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子成龙之代笔 作者:南云楼

1、

1998年,临海市文联年度优秀作者颁奖典礼,外表落魄的寒自强上台领奖并致谢。台下一位气质优雅的中年美妇惊喜地望着寒自强。

典礼结束,人流中,中年美妇急步追上推着破旧自行车的寒自强:“自强,恭喜你啊!”

寒自强:“林静啊!也在开会?”

林静:“嗯,杂志社派我来的。我就知道你有才,当年全中文系的老师和同学都为你的退学感到惋惜。”

寒自强皱了一下眉头。

林静:“到前面咖啡厅坐坐?”

寒自强:“我还要赶回崇明,下次吧。”

林静:“一直想好好跟你谈谈。这么多年了,你就一直不肯原谅我?”

寒自强:“都几十年前的事了,谁还记得。”

林静:“那就好。你知道,要不是你退学走了,我可能不会嫁给李三。”

寒自强:“听说李三现在是国投公司老总,他父亲李刚已经是副省长了?很不错啊!”

“只不过有个好爹,不说他了。”林静:“你现在还是一个人过啊?小孩呢?”

“小孩读高中,不听话。你小孩呢?”寒自强问。

“我女儿读书也不行,考不取大学,刚送到英国留学去了。”

“生在有钱人家真好!”

一辆奔驰停住,车窗降下,一个肥胖男人喊:“上车。”

林静:“李三你下来,看看这是谁,大学同学寒自强啊!”

李三点点头:“哦。快点走吧,再晚要塞车呢。”

林静对寒自强:“今后有什么困难就说。”

奔驰车内,李三:“当年那个闹笑话病退的寒自强?一副穷酸样,理他干嘛。”

“都几十年前的事了,还吃什么干醋!人家只是运气不好。”

李三:“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寒自强呆立片刻,低头推着自行车走入街道的人流。

2、

崇明通讯编辑部,主任走到寒自强桌前,摔下一叠稿纸:“这样的稿子也能用?你有没有长脑子?”

寒自强脸上青红交杂,几个年轻女孩看了看寒自强,各自低头忙碌。

“什么破水平!”主任回到自己的小办公室。

寒自强走到外面狠狠地吸着烟:“等老子有了钱!”

一个女孩喊:“老寒,电话!”

寒自强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寒冰的家长寒自强吗?你儿子寒冰这周的家庭作业一科都没做,也没有解释,你过来学校一下吧。”

3、

寒自强赶到学校,走进老师办公室,喝问寒冰:“你不是说做完了家庭作业吗?还学会了骗人?”

寒冰不出声。寒自强抬脚踹过去,寒冰倒坐在地上。老师们上前拉住寒自强,寒自强抄起一把木制三角尺扔过去,寒冰额头上渗出了血迹。

4、

家里,寒自强欲看看寒冰额头的伤,寒冰将头扭开:“爸,你别再逼我了,我不想再读书了,过完年我就会和马拉去广东打工。”

“打什么工!你是想一辈子做人下人?”寒自强一脚踹过去。

寒冰站稳,抬着头:“反正我是读不进去了,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还是这句话,过完年去打工。”

“你!”寒自强看了看寒冰瘦弱的身子和额头的伤:“我们这样的家庭,没钱没权,不读书哪有出息?你以后怎么在社会生存?你以为可以打一辈子工?”

“马拉在广东打工一个月都有八百多快,比你的工资还高,我怎么活不下去?”

寒自强在室内走来走去,打开门:“你给我滚出去!以后不要对别人说你是我儿子!”

邻居进来:“老寒,有话慢慢说,别老是对孩子动粗。”

5、

崇明通讯编辑部,电话响起,寒自强拿起电话,传来林静的声音:“自强啊,杂志社正在准备全国作文比赛,我是这次赛事的组委会秘书长。这次比赛有十几家重点大学参与,获奖的有望保送进重点,你孩子应该读高三了吧,让他参加比赛啊!”

寒自强:“哦。可我孩子才读高一。”

“读高一也可以参加比赛,只要获了奖,也可以先混个脸熟啊。我先把比赛规则传真给你,你看一下。”

寒自强:“谢谢!我考虑考虑。”

6、

翌日,咖啡馆内,寒自强望着林静:“今天约你出来是有个重要的事情和你谈谈。”

林静:“没事也可以出来坐坐,都老同学。”

寒自强:“我那孩子只会背歌词,写不了什么文章,比赛肯定拿不了奖。我想的是,他的名字就是我一直用的笔名,可不可以以我的笔名写文章参赛,拿了奖之后就说是他获奖了,方便以后以他的名义出版小说?”

“代笔?这样对读者不公平吧?没人喜欢被人欺骗。”林静有些歉疚:“当年就是我让死党代笔情书,让你难堪……”

一阵沉默。

寒自强脑中浮现出大学时代的画面:年轻的寒自强暗恋校花林静,给林静写情书;林静收到情书后笑着和死党分享;死党让林静回信,林静不屑地摇头;死党说“从来没有人给我写情书,我从来没给人写过情书,让我来回信吧”,林静笑着认可;死党写完情书给林静审阅,林静笑;死党偷偷将情书扔在寒自强桌上;寒自强惊喜,回信;死党回信;寒自强回信;情书被众同学发现,分头传阅,众人大笑;面对众人的嘲笑,寒自强低头转身……

良久,寒自强:“不要提年轻时的事了,都过去了。你看看现在这样行么?”

林静沉吟了一下:“好的,我会支持你,你现在这种经济状况,也的确需要想办法改善,出版小说也许是一条路。但你说你孩子不能写文章,可是获奖的参赛者要参加现场复赛,到时还有公证处的人在现场。”

寒自强:“要不这样,规则里面说社会组不需要现场复赛,我就以寒冰的名字参加社会组比赛。反正要的只是一个全国比赛大奖。”

林静:“应该可以。”

“好,就这么定了。”寒自强的眼神坚毅起来。

7、

家里的阳台上,寒自强望着楼下与小伙伴们踢着足球的寒冰,感叹万千:这孩子已经长大了,俊俏的五官,飘逸的长发,潇洒的身姿,比自己年轻时强百倍。

望着天际,寒自强脑子里滚动着画面:七门功课挂红灯的中学生获得全国作文比赛一等奖,出版二十余万字的校园青春小说,众多新闻媒体头条报道,小说大卖,版税源源不断进来……

寒自强叹了一口气:寒冰啊,你这么快乐无忧,哪知生存的艰难!也罢,你没投好胎,五行缺个有本事的爹,爹就指望着通过这种方式为你赚点积蓄,铺垫好你的人生道路了。

8、

铃声响起,寒自强拿起电话,传来林静的声音:“自强,你的初赛文章在社会组里面优势不大,没被评委评上。”

寒自强:“那怎么办?”

林静:“我就是来跟你商量的。如果我偷偷把你的初赛文章放到学生组里去,要是评上了,能不能安排寒冰来参加复赛?”

寒自强:“可你知道,他写不了文章的。”

林静:“没关系,你到时只需要带他过来露个面,其他的事我会安排。当然,你得准备好一篇复赛文章。”

寒自强:“这可以啊。准备什么文章?”

林静:“等这边搞定了我再通知你。”

寒自强:“好。”

9、

酒店,作文比赛评审会会议室,林静将社会组的几张稿纸放进学生组,摊开稿纸:“这个参赛者的文章不错哦,是不是可以入围?”

一旁的评审专家看了看林静,拿过稿纸:“啊,是不错哦。”几位评审随声附和。

一位评审专家:“非常好!视觉新颖,文笔老辣,一个孩子可以写出这样的文章,我们都可以退休了。我认为可以入围。”

“但是这个学生没来参加现场复赛,是不是可以通知他来补赛?”林静看着大家。

没有人出声。

“那我安排工作人员去打电话了?”

有人说:“去吧,不要错过了人才。”

林静回到办公室,拨响电话:“自强,一等奖的事已经确定了。你赶快找一篇关于人性的文章,越深刻越好,这样才能与他的年龄形成强烈反差,容易通过。”

寒自强:“没问题。”

10、

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寒自强带着寒冰进来。林静将父子俩领进一间客房,亲切地看着寒冰:“长得多英俊!和你爸爸年轻时一模一样。就在这里补赛。”

11、

新概念杂志公布首届全国作文比赛获奖名单,寒冰获得社会组一等奖。

12、

咖啡馆内,寒自强问:“为什么寒冰的一等奖在社会组?”

林静:“初赛时归档就归在社会组,我不便插手改动。社会组也行吧,只要是一等奖,就可以作为出版小说的噱头了。远行出版社编辑对《无间道》这本小说很感兴趣,正在审稿呢。”

寒自强:“也行。谢谢你啊!没有你这事没法办成。”

林静望着寒自强:“这么久都孤单一人,怎么不再找一个?”

寒自强摇摇头:“等孩子长大了再说吧。”

13、

寒自强家里,寒冰抱怨:“几十万字,我的手都抄残废了,还是没人出版。还不如我出去打工。”

寒自强:“你林姨正在找出版社呢,急什么!”

寒冰:“我哪写得出这小说?要是真出版了,还不被同学笑话?”

寒自强:“你背歌词不是那么厉害么?抄了这么多字,也应该抄成半个作家了。再说,谁知道不是你写的?你在学校表演过写小说,有哪个同学怀疑过你?你要知道,如果出版了,好好炒作一下,这本书赚的钱,比你打十年工赚的都多。”

寒冰:“有那么多?可能么?”

寒自强:“你耐心点,我现在也不逼你读书,你只要呆在学校里就行,至少也要混个高中毕业。到时候赚了钱,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14、

村外河堤边,马拉和寒冰坐在草地上望着晚霞。马拉:“我最大的人生理想,是找个电影明星女朋友,天天拖着她逛街,让你们羡慕嫉妒恨。”

寒冰:“切!谁羡慕你,不出一年,你就会出去嫖妓。高薪养廉从来就是靠不住的。”

马拉:“我擦!那你的理想呢?”

寒冰:“我的理想是做个歌星,动动嘴巴就可以赚钱,还有大量女粉丝,可以天天泡妞,泡不同的妞。”

马拉:“果然天赋异禀,不同常人。不过说实话,你唱歌肯定没有出路,还是改变路线吧。”

寒冰:“谁说我唱歌没出路?我一辈子就这一项专长了,别这样打击我行不行?对了,我还可以当赛车手。”

马拉:“赛车手倒是蛮适合你,不过骑自行车比赛是体力活,你这身子骨估计优势不大。”

寒冰:“切!我做舒马赫那样的赛车手,参加汽车拉力赛。我身子轻,车速会更快。”

马拉:“做那样的职业车手,要很多钱的,你没钱,又没人赞助你,做你的中国梦吧!”

寒冰一甩长发:“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我的未来不是梦,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跟着希望在动。”

15、

铃声响起,寒自强拿起电话,林静的声音:“自强,很抱歉,编委会最后说《无间道》老气横秋,格调不高,不符合校园青春题材,决定不用稿子了。”

寒自强脸色一沉:“这样啊!”

“不过你别失望,我帮你联系了名家出版社,一个责任编辑是我们的校友,他说会帮忙。”

“哦!”寒自强放下电话,低头沉思。

寒冰从学校回来,望着肚独自喝闷酒的寒自强:“爸,你这又是怎么啦?”

寒自强没有出声。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寒自强拿起电话。林静的声音:“临海晚报的记者明天会到你家里来采访,抓住这个机会,对小说出版有利。”

寒自强放下电话,对寒冰:“今晚别玩得太晚,明天有记者来采访。”

寒冰:“记者采访?我说什么?”

寒自强:“你不要乱说话就行,我来应付。”

16、

临海晚报登出《应试作文遭挑战》的长篇报道,其中寒冰的补赛及关于人性的老辣补赛文章成为重点介绍对象。机关、学校、街头,人们争相传阅。

林静来电:“果然有作用。名家出版社本来打算退稿,但见到临海晚报的报道之后,说会再次考虑小说出版的事。只是希望新闻报道中能够出现中学生写长篇小说的内容,以利于今后的销售。”

寒自强:“明白,谢谢!”

17、

咖啡厅内,寒自强:“一直没有媒体来采访,怎么将寒冰写小说的消息通过媒体发出去呢?”

林静:“嗯,是该想个办法。”

寒自强:“现在很糟糕,这孩子吵着要去打工,现在又留级了,更不想呆在学校。”

林静:“留级了?这倒是个好题材。一个留级生写出长篇小说,是对当前应试教育的一种反讽。我来找媒体试试。”

寒自强:“这么说,留级还成了好事?”

18、

年底,临海日报发表长篇通讯《七门功课亮红灯,照亮我的前程——专访一等奖天才少年》。很快,中学生杂志、教育导报、中国日报、人民日报纷纷做出相关报道。一篇《天才少年给应试教育出了难题》的新闻综述被全国数十家媒体转载。

寒冰成了名人。

19、

咖啡馆,林静:“小说确定要出版了。名家出版社现在已经决定首印五万册。寒冰本来就不想读书,出版社建议干脆按他的意愿退学。退学少年写出长篇小说,将引起舆论的又一番关注和热议,对小说的销售有极大的帮助。自强,你的计划成功了,恭喜你!”

寒自强:“更要感谢你!”

两人碰了一下杯。

寒自强:“不过退学这事还得从长计议。这孩子没有任何特长,要是连个高中文凭都没有,以后怎么在社会混。我太担心他了。”

林静:“父母心都一样!我将女儿送去英国,也是希望她镀个金。不过,寒冰现在成了名人,更加不会有心读书。其实,以编辑的经验,他们说这本书可能要卖到几十万册,到时你好好帮他安排一点小事业,也算尽了做父亲的责任。”

寒自强:“可以卖到几十万册?”

林静:“嗯,还是保守估计。”

寒自强:“要是这样的话,我回去跟寒冰商量一下。”

20、

媒体有关《天才少年退学写小说》的报道铺天盖地出笼,吊足了全国各地数千万学生的胃口。

几个月后,《无间道》正式出版,首印五万册一个月内销售一空。

寒冰问:“我们能分到多少稿费?”

寒自强:“有上十万吧。”

寒冰:“哇!这么多?那你得先给我买辆摩托车。”

寒自强:“也要等稿费来了啊!”

名家出版社随即加印20万册,30万册,一路畅销。

寒冰:“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爸,给点钱我去北京。”

寒自强:“去北京干什么?人生地不熟的。”

寒冰:“长这么大,我都没去过北京,我就想去玩玩。我有同学在北京读书,可以住他那里。”

寒自强:“那晚几天去,电视台有个节目。”

21、

临海电视台直播现场,几位少年和专家坐在嘉宾席上。主持人:“我们来问问其中的一位天才少年,就是大家所熟悉的寒冰。”

台下一阵掌声和尖叫声。

主持人:“你的长篇小说《无间道》引经据典,天赋和才华让读者折服,但很多人说不知道无间道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你能给大家解释一下么?”

寒冰迟疑了一下,僵硬着脸回答:“你们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台下一片笑声,有个声音:“真酷!”

专家:“我们发现,寒冰拒绝交流,可能这是新一代年轻人的风格,但我觉得这并不适合,至少在公众场合下,这不够礼貌。”

22、

寒冰:“以后不要叫我去上节目。都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烦死了。”

寒自强:“我跟你讲过无间道的意思,就是佛教里面说的苦难,隐喻现在的应试教育对你们的伤害和负担。你怎么老记不住?”

寒冰:“你掉那么多书袋,我怎么记得住?”

寒自强:“你是根本没用心!歌词你不照样记得住?算了,以后尽量少安排采访。”

23、

北京师范大学,许多学生涌向一个学生宿舍。一位男生问:“有什么热闹?”

一位答:“写长篇小说《无间道》的寒冰在这里。”

“大才子啊!《无间道》引经据典,我们的文学教授可能都没有寒冰读得书多!”

“这么厉害?”

“是啊!”

“那去看看!喂!女生就不要往里挤了,这里是男生宿舍。”

寒冰坐在同学金波的床沿,友好地看着大家笑着,不停的“嗯”、“呵呵”、“嗯嗯”。

能亲眼看到寒冰,学生们兴奋异常。有学生拿出《无间道》请寒冰签名,寒冰大笔一挥,众人惊呼:“哇!简直是书法家!真有才!”

24、

夜晚的校园操场上,金波问:“听说复旦大学要特招你,你不去?那比我们北师大有名多了。”

寒冰:“我才不想读书,我想去做歌手。”

金波:“好好的作家不做,去做歌手?”

寒冰:“是啊,这是我十几年来的梦想。你陪我去歌舞厅试试?”

金波:“呵呵,你的嗓子可不怎么的啊。”

25、

金波与寒冰来到一家歌舞厅。寒冰问一位服务员:“你好,我找你们娱乐主管。”

“在那边。”服务员用手一指。

寒冰走过去:“你好!我想做歌手,请问您这里要人吗?”

娱乐主管吃了一惊,片刻后:“你清唱两句试试。”

寒冰张开嗓子:“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像一张破碎的脸……”

“停停停!我们这里不需要歌手。”

金波对主管说:“他是青年作家寒冰,很有名气的。”

主管看了一眼金波:“我们是要唱歌的,不是要写作文的。没空跟你们扯,哪儿来哪儿去。”

回校的路上,金波:“北京人说话真让人不爽!”

寒冰:“改天我自己组一个乐队!要是他来求职,就招了他再炒了他。”

“以后有什么打算?”

“还是先去做车手。”

“做车手?这在国内可不多哦,值得一试,我有个朋友就在做这行。可是听说很花钱的。”

“现在我有点稿费。先介绍你的朋友给我认识。”

26、

“不行!做什么车手!既不安全,又费钱,再说你也没有那个天赋。”寒自强猛力摇头。

寒冰:“也不费什么钱,我买辆二手车改装改装,几十万就可以。”

寒自强:“几十万?说得真轻松!稿费用完了以后怎么办?”

寒冰:“我不会赚么?等我成了职业赛车手,年薪就有几十万。”

寒自强:“你从小到大就这毛病,不切实际。就你这样,能成职业车手?”

寒冰将帽子往地下一摔:“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我!你也不相信我!一个作家的名头还是假的!我活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寒自强:“小声点!你说能成为职业车手,要是成不了呢?”

寒冰:“给我三年时间,成不了职业车手,我就彻底死心。”

27、

寒冰开着改装车来到学校,正在准备高考的同学们跑出来围观。几个同学上了寒冰的车,寒冰一踩油门,径直开到一家大酒店。

马拉从门外赶了进来,坐下说:“英国回来的妞不泡,跑这里来喝酒?”

同学们惊呼:“都泡英国妞了?厉害!”

寒冰:“哪是什么英国妞,是在英国留学的妞。哎呀,别提了,烦死了,一副家长的架势,还不如咱们兄弟一起喝酒。”

28、

“就你这歌词都写不全的,还写小说!”李唯将一本《无间道》仍在一边。

寒冰:“不是看在林姨的份上,才懒得理你。”

李唯:“说到我妈更来气,不是她参与你们造假,你哪来的全国作文比赛一等奖?你哪来的伪作家名号?”

寒冰:“我是赛车手,没说自己是作家。”

李唯:“你没说,别人也在说。你就是个假作家!要在英国,没人能容忍你们这种行为。”

寒冰:“你怎么不呆在英国?回中国来做什么?”

29、

望着寒冰和李唯远去的背影,寒自强笑笑:“这两人也真奇怪,一见面就吵架,吵了又和好。真闹不懂他们。”

林静:“这叫冤家,也叫缘分。”

寒自强:“这孩子从小就是我一个人带大的,没什么管教,野得很,要是有人能管住他,也不错。”

30、

酒店内,出版商荀欢见寒自强进来,起身相迎:“寒先生好!这次来的目的主要是谈寒冰作品出版的事情。寒冰说此事全权由寒先生您负责,我们希望借着寒冰现在的名气,赶紧出新书。”

寒自强:“但寒冰没有别的小说了。”

荀欢:“杂文也可以。就是他平常写的一些文章。”

寒自强:“这个倒有一些。”

荀欢:“那太好了!你只要将文章交给我,有多少给多少,我们会删减修改,其他你什么都不用管,版税是税后10%。您看行不?”

寒自强:“这样啊,我看可以。”

31、

崇明通讯编辑部,皮鞋锃亮的寒自强走进办公室。主任迎面走来:“老寒,你也是老员工了,怎么还是天天迟到?你儿子出了名,不等于你出了名,不要在这里摆架子搞坏了影响。”

寒自强低头:“下次不会,下次不会。”

32、

咖啡馆内,寒自强猛喝一杯,林静拉住寒自强的手:“不能喝就少喝点。”

寒自强:“我早说中国人是没得救的。趋炎附势、欺善怕恶、阴险刻薄、妒忌心特重,都是酱缸里浸泡大的,不殖民三百年,中国人不会变种。”

林静:“你现在也有钱了,别再这么愤世嫉俗。”

寒自强:“这跟钱多钱少没有关系。再过几年,老子不干了!”

林静:“是啊,如果有机会,不如出来自己做。现在国家鼓励市场经济,你这么有才,呆在机关里也是浪费了。”

33、

荀欢来电:“寒先生!恭喜啊,新书30万册已经卖完,正在加印,版税已经结好,打进了你的账户。”

寒自强:“好好好!荀先生辛苦了!”

荀欢:“别客气!来日方长,合作愉快!”

34、

寒冰:“老爸!我已经是职业车手了,还拿了分站赛冠军,怎么样,没超过三年之期吧?”

寒自强:“也不要太拼,尽力就可以了。对了,荀先生说让你开通博客,这样对卖书有利。”

寒冰:“那我写些什么?”

寒自强:“现在很多名人都开通了博客,就写些日常生活鸡毛蒜皮的事,粉丝喜欢看。粉丝多,书就卖得多。”

寒冰:“那容易,你帮我开通一下,把ID和密码给我,有空我就会写些赛车的事上去。”

35、

寒冰:“真的太好玩了!我在博客上只打了一个字,几十万粉丝在后面跟帖!太神奇了!”

李唯:“你是公众人物了,以后要小心你的言行。”

寒冰:“切!我又不宣扬恐怖主义。”

李唯:“公众人物要做道德标杆,言行要起表率作用。”

寒冰:“我最怕听到的就是道德两个字。多累啊!不如关了博客。”

李唯:“关什么关?你这叫逃避!你既然名利双收,就该负起责任,尤其是要弥补造假作弊的过错,少去卡拉OK,多看书,让自己实至名归。”

寒冰:“又来了!跟我老爹一个德性。”

李唯:“这是为你好!你要赎罪。”

寒冰:“说得那么吓人,切!大不了我只赛我的车。”

36、

餐馆,马拉:“我擦!大明星都和你在博客里互动,我要找个明星做女朋友的梦想被你先实现了。”

寒冰:“是吗?”

马拉:“你去博客里看看,你不是在和大明星打情骂俏吗?”

寒冰:“切。什么打情骂俏,那是正常的互联网社交。”

马拉:“互联网社交?这个词倒新鲜。”

寒冰:“有什么新鲜。就是互不相识的人通过网络交流成为朋友,还有些谈恋爱的,叫网恋。”

马拉:“你这么多粉丝,有没有网恋?”

寒冰:“我哪有时间网恋,再说,我喜欢真实的。”

马拉:“不是喜欢真实的,是怕真实的吧?要是李唯知道,肯定饶不了你。”

寒冰:“切!我怎么会怕她?男人就应该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到,成功的男人可以让小三小四和睦相处。”

马拉:“你这些谬论只是拿来装酷的,谁不知道你啊!原来名人都是这样心口不一!粉丝会被你们害惨了。”

37、

荀欢来电:“寒先生好!本期版税已结,已经打过来两百万,零头就留着下次再结。可以吗?”

寒自强:“可以可以,没问题。”

荀欢:“为了进一步增强影响力,是不是可以让寒冰在上面写一些时事评论?这些时事评论将来也可以集结出版。”

寒自强:“好啊,我来跟他说说。”

38、

寒自强电话寒冰:“你本来是批判体制的符号,以后要写一些时事评论博客了。”

寒冰:“我哪里有时间写啊,现在的赛程很紧张。再说,我也写不了啊。”

“当然不是让你写。只是告诉你,除了必要的互动外,以后不要在上面写些无关痛痒的东西,时政博客我来写。”

“随你的便啊,老爸,我本来就不想写,太麻烦了。”

39、

寒冰被媒体评为年度公共知识分子,各大媒体纷纷报道寒冰的各种生活细节。寒冰博客流量稳居第一位。不断有署名寒冰的新书上市,全国各地图书馆读者排队购买署名寒冰的书籍。荀欢不断来电告知版税到帐。寒冰在赛事上不断获得好名次。寒自强意气风发。

40、

咖啡馆内,林静:“寒冰的时政博客文章影响力越来越大,这样下去会不会出事?”

寒自强:“不会。这孩子聪明,从小就会装傻扮酷,又写得一手好字,只要少接触媒体,没有人会发现其中的奥秘。”

林静:“我是有点担心啊。最主要的是,这样不真实。”

寒自强:“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是真实的,谁不是带着面具生活?”

林静:“话也不能这么说,我总感觉这是欺骗,欺骗是不对的,会付出代价的。”

寒自强喝了一口酒:“你错了。我们本就生活在一个充满谎言的世界里,哪里有什么真话?所有的语言后面都不过是利益诉求,全世界都在互相欺骗。”

林静:“你不担心被人知道后会很尴尬?”

寒自强:“不会。对这个社会,我可以说是彻底了解了。就算哪天有人揭出真相,人们都不会相信。因为寒冰已经成为偶像。偶像崇拜是这个懦弱的民族最深的印痕,没有偶像,他们就失去了精神支柱,失去了自我麻醉的工具,他们会觉得这世界陌生而心生恐惧。如果你摧毁他们的偶像,那你就是他们的敌人。他们需要被欺骗,根本不用担心真相被揭穿,这是一个骗子受人尊敬、被欺骗的反遭人嘲笑的世界。”

林静叹了一口气:“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但你也不要这么极端。”

寒自强深喝了一口酒:“你别多心,我不是说你。这不是极端,现实就是这样的。我也知道纸包住火,总有一天会被揭发。但到那时候你看,寒冰的粉丝绝对不会相信,相反,会主动为寒冰辩护,甚至攻击对方。”

林静:“但这有意思么?你书也卖了,钱也赚了,为何要在互联网这个虚拟与现实难分的场所继续演双簧?你今天顺应市场写博客,明天市场发生变化,你又何去何从?当虚拟与现实发生对接的时候,当你的行为被揭发的时候,假若你所说的粉丝真的那么疯狂,那将会挑起多大的纷争?”

寒自强:“那不是我考虑的范围。”

林静沉默了一会儿:“自强,那一年,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不该让我的死党代我给你写情书。”

寒自强:“不要说了,都几十年前的事了。”

林静:“这事真的让我很痛苦,一直放不下。”

寒自强:“我都早放下了。回家吧,我送你。”

林静喝了一口酒:“你骗人!你没有放下。你刚才所说的话就证明你没有放下,你心里怀着怨恨。”

寒自强:“不是对你的,是对这个时代。”

林静:“那你当年退学回家之后,为什么我写那么多信你却一封信也不回。”

寒自强:“你后来写信给我了?”

林静:“当年是我不对,但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戏弄你。死党当时坚持要试试写情书的滋味,我也年轻荒唐,还配合着她演戏,但其实,我是真的喜欢你的,你写的信,我每一封都看了,她回你的,我也都看过了的,那就是我的真实意思。我知道,这件事让你成为同学们的笑话,我想跟你解释,你却因病退学了。但我给你写了那么多信向你解释、道歉,你却一封信也不回我,我就知道你一直没有放下。”

寒自强:“我退学回家之后你写信给我了?”

林静一惊:“写了啊,前后有十几封。”

寒自强:“可是我一封都没收到啊。”

林静愕然。

寒自强捶了一下桌子:“我当年根本没病,是感到被人戏弄在学校无脸见人,装病退学的!”

两人互相望着对方已经花白的头发,嘴唇颤动,说不出话来。

(第一季精简版 完)(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文地址:http://weibo.com/p/1001603755786869334941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4个评价)

评论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