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令隐瞒和过期推诿正阻挠韩寒骗局案进行中 作者:舒炎

从全国许多“公知韩粉”的抱团式辩护,到某地某些“托塔判官”的圈养型保护,极力掩盖韩寒这个世纪骗子事件的演绎,已然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于是,诸位突然发现, 就因为主力部队换了番号,力挺韩骗的高潮部分终于出现了:“公知韩粉”与“托塔判官”交接班上下相链的亮相,前后之增援调度真正做到了无缝对接。这是惊鬼 神的默契,着实让人大开眼界。有人说; 那完全应归功于前主子给后买主半卖半送的让利,对伪“青年偶像”的交易达成后才出现的新桃换旧符的景象呢。

嗯, 主角配角们总算按先后顺序各就各位矣。”公知韩粉”也是从那时起略许放松了力挺韩寒这个骗子的艰苦工作的,那话该怎样说?叫做:“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 下谁能敌?”擦,革命都有后来人了,可不无敌了? 再说的文艺点, 优雅的歌词表白就是: 浮云散, 明月照人来。

虽然, 某地的某些“托塔判官”化暗为明的保护比“公知韩粉”们巧舌如簧的辩护从技术上来说是逊色的。可缘于他们身份的特定, 便能更直接更简便地达到目的。换言之,扯几句没主体资格不符相关规定之语即可阻敌于“三重门”之外。或再耍个开庭审理后的失联, 可不干着急?玩的就是脱离接触之战术,这比之前公知韩粉的近身肉搏确实要安全要冠冕堂皇。人家美国大兵上世纪就玩不接触之战了, 所以, 仅从不对等规则的模仿上看,操柔情沪语的“托塔判官”们发射的巡航弹倒是近乎美式的, 它稳准狠,既文明又体面. 还不用费钱, 再不为之叫一嗓京片儿的”好” 字,那怎么行呢?

处于圈养式的保护范围内, 韩寒现已完全可以放心地搂闺女小野舌调一致地同向小野蛮甩囗条, 可以放心地做他的“国民岳父”, 他更可以放心地被“导演”。一句话, 韩寒可以无所不能,那绝对是可期的。可有一样:他须闭上胡说八道的臭嘴,, 至于硬憋“当代鲁迅”什么的,现在看来, 已不仅仅算贡献一个笑话了,而所谓的”意见领袖’那个名头玩艺儿再提起更是“后会无期”。听罢类似圈养的前提条例,韩寒喜极而泣,当庭就跪下 了。。。。。。可这傻孩子什么时候又曾靠自己站起来过?

话说公知们和利益相关者化作个人, 一个个最后的脸面还是必须的。为混囗饭吃, 公知牌的门面擦得挣光瓦亮。所以,当揭露出韩寒所谓参加“首届萌芽新概念大奖赛”得一等奖骗局的关键时刻来临之后, 公知韩粉们大都不太作声并且统一了行动。于是乎, 那些个托着宝塔的家伙轮上场了。

不要以为托宝塔的一定是李天王。当下托塔者或许是小集团中利益相关的人, 或许是公知的近亲至朋, 或许是造假骗局的同伙也未可知。要不, 现如今, 为什么要打贪官打贪腐打污吏打官僚主义呢? 而那些被揭露出的贪官污吏们,之前哪一个又不是托塔渡方步的人?“贪腐”和“行骗”从来就是一对孪生的毒瘤,它们干丝万缕长时间相互依存着。正因为如此, 距造假骗局真相愈近,来力助韩骗子的级别也就愈发的高了。

托塔的摔下宝塔,镇住打骗之人后,打骗人惊异,愤怒。可要怪也只能怪这座闪金光的宝塔了,对不?而对那些行使宝塔权力的所谓赵天王,孙天王,此与他们何 干?他们和“公知韩粉”立挺于前台不同,他们皆是幕后台的隐身人。于是,这些个隐身人全没有“公知韩粉”尚存的一丝一点的顾忌,个个隐身于宝塔之后咬牙发 力。对,这样很保险:笑骂只管笑骂,“防冷涂的蜡”。嘲笑尽管嘲笑,“宝塔镇河妖”。

说韩寒是骗子,凭得什么? 难道凭得只是勇气? 现在,托塔的无形腿拌住打骗人手脚,把去提呈韩寒是骗子证据的道路机会都堵塞剥夺尽了,我们只来问问,这是为什么? 你们害怕了, 没有吗?我想问问韩寒父子,问问相关方,敢不敢把已知的“首届萌芽新概念大奖赛”韩寒得一等奖造假的真相公布于众?又敢不敢把揭露韩寒的打骗草根请进法院 来谈上一谈内容具体? 或者, 干脆就反之,逮捕这些没资格却硬要来打骗的人,法办严惩, 来洗韩家父子蒙冤近三年的天大之冤屈? 真没那么复杂, 诸位, 这是应验韩寒究竟是否是世纪骗子的有底气的两条必径之路。

可心虚的,他们只能玩那第三条路。从为之狡辩到今日的为之借囗没有资格不符规定打骗之类。虽然, 这已不是头次听见到公仆给主人定调调了, 可这些忸怩的半阴阳式的低眉作答, 审理后的拖延乃止留中不发,还是叫人恶心到了极至。都装得如此拙劣了. 还装什么装? 他们,按“南征北战”之我军张连长的评判话来说:“为什么不出击一下呢?”嗯?

一腔热血的打骗人无意闯进一个巨大的互相包庇利益相关的关系网中去了。为应对打骗人十万火急的冲击,“公知韩粉”和背后隐身者之间匆忙得连接头暗语都没来 得及用, 仅一个健步动作就续成交替,接过了力挺的枪。别说,武功确实高强, 全国人民战战兢兢也全看在眼里, 可见的事多了,谁又会在乎沉默的大多数? 他们给的便是对打骗人的阻力, 而且,前所未有, 还被涂蒙上了一层层自以为正义凜然的色彩。

.韩骗子都巳被揭露到首届新概念大奖赛得奖无公证无挡案的当囗,真相大白于天下了, 貌似连公知也悄悄略许回避之后, 他,为什么扔被光怪陆离隐形的各色隐身人种眷顾? 他们又所为何故? 玩什么把戏呢?

可据国军方面的李军长称: “华东共军不是败退山东, 而是主动放弃苏北和山东共军合为一股”。我擦, 军座高见。

一个“骗”或“没骗”的简单常识, 硬被诠释成一个深奥的哲学命题而被一本正劲地讨论半天, 还一幅庄严诚恳泪奔的样子, 并抖颤音说:揭露者没资格, 不符规定, 官家不管小奴家等等。掩耳盗铃。或干脆过讼诉期而不发一声,我不禁哑然失笑了, 真的至于吗? 不就打了一个骗子吗? 值得尔等如此枉费心机, 研究字眼推诿, 还上升到曲解法律条款的程度, 只为层层设防严阻死守? 一桩文化领域的造假, 徇私舞弊案, 只为能继续徇私舞弊, 为阻挠揭开这场骗局的真相,尔等又编积弱智无聊的借囗推诿和躲藏。就因为一贰再, 再贰叁地被再捂,以至这个骗子的造假破事的依法处理被无限期搁置。 正如一年半年来某地的法院和某地的相关部门判决答复的结果几乎类同一样,如果,这就是居高临下的被某些利害相关面子至上的人冠以代表衙门式的判令宣示,恕 草民决不接受。

当国家正大力推进依法治国之际, 竟有地方有部门仅凭一己私利便可以瞒天过海的方式来阻挠依法治韩寒骗局之举。为法律尊严计, 这样的无法无天行为难道还要见其继续进行下去吗?为国家脸面计,让一个骗局的局部危害持续发酵来玷汚依法治国的全局声誉难道该是当今应执行的正确之道吗? 一块已被打成筛子般的遮羞布难道真能一手遮天地欺瞒得了时下的朗朗乾坤? 一纸阻碍揭露的判令和过期谁诿能托住和承受十五年来韩寒骗局之重吗?它难道真能阻挡成千上万打骗人继续揭露韩寒骗局的脚步?

即使披着有关地方部门外衣的托塔隐身者们能借助判官的判决说打骗之人没有资格, 这个不对, 那也不符规定, 诸如此类。即使法院审理后不发一声地冲过诉讼期只为推诿,我们也毫不动摇。因为, 我们毫不气馁,我们有证据, 有底气, 更有耐心。我们会理直气壮地将打韩骗子这个事进行到底。

我们会在全国与海外传播揭露, 我们会在网络和现实中揭露传播。我们会有信心和力量来笑对一切挺骗子的或明或暗的势力, 我们会不惜一切机会和时间来揭露韩寒的骗子本质。我们会在亲人和朋友之间传播揭露,我们会在公司企业工厂学校里揭露传播。打骗倒韩的行动决不会停止。

即使现在和将来许多人或部分人正在仍在被这个骗子所欺骗着(可我坚信不会很久了).,因为, 我们不相信拥有五千年的中华文明能容忍一个骗子在当前光天化日之下受到保护而兔被身受惩罚。请相信,我们会持续地揭露下去, 直到这个国家这个民族, 在她认为是警醒适当的时候, 拿出她应有的勇气和力量, 来为这个事件画上一个可以交代于国民交代于历史的结局。

舒炎

2014.11.24

2012年初始, 打骗子倒韩寒从网络起. 成千上万的网友发出质疑的吼声。。。。。。

2013年, 打骗人终开始了现实中的依法办理韩寒骗局的打假行动。
2013年2月16日, 杨宏伟向上海市人民政府提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要求公开当年萌芽新概组委会评奖记录。3月18曰, 上海市政府发出公知书驳回上诉申请。

2013 年10月6日, 杨宏伟向上海市二中院诉: 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的行政诉讼申请, 要求市府责成萌芽杂志社公开关于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参赛者松江二中韩寒的参赛与得奖信息。11月18日, 市中院开庭驳回上诉申请。上诉人即向高院上诉。2014年1月28日, 収到高院通知, 决定组成合议庭。2月11日, 高院约谈。2月19日,高院九法庭开庭审理,驳回了上诉人诉求。

法庭理由单列: 并无证据证明上海市人民政府对萌芽杂志社有直接监督管理职责。

2013 年12月12日,36位申请人联合向上海市人民政府提交申请书: 要求公开1999年至2012年历年萌芽杂志社以及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理由, 被推荐, 保送大赛, 共同主办大学加分, 特招, 提前录取的获奖者名单以及相应推荐依据。2014年1月2日, 上海市政府回复驳回了申请。
2014 年2月23日,61名网友联名向上海市委书记和市委宣传部递交关于萌芽杂志社刋登的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得名单存在虚假内容问题的信访材料。3月7日, 彼答复; 已送宣传部。4月23日,79名网友联名第二次向上海市委书记信箱提交类似意见建议。5月14日, 上海黄浦司法局给出书面回复驳回信访诉求。6月11日,申请人依法向黄浦区政府提出信访复查申请并于7月1日与黄浦区信访办约谈。7月31日, 黄浦区信访办给出回复书再次驳回了信访诉求。

2014年3月6日, 网友司马3忌, 吕厂衣, 英超老王子以相关行政诉讼当事人集体信访当事人身份向上海黄浦公证处当面提出查阅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公证资料的书面审请。3月20日, 三位当事人在黄浦公证处查阅了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相关公证资料。至此, 韩寒获大赛一等奖无公证暴露。随后公证处应允出具书面证明。3月23日, 复变卦, 拒绝出具。

2014年3月4日, 司马, 曹亘等六位网友申请以书面形式正式向上海作协, 萌芽杂志社提出档案社会利用申请。3月26日,8位网友拜访萌芽杂志社不得进, 杂志社说: 另约时间由律师出面谈。4月9日, 司马, 疯狂五四等9名网友按约在萌芽杂志社访谈。据萌芽方律师称: 至今为止, 萌芽杂志社没发现有关于韩寒获奖的评审档案存在。至此, 韩寒获大赛一等奖无档案暴露。

2014年5月10日, 杨宏伟向上海徐汇区法院上诉;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出版的韩寒作品“零下一度”存在虚假宣传欺诈消费者民事诉讼案。5月15日,专电询问,5月24日,补充材料。8月19日,在徐汇法院开庭申理,休庭。至今未果,截稿止已过诉讼时效。

2014 年5月23日,杨宏伟向上海静安区法院上诉:关于萌芽杂志社涉嫌虚假宣传韩寒获奖信息侵犯消费者权益民事诉讼案。5月29日,法院告知不予受理驳回上诉。 上诉人随即上诉至上海市二中院,7月2日,受理。可至今未果,截稿止已过诉讼时效。曾电话询问, 答: 由于案子复杂。再问: 标的500元, 案情并不复杂。 又答: 案子复杂, 不是案情复杂, 快了。

2014年11月4日, 司马, 何英民第七位网友前往上海市纪委监察局提交由117名网友联名的关于上海萌芽杂志社副总编李其纲违纪的举报材料。同日, 又去向上海市档案局提出举报关于上海萌芽杂志社违反”档案法”。

异地开审:

2014 年6月24日, 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受理杨宏伟诉沈阳万卷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的韩寒“像少年啦飞驰”涉嫌虚假宣传作者获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抅成对该出版物的合法消费者 侵权一案。此案于10月8日开庭审理。庭前法院已向萌芽杂志社,黄浦区公证处调阅出大赛相关档案公证:档案和公证中的获奖名单里均无韩寒。萌芽杂志社没有 向法院提供其他能证明韩寒获奖的资料。此案已休庭并仍在规定时效诉讼中。。。。。。

让我们记住这些草根是怎样自带干粮追求真相的, 请为他们百折不挠的行为点个赞。
在即来的冬季里,向不惧凛冽寒风的勇士们致敬。

 

http://m.kdnet.net/content-24-10524303.html

分类: 

专栏: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12个评价)

评论

韩二骗子就象让人恶心的浓痰一样

记的粉丝,。的头像

韩二骗子就象让人恶心的浓痰一样,留在曾经或现在的正能量的榜单上,主流媒体中,让众人感到非常的厌恶和不快。奇怪的是竟有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试图把这口浓痰保护起来,。我真的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你们不觉得这口浓痰在恶心你们?在影响正能量吗?难道?,,,难道你们故意让骗子混入正能量中试图抹黑搞混正能量?想到这里我不禁替这些人出了一身的冷汗,。

前不久看到的报道,韩二的头衔是著名赛车手,青年导演

访客的头像

前不久看到的报道,韩二的头衔是著名赛车手,青年导演。没有提作家了。

可能是达成的默契,至少韩二不敢自称作家来恶心大众了。

新浪仍然用其当代言,什么爸爸节目还要请其上节目。。

国内媒体的底线真的让人惊讶,失望。

韩二的神话就证明了一个现实:只要能赚到钱,什么都可以踩在脚下。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