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天才”@韩寒 的被炒作之路 作者:司马3忌

在韩寒获奖新概念的问题上,经常被这个问题所迷惑:为什么李其纲会显得如此扎眼?
首届新概念,李其纲既不是组委,也不是评委,也不是工作委员,至多是为韩寒的破格补赛出了考题罢了。却在方韩大战初期,又是“N个回答”又是“严正声明”的写文章声明,看上去显得有些气急。

再者,首届新概念20个一等奖,韩寒的获奖按理说最具争议,公布的一等奖名单也只是社会组,但媒体却偏偏注意到了韩寒?

难怪展护卫经常要说:大人,依在下看来,此事必有蹊跷。

让我们回到韩寒事件的原点,从媒体宣传报道的角度,看看韩寒的成名之路。

1999年3月28日,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举行了颁奖大会。

半个月后的4月12日,颁奖会现场唯一的采访媒体,《新民周刊》刊登了记者沈嘉禄采写的报道文章《让孩子写点儿真的》,其中用了148个文字,描写了韩寒的补赛并且获奖的经过,这是在公开媒体上,首次把韩寒的补赛作品《杯里窥人》改成了《杯中窥人》。

沈嘉禄在颁奖会现场并没有采访到韩寒,因为李其纲告诉他:韩寒补考完就走了。沈嘉禄自述,报道韩寒的内容全部来自于李其纲的口述。

沈嘉禄当然没见过韩寒的补考作文《杯里窥人》,由此看来,李其纲在韩寒所谓的完成补考作文《杯里窥人》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就改成了《杯中窥人》特意告诉了现场的媒体记者。

而且沈嘉禄的这篇报道文章早于《萌芽》杂志在5月刊上公布的一等奖名单。

其实,《萌芽》杂志公布了韩寒社会组一等奖,并没有引起媒体和公众的关注,也没有给韩寒的高中学习带来改变,半年后,韩寒期末考试七门红灯被松江二中留级重读高一。

在韩寒被留级后的前半个学期,韩寒的学习成绩居然还全面提高了。松江二中政教主任洪韵焘在《少女》杂志2000年第8期上呼吁《千万不要再炒作韩寒了》,文中有这样的描述:

“曾记得,去年(1999年)11月份期中考试刚结束,我校文学社组织了一次南浔之行,韩寒随队前往。途中,他很高兴地对我说,这次期中考试我进步了,物理肯定及格,数学也比以前好,而且很自信地说,期末我的目标是消灭红灯,看着韩寒真诚而兴奋的目光,我打心底里为他高兴。”

然而就在此时,一场有计划的,大规模的媒体炒作正在悄悄的开始:

1999年10月11日,《新民晚报》刊登了记者钱勤发编写的文章《青春的光彩——新概念作文大赛幕后故事》,首次在报纸上大篇幅介绍韩寒的补赛获奖经历。

1999年10月27日,《文汇报》在“教育新闻专版”用了整版的篇幅,刊登了《“新概念”挑战作文教学》,其中一篇《语文60分的孩子写出长篇小说》,全面宣传了韩寒的文学写作水平和能力。这是媒体首次报道韩寒的“42万字描写校园生活的长篇小说,出版社正在商量出版事宜”

1999年11月1日,《新民晚报》在从第348期“桃李芬芳”专栏,每周一期连续五期刊登介绍韩寒“一个高才留级生韩寒”的争论话题专栏。

1999年11月8日,《新民晚报》在349期“桃李芬芳”专栏上,刊登了署名“松江二中韩寒”的文章《穿着棉袄洗澡》,引发读者争论。

1999年12月17日,《解放日报》刊登了文章《长篇小说作者=高一留级生,松江二中学生韩寒给教育界出了道难题》,在文章中,这是媒体首次公开报道韩寒的长篇小说《三重门》,并明确了该小说“即将由作家出版社付梓出版”。

1999年12月,上海《中文自修》刊登了李天靖的文章《折翅的飞行》,全面介绍了韩寒的小说《三重门》,并在该期杂志上,刊登了《三重门》的前二个章节。

从此之后,全国的媒体一拥而上密集报道韩寒的话题。

对此,松江二中政教主任洪韵焘在《少女》杂志2000年第8期撰文《千万不要再炒作韩寒了》中,是这样描述韩寒的学习成绩变化情况的:

“看着韩寒真诚而兴奋的目光,我打心底里为他高兴。因为韩寒是否能把功课学好的关键在于他自己。况且,他要将功课学好,并非像某些媒介不负责任的断言,会牺牲他的个性化发展。然而此后,报界、电视台对韩寒的炒作日益火爆,随之而来的副产品是每天像雪片一样从全国各地飞来的邮件,以及一些女孩子追"球星"、"影星"似的对韩寒的"穷追不舍"。于是,我们无奈地看到,早晚自修课用韩寒自己的话来说成了他过"信生活"的时间;上任何课又都恢复到听不进的状态,学校为他写作提供的单套寝室,也成了他可自由与外界联系的绝好场所……”

从1999年10月份开始直至年底,在短短的四个月时间内,上海这几家媒体对韩寒的宣传报道,逐渐从新概念获奖,进而发展到长篇小说《三重门》,以至于完整地打造出一个“高才留级生”“偏科文学天才”的公众形象。

《新民晚报》记者钱勤发,在一篇《我和新概念作文》一文中,是这样描述自己和李其纲的友谊的:“如果我说,我是《萌芽》杂志“新概念作文大赛”的策划人和推动者之一,恐怕没人会信,就连前不久去世的被称为新概念作文“教父”的赵长天主编也不明内中的过程和细节。”“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我为《萌芽》写纪实小说,结识了编辑李其纲。我得过《萌芽》文学奖,参加过他们举办的笔会,最不该忘的,是我的第一本集子乃《萌芽》丛书之一。后来,我与其纲成了好朋友,常邀他来舍下喝酒聊天,聆听教诲,受益匪浅。”“,“新概念”将出台之前,他请我“鸣锣开道”,在《新民晚报》上写篇报道。那时,我在采编“五色长廊”专版,我请本报同行唐宁写了一篇报道,大约2000字,主标题为《呼唤中国文科人才》,副标题是“新概念作文大赛出台前记”。我在报道前加了140字的“编者按”,其中写到“明年一月,《萌芽》杂志社将举办‘新概念作文大赛’,这在国内还是第一次……”无疑,这是国内媒体报道的第一篇有关“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文字,刊发于1998年11月13日《新民晚报》。”

《解放日报》“教科文新闻”栏目,李其纲的配偶徐芳在该报社文艺部任职。

上海《中文自修》编辑李天靖,1982 年毕业于华东师大中文系,李其纲的同学。

上述媒体记者和韩寒或者萌芽的唯一交集,都汇集到了李其纲。

四个月后的2000年5月,作家出版社的袁敏编辑出版了韩寒的首部文学作品《三重门》,据袁敏在《我编三重门的前前后后》以及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一书中介绍,袁敏是在1999年12月获得了《三重门》的稿件。

但在《中文自修》1999年12月刊上,著名作家峻青的《初读韩寒》,就谈到了阅读《三重门》的感想。《中文自修》只是杂志期刊,在韩寒成为教育界改革争论热门话题的时候,也只能把《三重门》的出版权交给了袁敏的作家出版社。

2000年2月29日,韩寒在接到作家出版社正式出版通知后,为《三重门》写了“后记”。

《中文自修》的李天靖也并没有闲着。

韩寒在《零下一度不能代表我》一文中,是这样介绍的:

“《零下一度》这本书原来应该作为上海人民出版社与《中文自修》合作的一套丛书推出,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作为单行本问世,此书的实际编辑工作都是由《中文自修》完成的。”

2000年2月22日,韩寒为《零下一度》写了“自序”。注意这个时间,要早于《三重门》的“后记”整整一个星期。

虽然《三重门》出版于2000年5月,《零下一度》出版在后,2000年8月,但显然决定正式出版的,却是《零下一度》。

显然媒体们都几乎回避了对《零下一度》的宣传。而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三重门》。

《零下一度》的“代编者话”《韩寒三思》的作者,署名“刘如溪”,(该文注明“原载于《中文自修》2000年第一期”),这位作者“刘如溪”看上去很眼熟……在1999年11月12日的《新民晚报》“桃李芬芳”栏目的第一篇文章《为韩寒担忧》的作者,就是“刘如溪”。

相比之下,如今的微博炒作马甲,真是弱毙了。

由此看来, 1999年3月28日发生在上海青松城大酒店,绕过新概念组委会评为成员,创造出韩寒补考过程神话,并在1999年第5期《萌芽》杂志"一等奖名单"添加韩寒为社会组一等奖,皆出自李其纲手笔。

其后的一系列策划媒体炒作,不过是计划中的步骤罢了。

三人成市虎,跟风的媒体多了,韩寒话题炒大了,新概念大赛、萌芽杂志社、赵长天、著名作家评委们,上海文坛、还有那个谁谁谁……都成了被绑架的人质。

如今,这些人质都已经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而且极其严重。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840323037098953&vid=326791...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4.7 (14个评价)

评论

中国骗子很多的

访客的头像

中国骗子很多的

虽然你知道他们是骗子

你也认为有很多很多的证据

但是你不是受害者吧

而且你要告人家欺诈么

人家欺诈了什么呀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