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代笔证据链(二)—— 强证据(续)

(上篇续)强证据


三、韩寒作品存在代笔的文本分析

*论点3.1 韩寒的最早期作品《书店》、《求医》和《三重门》等反映出来的知识面不是少年人所能具有的。更重要的是,这些作品体现的时代背景、作者的生活阅历和思维方式都与韩寒出现严重割裂,而指向一个生活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经历过文革、带有成熟而猥琐的性视野的中年人。

说明:方舟子等最初的质疑者几乎主要就是靠对文字的解读,结合韩寒的基本情况,第一时间就在内心认定了代笔。这是因为《书店》、《求医》和《三重门》等作品韩寒写于大约14岁至16岁,却“初稿就如别人改定誊清的稿件一样”(韩仁均语)、“没有知情人告诉你这部作品出自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之手,你就可能以为它出自于成年人之手”(曹文轩语)。反差如此之大,以至于当年韩寒以此扬名立万,成就文学天才的美名;而如今,透过常识却发现其中破绽百出,令人哑然失笑。限于篇幅本文无法充分讨论韩寒作品中的海量疑点,仅摘录方舟子等人的质疑分析文章的若干片段,呈现冰山一角。

 

→证据3.1 父亲证言

出处:《儿子韩寒》第8节 一个人的潜能

http://book.kanunu.org/files/chinese/201101/1003/7112.html

(注:当时韩寒14岁,初二。《书店》就写于那时。)

1997年的整个三月份,放学以后,晚上做好作业,韩寒都着了魔似的开始写作。一篇几千字的小说,常常只一个晚上就写好了。而且他还写得一手很好的钢笔字,写的文章初稿就如别人改定誊清的稿件一样,基本上是一次"成型"的。

……

发表在9月号的《书店》的简评中说:韩寒"把自己的笔瞄准了书籍出版中的弊端,用少年纯真明亮的眸子,透视出当代图书种种可笑可悲之处,毫不留情地将其中的荒谬乖戾、欺骗人、蛊惑人之处揭示出来。在写法上,借用了杂文常用的勾勒形象、比喻、夸张、幽默嘲讽等笔法,把漂亮外表下的种种花招解剖得淋漓尽致,思想开阔,想象丰富,随手拈来,左右逢源,辛辣老到,冷峻犀利,让对手在狼狈尴尬中无处可逃……",几乎用尽了能够找得到的形容词。

……

当然,也有人对这种创造性精神并不抱认同态度。他的班主任就认为他的《书店》恶心,文笔下流。当时韩寒很气愤,"宣布"说:今后一百年里,我们初中里没有一篇文章可以超过我韩某人。

 

→证据3.2 《三重门》序(北大中文系教授曹文轩撰写)

曹文轩《三重门》序摘录:

出处: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8134610&boardid=1

读罢《三重门》,愈发使我感到惊奇。倒不是因为他才十几岁就写出这么长的一部长篇来。以前,我也没少看到像他这么大的孩子写的长篇。但那些长篇,大多以天真、稚拙见长。它们让我感受到的是,它们的作者还是一个个单纯、幼稚的孩子。他们的作品,纯粹是一种童真的流露。尽管有时,他们也想扮演一下老成的形象,但字里行间仍然藏不住他们的童心与童趣。他们的作品,一般来说,都还属于儿童文学范畴,读者只能是一些与他们年龄相仿的孩子。而在《三重门》的作者韩寒身上,却已几乎不见孩子的踪影。若没有知情人告诉你这部作品出自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之手,你就可能以为它出自于成年人之手。可以这么说:《三重门》是一部由一个少年写就,但却不能简单划入儿童文学的一般意义上的小说。在我的感觉上,它恰恰是以成熟、老练,甚至以老到见长的。

 

→证据3.3  方舟子对韩寒作品《求医》的分析解读

(注:《求医》一文写于1999年,当时韩寒16岁。韩寒自称是根据自己的一次真实的求治疥疮的经历写成的。方舟子撰文分析,认为文中的细节可表明这次求医不可能发生在韩寒身上,这篇文章也不是韩寒自己写的。)

方舟子《“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等3篇片段摘录:

出处: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x40.html

在1999年韩寒上高一的时候,给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寄去两篇文章,受到评委们的重视,得以参加单独为他举行的复赛,获得一等奖。这两篇文章中有一篇是《求医》。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一书中说,这篇文章是韩寒根据自己得疥疮的一次真实经历写成的。文中也有“她看看卡,认识我的名字‘韩寒’”的说法,说明叙述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经过。但是这篇文章的内容却表明,这次求医不可能发生在韩寒身上,这篇文章更不可能是韩寒自己写的。

……

文章说:“第二天去学校医务室,盖我体弱多病,校医已经熟识我,便一手搭在我的肩上问此番为何而来。”

韩寒是体育特长生,3000米长跑冠军、足球队队员,并非“体弱多病”。体弱多病的是因为肝炎退学的韩仁均。

……

文中说:“那女医生也问我何病。我告诉她我痒。女医生比较认真,要我指出痒处,无奈我刚才一身的痒现在正在休息,我一时指不出痒在何处。医生笑我没病看病,我有口难辩。忽然,痒不期而至,先从我肘部浮上来一点点,我不敢动,怕吓跑了痒,再用手指轻挠几下,那痒果然上当,愈发肆虐,被我完全诱出。我指着它叫:‘这!这!这!’医生探头一看,说:‘就这么一块?’这句话被潜伏的痒听到,十分不服,纷纷出来证明给医生看。那医生笑颜大展,说:‘好!好!’我听了很是欣慰,两只手不停地在身上挠,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两只脚彼此不断地搓。”

疥疮的瘙痒局限于手、腕、腹部、阴部等特定部位,痒处会有皮损,包括皮疹、小水疱或结痂。所以要指出哪里痒,是很容易的,而不是像文中所述无法向医生指出痒在何处,而一痒起来又是全身无处不痒。该文的作者显然没有患过疥疮,至少不是在患疥疮期间写的文章。

文中所述的这种没有皮疹、全身奇痒却又没有特定痒处的症状,更像是肝炎诱发的,是肝炎患者的切身感受。肝炎造成肝功能损伤,导致血液中的胆红素升高,在皮肤下沉淀,刺激皮下神经末梢,导致全身上下都瘙痒难忍。所以文章所述,是作者把自己初患肝炎的体验移植给了疥疮患者。

文中还说,他去的那家大医院,皮肤科和外科并在一起。皮肤病容易传染,外科多是外伤病人,更容易被传染,所以规范的医院是不会把两个科室并在一起的,何况是大医院。在医疗很不规范的年代,例如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倒是有可能这么做。文中的其他细节也表明这次求医不可能发生在1999年的大医院。大医院都有护士分诊,患者先把病历交给护士,由护士分配医生;而文中叙述的,却是患者自己拿着病历去找医生,认为这个医生看病草率,又自己去找另一个医生,这像是在社区医院才会发生的。医院里患者很少、病历写得不规范、医生对皮肤溃烂患者不做检验就开药、医生手写药方写得药房看不懂、医生骂病人笨、墙上贴礼貌用语,也都不像是发生在1999年上海大医院的事。

……

文中说:“我曾见过一个刚从大学出来的实习医生,刚当医生的小姑娘要面子,写的字横平竖直,笔笔遒劲,不慎写错还用橡皮沾口水擦,……”

在上世纪90年代,还有医生用橡皮沾口水擦错字?这该是多久远的事?

文中说:“我走出外科,听见内科一个医生在骂病人笨,那病人怯生生地说:‘你们这里——墙上不是写着“请用——谢谢、再见、对不起”……’”

在1999年的上海大医院,还在墙上贴礼貌用语标语?那好像是80年代初“五讲四美三热爱”运动时期的事。

对个别的疑点,也许可以勉强辩解,但是把这三篇的所有疑点综合起来看,是很难否定这样的结论:这不是写的一个高一学生在1999年的上海大医院看疥疮的经历,而是一个有丰富的生活阅历的中年人在不知不觉地回顾他看其他疾病的经历。

(注:《求医》原文链接:http://baike.baidu.com/view/416173.htm?fr=aladdin#2

 

→证据3.4  彭晓芸对韩寒作品《书店》的分析解读

(注:《书店》一文写于1997年,当时韩寒14岁。彭晓芸撰文分析,认为文中韩寒的爱书情节与今天的韩寒完全割裂,可谓“基因突变”。她断定这篇文章体现的是热爱看书的中年男性渴望进入文坛又不屑于文坛的心路历程。下文为彭晓芸对韩寒《书店》原文的点评,“【】”内为点评。)

彭晓芸《韩寒大作<书店>两篇的文学批评》片段摘录:

出处: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80dfbb01010c93.html

书店  韩寒(14岁刊登在《少年文艺》(南京)1997年第9期上) 

步入书店,第一印象是人多,男女老少你挤我我挤你挤出阵阵汗臭,与书香在空气中展开厮杀。由于人多,动作自然要受到约束,人们缩手并足,尽量缩小自己的占地面积.有时来个胖子,因体积大,一站之后便挤占了众多席位,只恨胖子不是违章建筑,乱拆不得,只好将身子挺得笔直,手上又捧着书向上伸,活像德国法西斯行纳粹礼。

【注:这么拥挤的书店,在哪里?什么年代,值得考据,韩寒是否热衷逛书店?从书店两文来看,这是一个时常逛书店的人的细致观察,一个人若青少年时期爱书,有逛书店的习惯,成年后很难以改变,但是韩寒自称18岁之后不读书,只看杂志,这种裂变,我称之为基因突变,过吗?周筱赟亲口跟我提过,韩寒是真的不读书,他和韩寒有密切交往,msn聊天,他说从聊天看,韩寒什么左右,自由主义基本概念都不懂,的确是不读书的样子,不是自谦。】

还有《男人如何博得女人欢心》, 其实就等于把“怎么调情”说得更加含蓄,就仿佛植物有它的学名一样。买此种书的人往往作贼心虚,付了钱之后就落荒而逃。还有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题曰《喂猪窍门》,书一共只有六七十页,光介绍什么叫“猪”就用了六七页,生怕人们喂错了对象。《喂猪窍门》里详细记载了猪的生活环境对其造成的影响,并叮嘱猪窝要优雅,以免限制猪的个性发展,阻碍了猪长膘。

【注:这段我微博分析过了,是一个中年男性的视野,尤其是怎么调情这种词,非性启蒙阶段的14岁少年所惯用的,至于喂猪窍门,如此细节,是不是在一个热爱体育,留着长发,很时髦的少年的关注点中,也可请读者自辨。】

惜别了实用栏,来到“中国文学”的前面。这里许多知名的、不知名的作者的书混在一 起,有的看过自传之后才发现“自传”的作者一生只出过一本书,而那本书便是自传,顿时 后悔不及,欲退不能,只好自吞苦水。如今中国作家多如牛毛,然而文笔迥异。为了便于辨认,在书中附上作者近照一张,详细介绍,有的甚至连“未婚”也挑明了,只算不花钱登个征婚启事。最为恶心的便是那些诗,现代诗的篇幅不限,诗人想到哪里便写到哪里,零乱得好似一觉醒来的头发,好像不这样就称不上“诗”似的。而且一张纸上往往只有七八句,一本书也不满万字,粗看如同一书白纸,定睛才发现居然缩着几句小诗,诗旁诗后皆为空白,正符合“留给读者一个思考的空间”的写作技巧。还有人喜欢为别人写传,尤其爱写大作家的访谈录,以达到自己扬名的目的。一石多鸟,何乐而不为,纸张又粗劣,往往从一百页一下子跳到一百五十页,缺的内容尤为重要,读者心焦不已。

【注:这段体现的,是一个极为关注文学史、文坛的准中文系的视角,“惜别”一词是动态描绘,读者可以体会,一个热爱运动的14岁少年,依依不舍地惜别了某个书柜,他要有多么爱书啊!这么刻骨铭心的记忆,到了2007年,竟然失忆得一干二净!】

  (注:《书店》原文链接:http://baike.sogou.com/v3729268.htm

 

→证据3.5  张放对韩寒作品《三重门》的分析解读

(注:《三重门》是韩寒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写于韩寒高一,2000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下文括号中为张放对《三重门》的点评。)

张放《我不信》片段摘录:

出处: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c19620102dubr.html

凡是读过此《三重门》的读者,假如你不是戴着有色眼镜去读的话,都会得出类似这样一种结论:作者对社会知识、中国古典文学知识、中国古诗经翻译到外国的真实情况、中国国学知识、莎士比亚全集(部分)、西方哲学知识、西方美学知识、1998年之前的中国美学界知识、英语知识、英语诗歌知识、中国朦胧诗知识,以及拉丁语知识的知识的使用上,是“信手拈来”,“随心所欲”的,也就是说,作者绝对不是表层意义上地、像高一生那样地泛泛地了解上述知识面里的知识,并秀了出来的,而是,其知识储备还远远不仅止于此。作者其实是有着更宽泛的阅读量,作者实际上是拿小水杯从一个大桶里舀水一样自如。也正如此,才会给人一种作者是个成年人的判断,作者只有更广泛的阅读量,才会达到“信手拈来”“随心所欲”的境地。因此,我支持方舟子的质疑。

……

沈溪儿撒娇要乘船。不漂亮的女孩子撒娇成功率其实比漂亮女孩子要高,因为漂亮女孩子撒娇时男的会忍不住要多看一会儿,再在心里表决是否值得;不漂亮的女孩子撒的娇,则像我国文人学成的西方作家的写作手法,总有走样的感觉;看她们撒娇,会有一种罪恶感,所以男的都会忙不迭答应,以制止其撒娇不止。

(社会知识面之对女人的感觉的把握:第三次描述女人。这次是16岁的作者对撒娇女生进行了鞭辟入里的分析。而且把中国文人的写作手法与女生撒娇关联了起来。一定之前看过了很多中国文人学西方作家的写作手法而得到的感悟吧。深刻。)

……

船又近一点,沈溪儿喃喃道:“是她,是Su-Su-”看来她和船上那女孩认识,不敢确定,只念她英文名字的前两个字母,错了也好有退路。船夫(Poler)该感到庆幸,让沈溪儿一眼认出来了,否则难说她会不会嘴里胡诌说“Po-Po(尿壶)”呢。

(英语知识面:再次秀16岁高一辍学生的英语水准:Poler和Po-Po。Poler属于英语专业学者认识的单词,据有网友说,须在《韦氏大词典》里才能找到。“Pole”与船桨有关。于是poler变而为船夫。而Po-po则是英语里儿语,属非常用语,更不是在高一学生甚至高一学生所接触范畴。)

……

林雨翔忙要伸手去拉,沈溪儿宁朋友死也不让雨翔玷污,拍掉他的手,扶住Susan。Susan惊甫未定,对林雨翔赧然一笑。林雨翔怔住,杜甫的《佳人》第一个被唤醒,脑子里幽幽念着“绝代有佳人,绝代有佳人”。第二个苏醒的是曹植的《美女赋》,“美女妖且闲”,这个念头只是闪过。马上又变成《西厢记》里张生初见崔莺莺的情景,“只叫人眼花缭乱口难言,魂灵儿飞在半天”。然后变性,油然而生《红楼梦》里林黛玉第一次见贾宝玉的感受,“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的,何等眼熟”。畅游古文和明清小说一番后,林雨翔终于回神,还一个笑。

(古典文学知识面:此段所涉及知识面也十分了得。作者显然熟读曹植所有作品,从中采纳与此小说有关的《美女赋》。此外,熟读《西厢记》内容,并将与此小说有关联的精彩对白也挑了起来,然后再提《红楼梦》里的林黛玉第一次见贾宝玉时的感受。三段中国文学史中的美妙故事,就这样在一个16岁作者笔下,完美地结合了起来。)

(注:《三重门》原文链接:http://book.kanunu.org/book3/7384/


四、韩寒接受访谈时表现出对自己的作品极度无知,对文学毫无兴趣

*论点4.1 韩寒在接受各类访谈视频中对自己作品极度不了解,一问三不知,千方百计回避。

→证据4.1  对话韩寒(2000年CCTV)

出处:http://v.ku6.com/show/K7pb8-kvmWq1Me96IliAMQ...html 第23分处

主持人:韩寒你自己的这本书,《三重门》这个名字,是取得有意义的吗?

韩寒:恩……这个名字,你们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主持人:我发觉刚才有一位小姐,她说得很好,三重门呢,就是大人社会为我们青少年设定了初中、高中、大学,韩寒是过了一重门,第二重门就离开了。

韩寒:不过好象我当时《三重门》也没有这么想吧。

主持人:刚才那位小姐……

韩寒:那是她想的。

主持人:你自己的想法呢?那个《三重门》是什么意思?

韩寒:我也不知道,我觉得这个名字可以做很多种解释……

主持人:那你怎么会想到取这样一个名字呢?

韩寒:我忘了。

 

→证据4.2 韩寒新浪独家访谈

出处:http://v.ku6.com/show/EWDbjFLp98Z1yxVM.html   第12分26秒处

主持人:刚才有一位网友在网上问了好几次说,“韩寒看到你的书里(《就这么漂来漂去》)的最后一个章节写到,有一次赛车失败了,然后就哭了。”是这样吗?

韩寒:没哭!有哭吗?哈哈,没有没有。(韩寒尴尬地俯身拿起书翻起来)

主持人:你为比赛失败哭过吗?

韩寒:没有没有,这个……我们下一个问题,嘿嘿。

 

→证据4.3  韩寒东方网采访

出处:http://www.tudou.com/listplay/ohkvZV-ZInc/i5RKHNlbhfA.html   第6分26秒处

主持人:这边有32号网友,他说,他认为你的《长安乱》写得很乱。你对这本书满意不满意?

韩寒:乱是有点乱,但是我很满意这本书。

主持人:自己有什么评价吗,这本书?

韩寒:(瞠目结舌了几秒钟,挠头笑着说)我觉得还是要谦虚一点,我就不评价啦。

主持人:没关系,可以随便说说嘛。有没有看过自己写的书?

韩寒:我写完以后基本上就不看啦,连着错别字一块就交给出版社了。

 

→证据4.4  韩寒2001年作客新浪网嘉宾聊天室实录

出处: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03-08/29/content_1053450.htm

主持人:为什么把文集的名字命名为《零下一度》?

韩寒: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我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

网友:我们看到在新浪上说,你要简单介绍你的新书,你介绍一下好吗?

韩寒:不大好介绍。我也不知道描述什么,好的东西往往是难以形容的。

 

→证据4.5 凤凰非常道何东访谈

出处:http://v.ifeng.com/ent/fcd/201201/16ad6b96-a6d1-4416-9cf6-3479f8222584.s... 第92分19秒处 

或者参考访谈文字版:http://tieba.baidu.com/p/215160621

何东:有传说《长安乱》可能会写续集,这个事有没有答复?

韩寒:我以前是这么想,但现在我都忘了《长安乱》写的是什么了。所以挺难的。

何东:有人说《一座城池》里描写的,看来看去就着了三场火,是不是韩寒你不这样就表达不了这种状况。

韩寒:我觉得写着火挺好玩的,写三次着火?我真的觉得这真的是一件挺荒诞的事,我印象当中只着了两次,那可能是我自己忘了

何东:《零下一度》做了一个合集,第一篇就是《第三个人》,里面讲你当时对独立做一个人的想法,其中还举个例子,四个人在那儿讲话的状态……

韩寒:其实我已经完全忘了这篇文章写的什么意思了,我也没有记忆我要渴望表达过一些什么东西,完全不记得这篇文章。

 

*论点4.2 韩寒在接受各类访谈视频中反复表达自己不读书,只看报纸杂志,对文学也毫无兴趣。

 

→证据4.6  韩寒2001年作客新浪网嘉宾聊天室实录

出处: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03-08/29/content_1053450.htm

网友:如何看待鲁迅?   

韩寒:我觉得鲁迅好像不是一个作家,是一个革命家。

网友:喜欢他的文字吗?   

韩寒:还行吧,感觉一般。

网友:台湾作家中比较喜欢哪一个?李敖、柏杨?   

韩寒:还行吧。

网友:最崇拜的老作家是哪一个?   

韩寒:一般。

网友:喜欢的外国作家有哪些?   

韩寒:我不看外国作家的东西,我很少看文学作品。

主持人:有没有看过郭敬明的东西?

韩寒:没有。不光是他,所有人的几乎都没有看过。

主持人:那你主要看什么?   

韩寒:看报纸。

 

→证据4.7  腾讯网韩寒独家专访

出处: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rB1yEyv2QiU 第17秒处

主持人:有一句话叫做“文人相轻”。比方说,你平时根本就不太看一些其他作者的书?

韩寒:是哪个“qin”嘛?“亲热”的“亲”?

主持人:“轻视”的“轻”。

韩寒:我觉得,我倒是挺……

主持人:挺“重”的?

韩寒:呃,我的确不看别人的小说,那是因为我没有必要去看别人写的小说。我现在需要的是大量的资讯。我自己有脑子,我可以想,知道我需要写怎么样的小说,我想写什么样的小说。我没有必要去看别人的小说来获得一些创作的方法。

 

→证据4.8  《新京报》"2005年100人的阅读"专题

出处:http://news.sohu.com/20120208/n334094226.shtml

韩寒:2005年我一本书都没有看过。事实上,四五年前我就不看书了。我认为对于一个写作者,他自己想的,经历的最重要,我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作家说读别人的书会受益匪浅。我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证据4.9  凤凰非常道何东访谈

出处:http://tieba.baidu.com/p/215160621

何东:写东西,你刚才说,你是有一点抗拒?

韩寒:有一点,有时候我把写东西,当成必须得写完这个(的任务),要不然的话你今年要说的东西没有说,你想办的事还没有办,你今年的收入就不会有。

……

韩寒:其实我内心不是特别愿意写东西,我也不是特别喜欢写东西,就我觉得一来不写也浪费,二来我是的确有一些东西想表达,想写,三来你不写,你光靠赛车的收入是不能够维持自己的生活的,因为我平时也没有任何的商业活动,这些都不接的,所以你就必须得写一些东西。

 

→证据4.10  2006年福建卫视《新视觉》

出处:http://v.ku6.com/show/kSpPN62pgB1O_n7N-9PzSw...html?ptag=vsogou 第04分10秒处

韩寒:文学说到底,你别以为它有多深,它也是一种娱乐,也是消遣。也是酒足饭饱、人还活着以后一种消遣。所以我觉得已经没有办法,只能破罐子破摔了。反正如果有更好的选择,肯定不会是现在这样,甚至连写博客都不应该。

 

五、韩寒早期博客文章暴露他的真实写作能力极差
 

*论点5.1 韩寒2005年起最早的一批博客文章中,记录他自己日常生活的部分博文,内容粗俗、毫无文采,全是流水账,可确定是韩寒本人手笔。这些文章是中学语文不好的差生水平(这些博文已从韩寒新浪博客删除,但从镜像还可以看到)。

(注:以下这些确实是韩寒的博客文章。)

 

→证据5.1 韩寒博客文章《阿郎的故事》 (2005年12月12日)

出处:http://www.daohan.org/html/20120406/11964.html 下同

前几个月看了蜡笔小新的剧场版本,布里布里王国历险记,看的很开心,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到现在回想起来都忍不住要哈哈大笑(作家是不是应该把这句话写成“至今忍俊不禁”?)

还有伟大的艺术片,终结者2。

还有一个片子,叫阿郎的故事,俗套的很,但很好看。周润发主演,可以想象,没有意外的,按照惯例的,周润发在电影的最后死掉了。罗大佑配了《你的样子》。真是绝配。那时的罗大佑,才华横溢。其实现在的罗大佑相信也是才华依然,只是稍微有点信心过度玩大发了。美丽岛的第二首歌,配上罗的唱腔,完全是大佑驱魔曲。但是,只要罗本人喜欢,就可以了。这里说的是阿郎的故事,张艾嘉是聪明的女人,这点上,罗大佑虽然有才华但是笨了点。这里的聪明和笨不是聪明和笨的意思。他们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在瞎想。我说的是阿郎的故事。

 

→证据5.2 韩寒博客文章《我装了一个MSN居然》 (2005年12月17日)

我看了下面两篇说无极文章,突然觉得自己太唠叨了,比当事人还要无聊。要说点别的,把自己的文章踩下去,让事情过去。我装了一个MSN,前天时候,为了传一点东西。基本不会用,但是有人教了我震动闪频功能,我很开心,到处使用,以为就我一个人知道。。。。。。以前说了从不用聊天工具,自己对聊天工具的印象也不是很好,说不清楚为什么,觉得那是滥交的一个工具。但是看看周围都在用,我说有事情请发我的邮箱时候人家都不相信。还是好奇,装了一个,用了两天,一共三人,还全是男的,都不好意思当众打开,朋友说从没看到过这么干净的MSN。我这是一种什么心理。我的MSN半天都不响一下。看来用不了几天就要删了。

 

→证据5.3 韩寒博客文章《一刻安宁》(2006年1月23日)

我看过了金刚。看的还是挺难过。倒不是觉得人类多残忍怎么怎么,因为这片子里也没有什么坏人,大家都抱着私心而已。只是觉得世间爱情,真是不得一刻安宁。不过,我还是挺能安慰自己,觉得金刚从头到尾没穿衣服,也没看见有小鸡鸡,这就说明是个母金刚。那是不是能证明,片子里说的是友情?

估计未必,那就变成更加乱伦之同性人兽恋。况且,那荒岛上就这么一只金刚,要小鸡鸡也没用。

想想,就算那女的和金刚一起在岛上了,又如何。万一金刚过三天腻味了那女的呢,那多惨,或者其实那金刚已经老的不行,没过一礼拜就老死了,那女的岂不更惨。

真是胡说八道。还是看点现实的吧。

→证据5.4 韩寒博客文章《求医2006》 (2006年10月29日)

今天比赛结束,最后第三。完了以后是庆功餐。正吃鱼,一朋友打电话来,说正赶去赌博的路上,说着说着自动挡的车都开熄火了。我一乐,吞了个鱼骨头。

顿时,车队成员全变成了江湖医生,有的说我要大口淹饭,有的说我得喝醋,还有说,我要用筷子敲碗,并朗诵,小猫小猫,快把我的鱼骨头吃掉。

第三种巫婆办法是不可行的,因为我已经说不出话了。快生吞了一碗白饭,没有效果。得,还是自己用手取。饭店的服务员都以为是我是中戏表演系的,吃完还要催吐。

真是英雄气短,只好被送医院。

车队充满人性关怀的提议,把我扔在路边,让我打120就行了。但听闻附近1公里有个医院,车队就开车把我送了过去。找了半小时,问了无数人,终于摸到赛车场边上的医院。朋友大叫道,有医生吗,出人命了。叫了十分钟,不见一个医生。到门口用车灯一照,原来最近改成了神经病医院。医生肯定以为是哪个神经病在发病。幸亏没来医生,要不然我在病历卡上写自己名字的时候,医生肯定诊断这神经病病的不轻。你想,月黑风高夜,一个穿着花花衣服的人拎着奖杯两个号称韩寒去神经病医院取鱼骨头,绝对要控制起来。

再到比较近的机场医院,到了被告之,没有五官科,要到城里的医院。机场镇上的工作人员难道吃鱼都不被卡吗。反正我已经说不出话,就转院吧。

打了个车到了望京医院,望京医院的医生说,我们这也不治鱼刺被卡这样的疑难杂症,要转院。我问,我们的首都什么医院可以治这样的重病,医生说,中日友好医院。

于是我又打车拎着一堆奖杯去中日友好医院。中日友好医院一看就能解决这样的国际难题。护士挂号的时候问,什么毛病啊。

我忍痛大舌头说,被被被鱼翅卡住了。 护士同情的看了我一眼,心想这命贱的,吃鱼翅都要卡喉咙。五块五,五官科。

我摸索到了五官科,医生很利索,一下就取出了刺,大概两厘米长。医生诧异的看着,八成想这孩子真惨,这么年轻就瞎了。

我谢过医生,回了酒店。还是首都好,只要三次转院,这样难的病都能解决。这要在国外,恐怕要拖半年并动手术吧。

啊!真是令人难忘的一天啊!

→证据5.5 韩寒博客文章《今天》 (2006年11月23日)

今天是龙游亚太拉力赛的勘路日,我中午开上车正要去赛段,发现里程表坏了,修了一个小时,赶到第一个赛段,是15公里的上山沙石路。本来以为出了贵州到了江南,就安全了,没想到山的落差更大,掉下去就直接交身份证了。开了一公里,水温过高,又停了半个小时。一路上乞讨了不少水,终于坚持到赛段结束,里程表又坏了。换了一辆备用的勘路赛车,水温一直很正常,不过开了三公里直接爆缸了。在深山老林里待了一小时,车队的维修技师又送来一台车,看之后的两个赛段。天都快黑了,看着看着,这台车的电脑板又坏了,勉强能开后,看最后一个赛段,安全带又松了。终于在天黑前结束勘路,坐着另外一台皮卡回到了维修区,又发现发烧拉肚子。在白天的时候就发现有点症状,结果差点被当地一个小学的女学生带到了女厕所。明天6点又要勘路,发现手机里全是不认识的朋友发送的短信。“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世界万物都是上天的恩泽,感恩节快乐!”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5个评价)

评论

“所以我觉得已经没有办法,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访客的头像

“所以我觉得已经没有办法,只能破罐子破摔了...”这应该是韩寒的最真实想法,他是被他的那个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几乎变态了的父亲给扶上虎背的,他已经骑虎难下了,他只能在虎背上按照他父亲以及一干经理人的指挥表演,他现在的演技已经炉火纯青了,撒谎胡诌起来面不改色,厚皮耍赖说“不知道”家常便饭。不知道长大懂事后的韩小野,面对韩爷爷和韩爸爸给的丰厚嫁妆,会有怎样的感受?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