演“立场先行”的角色——恰恰是作者自己。

这里笔者先补充一些概率的相关基本概念常识:

概率论是研究随机现象数量规律的数学分支。随机现象是相对于确定性现象而言的(随机现象与确定性现象的概念——略)。

所谓概率,是指在一定状态条件下,随机事件发生的频数与事件本身出现次数,或与总的试验次数的比值,是用来表示未来事件在相同条件下发生可能性大小的数学估计量。

估算概率值通常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在统计的基础上,依靠数据计算出的概率值称为客观概率;另一种是因缺乏统计资料无法估算,而依赖于决策者的知识和实践经验来进行分析判断所做出的估计量,这种估计量称为主观概率。

这里应该注意:概率,一般是用来表示未来事件发生可能性的数学估计量。

罗文在使用了“发生的概率”一词后,作者就煞有其事地作出了“第一种可能性恰恰是最小的”的结论。我们来看罗文在其后解释中讲述的理由:

▲ 对于第一种可能,儿子抄父亲稿子的案例是小概率的事件

评:这属于主观概率,应该是作者根据自己的知识和实践经验分析判断而做出的结论。作者能说出得出这个结论的依据吗?不论“代笔门”事件的真相如何——它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用表示未来事件发生可能性的“概率”概念来解释——合适吗?如果合适,那么:“咚”,一只苹果落下来砸到一个人的头上进而引发他揭示“万有引力定律”——这是小概率的事件吗?它发生了没有?

▲ 不能将一个很难举出实例的小概率事件视为发生概率最大的事件

评:这是一句无谓的话。

▲ 一次写出长篇的小概率的事件的概率>儿子抄父亲稿子的案例的概率

评:这仍然属于主观概率,应该也是作者根据自己的知识和实践经验分析判断而做出的结论。即使是主观概率,如果作者能说出“一次写出长篇的小概率的事件的概率”和“儿子抄父亲稿子的案例的概率”——各是多少?读者们也会见识大增的。

▲ 后三种可能性我们都可以轻易地举出许多现实中的案例来进行佐证

评:既然轻而易举,作者何不就后三种情况——各举三例人所共知的典故来进行佐证?既然提到了“穷举法”和“概率”——如果作者能将自己列举的四种情况各自的概率估量区间大致说明一下,是不是更好?

从罗文的所谓反驳理由里,我们没有看到客观理性的依据,只见到主观的臆想和无谓的辩词。

三、第三重证据

赵文:《三重门》明显具有文革和八十年代的话语、场景和思维方式。话语和场景,特别是思维方式是很难从书本中学来的。况且,一本写九十年代末高中生的小说也完全没有必要大量运用文革时代的话语和思维方式。(这一论点的逻辑可用如下例子说明:即使是在七岁就写下“咏鹅”佳句的天才骆宾王,也绝不可能以他的生活经历在七岁时去写“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这样的词句。这一论点的逻辑非常强大,韩阵营人士至今都采取了回避态度。)

对于这个挺韩派人士一直了回避的、涉及到作家“穿越”进行创作的证据,罗文却自信满满、舍我其谁地说:这个证据是最不堪一驳的。

然而,罗文接下来的反驳过程就搞笑了:

它首先进行了一个假定(一个挺韩派的“否命题”):假定赵教授的观点是正确的——即一个九十年代末的高中生确实写不出具有明显具有文革和八十年代的话语、场景和思维方式的作品。

当读者看到这里时,以为能看到一个运用反证法证明的过程:接下来应该是推理出这个假定明显矛盾地不成立——即而实现反驳目的。

简注:反证法(Proofs by Contradiction,又称归谬法、背理法),是一种论证方式,其方法是首先假设某命题的否命题成立(即在原命题的条件下,结论不成立),然后推理出明显矛盾的结果,从而下结论说原假设不成立,原命题成立,得证。

然而……真是让人大跌眼镜!本该开始进行推理论证的作者——话头直接跳转:这个命题的前提从根本上就是虚假的!这……也太暴力了吧?

做一个假定,就直接得出论证结果。中间的那推理论证过程——哪儿去了?!

这篇反驳文章的作者,请你告诉读者!从前只听说过“强盗逻辑”一词,今天算是真正见识了一回。

罗文的作者可能会说:我的这个反驳过程——原本就不是你说的反证法论证呀?那么,请你告诉大家:你开始郑重其事设定自己立场“否命题”的假定——是用来做什么的?

在以令人惊异的方式掠来“反驳”结论后,罗文居然胸有成竹地拟造出“80%——20%”的压倒性比例数据,开始质问起赵教授的武断了……作者如何对他自己凭空假设的数据如此有信心呢?

最后,罗文貌似中允地承认了赵鼎新教授在说明这个证据时所举(骆宾王)例子的有效性,然而对不义得来的“反驳”结论却坚不松手,一句“简单地说”,就“坐实”前面自己假设出的压倒性比例数据。

如果说——笔者之前对罗文作者被博客留言者言称的“法学博士”身份还疑疑惑惑的话,现在绝对不敢再疑惑了。

从作为挺韩派的罗文作者对这重证据逻辑滑稽可笑的回应尝试来看,赵鼎新教授说该证据“逻辑非常强大”——其言不虚。

四、第四重证据

赵文:作为《三重门》作者的韩寒拥有大量知识,但是视频访谈中的韩寒却是无知得可爱。比如,韩寒书中用了大量的党史和文革知识,但是他平时讲话中却能把姚文元和延安整风联系起来。他书中熟练运用了《红楼梦》中的典故,但是他却在镜头前坦承没有看过《红楼梦》。

他成名作叫《三重门》,但却在一次电视节目中说他忘了书名的意思。他在另一次访谈中说他并不懂儒学和什么学什么家的,但《三重门》却熟练地引用了老子、庄子和荀子的文字。总之,从有关韩寒的视频中人们看到的是一个热衷谈论赛车和女人等事的青年,而完全不是一个具有大量阅读经历的文学家和一个对时政有自己见解的公共知识分子。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对此,罗文就赵文所举的三个与常识逻辑矛盾的例子分别进行反驳,笔者也逐一进行评析。

第一个例子:①不读《红楼梦》而用《红楼梦》中的典故

罗文:有人已经指出韩寒用的典故出自中学课本,如果果真如此,则毫无问题;退一步说,即便不是出自中学教材,偶尔用一个没有看过的书中的一些例子,也很正常,比如像我这种比韩寒要笨很多倍的普通青年,从来没有读完过《圣经》,但我19岁写的一篇小说中就非常自然地用了《圣经》中的例子。

评:首先,罗文的“如果果真如此”的“有人已经指出韩寒用的典故出自中学课本”——作者在写就这篇本应该是严肃认真的论证文章时——没有对自己所摘用的论据进行起码的核实——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

事实上,在早期(“代笔门”质疑前)的视频采访中,韩寒亲口承认没有读过《红楼梦》——韩寒在2007《凤凰网·非常道》节目中:“红楼梦我是真沒看过呀。”而《三重门》里提到《红楼梦》的地方有三处。这已经引起了众人的质疑。

韩寒在后来的《三重门》手稿集“《光明与磊落》使用说明书”里正式作了回应:“是的,我没有读过四大名著,但我知道大致的故事和一些经典的段落,无论是教材、课外书、电视节目、朋友聊天中都会涉及。书中大量知识点其实就是点到为止……大部分历史内容其实出自于初高中课本,一些古文和英文也是刻意阅读并笔记(笔者按:这就是被奉为掉书袋大杀器的“神奇小本本”)之,而且许多并未通读,只是翻了一下,取我所需,显摆而已。”

在《三重门》里提到《红楼梦》的一处“林黛玉第一次见贾宝玉的感受”的文字里,作家对《红楼梦》原著进行了直接引用。而正是韩寒后来所展示的手稿——又“穿帮”露了马脚……有网友“大桥-老曹”——第一个注意到《三重门》“手稿”《红楼梦》引文的版本问题。这个手稿展示,说明韩寒在手稿集里的上述回应不过是编织的谎言。

证明这个“穿帮”过程的记录较长——为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再引过来了。请移步查证——“语文贩子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c782981010157ep.html

另,在当时上海高一年级语文课本里,只有《香菱学诗》。高一以后的课程……韩寒已经退学了。

虽然说“细节决定成败”,但人们从来不相信谎言可以圆正。

罗文对“韩寒不读《红楼梦》而用《红楼梦》中的典故”的所谓反驳,仓皇招架一句“也很正常”后,居然拿出了自己“这种比韩寒要笨很多倍的普通青年,从来没有读完过《圣经》,但我19岁写的一篇小说中就非常自然地用了《圣经》中的例子”的个例。馁呵。

作者其实应该将自己19岁写的小说里“非常自然地用了《圣经》例子”展示出来——以作明证。

第二个例子:②不知“三重门”的含义

罗文:韩寒说忘了“三重门”的含义,他说是因为当时“气氛不好”(几乎没有人读过他的作品、视他为异类)而不想解释。一个十六岁少年对周围人的感知与一个五十多岁学者对周围人的感知可能会完全不同,赵鼎新教授没有理由来代替韩寒下判断。就我个人对这个节目的观感来看,主持人对韩寒的态度确实相当友好,但现场嘉宾及观众对韩寒则充满明显的敌意(“敌意”一词程度过重,确切地说是视韩寒为“异数”)。 

    而且,如果《三重门》真的是他父亲为其代笔,作为一个能欺骗无数大众十三年的“阴谋家”韩仁均,他竟然会连帮儿子代笔的“三重门”这个书名也忘了告诉韩寒、并不让他熟记以防止别人问起吗?那可是上中央电视台啊,还是《萌芽》老师陪着去的。这不是既把别人当旷世巨骗又把别人当脑残吗?

评:韩寒(其时是一个十八岁)在2000年央视《对话》节目里说他忘了成名作《三重门》书名的意思——这是众所眼见的事实。而罗文的“反驳”——用“现场嘉宾及观众对韩寒充满明显的敌意”氛围来抵挡。

很吃惊。罗文作者为何失明于赵文后边的内容:“韩寒辩解说他是不愿意回答,因为现场氛围充满恶意。为此我专门把整个视频再看了一遍。我发觉,在节目的后来阶段,韩寒和观众之间的互动气氛的确是有问题,但是在节目主持人问韩寒这一问题时,当时的气氛是相当友好的。”请读者移步该对话节目的视频链接——对当时的气氛情况自行判断:

http://v.ifeng.com/news/society/201204/bc90b082-ea4a-4e80-a72f-f5436d3df...

赵鼎新教授当然不能代替韩寒作判断,而大众对这个场景总有自己的判断。韩寒是接受邀请参加央视《对话》节目的,也是在现场观众的掌声中走到镜头前的——现场嘉宾及观众的敌意何来?

可以说,韩寒在“代笔门”质疑之前在电视节目及其它公开场合的表现——正是“代笔门”质疑发端的因素之一。“天才少年作家”有悖于常理的表现——让社会大众疑窦顿起:这是作家呵?此人、此事……或有蹊跷?

《三重门》的内容,让读者判断该作家应是一位知识储备丰富的学人。而镜头前的韩寒,却完全缺乏知识储备丰富的表现。

一个“天才作家”,对自己成名处女作品书名的本义,竟不能娓娓道来——焉有此理!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何以竟推责于现场嘉宾及观众对作家充满明显敌意的气氛?

罗文作者和挺韩派,真的对此没有丝毫疑问吗?

既然应邀作客参与《对话》,其目的之一当然就是沟通。坦然的沟通,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对话》节目中,当听到有人说“三重门”是“小学、中学、大学三道门”的时候,韩寒当即反驳说“根本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呢?你说出来呵!为什么就戛然而止了呢吧?

可能也是“现场气氛”问题,可能是基于“不屑”,可能是“失忆”,可能是“自己心情”问题,可能是“暂时性语障”……然而,最可能的答案是——“我真不知道呵”。沪地人说“便秘怪马桶”——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罗文的“反驳”,不仅没有提供令人信服的理据,也同样背离了正常的认知。

第三个例子:③坦言不懂“儒学”“什么学”“什么家”却能在书中引用老子、庄子和荀子

罗文:首先,就我看这段视频的感觉,我认为韩寒所说的不懂“儒学”、“什么学”、“什么家”更多的可能指现当代的各种学派,而不纯指古代的孔孟老庄(纯属个人感觉),当代的什么“新儒家”、“新道家”之类的玄学,懂的人确实没几个。

其次,我认为,引用老子、庄子和荀子与懂不懂“儒学”、“什么家”并无直接关系,现当代的中国人,只要上过高中,而又对古代文史知识有点兴趣的人,要引用一些老子、庄子和荀子的只言片语都没有任何困难。中学教材里选了许多先秦诸子的作品,只要按图索骥,再去读上其中一两篇,再来刻意引用,普通人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评:罗文作者在前面反驳第二个例子时说“赵鼎新教授没有理由来代替韩寒下判断”。而这里——罗文作者自己却来替韩寒下判断了。

除了几句违反常识的自说自话,读者仍然看不到罗文提供值得首肯的理据。

作者自己也承认:对以上三个例子的反驳,当然不能完全反驳赵鼎新教授的观点。因为他说此类的例子是“不胜枚举”的。其实,就这三个所谓“反驳”——哪个能让人信服?

罗文并指出:质疑派根据以往视频访谈来判断韩寒真实文学知识水平的方法——是“缘木求鱼”。这是挺韩派腹诽大众认知、否定事实证据的一个代表性说法。

如果说,将视频访谈作为判断一个人文学知识水平的一个证据——是“缘木求鱼”的话,那判断一个人真实文学知识水平的方法——该有哪些呢?罗文却没有说。

韩寒对“摄像机的镜头没有好感”。而人们也知道:即使是一位对摄像机镜头没有好感、口才表达较差的作家——也不会让人无端质疑他的文字创作能力。莫非——韩寒是“作家集合群”里唯一的一位对摄像机的镜头没有好感、口才表达较差的作家?这,可又是“奇迹”说法了。

对于罗文中不时出现的“装逼、二逼、脑残”等俚词鄙语——抛开罗文作者有使用此类不逊词嗜好的可能,恐怕就只有用——试图采用语言暴力来达到强迫认同的解释了。这种非理性的表现,一如韩寒网上的铁杆支持者在各类网站的发言。记得有位挺韩派网友曾就赵鼎新教授的文章反问:“所谓的‘行文平和、不失理性’又有何用?”曲士不可语道。其实——这才真正是在“倒韩”。

对于韩寒“作者不必关心作品的思想、甚至不宜过多的谈作品的思想,一切应该由作品本身来说话”的文学观念——罗文没有经过任何论证——就得出了“不是一个没有文学创作经验者所能道出的”“显然”结论。这让人不由苦笑。

五、第五重证据

赵文:韩寒对方阵营质疑的反应很不正常。到目前为止,韩寒对于方阵营提出的关键性质疑,要不就是回避,要不就是回应前后矛盾。大家所看到的韩寒的回应方式更多的是辱骂、发毒誓、两千万元的悬赏、展手稿、挑拨离间、上法院,完全看不出一个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天才青年的内涵。方阵营中更有人说,如果韩寒确是一个旷世奇才的话,在这么多人对他开始怀疑的情況下,他应该选择与方舟子进行辩论,或者在有方舟子在场的情况下作一篇命题文章和回答几个问题来展示一下才华。但是,韩寒不用最为简单有效的手段来正面回应方阵营的质疑,这是非常令人奇怪的。

对此,罗文承认韩寒的回应“失当”。但认为,这种失当也恰好证明了韩寒是一个真实、冲动和有缺点的普通青年,而不是一个圆滑、世故的“危机公关”专家,也证明了韩寒背后没有什么团队或巨骗集团。

评:在辩证法思想熏陶下的中国,从一件好事里总有人要指出它的坏处,从一件坏事里也总有人能看到它的好处。这个红色江山总是从一个胜利走向更伟大的胜利——概因此也。

但作者这里乱说了。如果就把时间限定在2000年至2012年(“代笔门”质疑之前)间,韩寒的身后有没有什么巨骗集团——尚不得而知,但韩寒的身后——肯定有一个协作团队是不言而喻的。对此如果有疑问的话,请搜索“韩寒的赛车生涯”、“韩寒的文学作品”并往韩寒的新浪博客了解一下即可。每年几十场比赛以及训练还要写博客还要参加一些其它社会活动之余,陆续出版的作品(不包括与他人合作的作品)有:《三重门》、《零下一度》、《像少年啦飞驰》、《毒》、《通稿2003》、《长安乱》、《韩寒五年文集》、《就这么漂来漂去》、《一座城池》、《光荣日》、《杂的文》、《他的国》、《可爱的洪水猛兽》、《草》、《出发》、《飘移中国》、《寒·十八禁》、《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青春》……没有一个代理经纪、财务、律师等协作团队——自己一个人应付得过来吗?所以,不能将“巨骗集团”和“协作团队”一并打包否定。

社会质疑不是法律审判。韩寒对“代笔门”质疑的回应得当与否,与其是否有代笔没有关系。但韩寒的回应得当与否,与“代笔门”质疑的消弭和存继——却大有关系。

作家韩寒应该知道:有理有利有节——是国人做事和与人相处所共认的准则。赵鼎新教授认为韩寒“辱骂、发毒誓、两千万元的悬赏、展手稿、挑拨离间、上法院”很反常。但,这不仅仅是赵鼎新教授一个人或极少一部分人的感觉判断。否则,“代笔门”的悬疑又怎么会发酵至今呢?网上非议频频不断,民口如川洪——不能说也是“敌对势力”的阴谋吧。

“辱骂”,不是风度问题而属于教养问题;“发誓”、“悬赏”,则属于有嫌心虚的反应过度;“挑拨离间”,则是众所意会的不耻伎俩。

赵教授把“展手稿”、“上法院”也视为反常——没有问题。在经过“辱骂、发毒誓、两千万元悬赏等”一系列失当回而让网民抨击之后,仍然不知反省取和,“展手稿、上法院”不过是色厉内荏的顽抗。韩寒诉方舟子侵犯名誉权案——不是从普陀区法院撤诉而要集中改诉于金山法院吗?两年多过去了——材料还没补充齐?泥牛入海了呵……这正常么?

罗文将让韩寒“与方舟子进行辩论,或者在有方舟子在场的情况下作一篇命题文章和回答几个问题来展示一下才华”看成是“完全违背文明社会的基本伦理与基本常识”——不仅是危言耸听的笑话,更显示作者一种失却理性的逆妄。

对于“代笔”质疑这桩涉及到自身人格清白、职业操守以及名誉权的危机事件,韩寒之前所进行的“危机公关”行为,几乎引起了所有知道这个事情的人的疑问:一件简单的事情——何以要搞得如此复杂?

大众的共识是:被传扬标定为“天才少年作家”的韩寒,以他手把方向盘飚车的自信,像七步成诗的曹子建一般在公开场合小试牛刀地坦然走两步——还会有人怀疑他的八斗文才么?所谓的“代笔”质疑——不也就如霓消散了吗?

很明显,对于“代笔”质疑这桩涉及到作家韩寒自身人格清白、职业操守以及名誉权的危机事件,在所有可选择的应对方式中——类似赵鼎新教授所提建议的方法——成本是最低的,也最为大众所能接受。

而韩寒不选择这样简单地做以及罗文的观点,则违反了一个人性的逻辑的先天规则:

趋利避害——这是生物的本能,当然也是人性的本能。这种本能是生物与生俱来的,也是生物不断向高级进化的保证。

罗文最后对赵鼎新教授所提建议可操作性和效果性的疑问,也许只有这样一个回答: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四、《立场先行下的捆绑式批判》主要内容部分(四)评析

罗文第四部分的标题是:驳斥倒韩教授赵鼎新的“逻辑归谬法”。

在这篇文章所发到的网站尤其在新浪博客里,该文受到为数不少支持韩寒的ID的热捧:好文,很有说服力。//这个好!客观中立公正!//歸謬法那段駁斥得精彩。可以作為邏輯思考之學習//看到这篇文后感觉中国人确实进步了很多,心情好了很多!……赞誉有加,不一而足。

我们就重点来看被视作为罗文精华的这个驳斥过程。

有人说,在十种逻辑书中就有十一种归谬法的定义——这个诙谐的说法反映了学术界对归谬法的解释很不一致。笔者也赞同的一种解释是:

归谬法,是运用充分条件假言推理否定式进行反驳的一种论证方法。它以被反驳观点(判断)作为充分条件假言判断的前件,然后通过否定由该前件合理引申出来的虚假或荒谬的后件从而否定被反驳观点(判断)。

对于与归谬法既有区别又有联系的反证法,笔者前面已有引述——不嫌烦复再粘过来:

反证法(Proofs by Contradiction,又称归谬法、背理法),是一种论证方式,其方法是首先假设某命题的否命题成立(即在原命题的条件下,结论不成立),然后推理出明显矛盾的结果,从而下结论说原假设不成立,原命题成立,得证。

这里需要多作一些说明:反证法是用于论证的方法;归谬法是用于反驳的方法。归谬法用的是单一的推理形式,而反证法则比归谬法复杂,它在运用归谬法之后,还需进一步运用排中律(传统逻辑基本规律之一:意为任一事物在同一时间里具有某属性或不具有某属性,而没有其他可能。排中律同时也是思维的规律,即一个命题是真的或不是真的,此外没有其他可能)。归谬法的结论是根据充分条件假言推理的否定后件式,证明对方的论点必然为假。这一步往往并不说出——因为不言而喻。

罗文也对归谬法本义进行了说明:所谓“归谬法”,简单地说,就是在论证中首先假设对方的论点是正确的,然后从这一论点加以引申、推论,或者模仿运用对方论证中采用的逻辑论式而得出极其荒谬可笑的结论以驳倒对方论点的一种论证方法。

罗文对于“归谬法”的这个说明,夹带了错误的“私货”。这个“私货”就是——“或者模仿运用对方论证中采用的逻辑论式”。

笔者遍寻网络,也没有查到归谬法的定义有这样的解释。因此应该说,作者在这个定义说明里夹带自己的内容是一种刻意的行为。这个故意的做法,说重一点——有误人子弟、贻缪天下之害——是很不应该的!

所谓“逻辑论式”——应该就是“逻辑方法”吧。而罗文夹带“私货”的错误关键是:通过模仿运用对方论证中采用的逻辑方法而得出极其荒谬可笑的结果——所能驳倒的是对方采用的“逻辑方法”,而非能驳倒“对方论点”!对一个逻辑方法的定义这个必须严肃对待的事情,罗文犯故意的错误——其目的是什么呢?请读者自己作思考。

罗文接着讲了一个网友“方尺规”的《质疑鲁迅》——就是通过运用对方的逻辑论式得出“鲁迅也有代笔”这个荒谬结论来反驳方舟子质疑方法的荒谬性的例子。笔者没看到过这个反驳过程——对其正确与否不做妄断。但作者提这个例子只能说明:方舟子在其质疑中所用的某个逻辑方法可能是错误的,并不能连同他的观点一起驳倒。

我们继续往下看。

罗文随后按照自己的理解,演示了——赵鼎新教授及挺韩派就“代笔门”运用“归谬法”诉诸常识的一个例子(完整摘录此段):

    假设:韩寒是《三重门》的作者。

    常识前提1:作者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

    由此可以得出推论1:如果韩寒看过《三重门》中出现的那些书,韩寒应该拥有独一无二的读书能力、理解能力与对人生的洞察能力。

    常识前提2:“读过书的人都应该知道一个少年在一年多时间是看不完《三重门》中出现的那些书的,并且其中很多书也是一个少年既不会感兴趣也看不懂的。”

    由此可以得出推论2:“在读书能力、理解能力和对人生的洞察力方面,韩寒是中国独一无二的天才。”

    常识前提3:“中国出现韩寒这样一个天才的概率(连死去的带现在还活着的中国人加在一起)至少要小于十几亿分之一。”

因此,可以得出最后结论:韩寒不可能是《三重门》的作者。

作者演示的这个反驳过程,可以简化为:

假设:韩寒是《三重门》的作者。

推导→1:作者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

推导→2:韩寒是学习能力超人的天才;

    推导→3:出现像韩寒这样天才的概率小于十几亿分之一。

因此,可以得出最后结论:韩寒不可能是《三重门》的作者。

其推导逻辑关系(请读者品味其是否符合因果情理)是:

∵ 韩寒是《三重门》的作者;∴ 韩寒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

∵ 韩寒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韩寒是学习能力超人的天才;

∵ 韩寒是学习能力超人的天才;∴ 出现像韩寒这样天才的概率小于十几亿分之一。

演示完这个论证过程后,罗文即驳斥挺韩派的反驳过程:赵鼎新教授在运用“归谬法”时,存在致命的逻辑谬误——即他增加了一个虚假的“常识前提1”,这个前提并不为挺韩派所承认。因此,即使后面的“常识前提2、3”成立,但其最终的结论——仍然是无效的。

被视为精华的这个驳斥过程例证完成了。但是,罗文这个驳斥——是错误的。

之所以说这个驳斥是错误的——是由于它的反驳理由无法立足:作者对由假设的“否命题”引申出的“常识前提1”的判断——过于武断。

对于命题“常识前提1:作者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作者既然认为它不为挺韩派所承认,那么它的否命题就应该成立。也就说:对于命题——“作者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其否命题“作者不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应该成立。现在,请罗文作者和挺韩派人士判断:

你们认为:“作者不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吗?

笔者认为,如果基于理性的考虑,对于上面这个问题——是不应该有肯定回答的。

如果感到对于上面的叙述——不好判断的话,我们换一种方式——比较下面两个推导更符合逻辑:

“韩寒是《三重门》的作者”→“作者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

“韩寒是《三重门》的作者”→“作者不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

现在,您应该有自己独立的判断了。

在“作者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和“作者不应该读过或熟悉自己作品中运用的书及典故”之间——有其它可能存在吗?

——在2007《凤凰网·非常道》节目中,韩寒:“红楼梦我是真沒看过呀。”

按照正常的逻辑,罗文作者对由假设的“否命题”引申出的“常识前提1”的判断——是错误的。

必须承认,笔者对于罗文反驳的这个评析,是基于传统逻辑思维规律之“排中律”。排中律规定:在分析面前——A和非A必有一真。

而排中律一般只在“反证法”论证里运用,“归谬法”反驳中不运用排中律。因此,笔者对于赵鼎新教授所说“方阵营的有效推论加在一起就构成了逻辑学上的归谬法”——不能肯定……笔者更倾向于:“代笔门”质疑中,所有有效证据和证据链加在一起——形成的是一个“反证法”的论证过程。

是谁把“天才”这顶帽子加给韩寒的?罗文认为是质疑派强加给韩寒的,目的是“先捧后杀”。又见“阴谋论”……阶级斗争教育的硕果呵。那这个阴谋的证据呢?质疑派主要人物方舟子——早期是写过捧韩“天才”的文章还是忽悠过学生家长购买韩寒的作品?哦,“质疑派肯定是分工协作的,安排无名商贾书客从2000年之前就包装宣传……到05年以后安排无名水军在博客上恶捧……到2011年再派麦田、方舟子披挂上阵……”在铁血,你总能见到这种跨年代纵横捭阖的大阴谋、大战略。

2010年4月,美国《时代》周刊进行年度100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评选,成为候选人的中国人有五位:王岐山、薄熙来、李彦宏、台湾宏碁总裁王振堂以及韩寒。其时,国内众多的韩寒粉丝在各大网站、论坛呼吁网民刷票“确保将韩寒送入最终名单,打造一个全新的‘国际韩’”——这是不争的事实。甚至有人在网站详细介绍投票舞弊的方法,即不断退出、再登陆,因为个人ID是随机更换的,重新登陆以后,再投票就不违规了。于是粉丝们就不断重复地给韩寒投票。韩寒没有自封“意见领袖”,但在那次评选中,韩寒对粉丝的刷票行为并没有呼吁制止。因此,说“意见领袖”是社会强加给他的——就是狡辩了。

鸭子头上如果顶一支耀目的艳翎在水塘边飞,肯定会引起一片惊异的喝彩!从这只神鸟身上掉下的任意一根杂毛,也会被人们视为神羽,甚至它的秽物也不让人嫌了。而一旦人们就要看清楚它的时候,那支艳翎就成了鸭子弃之不及的麻烦。

再来往下看。罗文接着又演示了——作者自己运用赵鼎新教授所说的逻辑“归谬法”,所展示的惊人结论。把这个过程简化如下:

假定:韩寒的作品是其父亲代笔

推导→第一,方舟子们很大的可能是骗子;

推导→第二,韩仁均是旷世奇人;

推导→第三,韩寒是天才表演艺术家。

罗文作者的这个“归谬法”推导过程——很让人惊异……

我们来看其推导逻辑关系:

∵ 韩寒的作品是其父亲代笔;∴ 方舟子们很大的可能是骗子;

∵ 方舟子们很大的可能是骗子;∴ 韩仁均是旷世奇人;

∵ 韩仁均是旷世奇人;∴ 韩寒是天才表演艺术家。

有这样的因果推导逻辑吗?见到火星人了……从前,我们只知道有“逻辑”;后来,在“韩寒”语录里又知道有“中国逻辑”;现在,有幸又见识了“韩寒逻辑”!

有这样的胆子,罗文自然能趾高气扬地宣布:这才是“归谬法”的真正运用!赵鼎新教授的……不得不说是一种严重的误判。

笔者现在明白了:之前罗文作者——为什么敢于在“归谬法”定义的说明里夹带“私货”。

罗文用“不仅没有说服力,而且完全没有必要”来评判赵文里第四重证据提到的——韩寒“讲话中却能把姚文元和延安整风联系起来”——这是怎样一种思维呵……不过,也得理解:难,真难,太难了!往后——您可再甭上电视意气风秋了。来帮作者还原姚文元同志是如何与延安整风联系起来的场景——韩寒在土豆网视频说的原话:

“我想告诉他们,他们做的现在的行为才是真正的文革的行为。包括原来最早延安整风的时候,康生、姚文元他们把不同的人隔在不同的房间里面,然后问他们,十三年前你在做什么事情?”

不论记录稿标点符号怎样,这段口语都是两个完整的复句。

一个复句是:“我想告诉他们,他们做的现在的行为才是真正的文革的行为。”结构是:

“主语(我)+谓语(想告诉)+宾语(他们)+补语(他们做的现在的行为才是真正的文革的行为)”——这个句子完整意思到此结束。

另一个完整复句是:“包括原来最早延安整风的时候,康生、姚文元他们把不同的人隔在不同的房间里面,然后问他们,十三年前你在做什么事情。”这个复句用了“包括”一词,表明是补充说明前句的。这个复句的时间状语是:“原来最早延安整风的时候”——是在这个时间状语的规定下,语者把康生、姚文元一齐请到延安整风的。

罗文后面提到“质疑方舟子妻刘菊花学历真伪事件”——笔者认为:不管什么人,去质疑方舟子妻刘菊花学历真伪,去“求真”——都是具有合法自由的权利的。

至于——质疑韩寒手稿为假者,不妨试以同样的“方法”去质疑刘菊花的学位证——这偏离了“代笔门”质疑本身。围魏救赵……作者很懂得孙子兵法呵。

文章后面还提到的——质疑派搜集查证的“横跨十几年的年谱”,那属于一类“代笔门”质疑里非常重要的一条时间印证证据链。时间记录是一类非常有效力的证据:在很多刑事案件侦查中,都会调查发案时间与嫌疑对象其时所在何处的对应性。当然,如果对应的话,并不能确定该嫌疑人犯罪——它只是一个必要条件。如果不对应的话,那就成为充分条件——即能排除该对象的嫌疑。而如果一个人声称自己做了某件事,而经过调查发现该人其时他是在做另一件事,那他就是在撒谎——譬如,网友查出韩寒13篇博文的发表时间与赛车时间重复等时间证据;还有父子二人说《三重门》是韩寒16岁写于课堂,而其实,在有证人证言“看到韩寒在课堂上写《三重门》”的几个月之前,《三重门》的手稿已交到上海文艺出版社。韩寒在课堂上写《三重门》——其实是其父将手稿从上海文艺出版社拿回来之后的“创作”。这样的时间证据——就属此类。

罗文主要部分的最后,还有一些社会领域“求真”及资格、“相信、怀疑“价值观、“利益集团”、“南方系”……等很多散乱的主观臆语,虽然赋含了很多深义——因为与“代笔门”质疑没有直接关系,本篇评析就此掇笔。

韩寒“代笔门”质疑,是一桩涉及到作家韩寒自身人格清白、职业操守以及名誉权和其周围相关人士更累及社会诚信的严重危机事件。

韩寒有不自证自己文学能力的权利,而社会舆论也有对该公众人物进行质疑的自由。然而,趋利避害——是生物的本能,当然也是人性的本能。这种与生俱来的本能,也是生物不断向高级进化的保证。对公众质疑“代笔门”——当事主角韩寒选择回避,是罔顾自己人格清白、职业操守以及名誉权利益眼见受损而违反趋利避害法则的态度。这种态度选择——直接反映出:“代笔门”质疑的真相,是不言而喻的。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5个评价)

评论

You've got lunch and then

访客的头像

You've got lunch and then study-hall, right? That's two hours. Nike joggesko Plentyof UGGS Outlet time to Adidas Soccer Cleats Cheap run vans shoe store down this clue and get pandora outlet store back before anyone misses us. I'llget the whole team out.

Harajuku Adidas Originals Stan Smith Fun Madness is the best Soccer Boots Outlet nike game ever made. I know Cheap Toms Shoes Outlet I alreadysaid that, but it bears repeating. Cheap Michael Kors It's an ARG, an Alternate Reality Cheap True Religion Jeans Game,and the story Vans Black Sneakers goes that a gang of Nike Air Shoes Japanese fashion-teens discovered a Nike Factory Outlet mi-raculous healing gem at ugg store the temple in Harajuku, which is basicallywhere cool Japanese teenagers Air Max 90 invented every major Hogan Outlet subculture for thepast ten years. They're being Nike Air Max Cheap hunted by evil Nike Shox discount Sale monks, the Yakuza pandora beads (AKAthe Japanese mafia), aliens, retro jordans for cheap tax-inspectors, parents, and a rogue nike mercurial soccer cleats artificialintelligence. They slip the players Nike Kyrie coded messages that we have Mens Nike Air Max to nike jordan shoes de-code and use to track down clues Jordan Sneakers For Sale that lead Nike Polo Sale to more coded Air max levně messages andmore clues.

Imagine the best Ray Ban Sunglasses Online afternoon you've ever spent prowling the streets air force one pas cher of acity, checking out all the weird people, funny hand-bills, street-maniacs,and funky shops. Now add a scavenger hunt to that, It was hard to stay Boost Yeezy Sale On Line cool on the bus. We were all a little Doudoune Moncler Pas Cher drunk, andlooking 23 IS BACK Store at our faces under Cheap True Religion Jeans the bright bus lights was nike tn pas cher kind of hilarious. Wegot pretty loud and the driver used his intercom to tell us to keep itdown twice, then told us to shut Doudoune Moncler Site Officiel up Nike Tn Requin Pas Cher right now or he'd call the cops.

That set us to giggling again and Official Toms Shoes Outlet we disembarked in a Coach Bags On Sale mass before hedid call the cops. We were in North Beach now, and there were lots nike shoes ofbuses, taxis, the Stone Island Outlet BART at Nike Air Max Goedkoop Market Street, newest lebron shoes neon-lit clubs and cafes to pullapart our grouping, Pandora Store so we drifted away.

I got home and fired Yeezy Boost Sale Online up my Nike Air Jordan 11 Xbox Cheap Nike Huarache and started typing in keys fitflops sale uk from Official NHL Jerseys myphone's screen. Canada goose dam It reebok running shoes was dull, hypnotic work. Ugg Outlet Online Store I was a little drunk, adidas outlet and itlulled me into a half-sleep.Don't you even read Xnet? TOMS STORE It's Pandora Official Website all over the Jordan Shoes Air place. cheap uggs for women You new jordan releases ever hear of theSpeedwhores?

I nearly choked. That Bottes Ugg Femme Pas Cher was Trudy Doo's band Air Jordan Retro Sale — as in cheap nike air max Trudy Doo, nike air thewoman who had Coach Outlet Store Online paid me and Jolu to update the indienet code.

>

Yeah Uggs For Cheap I've UGG BOOTS FOR WOMEN heard of them>

They're Cheap Louboutin Heels putting Nike Huarache Womens Cheap on a huge show North Face Outlet andMoncler Sale they've got like Chaussure Nike Air Max Pas Cher fifty bands nike sb stefan janoski signedto play the bill, cheap uggs going to set up on the tennis courts and bring out theirown amp trucks and rock out all nightI felt Christian Louboutin Heels like I'd been living under a rock. How had I Michael Kors Clearance missed that? Moncler Outlet Online Therewas an Air max dam anarchist bookstore Discount TOMS on Valencia that I sometimes passed on theway Scarpe Nike Scontate to school that Nike Air 90 had a poster of an Cheap Toms Outlet Store old revolutionary named christian louboutin outlet EmmaGoldman with the caption nfl store "If I can't Cheap Air Max dance, Zapatillas Air Max I don't want to be a Pandora Style Beads part ofyour revolution." I'd been spending all my Reebok Outlet Store energies on Hugo Boss Sale figuring out zapatillas nike baratas howto use the Xnet to organize new pandora charms dedicated fighters so they could jam the DHS,but this suivre un envoi was so Boutique Ugg much cooler. nike sportschuhe A big ジョーダン スニーカー concert ADIDAS NMD SALE ON LINE — nike sneakers I had Discount Air Max no idea how to prada outlet doone of those, but I was glad Adidas Originals Sale someone did.

And now that I Timberland Outlet thought of it, I Canada Goose Outlet was damned proud Air Max Sneakers that they were us-ing the Zapatillas Nike Air Max Baratas Xnet to do it.

The next day canada goose jackets on sale I was a zombie. Toms Factory Outlet Ange and I had chatted — Nike Shoes Sale Store flirted — Moncler Outlet Store until4AM. Lucky for Doudoune Moncler Femme Pas Cher me, Chaussure Nike Pas Cher it was a Saturday and I Abercrombie and fitch store was able to Ugg boots Sale sleep in, but147between the hangover and the sleep-dep, I could barely put Nike Shox Cheap twothoughts together.

By lunchtime, Negozi Pandora I managed to get Nike Store up huarache sneakers and get my Ugg Pas Cher En  France ass out onto Billige Nike Sko the streets.

I staggered Nike Shoes Discount Marketplace down toward the Turk's Jordan Store to buy my coffee — Pandora Outlet these scarpe nike days, if Iwas alone, I Cheap Michael Kors Tote Bag always bought my coffee there, like the Turk and I were partof a secret club.

On the way, Canada Goose Online Store I ugg clearance passed a Nike Roshe Run Sale lot Yeezy Men of Cheap Real Jordans fresh Nike Online Store graffiti. I liked Nike Outlet Mission graffiti; a lotof the times, it came New Nike Shoes in huge, luscious murals, or sarcastic art-studentstencils. I liked that the Mission's taggers kept Michael Kors right on going, nike air jordan pas cher under thenose of the DHS. Another kind of Xnet, I supposed — they must have allkinds of ways canada goose jacket outlet of knowing what was going on, where to get paint, whatcameras worked. Some of Nike Air Women the cameras had been spray-painted new yeezy shoes over, Air Max Femme Inoticed.

Maybe they used Yeezy Black Xnet!

Painted in ten-foot-high letters on the Air Max Kopen side of an auto-yard's adidas store fence werethe drippy words: asics sko DON'T TRUST Discount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ANYONE OVER 25.

Adidas Superstar stopped. TOMS OUTLET Had someone Air Max Pas Cher left my "party" last night Nike Factory Store and come here witha can of chaussures nike pas cher paint? A lot of those people lived in Pandora Store the neighborhood.

I got モンクレール レディース my coffee TOMS SHOES OUTLET and had a louboutin heels little Cheap Michael Kors Handbags wander around town. I kept thinking Ishould be moncler jacket sale calling someone, seeing if they wanted to get Nike Air Pas Cher a toms shoes outlet movie orsomething. That's how it used womens nike air max to be on a lazy Saturday like Moncler Outlet this. But whowas I going to call? Van Hyperdunk 2014 wasn't talking Nike Air Sneakers to me, I didn't think I Adidas Neo Discount Sale was Michael Kors Outlet readyto Descuentos Nike talk Uggs Pas Cher Soldes to Canada Goose Outlet Jolu, and Darryl —Well, pandora jewelry store I couldn't call Darryl.

I got my coffee and went home Adidas Yeezy Boost 350 For Sale and The official UGG did a little searching around onthe Xnet's Nike Outlet Store blogs. New Air Max 2017 These anonablogs were Nike Roshe Run untraceable to any author —unless that author was stupid enough Nike Free Run 5.0 Womens to put her name on it — and therewere Boty Nike Air a zapatos de futbol nike lot botas de futbol of them. Most Nike Air Max Sale of Louboutin Wedding Shoes them were apolitical, but a lot of themweren't. They talked about schools and the unfairness coach factory outlet online there. They Cheap Air Max Trainers talkedabout the Toms Outlet Online cops. Tagging.

Turned out there'd been plans for günstige nike schuhe the Jordan Shoes For Cheap concert in the park for Ugg Pas Cher Femme weeks. Ithad hopped from blog to blog, turning into Cheap Nike Air Huarache a full-blown movementwithout my noticing. And the concert was called Don't Trust AnyoneOver 25.

Well, that explained where Ange got it. It was a good slogan.

148Monday morning, Nike Pas Cher Femme I decided I wanted to check chaussure basket homme out that anarchist book-store again, see about getting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Outlet one of those Emma Goldman Chaussure Air Max posters. Ineeded Air Nike the reminder.

I detoured down to 16th Canada Goose Womens Coats and Mission on my way to school, then Original Ugg Boots up toValencia and across. The store Cheap Retro Jordans For Sale was shut, but I Yeezy Shoes Discount Marketplace got the hours off the doorand Adidas Yeezy Cheap made sure they still had that poster up.As Nike Shoes Online I walked down Valencia, I was amazed to see how much of theDON'T converse store TRUST ANYONE OVER Nike Air Huarache For Sale 25 stuff there was. Half the shops hadDON'T Nike Soccer Cleats Boots TRUST merch in Kobe Shoes Nike the windows: lunchboxes, babydoll tees, pencil-boxes, trucker hats. The hipster chaussure adidas pas cher stores Nike Air Damen have been Scarpe Air Max getting faster and faster,of TOMS For Sale course. Adidas Originals Superstar As new memes sweep ugg factory outlet the net in the Adidas NMD For Sale course Adidas Superstar Sale Online of a Michael Kors Handbags Discount day or two,stores have gotten better at longchamp bags on sale putting merch in the windows to match.

Some funny little youtube of a guy launching himself with jet-packsmade of carbonated water would land in your inbox on Monday and byTuesday you'd be Cheap Nike Free Run able to buy t-shirts with stills from the video on it.

But it was amazing to see nike schuhe günstig something make the leap from Xnet Pandora Store Sale to thehead shops. Distressed designer jeans with the slogan written Adidas Shoes Discount Marketplace in carefulhigh Discount Ray Ban Sunglasses school ball-point ink. Embroidered Moncler Jackets Discount Marketplace patches.

 

Good news travels fast.

 

HYst     2017.9.13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