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鲁迅《我要骗人》 by 易策

无聊到没有法子的时候,也偶然佩服了早已过世的鲁迅,要模仿一下来试试。然而不成功。飘然的心,是得像汽车一样,外面非有风不可的,而且还得有音乐。城市海边,倘是外国,那一定是有的罢,但我想,却未必有去造“情爱之屋”的人的。

为了希求心的暂时的安宁,作为穷余的易策,我近来发明了别样的方法了,这就是骗人。 

今年的夏天或是秋天,清华的一个教授,在《中国青年报》把天才作家韩寒给打了。忽然有了许多围观的人,新浪搜狐之类,都热闹了好一阵。围观的自然是文化人,年轻人是很有趣似的泡在网路上参与打斗。我也常常去看的。一到夜里,挺韩的和倒韩的隔空互殴,非常之壮观,再没有卖鸡汤的小人儿了,只听得不时从哪个角落传来着犬吠,吼叫着什么“文革”,什么“大字报”。然而过了几天,争吵好像被异化了。有人拚死命的在殴打那些胡言乱语的公知和五毛,也有人组成团伙围剿清华的那个教授。左派的报章,右派的报章,都纷纷热议。挺韩派“不在于肖文的观点,而在于对刊登肖文的党媒所透露出的文化反腐先兆的恐惧(司马3忌评语)”,倒韩派对于那些挺韩的人们给了一个“韩粉”的诨号。这意思就是说,其实是天下太平的,只因为有这样的“韩粉”,所以把颇好的天下,弄得乱七八糟了。 

我自始至终没有动,并未加入“韩粉”这一伙里。但这并非为了聪明,却只因为懒惰。也曾陷在三年前的正月的方韩之战——方舟子那一面,好像是喜欢称为“打假”似的——的火线下,而且质疑早被升级,升成了对韩寒的骗子的确认,还是带着这旅游去了,所以无论跑到哪里去,都是一个样。中国的人民是多疑的。无论哪一国人,都指这为可笑的缺点。然而怀疑并不是缺点。总是疑,而并不下断语,这才是缺点。我是中国人,所以深知道这秘密。其实,是在下着断语的,而这断语,乃是:到底还是救不了韩粉。但后来的事实,却大抵证明了这断语的的确。中国人不知自己的无知。所以我的没有动,也并不是因为怀着天下太平的确信,说到底,仍不过为了无论那里都一样的诚信危机的缘故。三年以前翻阅微博,看见过所记的公知的骗子的数目之多,和从不见有记着交待道歉的事,至今想起来,也还是非常可悲的。

忽视质疑者,围剿肖鹰,还是极小的事情。中国的人民,是常用自己的血,去洗骗人者的手,使他又变成洁净的人物的,现在单是这模样就完事,总算好得很。

但当大家正在争论的时候,我也没有整天站在路旁看热闹,或者坐在家里读世界文学史之类的心思。走远一点,到大学校园里招聘去。一到那里,可真是天下太平了。这就是“韩粉”安心生活的处所。我刚要跨出大门,被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捉住了。是研究生,刚面完试出来,说刚才表现不好,请求再给一次机会,因为紧张,连鼻子尖也热得冒汗。我说我没有权力,她就用眼睛表示了非常的失望。我觉得过意不去,就带她进了教室,听过她的陈述之后,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这回是非常高兴了,称赞我道,“你是好人”,还送给我一本书。说只要看看这本书,就无论到那里,都没有再不开心的必要。于是我,就是所谓“好人”,也轻松的走进面试室了。

这是一本什么书呢?现在已经丝毫不在意了。《我所理解的生活》大约不外乎一伙骗子,为着赚钱,发掘了上海的反智的名人,组织一伙写手,在新浪博客里发文,整理成一本书,印刷出来骗大学生发财之类。我发现我竟然有做骗子的潜质,接过这样的书居然还能翻开。这样的消遣了一些时光,傍晚回酒店,又走进了静悄悄的环境。听到远地里的犬吠声。女孩子的满足的表情的相貌,又在眼前出现,自己觉得做了好事情了,但心情又立刻不舒服起来,好像嚼了肥皂或者什么一样。

诚然,两三年前,是有过非常的危机的,这诚信的危机和改开前的不同,到处都是骗子,几年或几十年都不变。但我又知道,中国有着叫作“宣萱”的机关,每年从人民收着税钱,在办事。但反而出了这样的危机了。我又知道,有一个专门筹钱的团体混进去一个郭美美演戏演砸了,因为后来筹不到钱,衙门就发怒收监了。连被扒皮到底裤都没有的人,当代鲁迅当不成了,利益集团再打造成国民岳父,搞出一部烂片都算不上的电影,成功骗得韩粉热捧的事情也都听到过。然而孩子们不知道,还在拚命的替已经败露的骗子宣传。自己的事情做不好,就失望,愿望达到了,就喜欢。而其实,一次机会,是连讲述自己的特殊遭遇也不够的。我明明知道着,却好像也相信这机会真会让她改变命运似的。实则不过应付了这单纯无知的孩子的欢喜罢了。我不爱看人们的失望的样子。

然而这一天的后来的心情却不舒服。好像是又以为那孩子和韩粉不同,骗她是不应该似的,想写一封公开信,说明自己的本心,去消释误解,但又想到横竖没有什么人看,于是中止了,时候已是夜里十二点钟。到门外去看了一下。

已经连人影子也看不见。只在一家的檐下,有一个卖馄饨的,在和两个警察谈闲天。这是一个平时不大看见的特别穷苦的肩贩,存着的材料多得很,可见他并无生意。而他的孩子可能正是某个韩粉。用十块钱买了两碗,我一个人吃不了。算是给他赚一点钱。

庄子曾经说过:“干下去的(曾经积水的)车辙里的鲋鱼,彼此用唾沫相湿,用湿气相嘘,”——然而他又说,“倒不如在江湖里,大家互相忘却的好。”

可悲的是我们不能互相忘却。而我,却愈加恣意的骗起人来了。如果这骗人的学问不毕业,或者不中止,恐怕是写不出圆满的文章来的。

但不幸而在既未卒业,又未中止之际,遇到孙子社长了。因为要我写一点什么,就在礼仪上,答道“可以的”。因为说过“可以”,就应该写出来,不要使他失望,然而,到底也还是写了骗人的文章。

写着这样的文章,也不是怎么舒服的心地。要说的话多得很,但得等候“法治治国”更加增进的时光。不久之后,恐怕那“法治”的程度,竟会到在我们中国,认为作家即作假——因为说是韩仁均利用了作家的名号,使假货变公知的缘故——而到处的报刊杂志上,都闪烁着韩寒的头像的罢,但即使到了这样子,也还不是披沥真实的心的时光。

单是自己一个人的过虑也说不定:要彼此看见和了解真实的心,倘能用了笔,舌,或者如宗教家之所谓眼泪洗明了眼睛那样的便当的方法,那固然是非常之好的,然而这样便宜事,恐怕世界上也很少有。这是可以悲哀的。一面写着漫无条理的文章,一面又觉得对不起热心的读者了。

临末,用血写添几句个人的豫感,算是一个答礼罢。

八月二十九日 。


 

鲁迅《我要骗人》

疲劳到没有法子的时候,也偶然佩服了超出现世的作家,要模仿一下来试试。然而不成功。超然的心,是得像贝类一样,外面非有壳不可的。而且还得有清水。浅间山〔2〕边,倘是客店,那一定是有的罢,但我想,却未必有去造“象牙之塔”的人的。

为了希求心的暂时的平安,作为穷余的一策,我近来发明了别样的方法了,这就是骗人。

去年的秋天或是冬天,日本的一个水兵,在闸北被暗杀了。〔3〕忽然有了许多搬家的人,汽车租钱之类,都贵了好几倍。搬家的自然是中国人,外国人是很有趣似的站在马路旁边看。我也常常去看的。一到夜里,非常之冷静,再没有卖食物的小商人了,只听得有时从远处传来着犬吠。然而过了两三天,搬家好像被禁止了。警察拚死命的在殴打那些拉着行李的大车夫和洋车夫,日本的报章〔4〕,中国的报章,都异口同声的对于搬了家的人们给了一个“愚民”的徽号。这意思就是说,其实是天下太平的,只因为有这样的“愚民”,所以

把颇好的天下,弄得乱七八糟了。

我自始至终没有动,并未加入“愚民”这一伙里。但这并非为了聪明,却只因为懒惰。也曾陷在五年前的正月的上海战争〔5〕——日本那一面,好像是喜欢称为“事变”似的——的火线下,而且自由早被剥夺〔6〕,夺了我的自由的权力者,又拿着这飞上空中了,所以无论跑到那里去,都是一个样。中国的人民是多疑的。无论那一国人,都指这为可笑的缺点。然而怀疑并不是缺点。总是疑,而并不下断语,这才是缺点。我是中国人,所以深知道这秘密。其实,是在下着断语的,而这断语,乃是:到底还是不可信。但后来的事实,却大抵证明了这断语的的确。中国人不疑自己的多疑。所以我的没有搬家,也并不是因为怀着天下太平的确信,说到底,仍不过为了无论那里都一样的危险的缘故。五年以前翻阅报章,看见过所记的孩子的死尸的数目之多,和从不见有记着交换俘虏的事,至今想起来,也还是非常悲痛的。

虐待搬家人,殴打车夫,还是极小的事情。中国的人民,是常用自己的血,去洗权力者的手,使他又变成洁净的人物的,现在单是这模样就完事,总算好得很。

但当大家正在搬家的时候,我也没有整天站在路旁看热闹,或者坐在家里读世界文学史之类的心思。走远一点,到电影院里散闷去。一到那里,可真是天下太平了。这就是大家搬家去住的处所〔7〕。我刚要跨进大门,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捉住了。是小学生,在募集水灾的捐款,因为冷,连鼻子尖也冻得通红。我说没有零钱,她就用眼睛表示了非常的失望。我觉得对不起人,就带她进了电影院,买过门票之后,付给她一块钱。她这回是非常高兴了,称赞我道,“你是好人”,还写给我一张收条。只要拿着这收条,就无论到那里,都没有再出捐款的必要。于是我,就是所谓“好人”,也轻松的走进里面了。

看了什么电影呢?现在已经丝毫也记不起。总之,大约不外乎一个英国人,为着祖国,征服了印度的残酷的酋长,或者一个美国人,到亚非利加去,发了大财,和绝世的美人结婚之类罢。这样的消遣了一些时光,傍晚回家,又走进了静悄悄的环境。听到远地里的犬吠声。女孩子的满足的表情的相貌,又在眼前出现,自己觉得做了好事情了,但心情又立刻不舒服起来,好像嚼了肥皂或者什么一样。

诚然,两三年前,是有过非常的水灾的,这大水和日本的不同,几个月或半年都不退。但我又知道,中国有着叫作“水利局”的机关,每年从人民收着税钱,在办事。但反而出了这样的大水了。我又知道,有一个团体演了戏来筹钱,因为后来只有二十几元,衙门就发怒不肯要。连被水灾所害的难民成群的跑到安全之处来,说是有害治安,就用机关枪去扫射的话也都听到过。恐怕早已统统死掉了罢。然而孩子们不知道,还在拚命的替死人募集生活费,募不到,就失望,募到手,就喜欢。而其实,一块来钱,是连给水利局的老爷买一天的烟卷也不够的。我明明知道着,却好像也相信款子真会到灾民的手里似的,付了一块钱。实则不过买了这天真烂漫的孩子的欢喜罢了。我不爱看人们的失望的样子。

倘使我那八十岁的母亲,问我天国是否真有,我大约是会毫不踌蹰,答道真有的罢。

然而这一天的后来的心情却不舒服。好像是又以为孩子和老人不同,骗她是不应该似的,想写一封公开信,说明自己的本心,去消释误解,但又想到横竖没有发表之处,于是中止了,时候已是夜里十二点钟。到门外去看了一下。

已经连人影子也看不见。只在一家的檐下,有一个卖馄饨的,在和两个警察谈闲天。这是一个平时不大看见的特别穷苦的肩贩,存着的材料多得很,可见他并无生意。用两角钱买了两碗,和我的女人两个人分吃了。算是给他赚一点钱。

庄子曾经说过:“干下去的(曾经积水的)车辙里的鲋鱼,彼此用唾沫相湿,用湿气相嘘,”——然而他又说,“倒不如在江湖里,大家互相忘却的好。”

可悲的是我们不能互相忘却。而我,却愈加恣意的骗起人来了。如果这骗人的学问不毕业,或者不中止,恐怕是写不出圆满的文章来的。

但不幸而在既未卒业,又未中止之际,遇到山本社长了。因为要我写一点什么,就在礼仪上,答道“可以的”。因为说过“可以”,就应该写出来,不要使他失望,然而,到底也还是写了骗人的文章。

写着这样的文章,也不是怎么舒服的心地。要说的话多得很,但得等候“中日亲善”更加增进的时光。不久之后,恐怕那“亲善”的程度,竟会到在我们中国,认为排日即国贼——因为说是共产党利用了排日的口号,使中国灭亡的缘故——而到处的断头台上,都闪烁着太阳的圆圈的罢,但即使到了这样子,也还不是披沥真实的心的时光。

单是自己一个人的过虑也说不定:要彼此看见和了解真实的心,倘能用了笔,舌,或者如宗教家之所谓眼泪洗明了眼睛那样的便当的方法,那固然是非常之好的,然而这样便宜事,恐怕世界上也很少有。这

是可以悲哀的。一面写着漫无条理的文章,一面又觉得对不起热心的读者了。

临末,用血写添几句个人的豫感,算是一个答礼罢。

二月二十三日 。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3bc7aa0102v20j.html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4个评价)

评论

surgical light operating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松江装潢公司的头像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上海装修 李昌钰谈章莹颖案上海装饰 小学配5名校长松江装修公司 贴吧女团出道松江装潢公司 网吧遭3男子打砸松江装饰公司 娶25妻生145娃松江装潢 自学黑客控制电脑松江装饰 郑州相亲角现奇葩条件松江装潢设计 中国房奴报告出炉 网友:别说买房,连租房都租不起了松江装修 泗泾装潢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九亭装潢公司 松江店面装修 泗泾装饰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松江装潢公司的头像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上海装修 李昌钰谈章莹颖案上海装饰 小学配5名校长松江装修公司 贴吧女团出道松江装潢公司 网吧遭3男子打砸松江装饰公司 娶25妻生145娃松江装潢 自学黑客控制电脑松江装饰 郑州相亲角现奇葩条件松江装潢设计 中国房奴报告出炉 网友:别说买房,连租房都租不起了松江装修 泗泾装潢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九亭装潢公司 松江店面装修 泗泾装饰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松江装潢公司的头像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上海装修 李昌钰谈章莹颖案上海装饰 小学配5名校长松江装修公司 贴吧女团出道松江装潢公司 网吧遭3男子打砸松江装饰公司 娶25妻生145娃松江装潢 自学黑客控制电脑松江装饰 郑州相亲角现奇葩条件松江装潢设计 中国房奴报告出炉 网友:别说买房,连租房都租不起了松江装修 泗泾装潢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九亭装潢公司 松江店面装修 泗泾装饰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松江装潢公司的头像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上海装修 李昌钰谈章莹颖案上海装饰 小学配5名校长松江装修公司 贴吧女团出道松江装潢公司 网吧遭3男子打砸松江装饰公司 娶25妻生145娃松江装潢 自学黑客控制电脑松江装饰 郑州相亲角现奇葩条件松江装潢设计 中国房奴报告出炉 网友:别说买房,连租房都租不起了松江装修 泗泾装潢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九亭装潢公司 松江店面装修 泗泾装饰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松江装潢公司的头像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上海装修 李昌钰谈章莹颖案上海装饰 小学配5名校长松江装修公司 贴吧女团出道松江装潢公司 网吧遭3男子打砸松江装饰公司 娶25妻生145娃松江装潢 自学黑客控制电脑松江装饰 郑州相亲角现奇葩条件松江装潢设计 中国房奴报告出炉 网友:别说买房,连租房都租不起了松江装修 泗泾装潢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九亭装潢公司 松江店面装修 泗泾装饰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松江装潢公司的头像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上海装修 李昌钰谈章莹颖案上海装饰 小学配5名校长松江装修公司 贴吧女团出道松江装潢公司 网吧遭3男子打砸松江装饰公司 娶25妻生145娃松江装潢 自学黑客控制电脑松江装饰 郑州相亲角现奇葩条件松江装潢设计 中国房奴报告出炉 网友:别说买房,连租房都租不起了松江装修 泗泾装潢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九亭装潢公司 松江店面装修 泗泾装饰公司 洞泾装潢公司

Air Max 90 femme Nike Air Max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上海装潢公司 上海装修公司 上海装饰公司 上海装潢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