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子成龙之代笔 作者:南云楼

1、

1998年,临海市文联年度优秀作者颁奖典礼,外表落魄的寒自强上台领奖并致谢。台下一位气质优雅的中年美妇惊喜地望着寒自强。

典礼结束,人流中,中年美妇急步追上推着破旧自行车的寒自强:“自强,恭喜你啊!”

寒自强:“林静啊!也在开会?”

林静:“嗯,杂志社派我来的。我就知道你有才,当年全中文系的老师和同学都为你的退学感到惋惜。”

寒自强皱了一下眉头。

林静:“到前面咖啡厅坐坐?”

寒自强:“我还要赶回崇明,下次吧。”

林静:“一直想好好跟你谈谈。这么多年了,你就一直不肯原谅我?”

寒自强:“都几十年前的事了,谁还记得。”

林静:“那就好。你知道,要不是你退学走了,我可能不会嫁给李三。”

寒自强:“听说李三现在是国投公司老总,他父亲李刚已经是副省长了?很不错啊!”

“只不过有个好爹,不说他了。”林静:“你现在还是一个人过啊?小孩呢?”

“小孩读高中,不听话。你小孩呢?”寒自强问。

“我女儿读书也不行,考不取大学,刚送到英国留学去了。”

“生在有钱人家真好!”

一辆奔驰停住,车窗降下,一个肥胖男人喊:“上车。”

林静:“李三你下来,看看这是谁,大学同学寒自强啊!”

李三点点头:“哦。快点走吧,再晚要塞车呢。”

林静对寒自强:“今后有什么困难就说。”

奔驰车内,李三:“当年那个闹笑话病退的寒自强?一副穷酸样,理他干嘛。”

“都几十年前的事了,还吃什么干醋!人家只是运气不好。”

李三:“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寒自强呆立片刻,低头推着自行车走入街道的人流。

2、

崇明通讯编辑部,主任走到寒自强桌前,摔下一叠稿纸:“这样的稿子也能用?你有没有长脑子?”

寒自强脸上青红交杂,几个年轻女孩看了看寒自强,各自低头忙碌。

“什么破水平!”主任回到自己的小办公室。

寒自强走到外面狠狠地吸着烟:“等老子有了钱!”

一个女孩喊:“老寒,电话!”

寒自强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寒冰的家长寒自强吗?你儿子寒冰这周的家庭作业一科都没做,也没有解释,你过来学校一下吧。”

3、

寒自强赶到学校,走进老师办公室,喝问寒冰:“你不是说做完了家庭作业吗?还学会了骗人?”

寒冰不出声。寒自强抬脚踹过去,寒冰倒坐在地上。老师们上前拉住寒自强,寒自强抄起一把木制三角尺扔过去,寒冰额头上渗出了血迹。

4、

家里,寒自强欲看看寒冰额头的伤,寒冰将头扭开:“爸,你别再逼我了,我不想再读书了,过完年我就会和马拉去广东打工。”

“打什么工!你是想一辈子做人下人?”寒自强一脚踹过去。

寒冰站稳,抬着头:“反正我是读不进去了,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还是这句话,过完年去打工。”

“你!”寒自强看了看寒冰瘦弱的身子和额头的伤:“我们这样的家庭,没钱没权,不读书哪有出息?你以后怎么在社会生存?你以为可以打一辈子工?”

“马拉在广东打工一个月都有八百多快,比你的工资还高,我怎么活不下去?”

寒自强在室内走来走去,打开门:“你给我滚出去!以后不要对别人说你是我儿子!”

邻居进来:“老寒,有话慢慢说,别老是对孩子动粗。”

5、

崇明通讯编辑部,电话响起,寒自强拿起电话,传来林静的声音:“自强啊,杂志社正在准备全国作文比赛,我是这次赛事的组委会秘书长。这次比赛有十几家重点大学参与,获奖的有望保送进重点,你孩子应该读高三了吧,让他参加比赛啊!”

寒自强:“哦。可我孩子才读高一。”

“读高一也可以参加比赛,只要获了奖,也可以先混个脸熟啊。我先把比赛规则传真给你,你看一下。”

寒自强:“谢谢!我考虑考虑。”

6、

翌日,咖啡馆内,寒自强望着林静:“今天约你出来是有个重要的事情和你谈谈。”

林静:“没事也可以出来坐坐,都老同学。”

寒自强:“我那孩子只会背歌词,写不了什么文章,比赛肯定拿不了奖。我想的是,他的名字就是我一直用的笔名,可不可以以我的笔名写文章参赛,拿了奖之后就说是他获奖了,方便以后以他的名义出版小说?”

“代笔?这样对读者不公平吧?没人喜欢被人欺骗。”林静有些歉疚:“当年就是我让死党代笔情书,让你难堪……”

一阵沉默。

寒自强脑中浮现出大学时代的画面:年轻的寒自强暗恋校花林静,给林静写情书;林静收到情书后笑着和死党分享;死党让林静回信,林静不屑地摇头;死党说“从来没有人给我写情书,我从来没给人写过情书,让我来回信吧”,林静笑着认可;死党写完情书给林静审阅,林静笑;死党偷偷将情书扔在寒自强桌上;寒自强惊喜,回信;死党回信;寒自强回信;情书被众同学发现,分头传阅,众人大笑;面对众人的嘲笑,寒自强低头转身……

良久,寒自强:“不要提年轻时的事了,都过去了。你看看现在这样行么?”

林静沉吟了一下:“好的,我会支持你,你现在这种经济状况,也的确需要想办法改善,出版小说也许是一条路。但你说你孩子不能写文章,可是获奖的参赛者要参加现场复赛,到时还有公证处的人在现场。”

寒自强:“要不这样,规则里面说社会组不需要现场复赛,我就以寒冰的名字参加社会组比赛。反正要的只是一个全国比赛大奖。”

林静:“应该可以。”

“好,就这么定了。”寒自强的眼神坚毅起来。

7、

家里的阳台上,寒自强望着楼下与小伙伴们踢着足球的寒冰,感叹万千:这孩子已经长大了,俊俏的五官,飘逸的长发,潇洒的身姿,比自己年轻时强百倍。

望着天际,寒自强脑子里滚动着画面:七门功课挂红灯的中学生获得全国作文比赛一等奖,出版二十余万字的校园青春小说,众多新闻媒体头条报道,小说大卖,版税源源不断进来……

寒自强叹了一口气:寒冰啊,你这么快乐无忧,哪知生存的艰难!也罢,你没投好胎,五行缺个有本事的爹,爹就指望着通过这种方式为你赚点积蓄,铺垫好你的人生道路了。

8、

铃声响起,寒自强拿起电话,传来林静的声音:“自强,你的初赛文章在社会组里面优势不大,没被评委评上。”

寒自强:“那怎么办?”

林静:“我就是来跟你商量的。如果我偷偷把你的初赛文章放到学生组里去,要是评上了,能不能安排寒冰来参加复赛?”

寒自强:“可你知道,他写不了文章的。”

林静:“没关系,你到时只需要带他过来露个面,其他的事我会安排。当然,你得准备好一篇复赛文章。”

寒自强:“这可以啊。准备什么文章?”

林静:“等这边搞定了我再通知你。”

寒自强:“好。”

9、

酒店,作文比赛评审会会议室,林静将社会组的几张稿纸放进学生组,摊开稿纸:“这个参赛者的文章不错哦,是不是可以入围?”

一旁的评审专家看了看林静,拿过稿纸:“啊,是不错哦。”几位评审随声附和。

一位评审专家:“非常好!视觉新颖,文笔老辣,一个孩子可以写出这样的文章,我们都可以退休了。我认为可以入围。”

“但是这个学生没来参加现场复赛,是不是可以通知他来补赛?”林静看着大家。

没有人出声。

“那我安排工作人员去打电话了?”

有人说:“去吧,不要错过了人才。”

林静回到办公室,拨响电话:“自强,一等奖的事已经确定了。你赶快找一篇关于人性的文章,越深刻越好,这样才能与他的年龄形成强烈反差,容易通过。”

寒自强:“没问题。”

10、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寒自强带着寒冰进来。林静将父子俩领进一间客房,亲切地看着寒冰:“长得多英俊!和你爸爸年轻时一模一样。就在这里补赛。”

11、

新概念杂志公布首届全国作文比赛获奖名单,寒冰获得社会组一等奖。

12、

咖啡馆内,寒自强问:“为什么寒冰的一等奖在社会组?”

林静:“初赛时归档就归在社会组,我不便插手改动。社会组也行吧,只要是一等奖,就可以作为出版小说的噱头了。远行出版社编辑对《无间道》这本小说很感兴趣,正在审稿呢。”

寒自强:“也行。谢谢你啊!没有你这事没法办成。”

林静望着寒自强:“这么久都孤单一人,怎么不再找一个?”

寒自强摇摇头:“等孩子长大了再说吧。”

13、

寒自强家里,寒冰抱怨:“几十万字,我的手都抄残废了,还是没人出版。还不如我出去打工。”

寒自强:“你林姨正在找出版社呢,急什么!”

寒冰:“我哪写得出这小说?要是真出版了,还不被同学笑话?”

寒自强:“你背歌词不是那么厉害么?抄了这么多字,也应该抄成半个作家了。再说,谁知道不是你写的?你在学校表演过写小说,有哪个同学怀疑过你?你要知道,如果出版了,好好炒作一下,这本书赚的钱,比你打十年工赚的都多。”

寒冰:“有那么多?可能么?”

寒自强:“你耐心点,我现在也不逼你读书,你只要呆在学校里就行,至少也要混个高中毕业。到时候赚了钱,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14、

村外河堤边,马拉和寒冰坐在草地上望着晚霞。马拉:“我最大的人生理想,是找个电影明星女朋友,天天拖着她逛街,让你们羡慕嫉妒恨。”

寒冰:“切!谁羡慕你,不出一年,你就会出去嫖妓。高薪养廉从来就是靠不住的。”

马拉:“我擦!那你的理想呢?”

寒冰:“我的理想是做个歌星,动动嘴巴就可以赚钱,还有大量女粉丝,可以天天泡妞,泡不同的妞。”

马拉:“果然天赋异禀,不同常人。不过说实话,你唱歌肯定没有出路,还是改变路线吧。”

寒冰:“谁说我唱歌没出路?我一辈子就这一项专长了,别这样打击我行不行?对了,我还可以当赛车手。”

马拉:“赛车手倒是蛮适合你,不过骑自行车比赛是体力活,你这身子骨估计优势不大。”

寒冰:“切!我做舒马赫那样的赛车手,参加汽车拉力赛。我身子轻,车速会更快。”

马拉:“做那样的职业车手,要很多钱的,你没钱,又没人赞助你,做你的中国梦吧!”

寒冰一甩长发:“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我的未来不是梦,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跟着希望在动。”

15、

铃声响起,寒自强拿起电话,林静的声音:“自强,很抱歉,编委会最后说《无间道》老气横秋,格调不高,不符合校园青春题材,决定不用稿子了。”

寒自强脸色一沉:“这样啊!”

“不过你别失望,我帮你联系了名家出版社,一个责任编辑是我们的校友,他说会帮忙。”

“哦!”寒自强放下电话,低头沉思。

寒冰从学校回来,望着肚独自喝闷酒的寒自强:“爸,你这又是怎么啦?”

寒自强没有出声。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寒自强拿起电话。林静的声音:“临海晚报的记者明天会到你家里来采访,抓住这个机会,对小说出版有利。”

寒自强放下电话,对寒冰:“今晚别玩得太晚,明天有记者来采访。”

寒冰:“记者采访?我说什么?”

寒自强:“你不要乱说话就行,我来应付。”

16、

临海晚报登出《应试作文遭挑战》的长篇报道,其中寒冰的补赛及关于人性的老辣补赛文章成为重点介绍对象。机关、学校、街头,人们争相传阅。

林静来电:“果然有作用。名家出版社本来打算退稿,但见到临海晚报的报道之后,说会再次考虑小说出版的事。只是希望新闻报道中能够出现中学生写长篇小说的内容,以利于今后的销售。”

寒自强:“明白,谢谢!”

17、

咖啡厅内,寒自强:“一直没有媒体来采访,怎么将寒冰写小说的消息通过媒体发出去呢?”

林静:“嗯,是该想个办法。”

寒自强:“现在很糟糕,这孩子吵着要去打工,现在又留级了,更不想呆在学校。”

林静:“留级了?这倒是个好题材。一个留级生写出长篇小说,是对当前应试教育的一种反讽。我来找媒体试试。”

寒自强:“这么说,留级还成了好事?”

18、

年底,临海日报发表长篇通讯《七门功课亮红灯,照亮我的前程——专访一等奖天才少年》。很快,中学生杂志、教育导报、中国日报、人民日报纷纷做出相关报道。一篇《天才少年给应试教育出了难题》的新闻综述被全国数十家媒体转载。

寒冰成了名人。

19、

咖啡馆,林静:“小说确定要出版了。名家出版社现在已经决定首印五万册。寒冰本来就不想读书,出版社建议干脆按他的意愿退学。退学少年写出长篇小说,将引起舆论的又一番关注和热议,对小说的销售有极大的帮助。自强,你的计划成功了,恭喜你!”

寒自强:“更要感谢你!”

两人碰了一下杯。

寒自强:“不过退学这事还得从长计议。这孩子没有任何特长,要是连个高中文凭都没有,以后怎么在社会混。我太担心他了。”

林静:“父母心都一样!我将女儿送去英国,也是希望她镀个金。不过,寒冰现在成了名人,更加不会有心读书。其实,以编辑的经验,他们说这本书可能要卖到几十万册,到时你好好帮他安排一点小事业,也算尽了做父亲的责任。”

寒自强:“可以卖到几十万册?”

林静:“嗯,还是保守估计。”

寒自强:“要是这样的话,我回去跟寒冰商量一下。”

20、

媒体有关《天才少年退学写小说》的报道铺天盖地出笼,吊足了全国各地数千万学生的胃口。

几个月后,《无间道》正式出版,首印五万册一个月内销售一空。

寒冰问:“我们能分到多少稿费?”

寒自强:“有上十万吧。”

寒冰:“哇!这么多?那你得先给我买辆摩托车。”

寒自强:“也要等稿费来了啊!”

名家出版社随即加印20万册,30万册,一路畅销。

寒冰:“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爸,给点钱我去北京。”

寒自强:“去北京干什么?人生地不熟的。”

寒冰:“长这么大,我都没去过北京,我就想去玩玩。我有同学在北京读书,可以住他那里。”

寒自强:“那晚几天去,电视台有个节目。”

21、

临海电视台直播现场,几位少年和专家坐在嘉宾席上。主持人:“我们来问问其中的一位天才少年,就是大家所熟悉的寒冰。”

台下一阵掌声和尖叫声。

主持人:“你的长篇小说《无间道》引经据典,天赋和才华让读者折服,但很多人说不知道无间道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你能给大家解释一下么?”

寒冰迟疑了一下,僵硬着脸回答:“你们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台下一片笑声,有个声音:“真酷!”

专家:“我们发现,寒冰拒绝交流,可能这是新一代年轻人的风格,但我觉得这并不适合,至少在公众场合下,这不够礼貌。”

22、

寒冰:“以后不要叫我去上节目。都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烦死了。”

寒自强:“我跟你讲过无间道的意思,就是佛教里面说的苦难,隐喻现在的应试教育对你们的伤害和负担。你怎么老记不住?”

寒冰:“你掉那么多书袋,我怎么记得住?”

寒自强:“你是根本没用心!歌词你不照样记得住?算了,以后尽量少安排采访。”

23、

北京师范大学,许多学生涌向一个学生宿舍。一位男生问:“有什么热闹?”

一位答:“写长篇小说《无间道》的寒冰在这里。”

“大才子啊!《无间道》引经据典,我们的文学教授可能都没有寒冰读得书多!”

“这么厉害?”

“是啊!”

“那去看看!喂!女生就不要往里挤了,这里是男生宿舍。”

寒冰坐在同学金波的床沿,友好地看着大家笑着,不停的“嗯”、“呵呵”、“嗯嗯”。

能亲眼看到寒冰,学生们兴奋异常。有学生拿出《无间道》请寒冰签名,寒冰大笔一挥,众人惊呼:“哇!简直是书法家!真有才!”

24、

夜晚的校园操场上,金波问:“听说复旦大学要特招你,你不去?那比我们北师大有名多了。”

寒冰:“我才不想读书,我想去做歌手。”

金波:“好好的作家不做,去做歌手?”

寒冰:“是啊,这是我十几年来的梦想。你陪我去歌舞厅试试?”

金波:“呵呵,你的嗓子可不怎么的啊。”

25、

金波与寒冰来到一家歌舞厅。寒冰问一位服务员:“你好,我找你们娱乐主管。”

“在那边。”服务员用手一指。

寒冰走过去:“你好!我想做歌手,请问您这里要人吗?”

娱乐主管吃了一惊,片刻后:“你清唱两句试试。”

寒冰张开嗓子:“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像一张破碎的脸……”

“停停停!我们这里不需要歌手。”

金波对主管说:“他是青年作家寒冰,很有名气的。”

主管看了一眼金波:“我们是要唱歌的,不是要写作文的。没空跟你们扯,哪儿来哪儿去。”

回校的路上,金波:“北京人说话真让人不爽!”

寒冰:“改天我自己组一个乐队!要是他来求职,就招了他再炒了他。”

“以后有什么打算?”

“还是先去做车手。”

“做车手?这在国内可不多哦,值得一试,我有个朋友就在做这行。可是听说很花钱的。”

“现在我有点稿费。先介绍你的朋友给我认识。”

26、

“不行!做什么车手!既不安全,又费钱,再说你也没有那个天赋。”寒自强猛力摇头。

寒冰:“也不费什么钱,我买辆二手车改装改装,几十万就可以。”

寒自强:“几十万?说得真轻松!稿费用完了以后怎么办?”

寒冰:“我不会赚么?等我成了职业赛车手,年薪就有几十万。”

寒自强:“你从小到大就这毛病,不切实际。就你这样,能成职业车手?”

寒冰将帽子往地下一摔:“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我!你也不相信我!一个作家的名头还是假的!我活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寒自强:“小声点!你说能成为职业车手,要是成不了呢?”

寒冰:“给我三年时间,成不了职业车手,我就彻底死心。”

27、

寒冰开着改装车来到学校,正在准备高考的同学们跑出来围观。几个同学上了寒冰的车,寒冰一踩油门,径直开到一家大酒店。

马拉从门外赶了进来,坐下说:“英国回来的妞不泡,跑这里来喝酒?”

同学们惊呼:“都泡英国妞了?厉害!”

寒冰:“哪是什么英国妞,是在英国留学的妞。哎呀,别提了,烦死了,一副家长的架势,还不如咱们兄弟一起喝酒。”

28、

“就你这歌词都写不全的,还写小说!”李唯将一本《无间道》仍在一边。

寒冰:“不是看在林姨的份上,才懒得理你。”

李唯:“说到我妈更来气,不是她参与你们造假,你哪来的全国作文比赛一等奖?你哪来的伪作家名号?”

寒冰:“我是赛车手,没说自己是作家。”

李唯:“你没说,别人也在说。你就是个假作家!要在英国,没人能容忍你们这种行为。”

寒冰:“你怎么不呆在英国?回中国来做什么?”

29、

望着寒冰和李唯远去的背影,寒自强笑笑:“这两人也真奇怪,一见面就吵架,吵了又和好。真闹不懂他们。”

林静:“这叫冤家,也叫缘分。”

寒自强:“这孩子从小就是我一个人带大的,没什么管教,野得很,要是有人能管住他,也不错。”

30、

酒店内,出版商荀欢见寒自强进来,起身相迎:“寒先生好!这次来的目的主要是谈寒冰作品出版的事情。寒冰说此事全权由寒先生您负责,我们希望借着寒冰现在的名气,赶紧出新书。”

寒自强:“但寒冰没有别的小说了。”

荀欢:“杂文也可以。就是他平常写的一些文章。”

寒自强:“这个倒有一些。”

荀欢:“那太好了!你只要将文章交给我,有多少给多少,我们会删减修改,其他你什么都不用管,版税是税后10%。您看行不?”

寒自强:“这样啊,我看可以。”

31、

崇明通讯编辑部,皮鞋锃亮的寒自强走进办公室。主任迎面走来:“老寒,你也是老员工了,怎么还是天天迟到?你儿子出了名,不等于你出了名,不要在这里摆架子搞坏了影响。”

寒自强低头:“下次不会,下次不会。”

32、

咖啡馆内,寒自强猛喝一杯,林静拉住寒自强的手:“不能喝就少喝点。”

寒自强:“我早说中国人是没得救的。趋炎附势、欺善怕恶、阴险刻薄、妒忌心特重,都是酱缸里浸泡大的,不殖民三百年,中国人不会变种。”

林静:“你现在也有钱了,别再这么愤世嫉俗。”

寒自强:“这跟钱多钱少没有关系。再过几年,老子不干了!”

林静:“是啊,如果有机会,不如出来自己做。现在国家鼓励市场经济,你这么有才,呆在机关里也是浪费了。”

33、

荀欢来电:“寒先生!恭喜啊,新书30万册已经卖完,正在加印,版税已经结好,打进了你的账户。”

寒自强:“好好好!荀先生辛苦了!”

荀欢:“别客气!来日方长,合作愉快!”

34、

寒冰:“老爸!我已经是职业车手了,还拿了分站赛冠军,怎么样,没超过三年之期吧?”

寒自强:“也不要太拼,尽力就可以了。对了,荀先生说让你开通博客,这样对卖书有利。”

寒冰:“那我写些什么?”

寒自强:“现在很多名人都开通了博客,就写些日常生活鸡毛蒜皮的事,粉丝喜欢看。粉丝多,书就卖得多。”

寒冰:“那容易,你帮我开通一下,把ID和密码给我,有空我就会写些赛车的事上去。”

35、

寒冰:“真的太好玩了!我在博客上只打了一个字,几十万粉丝在后面跟帖!太神奇了!”

李唯:“你是公众人物了,以后要小心你的言行。”

寒冰:“切!我又不宣扬恐怖主义。”

李唯:“公众人物要做道德标杆,言行要起表率作用。”

寒冰:“我最怕听到的就是道德两个字。多累啊!不如关了博客。”

李唯:“关什么关?你这叫逃避!你既然名利双收,就该负起责任,尤其是要弥补造假作弊的过错,少去卡拉OK,多看书,让自己实至名归。”

寒冰:“又来了!跟我老爹一个德性。”

李唯:“这是为你好!你要赎罪。”

寒冰:“说得那么吓人,切!大不了我只赛我的车。”

36、

餐馆,马拉:“我擦!大明星都和你在博客里互动,我要找个明星做女朋友的梦想被你先实现了。”

寒冰:“是吗?”

马拉:“你去博客里看看,你不是在和大明星打情骂俏吗?”

寒冰:“切。什么打情骂俏,那是正常的互联网社交。”

马拉:“互联网社交?这个词倒新鲜。”

寒冰:“有什么新鲜。就是互不相识的人通过网络交流成为朋友,还有些谈恋爱的,叫网恋。”

马拉:“你这么多粉丝,有没有网恋?”

寒冰:“我哪有时间网恋,再说,我喜欢真实的。”

马拉:“不是喜欢真实的,是怕真实的吧?要是李唯知道,肯定饶不了你。”

寒冰:“切!我怎么会怕她?男人就应该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到,成功的男人可以让小三小四和睦相处。”

马拉:“你这些谬论只是拿来装酷的,谁不知道你啊!原来名人都是这样心口不一!粉丝会被你们害惨了。”

37、

荀欢来电:“寒先生好!本期版税已结,已经打过来两百万,零头就留着下次再结。可以吗?”

寒自强:“可以可以,没问题。”

荀欢:“为了进一步增强影响力,是不是可以让寒冰在上面写一些时事评论?这些时事评论将来也可以集结出版。”

寒自强:“好啊,我来跟他说说。”

38、

寒自强电话寒冰:“你本来是批判体制的符号,以后要写一些时事评论博客了。”

寒冰:“我哪里有时间写啊,现在的赛程很紧张。再说,我也写不了啊。”

“当然不是让你写。只是告诉你,除了必要的互动外,以后不要在上面写些无关痛痒的东西,时政博客我来写。”

“随你的便啊,老爸,我本来就不想写,太麻烦了。”

39、

寒冰被媒体评为年度公共知识分子,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寒冰的各种生活细节。寒冰博客流量稳居第一位。不断有署名寒冰的新书上市,全国各地图书馆读者排队购买署名寒冰的书籍。荀欢不断来电告知版税到帐。寒冰在赛事上不断获得好名次。寒自强意气风发。

40、

咖啡馆内,林静:“寒冰的时政博客文章影响力越来越大,这样下去会不会出事?”

寒自强:“不会。这孩子聪明,从小就会装傻扮酷,又写得一手好字,只要少接触媒体,没有人会发现其中的奥秘。”

林静:“我是有点担心啊。最主要的是,这样不真实。”

寒自强:“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是真实的,谁不是带着面具生活?”

林静:“话也不能这么说,我总感觉这是欺骗,欺骗是不对的,会付出代价的。”

寒自强喝了一口酒:“你错了。我们本就生活在一个充满谎言的世界里,哪里有什么真话?所有的语言后面都不过是利益诉求,全世界都在互相欺骗。”

林静:“你不担心被人知道后会很尴尬?”

寒自强:“不会。对这个社会,我可以说是彻底了解了。就算哪天有人揭出真相,人们都不会相信。因为寒冰已经成为偶像。偶像崇拜是这个懦弱的民族最深的印痕,没有偶像,他们就失去了精神支柱,失去了自我麻醉的工具,他们会觉得这世界陌生而心生恐惧。如果你摧毁他们的偶像,那你就是他们的敌人。他们需要被欺骗,根本不用担心真相被揭穿,这是一个骗子受人尊敬、被欺骗的反遭人嘲笑的世界。”

林静叹了一口气:“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但你也不要这么极端。”

寒自强深喝了一口酒:“你别多心,我不是说你。这不是极端,现实就是这样的。我也知道纸包住火,总有一天会被揭发。但到那时候你看,寒冰的粉丝绝对不会相信,相反,会主动为寒冰辩护,甚至攻击对方。”

林静:“但这有意思么?你书也卖了,钱也赚了,为何要在互联网这个虚拟与现实难分的场所继续演双簧?你今天顺应市场写博客,明天市场发生变化,你又何去何从?当虚拟与现实发生对接的时候,当你的行为被揭发的时候,假若你所说的粉丝真的那么疯狂,那将会挑起多大的纷争?”

寒自强:“那不是我考虑的范围。”

林静沉默了一会儿:“自强,那一年,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不该让我的死党代我给你写情书。”

寒自强:“不要说了,都几十年前的事了。”

林静:“这事真的让我很痛苦,一直放不下。”

寒自强:“我都早放下了。回家吧,我送你。”

林静喝了一口酒:“你骗人!你没有放下。你刚才所说的话就证明你没有放下,你心里怀着怨恨。”

寒自强:“不是对你的,是对这个时代。”

林静:“那你当年退学回家之后,为什么我写那么多信你却一封信也不回。”

寒自强:“你后来写信给我了?”

林静:“当年是我不对,但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戏弄你。死党当时坚持要试试写情书的滋味,我也年轻荒唐,还配合着她演戏,但其实,我是真的喜欢你的,你写的信,我每一封都看了,她回你的,我也都看过了的,那就是我的真实意思。我知道,这件事让你成为同学们的笑话,我想跟你解释,你却因病退学了。但我给你写了那么多信向你解释、道歉,你却一封信也不回我,我就知道你一直没有放下。”

寒自强:“我退学回家之后你写信给我了?”

林静一惊:“写了啊,前后有十几封。”

寒自强:“可是我一封都没收到啊。”

林静愕然。

寒自强捶了一下桌子:“我当年根本没病,是感到被人戏弄在学校无脸见人,装病退学的!”

两人互相望着对方已经花白的头发,嘴唇颤动,说不出话来。

(第一季精简版 完)(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文地址:http://weibo.com/p/1001603755786869334941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4个评价)

评论

“If I am ADIDAS NMD SALE ON

访客的头像

“If I am ADIDAS NMD SALE ON LINE now your Uggs For Cheap wife, nike air do you Uggs Pas Cher Soldes know Ugg Pas Cher Femme why it Jordan Schoenen is?”—“Oh yes.”—“Do you also know what the Christian Louboutin Heels priest promised me?”—“That Nike Shoes Sale Store is Canada goose dam his Cheap Air Max affair, but Vans Black Sneakers I do what Air Max Sneakers I can.”—“You Nike Outlet have heard, New Air Max 2017 perhaps, Ugg Pas Cher En France that Jordan Sneakers For Sale I Air Max Pas Cher broke nike jordan shoes with all cheap uggs for women my friends in Catania Air Max Femme when official NHL jerseys I Adidas  Superstar heard Canada Goose Womens Coats that my Canada Goose Outlet father Stone Island Outlet had sought Adidas Neo Discount Sale help from them and retro jordans for cheap had not got chaussures nike pas cher it.”—“I know Nike Air Women it.”—“And Nike Air Pas Cher that Hyperdunk 2014 I came here to Cheap Nike Huarache Diamante Nike Soccer Cleats Boots that he Negozi Pandora might escape Adidas Originals Stan Smith from Jordan Shoes Air seeing Adidas Superstar Sale Online them and reebok running shoes being Ray Ban Sunglasses Online ashamed?”—“They will not be christian louboutin outlet coming adidas outlet  to Doudoune Moncler Femme Pas Cher the TOMS SHOES OUTLET brotherhood.”—“When nike mercurial soccer cleats you hogan scontate know all this, Pandora Style Beads are Oakley Sunglasses Cheap you Coach Bags On Sale not Pandora Store afraid Pandora Outlet to günstige nike schuhe do huarache sneakers anything against my Air Max Kopen father?”—“Afraid? new jordan releases I Cheap True Religion Jeans am toms sale not afraid Cheap Michael Kors of Scarpe Air Max my wife.”

 

“Have I not made you Michael Kors Outlet happy?” Yeezy Shoes Discount Marketplace she asked.—“Yes, of course,” Nike Shox discount Sale he answered Adidas Shoes Discount Marketplace indifferently.—“Have Nike Air Jordan 11 you Soccer Boots Outlet nike not nike tn pas cher enjoyed Moncler Jackets Discount Marketplace singing pandora beads to me? Have you Nike Air Sneakers not liked nike air jordan pas cher me to have Pandora Official Website considered you ugg factory outlet the most generous man in Sicily? Official Toms Shoes Outlet Have you not been glad Ray Ban Sunglasses Cheap that longchamp bags on sale I Nike Air Huarache For Sale was Pandora Store happy Toms Factory Outlet in the Discount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old Nike Tn Requin Pas Cher palace? Why nike sb stefan janoski should Nike Air Max Cheap it all Yeezy  Black come to an end?”

 

He laid his hand Doudoune Moncler Site Officiel on her shoulder Cheap Louboutin Heels and warned Air Nike her. “Remember that canada goose jacket outlet you 23 IS BACK Store are Nike Factory Store not married scarpe nike to Nike Air 90 a fine gentleman TOMS OUTLET from the abercrombie and fitch store Via Etnea!”—“Oh, scarpe hogan outlet no!”—“Up Moncler Outlet Online here adidas store on Nike Store the chaussure basket homme mountain Louboutin Wedding Shoes the converse store ways Cheap Real Jordans  are different. Here prada outlet wives Nike Zapatos obey their husbands. Descuentos Nike And we do nike schuhe günstig not Ugg boots Sale care for louboutin heels fair pandora outlet store words. newest lebron shoes But if Air Jordan Retro Sale we want suivre un envoi them Chaussure Air Max we know how Boutique Ugg to cheap nike air max get Michael Kors Clearance them.”

 

She air force one pas cher was Nike Air Damen frightened Ugg Outlet Online Store when toms shoes outlet he Cheap True Religion Jeans spoke coach factory outlet online so. In Nike Online Store a moment she was billige nike sko on Pandora Store Sale her knees North Face Outlet before him. It new yeezy shoes was dark, Moncler Sale but enough light Doudoune Moncler Pas Cher came vans shoe store from the fitflops sale uk other rooms moncler jacket sale for him zapatilla adidas to see Air max dam her eyes. In burning Yeezy Men prayer, Chaussure Nike Air Max Pas Cher glorious Canada Goose Outlet as Boost Yeezy Sale On Line stars, they Cheap Michael Kors Handbags were fixed on Cheap Michael Kors Tote Bag him.

 

“Be Discount TOMS merciful! Hugo Boss Sale You do not know zapatillas running how Cheap Toms Shoes Outlet much I love[82] him!” nike sportschuhe Don Moncler Outlet Store Ferrante pandora jewelry store laughed. “You womens nike air max ought to have Nike Shox Cheap begun with that. Now you botas de futbol have made me zapatos de futbol nike angry.” Nike Shoes Discount Marketplace She UGG BOOTS FOR WOMEN still knelt Discount Air Max and looked Boty Nike Air up at Nike Roshe Run Sale him. “It goedkope nike air max is Nike Air Max Goedkoop well,” he nfl store said, “for you nike shoes hereafter to Hogan Outlet know how you shall Yeezy Boost Sale Online behave.” Still she Adidas Soccer Cleats Cheap knelt. nike air max running shoes Then he asked: “Shall Kobe Shoes Nike I tell Air Max 90 him, new pandora charms or chaussure Nike homme will Timberland Outlet you?”Donna ugg clearance Micaela was Cheap Toms Outlet Store ashamed that Cheap Air Max Trainers she had TOMS For Sale humbled Cheap Nike Air Huarache herself. She rose Michael Kors and zapatillas nike baratas answered imperiously: Michael Kors Handbags Discount “I shall tell Air max levně him, Jordan Store but not till the last Adidas Originals Superstar day. cheap uggs And nike sneakers you shall ugg store not Nike Pas Cher Femme let Nike Shoes Online him Original Ugg Boots notice Discount Ray Ban Sunglasses anything.”

canada goose jackets on sale

HYst    2017.5.26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