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新读】偶像的新装——对博客韩寒的一次全面解读 作者:横刀问雪

小引:从PK秀到群殴闹剧
一、含而混之,混而战之,战而功之,功而显之,显而著之
二、井水不能与河水比纯洁,字塔不能与文坛比高低
三、韩寒、挺韩者、韩迷们的几个常见逻辑错误
四、没有一个婊子,却有无数贞节牌坊
五、从逻辑学的角度说明韩寒必胜的二个理由
六、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七、偶像的新装
小引:从PK秀到群殴闹剧
新浪博客的“PK”秀已经系列化了,前天看了《高晓松起诉韩寒》(http://blog.sina.com.cn/lm/html/2006-03-24/362.html) 的新闻,左边的分栏最下边赫然列出了“更多人物PK”这样的一个栏目,里面列举了两个“PK”:《馒头血案:陈凯歌PK胡戈》显然已经过气,胡戈的博客人 气一天一天往下掉就是证明,这也难怪,胡戈要是不恶搞,似乎就没有什么看头了。馒头血案原本是在网络上发生的惊天血案,新浪博客及时给胡戈安了个博,胡戈 也借这个博作为唯一的正式声明的出炉之地,于是有了这个经典的PK秀;《贫富分区:潘石屹PK任志强》算是新浪博客推出的一个失败的“PK”秀,按照韩寒 的思维方式,这两个人装逼都装的可以,古语道,安身方可立命,所谓安身,就是要有个“房”,老百姓有房的要按揭还款,没房的要攒钱买房,有几个闲得没事了 看他们PK的?尤其是那个潘石屹,搞得自己很“正义”,自己的房子可没见降一分钱。

X

  如果白烨先生不搞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文坛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白烨PK韩寒》怕是新浪又一个PK秀了,白烨先生有心继续关注80后,却关了博客,一走 了之,韩寒无意参与无聊的论战,却论战至今,愈战愈勇。主角走了一个,就不能叫PK了,即使昨天的新浪新闻首页写着“高晓松PK韩寒”,进去也还是只能叫 “高晓松起诉韩寒”,没提PK二字。战争还在继续,雪球似乎越滚越大,也越滚越圆,人马多样化了,角色复杂化了,于是就只能叫“群殴”闹剧了。

  阳春三月,新浪博客们被“骂声”撞了一下腰,现在,怕是谁都有了渐入佳境的感觉。然而,剩下的唯一的那个主角,他在想什么?此刻又在做什么?本篇就是 想通过他的文章来感知他的人(文如其人),然后结合目前的群殴闹剧,从而找到一个破题的“方法”,当然,这是我的一家之“法”,“法”之有度,“情”之在 理,各位读后,可笑亦可骂,可赞亦可贬,但不可气,别拿我的文字伤您自己的心,自己珍重就是了。
一、含而混之,混而战之,战而功之,功而显之,显而著之
(这一节只是我读韩寒博客的感受,不是我此篇所要表达的重点。)
  上一周,我都在读韩寒的博。
  在没有读韩寒的博之前,我曾经写下“生活中的韩寒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一个青年作家,一个赛车手。网络中的韩寒是一个著名的博客,一个文坛的掘墓人, 新浪博客脏话文的始作俑者,文字黑帮的绝对首领”这样的文字,在PK秀变成群殴闹剧之后,我的观点开始改变,也开始到韩寒的博客里读他的文字。韩寒的博 文,我用五句话串起来理解:含而混之,混而战之,战而功之,功而显之,显而著之。这是我在最近一个月内通过写博客、观骂战直至参与骂战之后对韩寒博文的总 体印象。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世界没有永久的战争,网络没有定论的PK。回顾这场似乎还在持续骂战,的确有些不以为然,争论显然已经被不可理喻、谩骂和歇斯底里所取代,这已经超出正常的文艺争论的范畴了,甚至连争论都已不是。
  韩寒在他的博客里上演了一出无比精彩的博客秀:在他的博客里,文字不经任何化妆,情绪也无需压缩和打包,一切都是那么原汁原味,在韩寒精彩的演绎之 下,借着韩迷的掌声和讨韩的骂声,一个全新的网络形象在无限发酵着他的光彩和魅力。我觉得,要了解一个人,就必须要好好读他的文字,看一个人的文字,一定 可以发现这个人的性格特征,至少是性格中的某些方面。所以,上周,我都在韩寒的博客上读来读去,感觉有一种深入敌后抓舌头的味道(呵呵,言重了)。在忍受 了无聊的家伙们抢沙发的种种丑态、马屁精们表达忠心的丑恶嘴脸以及白痴们表达爱心的下贱面孔之后,我还是能够看到一个孤独的“文字行者”孤独的背影,中肯 的说,韩寒还是有文字天赋的,字里行间还透着大胆的直率,“率真”加“天赋”,在韩迷们看来,几近“唯美”,在我看来,至少也是“美中不足”的那种美。
  当然,这些是我发现的好的一面,至于不好的一面,后文自有呈现。
含而混之:
  所谓含而混之,就是指刻意压抑某些情绪,看似漫不经心,实则蓄势待发,字里行间,自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韩寒的第一篇博文居然在新浪博客还没有开张的时候就在新浪博客发表了,这第一篇名字叫《装鸭》,发表于2005年02月23日,说的是余华和出版社的 事情。(看来韩寒和大多数新浪博客都面临过同样的一个问题:就是右边的文章列表是按照时间来排序的,“活力地带”中“我的文章”也是按照时间来排序的, “最新文章列表”也是按照时间来排序的,三个功能重复的按钮,这就是新浪博客,你的文章排列的顺序你自己不能自由作主,于是就只能通过修改发表的时间来达 到按自己的要求排序的目的。)《装鸭》实际上应该是2006年02月23日发表的,内容和2006年02月24日发表的《假正经,瞎操心》完全相同,于是 就有了这个很奇怪的现象:两篇内容相同的文章,标题不一样,发表的时间间隔一年,所以有些韩迷都觉得不可思议,说韩寒在开什么玩笑。其实这不是什么玩笑, 韩寒同学玩潇洒自在玩惯了,他才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呢,打着韩迷的旗号又能怎样?正是这篇,让我写下了“含而混之,混而战之,战而功之,功而显之,显而著 之”这五句话。“假正经,瞎操心”比“装鸭”文明了许多,韩寒这样改,说明他在隐忍着某些东西,这些东西,他还要“包含”着,不能发泄出来。

  先看看韩寒是如何“含”的。
  第一“含”:博文《严重申明》,发表于2005年11月3日;
  第二“含”:博文《一些证据事实》,发表于2005年11月4日;
在这两篇博文里,我们终于看见了韩寒难得示弱的一面。在文章里,韩寒很细心的分析着出版社舞弊的一些证据,“本人深感无奈”“本人深感灰心”这样的字眼从 韩寒的文笔中出来,着实让我大吃一惊,按照韩寒同学的脾气,这绝对是要破口大骂的事情,因为出版社的行为不是“装逼”,也不是装“丫挺”,纯粹就是无耻的 偷盗行为,不骂何以平息自己的愤怒呢?可是韩寒偏偏不骂,最多也就是“无奈”“灰心”而后是对同行的“呼吁”,两篇文章没有一个脏字出口,委屈的情怀跃然“博”上(《假正经,瞎操心》中还可见被出版社伤害的后遗症),很多地方还很理性的谈了法律维权方面的问题。
  第三“含”:《关于王菲和李亚鹏的房子和王菲花大钱生孩子》,发表于2005年11月26日;在这篇文章里,韩寒显然要针对的是国家的医疗体制和福利 政策,按照惯例,这应该会得到韩迷的一致好评,然而文章中的两处括弧里面的说明文字,却严重刺激了一部分大学生、尤其是女大学生们的心。要了解这一点,我 们不妨去花时间读读该文章的评论,很多反驳韩寒的评论都是很克制的,看的出这些都是韩寒的fans(后来我所经历的骂战中也的确发现很多韩流是女大学 生),他们看惯了韩寒对世俗的不满和谩骂,这一天突然发现韩寒的笔头似乎在对准自己了,于是终于有些良知未泯的人要出来反驳。当然,大量的还是在那附庸着 风雅:只要是韩寒骂的,就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哪怕韩寒骂的是他们的亲爹亲娘也认了。
  第四“含”:《开奔驰宝马的女大学生都是好样的》,发表于2006年1月29日;这篇文章看似对女大学生“无害”,实则是一个绝妙的讽刺,韩寒可能是 吸取了对大学生上一骂的教训,这次把对象一下子缩小到了能开名车的女大学生身上,这显然是凤毛麟角的一群,即使韩寒破口大骂她们,估计反驳的人也会寥寥无 几,而且,韩寒觉得开奔驰宝马的女大学生是被别人一对一的××着的,也就是说,这样的女大学生基本上不是什么要脸的东西,原本在社会上就是要夹着尾巴过日 子的,韩寒这一“表扬”,算是给他们正了名,所以,在这篇文章里韩寒讨了个乖巧,而又恰逢新年,于是评论里一片贺喜之声,处处都是洋洋喜气。可惜的是没有 发现抢沙发的丑态,可能抢到沙发的大学生心理不平衡,觉得韩寒还是在骂自己,有了上一次挨骂的经验,于是这次就顶了嘴,说了不好听的话,伤了韩寒同学的 心,新年要讨个吉利,所以被删除了。
  有一篇评论十分生动地表达了一部分大学生对韩寒的心态,也同时说明了大学生是韩迷中的重要力量,这股力量,是韩寒轻易不敢得罪的,有很多地方,韩寒还需要用到她们。这篇评论是《全天下最痛苦的事情》(2005年12月27日)中的“沙发”评论,摘录如下,共同鉴赏:

[杨粤]/喜欢你才痛苦呢.../你怎么能那样说大学女生啊虽然我不反对大部分人可能是那样的但我不是,有时侯看了你写的东西真想把你埋了= =+/算了,舍不得.../既然还活着就多活几年吧。/对了。。。金毛长大了不够小时候可爱。
  这就叫又爱又恨,没有爱,又何来恨呢?所以一切都是因为爱。由此,韩寒知道了他的铁杆fans们对自己容忍的底线是什么,对于别人,他可以毫不顾忌地胡说八道,但对于自己的fans,他不会轻易去触动他们那根脆弱的神经。
  再看看韩寒是如何“混”的。
  第一“混”:《发一张自己拍的喜欢的照片》,发表于2005年11月06日,紧随第一“含”发表;这篇文章中没有文字,只有一幅照片,看过之后,我惊 叹这张照片正是韩寒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远处一幢孤独的灰色的房子,近处一棵孤独的绿色的树,一辆红色的重卡在扬尘前行,整个画面有动有静,有声有色,郁 闷、灰心、孤傲、孤独和不甘心的心绪,都借这张照片表达出来了。遗憾的是,三百多条评论中竟然没有一条能够完整的说出韩寒为什么喜欢那张照片,只是一味的 附和跟风,溜须拍马得让人作呕。其中还有一位韩迷还作诗附和,却不知其所云,这可真是韩寒的悲哀,众多铁杆fans,观其行者不计其数,知其心者却寥寥无 几。

  第二“混”:《黑白照片》,发表于2005年11月08日,跟第一“混”相似,只有图没有文字,这张照片中的房子无论从造型还是环境来看,都像是《发 一张自己拍的喜欢的照片》中的远处的那个房子,铲车正在将旧房子变成废墟,这难道是在暗示“辞旧迎新”吗?后来的《辞旧迎新》(上、中、下)和这里的《黑 白照片》是否存在某种联系?

  第三“混”:《.》,发表于2005年12月25日;韩寒曾经在自己的文章中十分鄙视那种在圣诞夜排队等着吃西餐的媚俗做法(《致交通部——我们应该 保护领导的安全》,2006年02月15日),所以,我想韩寒在圣诞节这天可能实在是不想说什么,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观:一篇博文,标题是一个点号,正文 也是一个点号,点号在英文中表示语句的结束,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个欲言又止的休止符。而这样的“欲言又止”在韩寒的博客中竟然出现了6次之多(这种现象被韩寒称之为心情不好时候的露点行为,心情不好的时候就露点,心情糟透了的时候就该开骂了吧?)。
  第四“混”:《.》,发表于2006年01月26日;如果说第一篇点号文的出现是因为韩寒在圣诞节不想说什么的话,那么这一次及以后的点号文,我认为 都是在故意用此法检验自己的人气,如果你仔细看看本文的所有评论,你就会发现,评论者根本就不说这个“点”的事情,倒是对韩寒的背景音乐和过年的气氛之间 的关系大加讨论,这就是说,韩寒即使不写什么东西都无关紧要了,fans的责任在于:跟着,无条件的跟着,鼓掌欢呼就行。
  第五“混”:《.》,发表于2006年02月07日;这是韩寒对自己人气的第三次十分隐讳的检验,方法与前两次同出一辙。
  第六“混”:《.》,发表于2006年02月11日;这次和前三次有所不同,标题还是一个点号,正文没有文字,放置了两张照片,左边照片中是两个人的 影子,显得模糊而虚无,右边照片中是暗夜里灯光下远去的背影,青瓦白墙小巷,江南韵味风情。这和韩寒的第一、二“混”一脉相承,都透着一种阴暗但却在挣扎 着的心理暗示。

  第七“混”:《.》,发表于2006年02月14日;此“混”法同于第六“混”,一根狗尾巴草的灰色的照片,体现的是“孤傲”和“顽强”的性格。

  第八“混”:《.》,发表于2006年2月17日,也就是我的博客开张的那一天。此“混”法同于第三、四、五“混”。
  “含”和“混”都列举出来了,现在,我们来看看韩寒是如何“含而混之”的:
  韩寒遭遇到了出版社的背叛和偷窃,他很无奈地反抗,但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以其一己之力,实在无法和出版社抗衡,于是受了不少委屈。原本自己没有上过大学,也曾经抨击过不合理的教育制度,所以一直对大学教育和大学生。

 

二、井水不能与河水比纯洁,字塔不能与文坛比高低
  想起了一句成语: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看《汉武大帝》,记住了一代名将李广的一句牢骚话:有时候那鹰是比鸡飞的低,可是啊,那鸡却永远也飞不了鹰那么高(大意如此)。李广乃汉代名将,发起 牢骚了也是出了名的,连汉武帝都有些不喜欢。韩寒之难进文坛,很似李广之难封侯般富于戏剧性。好在李广的英名是口碑传出来的,是战功彰显出来的,也是历史 传承下来的(汉朝的封侯条件不科学,以缴获和敌人首级来计,于是李广将军威名震边关的雄风就都不能算功劳了)。两千多年过去,飞将军的英名丝毫不曾贬损。 韩寒同学现在也是威名大震,不过多是他自恋出来的,粉丝们惊叫出来的,出版商炒作出来的。文坛没有拦路虎,能不能进文坛的大门,完全取决于一个作者自身的 意识、修养和造诣。虽然李广至死都没有封侯,但关键的战事,他都能领着将军之衔,在战场不折不扣的厮杀,这说明汉武帝和卫青都重视他,知道他是有胆有识的 将才。不似现在的很多年轻人(不是说一个,是说一群),看似对文坛满不在乎,屁来屁去的,其实内心却是无比的怨毒,“酸葡萄效应”活灵活现地体现在他们的 种种行为之中。
  当达不到目的的时候,釜底抽薪也许就是最好的办法。所以,把文坛拆了,让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伙们”都掉到地上,是达到让大家平起平坐的一条捷径。韩寒 同学的“文坛”就是基于这样的思维搭建起来的,非常简单:每个写博客的人,都算进入了文坛(原话)。几代人苦心经营的文苑胜地,就这样让韩寒同学一句话就 打开了“扩招”的大门,于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似我等程序员,也借“寒风”荣登文坛正殿,昨夜挑灯还在踌躇满志(有奔头),今日提笔却是四顾茫然(得来 全不费工夫)。当然,这还要算上韩寒同学已经将文坛屁掉的功劳。
  首先要搞清一个概念:写字和文学无关。就好比弄出个声响(比如放响屁)和音乐无关、涂抹点颜色(比如抹口红)和绘画无关一样的道理。
  要说清楚这个道理,真有点像论述1+1=2这样的问题一样的难。所以我要虚晃一枪,请心存不满的朋友去阅读一下王儒童先生的文章《挺陆破韩——“司机”岂能当“作家”》(http://blog.sina.com.cn/u/47185e92010003lb就明白了,不明白就反复看,反复无效就使出你们的看家本领——骂吧。
  我赞同白烨先生关于票友写作的观点。写字是每个公民的权利,而文学却不是。文学可以职业为之(专业作家),也可以爱好从之(文学爱好者),但是不管是 谁,你的作品只有得到比你的写作水平更高的人(必须是公认的)的认可之后,才能够贴上“文学”的标签。票友刚好相反,他们写的东西得到的往往是比他们写作 水平更低的人(fans)的广泛认同,那么,这样的作品只能贴上“流行文学”的标签,“流行文学”不等于“文学”,说是“流行文学”,是为了证明是搞文字 的而不是搞声音或搞颜色的。白岩松写了《痛并快乐着》,但白岩松从来没有以作家自诩;倪萍写了《日子》,但倪萍从来都是以主持人自居;宋丹丹写了《月子》 (小品),也就是听说用来糊墙当草纸擦屁股,没见宋丹丹要往文坛蹭的意思。
  主流文学好比河水,奔流不息,能够激浊扬清;流行文学好比井泉,汩汩不绝,可以濯足浴身。白烨先生拿80后的写作来说事,显然是“河水犯了井水”,而 且还有勾兑的嫌疑;韩寒偏要说畅销书写的都是纯文学,显然是在拿井水和河水比纯洁;韩寒同学拿销售量来说事,那也是在拿字塔和文坛比高低。殊不知,河水担 负着激浊扬清的使命,因为源远,所以流长。文坛的底子也是无比的深厚,因为悠久,所以坚牢。而那些码起来的字塔,往往根基不稳,挺不了多久,也经不起太多 玩味。真正的纯文学作品可能一时没有票友作品的销量可观,但是耐得住一个“等”字,时间证明,好作品能够一版再版,一代接着一代阅读,票友作品大多却是昙 花一现,虽然暂时满足了一部分人的心理诉求,但人心的变化总是最后都在销售量上体现了出来。要不您去查查,莎士比亚的戏剧都出版了多少次了?总印数又是多 少呢?还有《红楼梦》,《家》、《春》、《秋》……
  有句调侃说的很形象:流行的并不一定就是好的,比如流行感冒。所以奉劝韩寒同学,对待批评意见还是低调一些为好,《怎么》(2005年12月21日)一文看完,非常欣赏你在其中体现的低调处事态度,这样的态度,为何不能引入到你的博客生活中来呢?
  底子不厚,切勿招摇。

 

三、韩寒、挺韩者、韩迷们的几个常见逻辑错误
1、公众人物要守住道德底线,对他们要进行监督
作者:森林大帝
文章:《总结韩白大战,我们得到了什么》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4bce623010002vh
症状:转移论题
分析:
  先生显然还是在说白烨和韩寒争论的事情。事情的起因是白烨批评了80后,而韩寒就在80后之中,经过是韩寒认为白烨批评的没有道理,以脏话文反驳,结 果是白烨关闭博客,一走了之。事情到此,还算是一个文艺争论,尽管脏了点,但是论题还是相当明确的,那就是:白烨批评的对还是不对。但是,先生总结韩白大 战,怎么把公众人物的道德底线总出来了呢?而且字里行间,这公众人物还是白烨,没有指向韩寒的意思,要知道,韩寒比白烨还要“公众”。
  单就先生的此条观点,我个人非常赞同,公众人物的确要守住他们的道德底线。但是,当我们讨论1+1=2还是>2的时候,请不要评论这些阿拉伯数 字写的好看不好看,看起来都是在说阿拉伯数字,实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论题,韩白之战,也不过如此。说白烨的道德问题,没错,评价白烨是否有批评的权利,也 没有错。但是不能把白烨的道德问题和白烨的批评精神进行互为因果的逻辑推断,批评的权利是所有只要没有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都可以有的,这一点,陆天明先生 说了个大实话。
  转移论题,只会将争论拖入争吵的怪圈,而且一旦进入这个怪圈,基本上都会得绝症,谁也别想活的好好走出去。
2、反对论资排辈的愚孝
作者:森林大帝
文章:《总结韩白大战,我们得到了什么》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4bce623010002vh
症状:以偏概全、偷换概念
分析:
  所谓孝道,就是排辈排出来的,不排个辈份,谁对谁尽孝呢?尽孝就是晚辈对长辈铁定要尽的义务,是无条件的,不服也得服,除非宣布不想做人了。另,“孝”限定在血缘关系和养育关系范围内,听说过“长幼有序”,没听说过“长幼有孝”,韩寒和白烨,是前辈和晚辈之间的关系,不可以“孝”论之。
  中国古代“后权”繁荣的案例比较多,西汉的窦太后堪称经典。窦太后是文帝的妻子,景帝的生母,武帝的亲祖母。窦太后是中华帝国最后一位拥附“黄老思 想”的统治者,在她的影响下,西汉政权能继续由刘邦时期定下的“以民生息”“无为而治”的精神,把汉王朝推上了强盛的高峰。自她之后,没有一位中华帝国的 统治者能像她一样真正的以“黄老思想”来“无为而治”,武帝时期虽然张扬了我中华帝国的武威,但是武帝后期的兵事多有“穷兵黩武”倾向,国库负担日益严 重,对后世影响巨大。
  窦太皇太后和王太后对武帝政策的干预,是出于对皇权的稳固和政策的稳定性着想,对汉室有利,对武帝来说可能就不是很爽,这不能简单看成是长辈看小辈不顺眼了,就要拍打拍打,那很无聊。汉武帝和他的母亲祖母应该都不是无聊的人吧?
  至于爸爸教训儿子,我觉得那样的父亲很少,即使有,那也不能说错。儿子听父亲的,学生听老师的,硬道理。你可以独立思考啊,但是你的独立思考就一定是 正确的吗?儿子毕竟没有爸爸生活经验丰富,有很多道理是小孩子无法明白的,如果小孩子非要大人说出个理由来,说的清吗?只能断喝一声,或者猛抽一掌。
  打个简单的比喻:儿子见有同学吸毒,于是自己也想吸,爸爸大惊,说你不能吸毒,儿子问为什么?爸爸说吸毒就完了,没有救了,死路一条。儿子说,爸爸你 又没有吸过毒,怎么知道吸毒是死路一条呢?你说的我不服。这个时候爸爸怎么办?家里有小孩的人都知道,孩子的很多问题大人无法回答。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必须讲道理的,但是也有很多事情是用道理讲不明白的,必须强制灌输执行。做人有底线,做事有原则,怀疑底线就不要做人,怀疑原则就不要做事。子女如果不能证明父母说的是错的,就必须听,这应该也算是一个做子女要遵守的底线。
3、说不过理,就说你不该冲撞老人。这本来就是两人有关学术的论战,同年龄有什么关系。
作者:森林大帝
文章:《韩寒——挑战传统格局颠覆陈腐体制》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4bce623010002uy
症状:转移论题、诡辩
分析:
  这是挺韩派很常见的一个观点。
  前一句在转移论题。大多数反韩派的观点并非是“说不过理,就说你不该冲撞老人”,而是“先不跟你说理,你用这样的语气跟长者说话就不对。”后一句纯属 诡辩,先生在总结韩白大战的时候不就总结出了道德问题了吗?按照先生的逻辑,韩白二人有关学术的论战,和年龄无关,那么,韩白之间的论战,和道德又有何关 系?一会以“道德”为论点指责白烨没有资格批评别人,一会又以“学术争论”为论点说明学术争论不应和年龄扯上关系,这样的逻辑,说轻一点,叫混淆是非,说 重一点,叫胡搅蛮缠。
  辩论时候要尊重对方的人格,这应该是所有论争要遵守的一条规则(我不知道是否有这样的规则存在),而关于争论和年龄是否有关系,我想是肯定的。
  武林后生向武林前辈挑战,战前后生还有一揖,口称“多有得罪”,而后才能动手。围棋对弈,黑先白后,长辈和小辈交手,若对局双方棋力相当,则晚辈或年 幼者执黑先行,长辈或年长者执白后行,倘若棋力不相当,还存在一个让子的问题,也一般是长辈给晚辈让子,少见不自量力的长辈,博弈者都是有道行的,一般不 会自取其辱。央视少儿频道正在播出动画片《围棋少年》(今晚的一集讲的就是少年和长者下棋,棋外如何做人的道理),建议先生好好看看,也建议那些拿长者开 骂的家伙去好好启蒙启蒙(难怪有人说目前大学生该补学一下幼儿园该上的课程,虽然偏激,但问题确实存在)。
  棋道如此,文理亦然。
4、联想起前些日子,中国电影百年时评百年百人时,章子怡入选后,竟有很多人不服,说她太年轻,不够格。这真是天大的笑话,是按成就评还是按年龄评,论成 就有谁敢说超过章子怡,现在章子怡的国际影响力,市场的号召力,在中国大陆的演员谁能比得上。而一些所谓的老艺术家一生中只演过几个亳无艺术价值的角色, 就不断出现在各种电影节上,令人作呕地摆出一副老艺术家的模样。
作者:森林大帝
文章:《韩寒——挑战传统格局颠覆陈腐体制》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4bce623010002uy
症状:机械类比
分析:
  先生对章子怡的评价我个人是基本赞同的,但先生对老艺术家的评价我不敢苟同,甚至是有些愤怒了。请好好查查“德艺双馨”一词作何解释。流行的娱乐的是 一个“道”,传统的严肃的是另一个“道”,两个“道”虽非“霄壤”,却也似“泾渭”,分明着呢。道不同,不与谋,所以也不可机械类比。
5、要想让别人尊敬,首先要自爱自尊,这与年龄无关。要靠人格和水平来服众,而不是靠年龄来压人。
作者:森林大帝
文章:《韩寒——挑战传统格局颠覆陈腐体制》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4bce623010002uy
症状:强拉因果,概念不当
分析:
  乘车给老人让座,这是对老人的尊敬。是不是让座前要先问一声:老人家,您自爱自尊吗?否则不给你让座!大帝先生的这句话让我长期淤积于心的一个问题豁 然开朗了:为何世风日下?就是因为太多的人在挑战和漠视做人的底线,而且打出了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建议和先生持同样观点的人好好去看看韩国的电视剧,韩 国人尊敬老人是有传统的,而且严格的遵守着这样的公德底线,好好学习吧。
  一个老人是否自尊自爱不是能否获得别人尊重的必要条件。
  先生的后一句似乎有道理,但是这不是一个广泛适用的公理,打个很简单的比喻,一个小孩和大人理论,论题是“家庭暴力好还是不好”,你让这个小孩怎样拿 人格和水平去服众呢?要想服众,方法很多,比如“将心比心”,比如“情感诉求”,比如“诡辩”,都可以达到服众的目的,对于评论来说,针对的是很明确的 “事”,只要评论者不拿被评论者的人格来说事,被评论者就不能以人格和道德来反驳。
6、有相当多的国人对年轻有成就的人有一种天然的反感,韩寒如此,章子怡如此,超女亦如此,这种心态实在是要不得。对于这样的格局,这样的心理,就是要给予颠覆。
作者:森林大帝
文章:《韩寒——挑战传统格局颠覆陈腐体制》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4bce623010002uy
症状:预期理由
分析:
  小的方面来讲,如果有一万个有成就的年轻人,就可能有二万个为他们的成就感到骄傲的父母,推而广之,他们的亲人、老师、朋友都会为他的成就感到骄傲。 大的方面来讲,至少全天下的父母都会对自己的孩子的成就感到骄傲,推而广之,全天下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姑姨舅友都会为这样有成就的年轻人感到骄傲,这样一 来,“国人”就不是“相当多”了。是有一些人对年轻有成就的人有一种天然的反感,但那是极少数人,不能以此为预期理由,作为“颠覆”的理由,甚至作为颠覆 一代人的理由。
  另外说一声,第一个句号前的文字有语病,“韩寒”“章子怡”“超女”前都要加个“对”字,否则先生要表达的意思刚好颠倒了。
7、孔子曾经曰过:真的猛士,敢于正视惨淡的官司,敢于面队曾出不穷的弱智。只是可怜了小韩,他举着一把堂吉科德的镰刀,想把一茬一茬象韭菜一般迎风生长的弱智收割干净。。。。。
作者:李寻欢(路金波)
文章:《好一头弱智迎面而来-----李寻欢点评高晓松诉韩寒》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67a4bd1010002r8
症状:病入膏肓,综合症
分析:
  此人很搞笑,看标题,以为他会有很多话要说,结果就说了我上面列出的那条“观点”,而且还故意弄出错别字,将人物语句思想等意象颠倒错位,不知所云。但肯定他要骂的是:韩寒的反对者都是一群弱智。
  因为此人没有对他的观点进行论证,所以恰好,他的观点都可以毫不犹豫的送给他本人享用了。
  2004年(好像是),我曾经把泰戈尔《园丁集》中的一首原封不动的发给榕树下,几天之后退稿,曰:太浅,太直白,缺乏内涵,欢迎继续投稿(大意)。不服,亲自到榕树下去见识“高深”,结果发现,好一头弱智迎面而来……
8、传统的媒介,只是能为论争者提供一种效率低下的平台,于是,如白烨、陆天明这些已经落后于时代的所谓的评论家和作家,在网络的攻势前大败而逃,丢盔弃甲,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者:野叟
文章:《一个人的战争--为韩寒写的第一篇博文》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574e016001000253
症状:预期理由
分析:
  此人有些文采,似乎不在韩寒之下,不知为何那般欣赏韩寒的“才情和风骨”。
这个人文章中的观点,预期的理由太多,不好整篇搬过来,所以只引来一段,权当靶子。
  白烨和陆天明是否落后于时代,野叟先生没有证明,却拿来当了论据,来证明谁“高”谁“下”,证明他们注定是要失败的,而且还是“立现”,逞一时口快而已,经不起推敲。
  还有其他的观点,谬误之处很多,基本都是预期的理由,不一一批驳,太乱了。
9、为了同一切学术官僚作斗争,我特地引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话来教育他俩:“我们在一个长时间内形成了一个概念,就是说,在战略上我们要藐视一切敌人,在 战术上我们要重视一切敌人。也就是说在整体上我们一定要藐视它,在一个一个的具体问题上我们一定要重视它。如果不是在整体上藐视敌人,我们就要犯机会主义 的错误。马克思、恩格斯只有两个人,那时他们就说全世界资本主义要被打倒。但是在具体问题上,在一个一个敌人的问题上,如果我们不重视它,我们就要犯冒险 主义的错误。打仗只能一仗一仗地打,敌人只能一部分一部分地消灭。工厂只能一个一个地盖,农民犁田只能一块一块地犁,就是吃饭也是如此。我们在战略上藐视 吃饭:这顿饭我们能够吃下去。但是具体地吃,却是一口口地吃的,你不可能把一桌酒席一口吞下去。这叫做各个解决,军事书上叫做各个击破。”(《毛泽东选 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第500页)
作者:大学老师朱朱
文章:《韩白大战之恶搞篇》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746afd70100030a
症状:机械类比,混淆概念
分析:
  既然老师您引用了毛主席的话语,我就来说说毛主席的话语。
  毛主席是一代伟人,不错。但伟人也有犯错误的时候,因为伟人也是人,不是神。

 

11、大家觉得前天《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逼》那篇缓解赛前紧张心情的文章写的爽,不要是因为一些平时在报纸在没看见的字眼。那些字眼都是语气助词,取掉对文章也没有任何影响。
作者:韩寒
文章:《有些人,话糙理不糙;有些人,话不糙人糙》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701280b010002l4
症状:偷换概念,信口开河
分析:
  韩寒同学显然是吃了书读的少的亏,骂人骂的爽了,骂的人家浑身颤抖了,自己就高兴的不知所云了,于是就大云特云,对语气助词进行了新的注解。但是我记 得初中就学过语法的,语气助词好像还没有堕落到“取消对文章也没有任何影响”的地步,我泱泱中华好像还没有这么多肮脏的语气助词。看来韩寒同学那时候的学 习真的不好。
  语气助词是古今汉语共有的一个词类,指位于句末、主语或短语之后,表示语气的虚词。即《马氏文通》所言之“助字”:“凡虚字用以结煞实字与句读者,曰助字”,如“也、哉、乎”之类的词语。(注:现在亦称“语气词”或“助词”)
  要证明韩寒同学是否在胡说八道,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文坛是个屁,谁也别装逼》(应该是谁“都”,不是谁“也”,韩寒同学经常和汉字打成一片,不是“错 误”一些什么就是“颠倒”一些什么,这样下去搞不准哪天就不分“你我”了)一文中的韩寒认为的那些语气助词拿掉,看最后出来个什么东西,两相对照就知道 了,不知哪位有兴趣一试?
  可笑的是,很多韩迷居然拿着韩寒同学的这条“玉言”四处出击,大意是说:他妈的韩寒都说了,那些都是语气助词,不算脏话,干嘛老是咬着不放呢?这样的 话语新浪博客上到处都是,只要是批评过韩寒的人,他们的博客评论或者留言里都能找到这样的“意思”,于是,韩寒同学对现代汉语新的注释,就这样让韩迷们忠 实地记录下来了。
12、我刚出道的时候,还是个黄毛小子。吸着奶嘴端坐在屋顶上,看“淫坛”两前辈的对决。精神抖擞,乐不可支。楞没想到,韩寒跟白烨的论战旷日持久。有些 小辈就趁极混水摸鱼,不断地被“韩流”捧红。高远~问雪之徒本来只是个人名,现在突然咸鱼翻身成“名人”了。博客就是江湖。常跟博客转,哪能不挨砖?白先 生真是老而弥奸巨滑,关了博客就转入“地下”了。白老的朋党还真是不少一水的名人大腕,我在私底下想还是有组织好啊。陆天明,陆川父子不知道怎么竟被拖下 了水。韩寒这小子的确很狂妄,但那是恃才傲物话糙理不糙。文学批评又不是文学恋爱,搞那么暧昧干嘛。就得先批后评,六亲不认。
作者:米福
文章:《徐静蕾:远里离火山口》(有个错别字,原文如此,不是我还弄错人家的标题)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76dbd9d010002wl
症状:预期理由,恬不知耻
分析:
  小伙子长的五官周正,看东西的、出气的、说话的、听话的器官在脑袋上分布的有条有理,可是写起文章来却东倒西歪,一大堆预期理由不说,连“六亲不认” 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真有点小红卫兵的味道了,搞不准哪天他老爸老妈成了韩寒的批评对象,他就有可能和其父母划清界限的。
  可笑的是,这位小先生自称是学法律的(在我的留言中可以查证),这就坏事了,他以后要当了法官,被告只要带上一套韩寒文集上法庭,官司铁定赢。
  这位小先生连基本的“客观”“公正”“平等”“有理”“有据”等等与法理相关的词语还搞不明白,所以,建议各位看官到他的博客里好好给他讲讲法律的要义,免得今后我国出什么惊天冤案,问题就严重了。
  给这位小先生讲一个笑话,希望你看的明白,笑不笑倒无所谓:
  韩寒参加大赛,赛前尿检。反兴奋剂中心负责化验的是个小女孩,和韩寒同年,韩寒的书一本不拉的看着长大的。当她化验的时候,看见了韩寒的尿瓶,气得一跳脚,大骂:“妈妈的,想出名啊?别以为你贴了韩寒的标签老娘就不认识你!”说完,一把将韩寒的尿瓶摔的粉碎。
  标签贴的是韩寒的尿瓶,不是韩寒的脸,同理,很多人批评韩寒,和韩寒本人无关,和他的文章有关;尿检,可以发现选手是否舞弊,评价文章,可以发现一个人的品格。
  当然,我并不知道赛车是否要尿检,只是说了一个笑话而已。
13、昨晚睡早了点,一觉醒来才2:30,上老徐那儿坐坐,碰巧一把前排沙发,絮叨了两句后又去韩寒老弟那儿串了个门,小伙子依然倍儿精神着,最后找老高,一看有点意外,老高整出三封信,看那意思准备关门,永远不回来了。新浪啊新浪,你怎么就这么容不得人呢?楞把一抒情王子给忽悠分别了。
这事吧作为旁观者是挺好看的,都是名人嘛。白烨、陆天明、韩寒、陆川、高晓松,说来还有个受夹板气的徐静蕾,光看这一堆名字就知道有戏,果然看客不少,有 万恶点击率为证嘛。事情一步步发展,大部分人是在看热闹,有很多人甚至玩博前根本不知道韩寒何许人,琴师看得不多,等看到明白了人家也决定散场了,但是琴 师向来眼窝深,看得准,而且有话憋不住,非得照实说。
韩寒小弟岁数不大,但算得个爷们,别管他话有多粗人家理不粗。整个事情因白烨的80后一文起,人家韩寒是接招的,你提到人家了嘛,韩寒小弟说的清楚他不知 道什么80后不80后,韩寒就是韩寒,韩寒有韩寒的做人准则,白烨的论调里面显然包含了太多的老一辈大爷们那种颐指气使的味道,人家韩寒不爱听,笔伐战争 就此拉开序幕。陆天明是白烨战友无庸置疑,言辞论调与白老如出一辙,陆川也来了,上阵父子兵嘛。后来的事就越界了,老高同志以“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精神半 路杀出,甫一上阵,尽玩虚的,给琴师的感觉少年装老,又软又稀,按说这辈人是我哥哥那一茬,本有些敬意,现在大幕拉开看尽嘴脸,原来如此恶俗!如果说这个 世界不精彩,他老兄担有相当的责任。一代人啊,看看世界的其他角落,各国年轻的人民在做着什么,你们啊,充其量怀怀旧,也就玩玩私人情感吧,真的很没有做 人的气概。这会儿蹦出来搅局凑热闹,以为全中国的有志青年都是286的脑袋,想忽悠就忽悠,结果吃不了兜着走了吧。白老也一把岁数了,不跟年轻人斗气,自 觉把博客关了,这就对了,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说过,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最终还是你们的,白老,我看你老就修修文稿,遛遛弯,让夕阳天天灿烂挺 好。
韩寒是个爷们,这点从他7年前那篇《杯中窥人》就不难看出,奇怪的是总有人把人家挺大一男人当小孩,这回老白、老高吃亏就在这上面。对老白、老高我倒有一 建议,您二位能否去读读青少年成长心理学?人,生而伟大,都是上帝亲手检验合格的嘛,为什么就拿人家年轻人当个玩物呢?这种思想啊说到底还是封建的东西在 作怪。老的就是有经验的
作者:大提琴师
文章:《韩寒是个爷们!》
文章地址:http://blog.sina.com.cn/u/489bb6940100035m
14、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还是那句老话'做人要厚道...'
大提琴师早就说过,某些叔叔,大爷们,别总倚老卖老牛X烘烘的,琴师看不惯!!琴师相当生气,后果那是相当的严重!!(此条为琴师在第“12”段被我批驳的文章中的评论)
症状:病入膏肓,综合症。比李寻欢的症状稍微好一点,因为文章还算有文采和气势,让很多韩迷读了有快感。
分析:
  实在对不住这位大提琴师了。本人也是教师出生,十年前,因为自觉水平有限,害怕误人子弟,毕业之后只好下海混江湖了。拿你这么一大段出来分析,一来是 因为你是教师(你的自称还有你给别人回复的留言都看的出你是个“师”),二来是因为挺韩者的很多谬误,在琴师你的文章里有集中的体现。
  既然是琴师,就先给你讲讲高山流水的故事。
  俞伯牙是春秋时期晋国的上大夫,著名弹琴高手。一次他出使楚国,回来时乘船行至汉阳江口,遇到雨过天晴的好天气,就开囊取琴,弹曲一首。不料发现有人偷听,伯牙大喝一声:“何人偷听?”
  钟子期答道:“我乃一樵夫,闻君雅操(操琴的操,不是韩寒说的操逼的操),少驻听琴。”
俞伯牙大笑:“山中打柴之人,也敢称‘听琴’二字!那我刚才弹的是什么曲子?”
  钟子期说:“方才大人所弹的是‘孔仲尼叹颜回’。”
  伯牙见钟子期一身樵夫穿戴,十分不屑,心想,一个山村樵夫,懂得什么音乐?怎么会听琴?因此也不问姓名,也不叫手下人端茶,而是提出一连串有关乐器的 专业问题来为难钟子期。没想到钟子期对答如流。伯牙还是半信半疑,以为钟子期掌握的只是记问之学,并没有真才实学。于是沉思半晌,心里想着高山,弹奏一 曲。伯牙一停手,钟子期就说:“太好了,简直像巍峨的高山屹立在眼前!”伯牙不答,又凝神一会,心里想着流水,再弹一曲。钟子期又赞美道:“妙极了,这琴 声宛如奔流不息的江河!”
  伯牙大惊,推琴而起。从此,两人结为兄弟,成为知音。
  俞伯牙一见钟子期是个打柴的,马上得出一个结论:他不懂音乐、不会听琴。这就是“以人为据”的逻辑错误。什么是以人为据?以人为据,即以人的地位高低贵贱、名声大小、关系亲疏、个人品质的好坏等作为立论或驳论的根据。
  琴师说“白烨的论调里面显然包含了太多的老一辈大爷们那种颐指气使的味道”,我想琴师是不是想多了,姑且不说白烨的文章中是否有你反感的那种所谓论调 (估计你连原文都没有看,因为你参战的时候白烨的博客已经关闭了),“老一辈大爷们”就都有那种味道了么?很想琴师点拨一下,老一辈大爷们颐指气使的味道 是如何“显然”的。
  随后,琴师根据“言辞论调与白老如出一辙”的证据,便“无庸置疑”地将陆天明和白烨搞成了战友,陆川和陆天明是上阵父子兵,琴师总算没有猜度出什么, 再随后,全然不顾高晓松“看不惯,前来搅局”的事先申明,把高晓松打成了“又软又稀”的“少年装老”,随后就总结开了:“恶俗”“没有做人的气概”“蹦出 来”“忽悠”“吃不了兜着走”。
  最精彩的就是最后一段,全然一幅胜利者的嘴脸,觉得白烨、高晓松吃亏了什么的,建议白烨、高晓松去读什么青少年成长心理学,并有高论出台:“人,生而 伟大,都是上帝亲手检验合格的嘛”,琴师是不是搞糊涂了,这一高论是不是应该这样说:“80后,生而伟大,都是上帝亲手检验合格的嘛”?白烨是人,高晓松 是人,韩寒也是人,都是上帝检验合格的嘛,有些人尽管老了点,又何故要一梆子打死?
  不知道白、高等人是如何把年轻人当玩物的,韩寒倒是用他的生殖器语言把几个老家伙好好的玩了一把,“老的就是有经验的”的结论也不知道琴师是怎么推导出来的。流氓就流氓吧,斗不过走就是了,老一辈认输的勇气还是有的,这算不算也是封建的思想在作怪呢?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这背后,都要求为人师表者必须用道德的准绳对自己的言行予以严格的约束,而语言的规范尤其重要。“韩寒小弟岁数不大,但算得个爷 们,别管他话有多粗人家理不粗。”琴师有此观点,可见在日常的教学中,学生们可能经常拿“日、操、逼、屌”来和他说话,因为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想琴师 在和学子接触的时候,不可能总是对的,总有错的时候,琴师一错,学生势必占理,所谓“理不粗”也,于是要讲理,碰上话不粗的,算琴师万幸,但我不相信琴师 把他的学生都调教成字字珠玑的好孩子了,爆个粗也就在所难免,琴师能忍,也能认同。
  文字可以描写色情,绘画可以描绘肉体,但是音乐却很难被恶俗化,音乐是最不容易被污染的艺术,我相信真正的音乐人都是很纯洁的。所以,我更多的相信琴师你的这些谵妄之语,纯粹是不知内情的愤激之言。
  还有,虽然琴师一个脏字也没有说,但是这比说脏话更加可恶,因为说脏话乘的是流氓之劣,但是琴师你却为说脏话的人提供了舆论支持。

 

四、没有一个婊子,却有无数贞节牌坊
  
  如果说韩白之战还是文坛自己的事情的话,高晓松的参与显然是网络群殴之滥觞,滥觞的事理依据,恰恰就是韩寒在整个事件中表现出来的性格偏执和道德缺失,而不是文学现象本身。
  我也一再声明,我对白烨全然不了解,即使使用搜索引擎,查到的资料也说明不了什么,有人甚至说我这么帮白烨说话,是不是白烨的什么人,太可笑了。我批 评韩寒,全是从韩寒的文章出发,跟作者本身没有多大关系。韩寒反驳白烨,虽然内容上还是文学争论,但是方式上出了问题,这是我批评的出发点。
  综观韩白之争,我们不难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争论的最后总是什么结果都没有,而此时,网络一如既往的陷入了所谓的“反思”(印象中网络总是在PK之 后就要反思,但是PK总是不断,而且PK也不会有结果),而那些利用主角的口水调配出网络炮弹的所谓粉丝们和拥趸们,却让所有人印象深刻。
  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博客眼里却不会有一千个韩寒,韩寒在整个事件中,被彻底脸谱化了,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物”,而是一个多功能 “道具”,谁需要,就可以利用他来完成自己的某种心愿,达到自己预期的目的。这就是说,有很多人在韩寒身上寻找到了适合自己寄托和宣泄的“精神支柱”,还 有一些人却在韩寒身上寻找着批评的“靶子”。
  作为事件的主角,我觉得白烨、韩寒、高远、解玺璋、高晓松、陆天明父子等人都很无奈和无辜,事件的发展,常常不由主角来控制,策划者总是预期着会有什 么样的结果,却往往忽视了过程本身,而过程却总是滥觞的一个多发阶段。我们见惯了影迷为自己的偶像欢呼雀跃的宏大场面,某天却突然看见了“作家”的粉丝们 为了自己的偶像去“杀人”“放火”“骂大街”,这就很有戏剧性了,戏剧性地证明了我们的社会对于软性暴力巨大的潜在需求。谁能够控制?关闭了评论,还有留 言。离开了新浪博客,还有搜狐、网易、天涯。即使离开了网络,也还有电视报纸。人人都有批评的权利,坦然面对才是唯一有效的方法,而不是煽风点火,谩骂攻 击,更不是揭短爆私、落井下石。
  让我们看看这一个一个的贞节牌坊吧(详述三坊,其他列举):
反对把持话语权:
  这是一种来自对现存道德规范进行重建的渴望。年轻一代希望建立一个由自己创造的新秩序,这个秩序必须是为年轻一代服务的,必须不被上一代牵制。反映在 文坛,我们发现有很多另类的文人:他们没有获得主流文学媒体太多的展露机会,也没有被主流文坛充分认可;他们基本上是在自生自灭,自己掏钱,出自己的书, 办自己的报;少数人的作品迎合了大众的口味,从而被出版社充分利用来炒作和赚钱;他们对新生事物接受的很快,在网络上经常可以看见他们的身影;他们中的一 部分成为知名门户网站的编辑或者专栏作家;他们中的大多数拥有自己的个人文学网站(或者接近文学性质的网站),或者参与个人性质的文学网站;他们的舞台主 要集中在网络,目标却直指传统传媒。他们是谁?当他们曾经对于文学的理想,被现实的生存状态所逐渐扭曲和消磨之后,他们对于主流文坛的印象和认识就逐渐模 糊了,文坛对他们来说,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主流文学刊物对他们也没有了什么吸引力。但是,一股新生的力量,当他们的“文学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 候,必然会在“政治”上有所诉求:即,他们需要有在文坛说话的权利。阻碍他们说话的人,恰恰就是像王蒙、贾平凹、刘心武等这样的一群“老人”,可惜,他们 的“文学资本”只能算上是“人气资本”,还不是“纯文学资本”。我臆断过,一个人是否进入了文坛,他的写作能否贴上文学的标签,看的不是他有多少读者,而 是看他的写作是否被比他水平更高的已经被认可的人的认可。这是一个向上的求证过程而不是一个向下的求证过程,求证的是“质”而不是“量”,问“质”找专 家,看“量”数读者,纯文学写作和票友写作就是这么区别的。
  但是他们发现,自己的“文学资本”还是不够,还不足以能够和老一代打一场正面战争,只有采取旁敲侧击的迂回战术,拿“小人物”开刀,于是韩白之争就这样上演了。
在这个贞节牌坊下歇脚的,基本上都是“文人”,我不得不举三个典型的例子:
  韩浩月:百度搜索结果,此人是新浪的某个专栏编辑,比较牛逼,美文写的不错。关于此人的一些事情,我曾经为文专批,大家可以去看《打开天窗说脏话之:韩浩月何许人也?》http://blog.sina.com.cn/u/48993290010002oz,不管白烨是何许人,道德有什么问题,在那种关键时候拿别人可能并不存在的语病和语法错误来说事,是典型的“落井下石”行为。
  和菜头:我厌恶韩浩月拿白烨的语法和语病说事的那篇文章,但我并不对韩浩月抱什么成见,前天再次逛到韩浩月的博客上阅读,发现了和菜头的一些事情,韩 浩月对此人是有同情的。随即到百度搜索“和菜头”,却发现了此人在天涯的很多“不光彩”事情。并未亲历,不足为信,亲自到和菜头的博客上一看,发现第一篇 文章竟然是揭“王孺童”老底的(王孺童曾专门作文批评韩寒),觉得很不可思议(今天看和菜头的博客,删的只剩下一篇了,证据也没有了)。
  在网上还搜索到了和菜头《要论战,不要道德战》一文,堪称“打老”檄文(此处可见http://bbs.northeast.cn/dispbbs.asp?boardid=392&id=132197),可惜的是,逻辑谬误够多,小举一例:
  掐架掐到比道德,高下立判。有理说理,有谱摆谱,只有讲不过人家,才会指责别人道德有问题。而一个人道德和他说的话有理没理是两个概念,诈骗犯道德和信用双破产,但是不等于说他讲“地球绕着太阳转”就是错了。
  大多数的逻辑错误,我在前文中都有所分析,和菜头的逻辑错误,和前面的诸君类似,比如上面的例子,“地球绕着太阳转”是被证实了的客观真理,但是韩寒 回应白烨所讲的那些道理,是客观真理吗?经得起推敲吗?在我看来大多数是在发泄情绪泄私愤的歪理,这样的“理”显然不能和客观真理进行类比;还有,我一直 强调,反韩者的基本观点是认为韩寒的反驳方式出了问题,根本就没有混淆和菜头所说的那两个“概念”,那两个概念是不能并列的,道德问题是前置条件,必须先 遵守,才能争论其他,就是说韩寒论证的前提有误。辩论必须有一些前提限制,否则大专辩论赛岂不成了国际骂场了?
  这样的文章,看上去很有气势,实则是一篇美丽的牢骚,爆的是自己的浅薄和虚脱,不堪一击。
  古清生:知道这位爷也是在韩浩月的博客里,百度搜索好像也是什么网站的编辑。古清生先生的文字,请在这里阅读《车手遇书商,韩寒赛前一脚踢飞白烨》(http://bbs.northeast.cn/dispbbs.asp?boardid=392&id=132197) 古清生一口咬定白烨“一手操纵舆论,一手操纵市场”“把持话语权久了”,这让我非常奇怪:一个书商是如何操纵舆论的?是如何把持话语权的?所谓“操纵” “把持”,这都是实质性的词语,一旦成立,就会产生强制性效果,在韩白之争之前,究竟何人、何组织、或者说何坛何圈被白烨先生操纵过把持过?证据何在?何 为评论?作为评论必然要有所结论,但这结论属于学术观点,乃一家之言,言之有理,纳之,言之无理,去之,全无强制嫌疑,为何古先生以及在同一贞节牌坊下歇 脚的人们就把别人的观点上升到了“强制力”的高度大批特批呢?言已至此,用古清生的话说:“优劣皆明”。
  迷信权威,或者随意打破权威,这都不是科学的态度,我们可以大胆质疑,但更要小心求证。
  反对学术腐败:
  当韩寒揭了白烨的老底,随后把白烨当做“学术腐败”的典型来打的时候,这一下子调动了很多人的神经,让很多人一度找到了反对学术腐败新的突破口,典型的人物是大学老师朱朱(http://blog.sina.com.cn/m/zhuzhu), 其人博客中有关于韩白之战的系列文章,博友可以自行阅读。大学是学术腐败的滥觞之地,而那些搞学术腐败的多是在学术领域有权有势的人,他们的存在让很多青 年才俊抬不起头来,情郁于心,不可终日。适逢韩寒大骂白烨乃学术腐败分子,这还得了,坚决站在小韩这边,群起而攻之,即使不群起,也会躲在暗地里替韩寒鼓 劲加油。韩寒是个什么人并不重要,借他的口,借他的行为,行隔山打牛之事实罢了。
  反对倚老卖老:
  反对倚老卖老没有错,问题是年轻一代的“反老”情结已经泛化了,当他们看不懂或者不明白老人说的什么话的时候,往往会激烈的回应,久而久之,“老”在他们的眼里就完全成了落后的代名词。
  最可怕的是,对老一代能力、思想和意识状态的否定,现在已经开始向道德层面蔓延了,“因为你的思想能力和意识状态都是落后的,所以你没有资格对我进行批评,那么你对我进行道德批评也是站不住脚的”,这样的思维,在所有支持韩寒的人的言论中多少都表露出来了。
  其他的牌坊还有:反对一切社会上不好的现象,反对迂腐的主流文学、反对恶意炒作、反对虐猫、痛恨教育乱收费、痛恨落后的教育制度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我和一位曾经卷入pk大战的反韩人士交流时,这位先生颇为无奈的跟我说:其实有些人平时也是我的朋友,因为我的这种态度(帮白烨说话),对我十分生气,说一些气愤的话,我也能够理解。
  我也能够理解,毕竟,韩寒是很多人心目中的一面旗帜,他们希望这面旗帜永远高高飘扬着,他们的精神才有寄托,他们理想的未来或者记忆的潮水才有了一个活生生的现实样本。

 

五、从逻辑学的角度说明韩寒必胜的二个理由
  很羡慕韩寒在他的文章中体现的那种指鹿为马的霸气(指白烨为学术腐败者)、故弄玄虚的勇气(《文学群殴学术造假大结局,主要代表讲话》)、独孤求败的 傲气(《看韩寒如何反驳韩寒》)和出口成脏的灵气(脏话文系列)。他用他的连珠妙语娱乐了大众,绕口令和顺口溜在他的文章中俯拾皆是(很多特意黑体标 明),为了达到搞笑的目的,甚至不惜牺牲话语逻辑。他也用他还算犀利俏皮的文字直戳时弊,为护脸网树立了一个“扬善激浊”的文坛斗士形象。
  战果是显而易见的,两个博客的关张就是证明,还有时时不断出现在曾经反对韩寒的人士博客中恶毒的诅咒和谩骂,都是明证。在这场“战役”中,韩寒同学是 如何兵不血刃就将对手一个个打的落花流水,弃甲而逃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整个争论和群殴过程中韩方体现的逻辑谬误。逻辑谬误是一柄双刃剑,有时候会暴 露自己的软肋,让对手抓到把柄,但有时候也会迷惑大众,获得额外的舆论支持。
  从逻辑学的角度说明韩寒必胜的两个理由:其一,韩寒在情感上获得了大多数看客的同情和共勉;其二,不断转移论题,将争论的话题无限扩大,“诸侯”混战,“中央”旁观,以致当局者(纷纷参战者)迷,旁观者(韩寒)清。
  先说说“诉诸情感”。
  诉诸情感就是在论证中不依靠有充分根据的论证,而是利用激动的感情、煽动性的言词去拉拢听众,投其所好,迎合一些人的不正当的要求,使人们支持自己的论点而出现谬误。
  莎士比亚在《尤里乌斯'恺撒》中描写到,罗马统帅恺撒在安东尼等将领的支持下,密谋消灭共和制度,建立个人独裁的政权。以勃鲁脱斯和凯歇斯为首的共和 派为了挽救共和秩序,密谋刺杀了恺撒。然后勃鲁脱斯来到大市场向罗马市民发表演说,他说:“并不是我不爱恺撒,而是我更爱罗马……因为他是勇敢的,所以我 尊敬他;因为他有野心,所以我杀死了他。我用尊敬去崇扬他的勇敢,用死亡去惩戒他的野心。”
  经过勃鲁脱斯的演讲解释,在场的罗马市民都对勃鲁脱斯等人刺杀恺撒的行为表示赞同。
  但是恺撒的心腹安东尼抬着恺撒的尸体也来到大市场,他富煽动性的演说使形势发生了大逆转。安东尼避而不谈恺撒的政治野心,而是极力赞美恺撤的功绩。他站在恺撒尸体前面,用催人泪下的声调赞美恺撒,把恺撒描绘成一个公正仁慈、爱护人民的人。他把恺撒尸体 上的23处伤痕一一指出来给在场的群众看,他还当众宣布:恺撒留下的遗嘱是把自己的全部财产分给人民,每个罗马人都有一份!在场的群众被感染了,他们群情 激昂,齐声高呼着:“尊敬的恺撒!伟大的恺撒!”叫嚷着要惩罚杀害恺撤的凶手。结果,勃鲁脱斯和其他共和派都被赶出了罗马,并很快被安东尼的部队镇压了。
  安东尼的演说运用的就是诉诸情感的手法。他无法证明恺撒没有独裁的野心,因为恺撤确实想消灭共和制度。于是他采用了煽动群众感情的手法,在恺撒英勇善 战、公正仁慈上大做文章,并利用恺撒身上的累累伤痕来蛊惑群众的情绪,结果群众的情绪被煽动起来了,安东尼等人的独裁梦顺利地得到了实现。
  历史的这一幕,在韩寒《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一文中生动的再现了:首先,韩寒痛斥划分“80后”的打包式切割法,这一下子获得了80后的巨大情感 认同,随后韩寒同学马上把文坛的标准一降再降,最后把文坛屁掉,让所有写博的人都进入了文坛,这再次获得了大量心存文学梦的人的好感。从韩寒所有的博文来 看,我们能够清晰的发现韩寒的大量观点,都迎合着当时的社会舆论氛围,包括批《无极》、讽刺交通部领导、挖苦麻木的大学生、鄙视虚荣的女大学生、批评无聊 的国产电影等等等等,有兴趣的自己去看吧,我已经看过,前面的文章中也有大量的分析。
  情感诉求还有一种反向验证的情况,就是在批判者情感诉求的指引下,“群众”主动从被批判对象身上找到所谓的“验证”(表象的,可以理解为把柄),结果同样可以获得与批评者的共鸣。
  这就更加容易理解了,比如韩寒说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于是韩迷们就会在批评韩寒的人身上寻找“装逼”的证据,如果韩寒说白烨是学术腐败分子,于是 韩迷们就把白烨以前所做的一些看似不严谨的事情都当成了学术腐败的证据,比如白文中的语法错误等等,还有陆氏父子的上阵父子兵……不一而足。
  白烨和高晓松的关博行为,在韩迷看来,显然是心虚理亏的表现,这也就是韩寒的一次巨大的胜利。在韩寒博客的评论和留言中,不难找到韩迷们庆功的喧闹声。
  反韩人士留给韩寒的“把柄”是很明显的,这些都无一例外的被韩寒和韩迷拿来当做了情感诉求的论据,让很多中间人士在心理上逐渐倾向于韩寒一方:
  白烨:被爆曾经是书商,商人逐利为本,批评别人谈何公正?
  解玺璋:白烨的朋友,同行,同属一个利益集团,势必结党营私;
  高远:自我介绍很长,头衔很多,扯虎皮,拉大旗,虚张声势,自称旅法艺术家,伪君子也;
  陆天明:年老迂腐,人老色衰,心老气衰;
  陆川:上阵父子兵,裙带关系;
  高晓松:为朋友两肋插刀,搅局,纯属无聊,拉帮结派之徒;
  (这些“把柄”在我看来多是臆断,前面的文字中多处论及,不再赘述)
  瞧瞧上述各色“把柄”,哪一条都会刺痛一部分人的神经,因为这些都是社会的“阴暗面”,在社会问题负面事件集中爆发的当今社会,你会无动于衷吗?不 会。韩迷更加不会,作为旁观者的你会觉得韩寒说脏话伤害不到你什么,但是上述的每一个“把柄”都客观的存在于你的身边,看不惯。
  如此,“优劣”立现,“胜败”自明。
  至于韩寒转移论题的绝技,简直可以用叹为观止来形容。
  韩寒对辩论是情有独钟的,有言为证:《薄薄两毫米,总有一款适合你》(2005年12月17日)一文中,韩寒谈到了偷换概念的问题,《对世界说,什么 是光明和磊落》(2006年03月14日)再次谈到偷换概念,2006年3月16日,韩寒发表了他的《看韩寒如何反驳韩寒》一文,这篇文章彻底暴露了韩寒 的文痞本性,也彻底展示了其“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本领。文中,韩寒直接指出了自己“多次偷换概念”,一幅自我炫耀的嘴脸。
  其实偷换概念的人,往往有时候自己能够意识到,如果对方发现不了,或者归纳不出来,自己还会窃喜,比如韩寒同学,就自叹“对方连个高手都没有”,但是转移论题,却大多是在辩论的过程中不自觉形成的。
  看看韩寒同学转移论题的轨迹:
  《文坛诗歌屁……》一文,虽然很脏很臭,但是韩寒同学还是十分耐心的把话题集中在对白文的反驳上,虽然正如韩寒所说多次偷换概念,但都还是要说明自己 的理,针对性非常明确:你白烨批评的不对;随后的《有些人,话糙理不糙;有些人,话不糙人糙》算是对《屁》文的补充,表达的意思也基本一致;
  《辞旧迎新》(下),一文,声称“这个文章我们说的是文学评论家的道德问题”,也就是说,论题转移到“白烨的道德是否有问题”上了,随后的《辞旧迎新》(中)、《辞旧迎新》(上)都属此列;
  《对世界说,什么是光明和磊落》一文,韩寒有言“记住,听着,这是关于文学评论家是否干净和所谓主流文学的文坛有多迂腐观点的争论,不是长辈教训晚辈。别把中国文学搞的跟敬老院似的。”论题开始往“文坛是否迂腐”方面转移了;
  《文学群殴学术造假大结局,主要代表讲话》一文,论题转换到“学术腐败和文学群殴”上了;
  以上就是韩寒转移论题的轨迹。
  《观后总结:中国式文学争论——上阵父子兵,伙同亲友团》一文最后,韩寒是这样总结的:“以此文献给我互相不认识的支持者们以及作为整个事情的的总 结。这事已无法引上正道,背离本意,着实不幸。这次打不着他们,吓唬吓唬也行,迂腐者很多时候皮太厚,打不死,但说不定反而能被吓死,打他们是按摩,吓他 们才折寿。”
  看完,笑了。韩寒同学原来是一直想把争论引上一个“正道”的,不幸没有成功。但是,这个“苦心”的失败,正是韩寒同学把矛头对准白烨的所谓道德问题来 说事的时候就注定了的,以一个人事件之外的所谓道德缺陷来作为否定其评论权的借口,这算不算是一种更为可怕的论资(格)排辈?这个“苦心”失败了,但并不 影响韩寒同学的最后胜利。韩寒必胜,胜在其理。情理而不是道理,有理不在声高,所以骂得最响的人,往往就是最心虚的那个人,为什么心虚呢?就是因为理亏。
  最先动手的就是二流子,最先开骂的就是王八蛋。最底层的老百姓都知道,谁先破坏规则,谁就不是东西,迟早会失败的。

 

六、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阳春三月,一个男人们一相情愿关爱妇女的月份,一个需要全民打假的月份,一个因为要学雷锋而生出太多感人故事的月份。因为它在愚人节的前夜,所以,在跨过四月一日的时候,回首三月,发现它还是一个倍出黑色幽默的月份。
试问当今网络,何人能够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答案非韩寒莫属。这是毋庸质疑的,因为他不振臂呼号什么,韩迷们就能心领神会,集结成群,口诛笔伐,攻城略地, 所向披靡。新浪博客两大城池,生生让韩迷给攻陷了,还有多少城池目前处于铁桶围城之中?毋庸列举了,我想如果三月您没有离开过新浪,答案就在您的心头。
我曾经一度幻想,在高晓松关闭博客的宣言公布之后,出于叛逆和讽刺的需要,韩寒也会宣布离开新浪博客,专心赛车。后来发现自己过于天真:因为传统传媒,被 韩寒同学骂的、讽刺的、挖苦的、操蛋的……已经糟蹋的差不多了,那一块已经没有多少他的市场,他的市场在出版社和书商手里,而他的广告,都打在新浪博客 上。新浪博客,那是韩寒用灵感和口水换来的极品广告位,那是他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绝佳舞台,他舍得离弃吗?
其实,韩寒连出版社也是要骂的(去读韩寒的博文),他不怵什么出版社,因为没有出版社,他还有榕树下或者榕树上之类由路金波之流运作的网络媒体,谁能保证 哪天新浪不出一本博客丛书呢?少得了韩寒同学的版面吗?现在的中国,要出一本书不难,只要拿到书号就行。于是黑色幽默就出来了:比如路金波,出版过韩寒的 书,他不就是一个书商么?大家到榕树下网站查查该网站的“简历”,原来是和出版社合作出版了不少书的。据韩寒揭露,白烨也是书商,呵呵,糊涂了吧各位,同 样是书商,为何一个要骂,一个要“邦联”?这是怎样的一种盘根错节呢?
其实韩寒拉出的什么反学术腐败的大旗,纯属扯蛋,他的所有“纯文学”产品,根本就是学术腐败的结果。韩寒的《三重门》(上世纪在楚天都市报上连载过,看 过),如果没有枪手们帮他润笔修改,会生动起来吗,试比较韩寒的博文,语病和错别字到处都是,他倒还很幽默,说是不想去修改什么错别字,不仅掩盖了自己的 缺陷,还给人一个无比洒脱的印象,够聪明。还有,在他的书发行的过程中,又是什么人为他的书造势作评搞研讨会呢?还是那些有出版社背景的书商。大家看看韩 寒同学博文中的那篇关于中青社的声明,那个被韩寒同学点名的女人,不也是一个书商么?中国的书商,已经成了一股相当有势力的出版中介。97年就开始接触书 商,对于他们的市场意识,本人相当佩服,而且,书商不比包工头,包工头可以是个土包子,会拍马屁有钱就行,书商不然,弄的是文化产业,不了解行情,笔下没 有一点生动的墨水,别想在这个行业混饭吃,很多书商都是作家出身,或者编辑出身。韩寒同学目前出的所有书,可以说,如果没有书商来参与运作或者直接运作, 恐怕扔到垃圾桶里也不会有多少人读,耍嘴皮子玩深刻,谁不会啊,现在的孩子老到聪明着呢。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关于自己的书那些台前幕后的故事,韩寒同学太清楚不过了。他所谓的从不参与什么签名售书活动,有东北的网友已经指出纯属是信口开河, 至少参与过一次。很难理解一个写手为何总是强调自己不参与签名售书活动,我想只有一个理由:“势”是别人造的,“书”也是别人要出的,和我韩寒何干呢?我 不参与,你们不照样要认真去卖呢?栓一根绳子上的蚱蜢,你不能要求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不愿意。
但是现在,同学长大了,羽翼丰满了,电影他要自己拍了,书他要自己出了,他不相信出版社,也不相信书商,他只相信自己,自己亲自玩,原本就是他的性格。七年来,他从出版界和书商那里学到了太多的东西,是时候自立门户了。
关公战秦琼,韩寒骂白烨,不同时代人的战争,说是偶然,全属必然,说是必然,还是偶然。二者之中,肯定有一个是牺牲品,现在我们相信,那个牺牲品是白烨。打倒了白烨,也就震慑了白烨等“把握话语权”的一干人,从而也就扫清了这一类人形成的障碍。
前文说过,那些利用主角的口水调配出网络炮弹的所谓粉丝们和拥趸们,让所有人印象深刻。而韩迷和韩流,则不仅是让人印象深刻,还似春天多发的感冒病毒,谁见谁怕。
  幽默的是,韩迷们个个冰雪聪明,他们骂人、说理的用词和语气,大都在极力模仿韩寒同学。多年以前,当雷锋同志用生命换来毛主席一纸题词的时候,恐怕他 不会想到,四十三年后,在网络上,有一群小孩(或者还有大人),跟着一个大小孩学会了高超的骂人本领,于是他们学着榜样的样子,弄了很多博客,只要找到目 标就骂将起来。他们用他们的行为为“学雷锋月”来了一次绝妙的反讽。

 

七、偶像的新装
写到这一节,心情释然了。从第一节写到最后一节,前后持续了9天。本是风口浪尖的话语文字,现在贴出来就有了拾人牙慧的嫌疑,但是,已不需要再考虑更多的后果。
写着写着,似乎就明白了评论家为什么会挨骂,写别人,有一种出卖灵魂的感觉。尽管我不是评论家。
刚才访问了高晓松的博客,关闭了。群殴闹剧也就该打字幕了。
什么都没有被颠覆,什么都没有被证明,什么都没有被打倒。
有人给了新浪“严重警告”,于是新浪就不再炒作了,交战双方也偃旗息鼓,各自收兵。
战场还在(http://blog.sina.com.cn/lm/html/2006-03-24/362.html),硝烟犹存。
一座城池(新浪博客),两个阵营(老一代、新生代),三重门(韩白pk门、陆氏父子门、高晓松门),多么富有戏剧性的网络战争!
2006年3月,表面上,我们就看到了这么多。
背后,却有一个故事:中国版的《皇帝的新装》,我姑且称之为《偶像的新装》:
古时候,有一个热爱时装的皇帝。
今天,有一个喜欢把文章搞的很漂亮的小男孩。
那个皇帝每天每个小时要换一套新衣服。
这个小男孩几乎每天都要更新一篇博文。
有一天来了两个骗子。他们说他们是织工。
这个小男孩被两个骗子看中,一个是出版社(或书商),一个是博客。
古时候的两个骗子说,他们能织出谁也想象不到的最美丽的布。这种布的色彩和图案不仅是非常好看,而且用它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异的作用,那就是凡是不称职的人或者愚蠢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
今天的两个骗子说,小男孩的小说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他是一代人的代表,如果不读他的书,你将无法理解整整一代人,从而必将被时代所淘汰。
古时候的两个骗子摆出两架织机来,装做是在工作的样子,可是他们的织机上什么东西也没有。他们接二连三地请求皇帝发一些最好的生丝和金子给他们。他们把这些东西都装进自己的腰包,却假装在那两架空空的织机上忙碌地工作,一直忙到深夜。
今天的两个骗子采取一切手段为小男孩造势,甚至把小男孩写的每一本书都当成了一个什么“里程碑”,当那些心智不全的小小孩子们被忽悠的一本接一本买书、整夜整夜抢沙发的时候,今天的两个骗子,一个赚了大量的钞票,一个赚了大量的点击率。
……
够了,够了。是时候认清问题的本质了。
古时候的那个皇帝是有他自己的判断力的,他的心计体现在他不敢率先去检验“时装”的存在与否,而是派了他认为最称职的老臣前去打探。当所有的文臣武将为了 自己的利益,装着看见了那子虚乌有的“时装”的时候,皇帝于是也相信了“时装”的存在,于是,可怜的皇帝像个相扑运动员般,走着,秀着。
我们这个时代,每个偶像的身上都批着一件娱乐的“新装”。这是怎样的一种装束啊:它是利益集团特意打造的所谓品牌,经过了精心的策划,具有色诱或者情诱的 魔力,它能轻易的让年轻人不再思考,诱惑着他们身上的所有器官都在为偶像服务。这样的包装策划,偶像有时候是心知肚明的,有时候却是不知不觉的。心知肚明 的,就在自己的衣着外面加披此装;不知不觉的,往往轻易用这套“新装”置换了自己身上可怜的遮羞布。
于是,古时候的皇帝一不小心就裸体游街了,今天的偶像一不留神就掉底子了(就是自己把自己的弱点暴露了出来,出了洋相)。
我要慎重的提醒所有参战的各位:谁说韩寒是作家呢?有粉丝跟着的,都只能叫偶像,作家不需要粉丝,只需要会送钱的读者。韩寒同学是“文学残梦”和“偶像崇 拜”杂交出来的怪胎,千年一出的怪物。鉴于其对自己文学方面的性质进行了那么肮脏的注释,所以,我们依然可以把他的那些脏话文看成是文字的娱乐方式,就像 歌曲里的歌词一样,跟娱乐有关,跟文坛无关。
又近凌晨。站在十楼的阳台上,游目骋怀。远处,深圳市区的灯光照亮了从大海飘来的云。夜风阵阵,沁人心脾。这样的夜晚,我想起了故乡的春天。此时应该是桃 花盛开的时候吧。乡村的桃树,不成林,很诗意的一棵棵点缀在房前屋后。这样的桃树和周围的环境比起来,很美。但是不成林的桃树是很难结果的,即使结果,也 长不出像样的桃子。 想着故乡,雅兴偏至,吟来一首,聊以结束此篇:
七律——赠韩寒
招蜂引蝶春锦画,
怀柔沉色蹊成行。
一点红尘三千妒,
半瓣桃花十里香。
破釜沉舟清风骨,
画龙点睛好文章。
待到秋来结硕果,r> 葬花吟里吟沧桑。
(此诗歌修改,详见http://blog.sina.com.cn/u/48993290010002z5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8993290010002xn.html?vt=4&md=gd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4个评价)

评论

Marlon Byrd phoenix suns

wq123的头像

Marlon Byrd phoenix suns cashed woolrich mens jackets in horloges on his nike mercurial comeback season. Byrd and the ralph lauren polos Philadelphia Phillies agreed dre beats Tuesday to a new orleans pelicans $16 million, two-year juicy couture contract, a deal true religion jeans men that fred perry uk came less occhiali ray ban than swarovski jewelry a year lions nfl jersey after he was fitflop outlet playing cheap oakley sunglasses in Mexicos juicy couture outlet winter skechers league. michael kors outlet The ralph lauren factory store 36-year-old outfielder hit vans a coach outlet usa career-high polo ralph lauren 24 ravens nfl jersey homers last season puma online for hollister kids the New York Mets calvin klein underwear and Pittsburgh, which acquired marc jacobs him tory burch handbags on Aug. 27. He air max batted .364 with jordans one philipp plein clothing homer hogan and tommy hilfiger five RBIs in skechers shoes outlet six levi's jeans playoff five finger shoes games giuseppe shoes after hitting .291 nike during the season valentino with 88 RBIs, louboutin outlet one short softball bats of his career best. "Marlon givenchy handbags adds christian louboutin a new balance significant cavaliers jerseys upgrade both air force offensively new balance and knockoff handbags defensively oakley canada to our outfield," Phillies indoor soccer shoes general manager Ruben Amaro bottega veneta Jr. said rolex replica in a hollister statement. jaguars nfl jersey "He has orlando magic jersey been particularly burberry handbags outlet productive against michael kors purses left-handed pitching, which was a serious michael kors purses challenge nike air max 2014 for michael kors us this hermes past coach factory season." nike shoes outlet Byrd tommy hilfiger was prada handbags drafted falcons nfl jersey by the omega watches Phillies chiefs nfl jersey and began his big league career in nike air huarache Philadelphia. tory burch shoes His discount shoes agreement calls hermes bags for $8 tommy hilfiger million longchamp outlet in each burberry handbags outlet of chrome hearts store the next two seasons ralph lauren and michael kors includes an $8 million team new balance shoes option colts nfl jersey for marc jacobs 2016, mcm handbags The ralph lauren outlet online option nike air yeezy would louboutin become mcm bags guaranteed packers nfl jersey if ray bans he bears nfl jersey has 1,100 at-bats in browns nfl jersey the next two seasons, including at least 550 in steelers nfl jersey 2015, 49ers nfl jersey or ecco outlet online 600 cowboys nfl jersey at-bats in 2015. "If you air max 90 dont want jazz jersey to give up your first-round pick, louboutin uk Marlon handbags outlet Byrd hilfiger outlet is soccer shoes arguably the north face best available birkenstock taschen outlet outfield bat," michael kors taschen Pirates kings jersey general ferragamo shoes manager prada Neal nike free Huntington said. "We redskins nfl jersey feared he was red bottom shoes out prada shoes of fidget spinner our price range immediately. We stayed mbt mens shoes engaged raptors jersey in hilfiger outlet the process, denver nuggets jersey and barbour jackets Marlon wizards jersey and his oakley sunglasses outlet agents air max talked about omega wanting swarovski to supra footwear come ray ban wayfarer back thomas sabo to Pittsburgh. He loved his time there. The environment michael kors and playing stone island outlet for azcardinals nfl jersey a rockets jersey winner ferragamo and designer handbags playing coach purses factory in polo ralph front of that fan ray bans base was something michael kors bags that really intrigued nike him." A longchamp career .280 hollister hitter with true religion outlet 106 occhiali oakley homers ferragamo shoes and 533 RBIs, michael kors purses Byrd was released cheap glasses by Boston in June 2012, burberry outlet online then puma sneakers given ralph lauren outlet a michael kors 50-game suspension longchamp 11 days later following a adidas positive ralph lauren polos test dwyane wade jersey for hilfiger online shop Tamoxifen, which north face can reduce oakley sunglasses side roshe runs effects of birkenstock shoes steroid use and kids hoodies increase testosterone. At the coach store outlet time, michael kors Byrd veneta said adidas outlet he fake rolex mistakenly seahawks nfl jersey used the cheap nike shoes medication for a recurrence mizuno running of a ray ban sunglasses outlet condition air max one that earlier ray ban outlet required handbags outlet surgery. He says he vikings nfl jersey did atlanta hawks jersey not use it for performance air max enhancement. He played winter ball for the Tomateros jordan jerseys de beats by dr dre Culiacan salvatore ferragamo (Culiacan burberry Tomato Growers) and signed michael kors handbags a broncos nfl jersey minor league coach handbags contract plein outlet with the Mets on katespade Feb. eyeglasses stores 1. He supra shoes wound michael kors outlet up on their big kobe bryant jerseys league roster for a base hollisterco salary of michael kors bags $700,000 and earned adidas canada another titans nfl jersey $100,000 in performance bonuses based on plate appearances. Both the dollars vans shoes and burberry sale the charlotte hornets jerseys years the north face outlet offered by michael kors outlet the Phillies hermes birkin bag were cheap true religion at a panthers nfl jersey level prada sunglasses the air max 2015 Pirates were ed hardy unprepared to match ralph lauren online shop in talks with agents Sam cheap jerseys and Seth Levinson. "The timing really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bit us, and texans nfl jersey Ruben saints nfl jersey did ralph lauren outlet online a cheap jerseys great coach outlet sale job coach store online of going asics gel out and getting his guy oakley early -- hugo boss clothes what longchamp black friday we did dsquared2 outlet with north face Russ north face backpacks Martin a chaussure timberland year ago," Huntington dolphins nfl jersey said. "We werent ralph lauren in a position to be able buccaneers nfl jersey to pandora schmuck move rolex watches this cartier montres quickly." oakley sunglasses Mets cheap barbour jackets general manager Sandy true religion jeans women Alderson bcbg max said new balance canada the deal was an indication beats audio of inflation in free-agent nike prices. ray ban "Had you nike shoes asked me nba jersey the salvatore ferragamo question jordan three or four cheap mlb jerseys months barbour jackets ago, long champ I timberland shoes might ralph lauren have pandora charms been michael kors outlet surprised, burberry but not vans in the light of whats dansko outlet happened since the end reebok of the season," he said. oakley "There havent been that many signings, but this ralph lauren polo one is dallas mavericks jerseys consistent with the others." lunette oakley Philadelphia air max had coach handbags sought a right-handed babyliss pro hitting cheap michael kors outfielder cheap ray ban with power since aktienkurse adidas Jayson adidas online Werth cheap nhl jerseys left for red bottoms Washington air jordans following the nike air max 2010 michael kors handbags season. brooklyn nets jersey Ben fred perry outlet Francisco, knicks jersey John ralph lauren outlet online Mayberry Jr. and Delmon burberry handbags Young werent solutions; ray ban Hunter Pence was acquired burberry sale in golden state warriors jerseys July 2011 and michael kors traded a year hogan outlet later. Darin Ruf ray-ban sunglasses hit 14 cheap jordans homers in 251 at-bats fendi bags last season while starting polo ralph lauren outlet 27 oakley vault games nike air max in cheap nhl jerseys right nike air max field, chargers nfl jersey 15 in left oakley and prada outlet 28 nike free run at first michael kors base. But oakley black friday Ruf, timberland outlet a ray ban sunglasses outlet converted first baseman, is coach outlet online hardly the oakley sunglasses outlet defensive player adidas outlet Byrd is giuseppe zanotti sneakers and is ray ban outlet online viewed longchamp handbags as a role burberry player. Philadelphias cheap clothes outfielders hit mont blanc .259 tn pas cher with 57 clippers jersey homers and san antonio spurs jersey a .407 slugging percentage this year. barbour jackets Byrd could be a kevin durant jersey major upgrade. "He is an experienced michael kors handbags middle-of-the-order hitter who bcbg max azria creates some balance to our chi hair lineup," Amaro said. "With his talent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and michael kors clubhouse celine bags presence, we believe converse Marlon will be louboutin outlet a solid addition converse sneakers to our club as we address ray ban outlet our new balance outlet needs nike tracksuits and longchamp outlet plan bucks jersey to contend in birkenstock 2014 and pandora beyond." nike outlet store Byrd was pandora once a prized prospect in the Phillies jimmy choo shoes minor league system. polo ralph lauren He nike canada finished patriots nfl jersey fourth hollister co in NL jets nfl jersey Rookie nike outlet of the watches canada Year voting coach outlet canada in roshe 2003 after asics hitting .303, giants nfl jersey but struggled air jordan shoes the north face outlet next ralph lauren uk two cheap mlb jerseys seasons oakley sunglasses outlet and jimmy choo outlet was traded to timberwolves jersey Washington. rams nfl jersey Byrd converse shoes has also played roshe run for under armour curry Texas, the Chicago nike Cubs nba jersey and Boston in a 12-year adidas career true religion with jerseys from china seven oakley sunglasses teams. He cheap oakley was burberry outlet an ray ban black friday NL All-Star swarovski crystal with lunette ray ban the Cubs max shoes in 2010 and his best season before last free run year came with raiders nfl jersey the ralph lauren outlet Rangers in 2009 nike roshe when he batted .283 michael kors with philadelphia 76ers jerseys 20 nike roche run homers michael kors uk and 89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RBIs. Nike Roshe One Herre . nfl jerseys -- huarache Von Miller cheap true religion is back nike air force -- nike and fossil uhren bigger than ever. Nike Roshe One swarovski online Slip sort . swarovski jewelry According coach outlet online to timberland boots a burberry handbags report from the north face the New York Posts beats by dr dre Page Six, burberry sale Katy Perry baseball bats will perform thomas sabo at halftime bills nfl jersey of coach bags Super Bowl bengals nfl jersey XLIX at the University of cheap oakley sunglasses Phoenix Stadium.MILAN, Italy -- Inter ralph lauren Milan nike mercurial has signed lacoste outlet online highly rated coach handbags outlet defender air jordan retro Danilo DAmbrosio northface from Torino. The iphone 5 cases clubs tommy hilfiger have replica rolex been converse in negotiations since DAmbrosio nike air max revealed eagles nfl jersey he hollister would nike air huarache not michael kors handbags renew oakley sunglasses cheap his contract mcm handbags at Torino instyler beyond boston celtics the salomon summer, nike outlet and ray ban on Thursday, coach store Inter nba jerseys confirmed cheap jerseys he was contracted jordans to omega watches 2018. hogan women shoes DAmbrosio says versace shoes outlet "its so emotional replica rolex to nike air max 2014 be north face jackets here ... Ive michael kors canada come a long longchamp way oakley vault and armani shoes outlet now grizzlies jersey Im ray ban outlet at Inter, I cant coach outlet online bbe dsquared2 jeans anything else but very proud. nike roshe Nike Roshe polo ralph lauren outlet online One nike.com Flyknit mcm bags bl?. " The 25-year-old DAmbrosio will ray ban be versace clothes hoping the mcm handbags outlet move boosts basketball shoes his trail blazers jersey chance adidas of making coach factory outlet online Italys pandora jewelry World Cup squad. Hes nike Air Max Plaza yet to burberry outlet store play nike free run 5.0 for skechers mens shoes Italy. DAmbrosio ray ban sonnenbrillen is new ralph lauren online president Erik pacers jersey Thohirs coach factory online first signing for Inter. swarovski canada His predecessor Massimo Morattis first hollisterco signing pandora uk was ipad mini cases club nike huaraches captain Javier north face Zanetti. barbour outlet online Inter michael kors visits Juventus on cheap oakley sunglasses Sunday. chi flat iron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