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肖鹰:为什么站出来批韩寒 因为中国批评界无底线的懦弱 from 澎湃新闻网

链接:http://news.163.com/14/0819/15/A4188SGD00014SEH.html#sns_weibo

19日大早,一篇刊登在中青报上的名为《“天才韩寒”是当代文坛的最大丑闻》的倒韩檄文在互联网上引起一番舆论哗然。

文章作者系现任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肖鹰,而这并非他第一次发表批评的声音。

作为有名的文学批评家, 2011年2月,肖鹰在报纸发表了题为《春晚导演莫学“苏紫紫”》的评论文章,文风泼辣,其中点名对兔年春晚语言类节目总导演马东提出质疑。之后,肖鹰又和收藏家马未都在博客上针对“希腊男性雕像睾丸左低右高说”展开艺术讨论。他还曾对冯小刚(微博)、孔庆东、路遥文学奖评审条例等提出批评指摘。

这篇最新的文章从韩寒近期的电影到文学作品再到个人都进行了质疑。其实,2012年,他就在学术期刊上发表名为《韩寒神话与当代反智主义》一文,在阅览以网络为主要载体的公共媒体发布的可靠资料和举证的基础上,对“韩寒神话”做一个文化背景的梳理,认定韩寒的作品被人代笔。

随后,中青在线又迅速发表了同为大学老师的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储殷撰文的《不要用大字报的方式来倒韩》,称“一位大学的资深教授,更不要用大鸣大放大字报的老套路来批斗一个人。一部商业化的电影,有赞有黑本是常态,但是由此折射出我们的社会在公共对话中“对人不对事”的老传统,却让人担忧。作为高校教授,我们有义务做在讨论问题的时候,做的更体面一些。”

“大凡文字,宁得人恶、得人怒,不可得人羞、得人耻。”这句话被置顶在肖鹰博客的首页。19日中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联系到正在录制课程的肖鹰,他说,因为学者的良知、自身的性情以及拥有的学识,所以要不断批评下去。

对话肖鹰

澎湃新闻:为什么写这个文章?

肖鹰:今年暑期档,国产电影中最受关注的有两部,郭敬明导演的《小时代3》和韩寒导演的《后会无期》。我认为他们有几个共同点,一是作家跨界;二是同样拥有巨大文化娱乐市场号召力的青春偶像;三是,这两个人的电影,我认为同是烂片,但都得到了市场和一些专家不负责任的吹捧。从关心中国电影市场的动机出发,我认为我们要对这两部电影予以关注并且表达自己作为学者的批评立场。

再者,2012年,在网络产生的质疑韩寒作品代笔的这场运动中,我先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后来再到参与者,深度参与了质疑韩寒的网络活动。作为一个学者,在国内的方舟子和海外芝加哥大学赵鼎新对韩寒作品及相应问题的研究成果基础之上,我对韩寒做了研究。在一篇名为《韩寒神话与当代反智主义》的长文之中系统地梳理,学术地辨析和认定。我从掌握的资料以及推理判断,我认定韩寒的作品是被人代笔的。

而且韩寒对代笔的质疑,回应得极其恶劣。在文章中我也提了。但是由于韩寒背后利益集团强大的舆论控制力量,这场质疑基本上就停在了网络上,最后是不了了之。

作为一个学者,我认为,韩寒现象是必须彻底地清理的。韩寒作品代笔是应该给中国社会一个交代的。中国文坛对“韩寒神话”的造成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韩寒现象是当代中国文坛最大的丑闻。对这个丑闻的查证应该是突破中国文坛现在反腐僵局的一个突破口。

澎湃新闻:在文中,你从韩寒的电影到文学作品再到个人都进行了质疑,为什么把韩寒的电影和人联系起来说?

肖鹰:因为现在没有办法把他本人和电影区别开来。你为什么知道电影《后会无期》,是这部电影拍得好吗?你为什么会去看《后会无期》,是这部电影好吗?这其中都跟韩寒从当年的天才作家、后来的意见领袖、现在的品牌代言人这三位一体的身份分不开的。

我看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不用了解他本人,因为他用电影说话。而韩寒和郭敬明是用人来为电影说话。

澎湃新闻:有人说他们的电影是“粉丝电影”。

肖鹰:也不仅仅是粉丝电影。在电影市场缺少起码的游戏规则的前提下,他们在浑水摸鱼。他们也是利用粉丝、愚弄粉丝、虚造粉丝。

澎湃新闻:其实网上也有言论和影评是看出这些电影有所不足的,但很多人会因为执导者是跨界所为,而报以了比较宽容的心态来评价。

肖鹰:这是一种虚伪的宽容。如果他们还是学生,这是他们的作业,我们当然要宽容。但他们是三十岁左右功成名就的娱乐明星,直接进入了市场、在掏公众的腰包。路金波说韩寒的电影拍成一坨屎都不会赔钱的,那我们还要去宽容他吗?很多人打着宽容的旗帜在为韩寒站台叫好的时候,他们完全忘记了电影本身,忘记了作为一个批评家对公众、对社会应有的诚意和责任。

澎湃新闻:从美学的品格角度定位电影,对于国内电影市场烂片充斥但能获得票房成功的现象,你是怎么看的?

肖鹰:这是我们中国现在的电影市场从比较好的向国际接轨的秩序化的发展,最近几年产生了一个剧烈的扭转、倒退。从原来的走向有序到现在走向无序,就表现在“小丑当家”。郭敬明的电影《小时代》也不能说是制作精良,有几个画面可能感觉很好,但那只是华丽的堆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感觉。

对于当下走红电影的批评,我有两个参照。一个参照是当代中国电影的发展。在80年代,以谢晋的电影和张艺谋早期一些电影为代表,中国电影的艺术水准是在逐步向国际发展。到了2000年,包括张艺谋在内,上一辈电影人的着落到下一辈电影人没有成熟起来。所以现在烂片走红就是这种生态成就的。

还有一个参照就是世界电影的发展。虽然北美也有垃圾片,但如果把《小时代3》和《后会无期》放在北美的电影市场中,你会发现,这两部连垃圾片都算不上,因为没有电影起码的技术水准和艺术内涵。郭敬明和韩寒的根本不是电影,我觉得这个一定要区别开来。

韩寒说他拍的是公路片,但除了我文中说的桥段抄袭以外,我没有看到任何公路片的影子。北美的几部重要的公路片我都看了,他(韩寒)根本就不行。

现在一些所谓的电影批评家和媒体,既不负责任也没有水平,面对现在当下中国电影弱化的环境,没有判断力。荒唐得用郭敬明垫底来推崇韩寒,这不是很可笑、很可悲吗,两个都不成样子了,而一个硬着头皮说另一个口碑更好。

在韩郭之争中,我认为韩寒占上风是因为他背后的利益集团。两个在青春文化上都是伤风败俗,这是我对他们的基本判断。但现在的主流媒体是打一个推一个,难道是他们的判断力已经不懂电影了吗?看不出电影里的“装”了吗?还有前后的矛盾。电影叫《后会无期》,是没有结局的意思,而电影最后却有一个商业化的结局,男主角江河如期归来,而且功成名就,情侣携手,这能叫后会无期吗?中国现在电影的评论是彻底的商业化和利益化了,这真的是很可悲的。

为什么烂片会走红?有体制的原因、市场的原因,甚至可以说有观众的原因。但是有一个不能推卸的责任就是中国批评界无底线的懦弱。这是我要站出来说话的原因。我本来不是做电影批评的,但确实花了大量的时间来看了很多电影,中国历史上的、美国历史上的。我觉得我们的市场需要规则,我们的电影需要批评。

澎湃新闻:你的评论,言辞犀利,不留情面,为什么要不断地做这些批评?

肖鹰:因为这是我作为学者的良知、我的性情和学识三者结合,导致我要做这些批评。

(原标题:对话肖鹰:为什么站出来批韩寒?因为中国批评界无底线的懦弱)

分类: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4.7 (13个评价)

评论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