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抗日看韩寒的阴暗心理 作者:唐吉珂德

从抗日看韩寒的阴暗心理 作者:唐吉珂德

近日,因受钓鱼岛事件的影响,同胞的爱国热情高涨。很多同胞在918当天组织了反日游行,并开展了抵制日货的行动。这样的情况表明,国人并没有完全麻木,虽然社会存在很多的问题,但只要有这样的激情存在,希望还在的。

但是,对于这样的爱国热情,被称为“意见领袖”的韩寒,却不满了。对于爱国群众的爱国表达,韩寒却来发表博文,对之报以冷眼和冷笑,充分显示了其“弃子”的阴暗心理。

韩寒的这个文章,说了八条,唠唠叨叨废话连篇,其实概念起来不过一句话:政府腐败,所以民众不要爱国。韩仁钧,啊不,韩寒在多处表达了这种政府如何如何不好,比如我们没有自己的土地啦,政府主要是维稳啦,政府搞汽车工业不给力啦,“领导”如何给民众洗脑啦,等等等等。

韩寒说:“上街和平表达对日本的不满,完全没问题,尊重个体选择。搁以前我会笑话,现在我无所谓支持或者反对,但我肯定不会去,原因是我要将我的处女游行郑重献给欺负我侵犯我的权利最多次的地方。”

这话初看是很有道理的,是啊,对欺负人的政府,当然要表示反对了。但细一想,却发现问题:反对欺负人的政府,与上街“和平表达对日本的不满”,二者并不是二选一的问题啊。难道我们不能既反对欺负人的政府,又表达对日本的不满吗?难道做为民主代言人的韩寒,没有听过“内惩国贼,外争国权”这句话?就算是韩寒愚昧无知,但只要有最起码的常识,他就应该明白,对内争取人权,对外争取国权,这二者并不是互相矛盾的。

那么,如此看来,韩寒的上述观点就非常有问题了。依韩寒的说法,他既然要把“处女”献给内争国权,就是说他认为内争人权比外争国权更重要了。只要有一点国际政治常识的网友都能明白,这不过是“人权高于主权”的另外一种表达方式罢了。依这种意见,只要政府还有侵犯人权的地方,别国来侵略,我们不必反对,只管带路就是了,反正这都是政府不好么是吧?

顺带说一下,流氓政府固然可恨,但并不是说,流氓政府的一切行为,也都是在耍流氓。正如流氓在耍流氓之余,也要吃饭睡觉一样的。我们不能说,蒋介石政府腐败,他们对日宣战,也是在耍流氓吧。

请问韩仁钧和韩寒,上述言论,不是赤裸裸的汉奸言论,又是什么呢?

韩寒当此中日主权争端之际,继续代言日本车,其实这也是正常的商业活动,但是却又忍不住出来继续消费政治,还妄想继续其意见领袖的丑陋生涯。不过非常可惜,他的表达思想陈旧,行文拖沓,语言繁复,逻辑幼稚,这种水平,实在是不值一晒,奉劝韩寒,还是不要出来献丑了。

对于人权高于主权这样的陈腐观点,没有再多说的必要。细看韩寒此文,可以发现类似于“棋子”——“弃子”、唠唠叨叨的表达方式这样的韩仁钧式语言标签,以及处处表现出的、对于民众表达的爱国热情的阴冷讽刺,不禁让我们想起了“时方”——“释放”、“启东”——启动,这样的语言包袱,以及《三重门》里不时“释放”出的“阴暗”心理。这充分表明,“韩寒”的这八条,又是出自韩仁钧手笔。

韩仁钧的语言特点和行文方式,大家都已熟悉了。最明显的,便是韩仁钧处处散发出的霉味儿。这篇文章整个儿读下来,感觉颇似在夏日里忽然从阳光下走入一个常年不见阳光的地下黑暗仓库里,里面装满了陈年的垃圾,龌龊不堪。

固然,民众的自发表达,会产生一些类似于砸车这样的不良行为,也会有一些暴徒趁火打劫。我们在赞同民众爱国热情的同时,不妨也一起谴责这样的暴行,这二者同样不是矛盾的。以少数人的不良行为就否定整体的爱国热情,这种以点带面、以偏概全的思维方式,充分显现了韩仁钧的弱智。

韩仁钧肯定对自己的此篇文章颇为得意,因此在文章最后,他得意洋洋地下结论到“不要以为披上爱国外衣,就能对同胞施暴,肆意发泄”,继续以高姿态俯视大众。只是现实却给了他重重一记耳光。不但民众对于暴行进行了谴责,就连他一向看不起的政府,也在追查打砸抢的罪犯。听说,就连体育部门,也拒绝了一向受中国球迷欢迎的日本乒乓选手福原爱和古川佳纯来中国比赛。韩仁钧,你有何感想呢?

最为滑稽的是,中国政府和民众,都可以谴责暴行,唯有韩寒是不可以这么讲的。莫非他又记性不好,忘记了在吴法天事件中,他自己说过什么话吗?“欠抽与民主人权无关”?按他的意见,暴徒们的暴行,才是真正的爱国行为。

韩仁钧带笔的韩寒文章,处处散发出阴冷之气,这种黑暗世界特有的东东,奉劝韩仁钧还是把它们都带到坟墓去吧。

我们当前的中国,需要的是阳光和希望。

分类: 

专栏: 

参与评分: 

平均评分: 5 (2个评价)

评论

访客的头像

欺负韩二侵犯韩二的权利最多次的地方别是倒韩网吧?编辑要小心了,韩二的处女游要过来了。

访客的头像

这次反日游行已经算很理性了,否则就不是砸几辆车的问题,你看人家利比亚把美国大使都打死了。

访客的头像

只要龌龊不堪的H1H2还在继续表演,中国的文化领域、诚信建设就没有希望。

访客的头像

超赞,提出的观点我喜欢:“难道我们不能既反对欺负人的政府,又表达对日本的不满吗?难道做为民主代言人的韩寒,没有听过“内惩国贼,外争国权”这句话?”

页面

添加新评论

简单文本编辑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
Type the characters you see in this picture. (使用语音验证)
填入上图所示的数字或者单词;如果你看不清,点击保存按钮,系统会为您重新生成您新的图片。不区分大小写。